“Englishman in New York" 紐約英國人

今天(2009.5.3)讀到一篇超棒格,解釋這首歌的來龍去脈。特別是解答了其中關鍵的這句歌詞的譯法。且讓我再保留我的愚蠢,對照這位朋友的翻譯。

I don’t take coffee I take tea my dear
I like my toast done on one side
And you can hear it in my accent when I talk
I’m an englishman in new york
親愛的不要咖啡,我喝茶
我喜歡土司只烤一面
當我講話的時候,你從腔調裡一定可以聽得出來
我是個紐約的英國人

See me walking down fifth avenue
A walking cane here at my side
I take it everywhere I walk
I’m an englishman in new york
我從第五大道走過來
手上握著走路手杖
到那裡我都帶著它
我是個紐約的英國人

I’m an alien I’m a legal alien
I’m an englishman in new york
I’m an alien I’m a legal alien
I’m an englishman in new york
我是個外星人,是個合法的外星人
我是個紐約的英國人
我是個外星人,是個合法的外星人
我是個紐約的英國人

If, manners maketh man as someone said
Then he’s the hero of the day
It takes a man to suffer ignorance and smile
Be yourself no matter what they say
如果大家說外表儀態很重要
那麼我就是今日特選的冠軍
遭受著視若無睹與微笑的強烈攻擊
作你自己吧,管它人言可畏

I’m an alien I’m a legal alien
I’m an englishman in new york
I’m an alien I’m a legal alien
I’m an englishman in new york
我是個外星人,是個合法的外星人
我是個紐約的英國人
我是個外星人,是個合法的外星人
我是個紐約的英國人

Modesty, propriety can lead to notoriety
You could end up as the only one
Gentleness, sobriety are rare in this society
At night a candle’s brighter than the sun
謙遜、得體可能變成惡名昭彰
你可以把一切都拋在腦後
紳士風度與真誠正直早已是稀有動物
深夜裡燭光比太陽還要閃亮

Takes more than combat gear to make a man
Takes more than a license for a gun
Confront your enemies, avoid them when you can
A gentleman will walk but never run
多幾套迷彩服來展現男子氣概吧
買槍之前申請多幾張證書吧
面對你的敵人,千萬記得能閃則閃
紳士風度得走可不能跑

If, manners maketh man as someone said
Then he’s the hero of the day
It takes a man to suffer ignorance and smile
Be yourself no matter what they say
如果大家說外表儀態很重要
那麼我就是今日特選的冠軍
遭受著視若無睹與微笑的強烈攻擊
作你自己吧,管它人言可畏

I’m an alien I’m a legal alien
I’m an englishman in new york
I’m an alien I’m a legal alien
I’m an englishman in new york
我是個外星人,是個合法的外星人
我是個紐約的英國人
我是個外星人,是個合法的外星人
我是個紐約的英國人(Sting, Nothing Like The Sun)

廣告

日出日落,陽光你靠近一點

(真是夠了)愛情,只不過是一場幻覺罷了。亙古的主題,無論怎麼地製作都吸引著人們的目光。美好的身影俊俏的臉龐,在黑暗的螢幕中人們愛上彼此、離開彼此,忘去彼此,想要找回彼此。無暇的心靈裡面的永恆陽光,真正能夠永恆的只有失去記憶的空白(lacuna)。沒有記憶,愛情怎麼可能存在?有了記憶,愛情終究會蝕空散落如手中沙粒。記得或者失去,唯有空白複製著永恆的生命。

日出(Before Sunrise)開始於他人的說話。難以忍受的夫妻(外遇?情侶?)爭執,將這兩個第一眼互相有意的男女沖上邂逅的沙灘。藉由一種抽離的、彷彿洞悉人生般地「資料庫似」(database-liked)的想像,伊森霍克(Ethan Hawke)成功地將茱莉蝶兒(Julie Delpy)拐下開往巴黎的火車,在維也納街頭壓馬路。這種想像彷彿真的很有用,至少就九年前的第一集來說。九年後的第二集日落(Before Sunset)了,人生還是行屍走肉的過了。沒有萬花筒的精彩,沒有那種抽中樂透頭獎的感覺,九年就這樣真實的、過去了。如果說日出時是一種重新愛戀、重新活過一遍(re-live again),那麼日落就像是死會活標,資源回收、二次對獎的機會:「呦,這樣你會錯過飛機喲…」。

日出展示著愛情、日落洗滌梳理著愛情,但是愛情卻如此真實地「不在場」。日出的愛情展演,愛情的烈火焚燒著是一天斷絕時空脈絡、沒有過去沒有未來的現在;離開保留地帶、時空的租界,一切徒留記憶。日落追憶著過去的愛情,「過去已經過去了…」獨立果決、形單影隻,現在的身影映著燃燒乾的浪漫:憤怒、焦慮、燥鬱、失落。

「靠近一點」(Closer,中文片名「偷情」)沒有任何準備,一開始讓人很直接、突兀地闖進愛情的爆炸現場。浪漫一樣地燒乾了,只有愛情的陰影作為一種儀式剩下來…甚麼是愛情陰影的儀式?赤裸裸的不是身軀,而是憤怒、表白、發洩、報復、算計,透過陰影,我們瞥見了愛情的本尊。也許愛情的確不需要任何準備,或者任何的準備都沒有儀式性的本質,只是儀式舉行之前的前奏。茱莉亞蘿勃茲(Julia Roberts)是讓這種直接、突兀出現的最關鍵的角色,但是卻沒有太大的說服力。其他的角色都非常棒。「我從現在開始不愛你了。」生命斷裂、偶然邂逅、撞擊往返,徒勞無功。

一直到我看完「陽光」(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中譯「王牌冤家」)、寫完「大象從不遺忘 Elephant Never Forget 上 」之後的某一個週末中午,我才突然知道查理考夫曼所謂的「一段失去作用的關係」是甚麼意思。這個故事裡面沒有一點愛情,只有抹銷愛情這件事情。如果人們不記得他們自己,那麼他們只會不斷地愛上彼此、重複試圖要遺忘對方。多麼悲傷的故事啊。

多麼悲傷的故事啊。下雨下了這麼多天,一切都潮濕而難以清爽。陽光如果出來的時候,該會是多麼溫暖啊。在 Dark City(中文片名譯為「暗光追殺令」)結束一切的黑暗、黎明來臨時,男女主角終於站在貝殼海灘上,望著遠方的太陽。

然後他們相遇。

「文学界的“哥德巴赫猜想”」

《锦瑟》诗。元好问、王渔洋诸人,早就发过“一篇《锦瑟》解人难”的感叹,历来分歧最为纷纭。自清代朱鹤龄、姚培谦、冯浩、朱彝尊、毕沅以及近代孟森等,都认为此诗是悼亡之作。这是最通行的解释。另一些人认为它寓有政治寄托,是诗人自伤生平之作。此说在当今最流行,代表可推岑仲勉、吴调公二先生。清人何焯把上面二说折衷,认为《锦瑟》既是悼亡诗,又是“自伤之词,骚人所谓美人迟暮也。”
我们以为何焯的见地,更接近诗人思想感情的实际。
宋人刘邠在《中山诗话》中云:“李商隐有《锦瑟》诗,人莫晓其意,或谓是令狐楚家青衣名也。”本书以其说,设计并塑造歌妓锦瑟人物形象。 (李商隱前傳,後記

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鵑。
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枉然。

李商隐的诗集开篇第一首,题为《锦瑟》,人们也把它看作是无题的作品。由于它的词藻华丽,情意缠绵,景象迷离,含义深邈,诗的中心究竟是什么,一直存在争论。相传宋朝时,“江西诗派”的创始人黄庭坚读了《锦瑟》也觉得不好理解,甚至找他的老师苏东坡请教。可见一千多年来,这首诗成了文学界的“哥德巴赫猜想”。(朦胧“锦瑟”千古谜——李商隐《锦瑟》诗诌议,龚焱著

我的朋友好像解開了這個「哥德巴赫猜想」:此情可待成追憶,既非悼亡也不談感情,而是喜怒哀樂的情緒。惘然者,已無蹤跡。以為記 😀

….注意這個可憐的我

早起,早餐之後外出到市內散步,心理感到非常的愉悅。因為這裡的清晨非常可愛,一切看起來是那麼迷人。回到「美國運通」將行李打包在十點來到美利堅號,進入我的艙房。翻開閱讀聖經詩篇46篇。禱求上帝一路引領平安。一位幾天前認識的谷馬先生來拜訪我,除外還有康迪克先生和盧米司先生也來。信號響起,我所搭乘的船緩緩的駛向外海,在碼頭上有許多送行的人揮舞著手帕送別。但是我留在船內,唉!在碼頭上擁擠的群眾當中沒有一個臉孔是我所熟識的。當然也不會有人注意的這個可憐的我。如今我與故鄉間相隔遙遠,我有必要到甲板上去嗎?寧可關上房門。如今,上帝啊!你是我的盼望與力量,求你保守我,平安帶領我到達中國。

馬偕,私家文書資料庫。登錄號:18711101數位典藏國家型科技計畫

半夜不睡覺

飛機飛過東京的時候,底下比較像是棕色的一片。田野是棕色、樹林是棕色,草原也是棕色。Louis 說,飛機飛過阿姆斯特丹的時候,經過鬱金香田,顏色才鮮艷呢。金黃色、紅色、黃色,煞是好看。Louis 是一個專業攝影師,拍攝主題有植物與生態;她從加拿大魁北克經過芝加哥轉機,飛到曼谷拍攝泰國的花卉市場。

日夜交替,日光遮板開了又關,在飛機上彷彿又度過了幾天的生活。只有在比肩距離的往台北飛機上,氣氛熟悉卻周圍默默無語。與加拿大的凝視一同往東京轉機,尼康相機、色彩控制與魁北克的語言天然屏障,好像都是讓旅程消融疆界的話題。離開飛機,更之前是非裔美國人的政治認同、精神創傷 PTSlaveryD 創傷後奴役疾患與廚房勞動。我們從美國記憶中與 Sybil Moses 擁抱,倒退著離開國會圖書館。凱悅旅館中 David Rumsey 與教育部秘書的專題演講,見到了大法官與理事會成員,酒讓人微醺。飛機緩緩從台北起飛。

看到有人寫到:

關係裡疏離寂寞卻偽裝親密熱鬧的彼此,在小胡同裡擠著浸溶滲透,沒頂了對方。

有人從埃及回來,有人正想要往埃及衝去。或者金邊與吳哥窟、或者奈及利亞與塞內加爾的樂舞村落。而我說,到那裡都是一樣。有好的朋友,到那裡才會有點不同。(唉呀,講那麼多幹甚麼,又不是 Charlie Kaufman 啦,喝酒…)

世界已無味這種心情反而可以冷靜的想一些人生的大道理,不過就像某人的疑問道,究竟除了嘮叨地書寫由於讀者存在而不可能完全誠實的自我陳述以外,還能夠生產出什麼樣的文字呢?

愛鄉愛土,重情重義

家家戶戶都會在新年期間,張貼春聯討個好彩頭,在雲林縣虎尾鎮有戶人家貼出來的春聯,格外不一樣,上頭寫著,愛鄉愛土愛查某,重情重義重粉味,原來貼春聯的是個50出頭歲的建商,還沒結婚,工作的關係經常上酒店,於是貼出這樣的春聯,消遣自己也消遣酒肉朋友。

新春團拜,實驗室同仁傳頌佳句對聯,竟然真的是在他家附近看來的。請用台語唸,pc 要不要寫個POJ 版啊?橫批我就真的看不懂了(「天片一方四尺六」)。我則是在 yahoo 科技新聞上面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