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主義邀請卡

所以,到某個程度,奈倫那個引人注意的公式—-「民族主義的新中產階級知識份子必需邀請群眾進入歷史之中;而且這張邀請卡得要用他們看得懂的語言來寫才行。」—-是正確的。但是,除非我們最後再看一下盜版的問題,我們很難瞭解究竟為什麼這個邀請到頭來會似乎變得那麼有吸引力,以及為什麼那麼不同的各個聯盟都能發出這張邀請卡。(奈倫的中產階級知識份子絕對不是唯一邀宴的主人。)

第五章:舊語言,新模型
《想像的共同體 —- 民族主義的起源與散佈》
班納迪克.安德森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