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紛紛加入「維基戰場」(Battleground Wikipedia)

Techcrunch 先生寫了一篇「維基戰場」(Battleground Wikipedia),現在大家紛紛捲起袖子、加入了維基戰場。Theage.com.au 寫了一篇報導(Microsoft ‘tried to doctor Wikipedia’ 〈微軟試圖要「教訓」維基百科〉)「忠實」地反映了這個多方混戰的情勢:

Microsoft has landed in the Wikipedia doghouse today after it offered to pay an Australian blogger to change technical articles on the community-produced web encyclopedia site.

吉米金寶老大當然說,不、不、不囉。

While Wikipedia is known as the encyclopedia that anyone can tweak, founder Jimmy Wales and his cadre of volunteer editors, writers and moderators have blocked public relations firms, campaign workers and anyone else perceived as having a conflict of interest from posting fluff or slanting entries.

So paying for Wikipedia copy is considered a definite no-no.(想死啊?)
“We were very disappointed to hear that Microsoft was taking that approach," Wales said.

更有趣的是,微軟竟然說某篇文章是 IBM 的人寫的?哇哈哈哈哈。哇哈哈。微軟的人說的話實在不是太能夠拯救這種 PR 災難。老實說,當這篇文章最後提到 Rick 自己的說法時,我還真的蠻可以認同 Rick 的想法的。

我前幾篇文章沒有說到,從我後來重新把網路上的 Rick 跟當時中研院上課的 Rick 接起來開始,我知道的他一直在網路上掛著「僱用我吧!」這樣的大型看版,尋找雇主。他一直在用自己的專業能力,努力的要找工作支持自己的生活。所以當他說:

沒有人 pay 我,我為甚麼要去改 wiki 的條目?

我完全可以體會他一致的立場與表達。如果別人(英文維基人)不能夠體會他的工作原則,而認為「每個人都應該無償、自由地在維基百科上表達意見」,那麼我覺得…這樣的網路多元民主,好像有點集體暴力的感覺。

2006 年在新加坡碰到 Andrew Lih 與 Isaac Mao,我們談論到 wikipedia 終究將與真實世界的身份相逢。當我們談論到一篇文章與相關討論的專業性時,我們無法純粹引用網路世界當中的 credit,忽略真實世界的身份、專業與歷史。不僅僅 wiki 世界當中是如此,blog 與其他的社會網路服務也是如此。該怎麼相逢,應該是我們得要認真思考的問題。

感謝 b6s 分享 link 資訊。 🙂

廣告

如果英文維基人要刪你的英文文章

荷蘭阿姆斯特丹大學學生創作的 Masters of Media 去年 10 月 12 日發表了一篇文章〈Shocklog:向全世界介紹這個詞〉,很爆笑地指出,當他們很努力要跟全世界介紹這個荷蘭「眾所皆知」(不知道真的還是假的,反正他們這麼說)的詞 shocklog 時,英文維基百科的編輯們站出來把他們的英文文章啟動了「待刪程序」(就是準備要砍掉的意思)。這同樣對英文的維基百科、English wikipedia 提出了一個有趣的問題:「如果英文維基人要刪你所撰寫的、關於非英文內容(什麼叫做非英文內容?)的英文文章,這算合理還是不合理?」

真是有趣啊。Geert Lovink 在 nettime-l 上撰寫短評,點出有意思的文化政治罩門:

Update: Wikipedia editors are again considering to delete the shocklog entry. Interesting remark is this context is their suspicion of ‘foreign language’ blogs being involved as references. But who is foreign in this case? English for those write Dutch? Or Dutch for those know only English? Interesting to see how Larry Singer’s Citizendium is putting pressure on Wikipedia to get rid of ‘neologisms’ and barbarian
non-Anglo knowledge… Best, Geert

An editor has nominated the article Shocklog for deletion, under the Articles for deletion process. We appreciate your contributions, but the nominator doesn’t believe it satisfies Wikipedia’s criteria for inclusion, and has explained why in the nomination (also see What Wikipedia is not and Deletion policy). Your opinions on why the topic of the article meets inclusion criteria and what should be done with the article are welcome: participate in the discussion by editing Wikipedia:Articles for deletion/Shocklog. Add four tildes like this ˜˜˜˜ to sign your comments. You can also edit the article Shocklog during the discussion, but do not remove the “Articles for Deletion" template (the box at the top of the article), this will not end the
deletion debate. Jayden54Bot 13:37, 21 January 2007 (UTC)

seemingly a violation of Wikipedia:Avoid neologisms Cornell Rockey 02:00, 21 January 2007 (UTC)

Merge with Blog, as a “Shocklog" is a type of blog. Flakeloaf 04:10, 21 January 2007 (UTC)
Delete Lacks sources demonstration sufficient use to satisfy WP:NEO. Sources consist of a couple of foreign-language blogs and an on-line Master’s thesis. Need published sources complying with WP:RS
–Shirahadasha 04:52, 21 January 2007 (UTC)
Delete, basically a neologism, and an imprecise one at that. Is Stile Project a “shocklog"? Lankiveil 05:16, 21 January 2007 (UTC).

On 17 Jan 2007, at 11:54 AM, Geert Lovink wrote:

(dear nettimers, together with students of the masters-of-media blog at the university of amsterdam i have been working on a wikipedia entry about so-called shock logs or shock blogs. it is been an interesting

如果有人付錢給你撰寫/修改 wikipedia 條目

Rick Jelliffe 是 O’Reilly XML.com 的專欄網誌作者,也是我八年前跟死頭一起在中研院上 XML 課程時的澳籍講師,當時他在中研院工作。他最近在 XML 的專欄網誌文章實在紅到不行,既被 slashdot 斜線點到,又被讀者 digg 起來

他的文章名稱叫做 An interesting offer: get paid to contribute to Wikipedia,關於他接到了微軟公司的 offer,希望他以個人臨時約聘的方式,在 wikipedia 上面修改關於 ODF 與 OOXML 文件檔案格式的文章:提供客觀的看法。

這篇文章裡面的討論實在相當的精彩,眾人火力強大的道德砲火、最基本的利益衝突迴避原則,跟 Rick 本身堅持透明開放、談論事實,甚至後來微軟的技術推廣主管跳出來表明自己的行為與評論,讓我一路讀下去欲罷不能。裡面涉及到開放文件標準的爭議、Office 是不是一套邪惡的軟體、微軟是不是一個邪惡的公司、在 wikipedia 維基百科上面編纂意見的定位、有錯誤是否就該去修正、wikipedia 的利益衝突條款等等(我曾經在克羅埃西亞碰到過以色列的博物館館長,她同樣地提到了這些關於 wikipedia 並非如實描述她自己所屬機構的問題)。

在閱讀時我覺得,這簡直就像是電影情節一樣的連續劇劇情啊。這很適合在跟社大合作、或者資訊時代網路公民社會相關的課程中,介紹「公共領域中的交易與交換」。除了很多被提出的問題之外,我覺得最有趣的問題會是:為什麼「不接受任何的 offer,在 wikipedia 上面發表意見,就是一種公正意見的表現?」這個問題很多時候是不被討論的隱形前提。如何讓同學們分邊來辯論,藉由從單方的角度蒐集資料整理與表達,彼此交互辯詰,釐清各方的論點與想法,將會是認識多元網路公民社會很踏實的一課。

Emerging Libraries 「浮現中的圖書館」研討會

Rice 萊斯大學的 Christopher Kelty 教授寄來研討會的邀請資訊,很有意思,我跟大家分享。有興趣參與的請連到研討會首頁(http://delange.rice.edu/conferenceVI.cfm)。

傳統概念的圖書館被網際網路未曾有過的匯流、衝擊呈現成殆欲斃然的面貌,這些改變在學術出版品的流通模式上、在人文與科學方面增加合作夥伴,以及大型數位圖書館計畫的興起上更為明顯。這樣快速與全面撲來的改變,對於如此一個具有千年歷史的傳統,帶來明顯的挑戰;而且不僅僅針對大學的研究圖書館,甚至對每個公民來說都是如此。在過去幾年,更多的資訊以超越整個人類歷史以往知識生產的速度被生產出來,而且大部份都是數位格式。圖書館不再是儲存的地點了,他們越來越不像是一個地點。如果傳統的圖書館正在經歷一種深刻的轉變,我們現在還不清楚未來到底會變成什麼樣子:那一種模式將會取代現在的圖書館?關鍵的問題包括:資訊將如何有效地被存取、與被運用?我們將如何從組織的很糟糕、但卻豐富無比的資訊中,抽取整理出關鍵的知識?大量數位資源如何影響我們身份認同的概念、個人的隱私、以及我們如何從事商業活動?我們需要從許多學科與角度來尋找洞察,來開始了解這個現象,並且找出方法幫助描繪未來的面貌。De Lange 浮現中的圖書館研討會(De Lange Conference on Emgerging Libraries)將會檢視圖書館正在經歷的這種巨大改變。

The traditional concept of a library has been rendered obsolescent by the unprecedented confluence of the Internet, changes in scholarly publication models, increasing alliances between the humanities and the sciences, and the rise of large-scale digital library projects. Such rapid and overwhelming changes to a millennia-old tradition pose significant challenges not only to university research libraries but also to every citizen. More information has been produced in the last several years than in the entire previous history of humanity, and most of this has been in digital format. Libraries are not storage places any more; they are less and less a place. If the traditional library is undergoing a profound metamorphosis, it is not clear what new model will take its place. The critical issues now include: How can information be efficiently accessed and used? How do we extract knowledge from such an abundance of often poorly organized information? How might enormous digital resources affect our concept of identity, our privacy, and the way we conduct business in the new century? Insight from many disciplines and perspectives is requisite to begin to understand this phenomenon and to identify ways to help chart a future course. The De Lange Conference on Emerging Libraries will examine the transformations that libraries are undergoing.

在瓦哈卡倒下

瓦哈卡(Oaxaca, Oaxaca)是墨西哥一個同名瓦哈卡州(Oaxaca)的首都。一個美國的獨立媒體記者 Brad Will 在採訪時被射殺。這個新聞被 GVO 報導。這個地點銜接了兩個網路運動:indymedia 與 GVO。

“At the end of the information chain, all over the world, there are people working to bring to light human rights abuses, oppression, torture, genocide. They are often working under difficult, extreme conditions, whether alone or in a group, undercover or in public, and often without a safety net. They might be journalists, human rights activists, lawyers, doctors, mothers. They often live in fear of repercussions, for themselves, or their families. Most of the time, it’s these people – the locals – who are threatened, attacked and imprisoned, rather than foreign correspondents or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workers. Brad Will was working with these people to tell their stories, and suffered a tragically similar fate."

「在資訊鍊的盡頭處,全世界都有人努力試著要照亮違反人權、壓迫、虐待、種族清理的陰暗角落。他們常常在艱辛、極端的情況下工作,有的獨自一人、有的以小組的方式進行;他們隱姓埋名或者在光天化日下行動,常常過著沒有一個支持他們的安全網的生活。他們也許是新聞記者、人權工作者/運動分子、律師、醫師、為人之母。他們經常活在鎮壓、打壓的恐懼之下,擔心自己或家人的生命安危。大部份時候,這些在地的人們,被威脅、被攻擊以及被囚禁起來。比起外國的新聞記者或者國際人權工作者來說,這樣的待遇相當驚人。Brad Will 跟這些人一起工作,希望他們能夠告訴更多人自己的故事,自己卻遭逢到一個類似的悲劇命運。」

〈Mexico: The last moments of Bradley Roland Will〉,作者是 Sameer Padania

完全教育

感謝 b6s 介紹,讀到一篇關於「教育沙文主義」的 blog。

有人喜歡清心寡慾的生活,有人喜愛自由放任的生活,這都是一種選擇立場,在社會中都占有一席之地,因而也都各自有其擁護者期待透過政策命令的方式,希望為自己的支持的生活方式爭取更廣泛的擴散權,而成為課程中的一環無疑是最方便的一個管道。

不過課堂內容應該是試著追求知識,而不是特定立場的道德觀。台灣的中、小學教育太習慣藉由人文、社會類型課程的設計,達到某種社會、政治、意識型態立場的宣傳,因此課程的內容多半是透過紀律、規訓、記憶、背誦的過程,傳達給每一位學生。所以這種課程並不要求思辯、分析、綜合的能力,因為學生若使用思辯,而不是記憶的技巧,很可能會反過來質疑課程的內容;對「教育沙文主義」來說,能力都有害於意識型態的操控。

許多的人非常喜歡懷舊,因為舊時代將學校、軍隊、監獄等完全機構(total institution)變成一個塑造一致性高的群體所在;如前文所說,「利用這個方便的管道」。所以各種產業有很多將其主要目標觀眾朝向這些一致化的群眾。也如此,要讓人們從這樣的監牢中走出來是如此的困難:因為有很多人希望你走回去、不希望你擁有那些自己獨立思考的能力。「外面的世界太過危險了」,《楚門的世界》劇中的導演這樣地對想要救楚門的前/假女友這麼說。「待在完全機構中,更好。」

現場波濤衝擊下的問題成型

Jerry 從「發問」這個研究的關鍵隘口開始,自己反省研究的態度與偏好,描述著他自己研究/探險的心得《提問力是知識探險的關卡》。我喜歡他對於走進田野當中,感覺到自己的渺小,然後讓問題逐漸成型的過程。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這很像一種…視覺敘事(visual narrative)。

雖然一直提到「提問/開口」,但是卻是一個無聲的自我對話過程。在一個人面對研究挑戰的那種渺小感受上,自己默默地在心中經歷著思想的改變、內在風景的改變。

『…我盡量想辦法讓自己潛入到可以站在多接近些那個視線的位置上跟他們對談,然後從那裡慢慢累積自己的發問。對我而言,培養自己從場域中「發問」的能力、讓自己被排山倒海的龐大現實不斷衝擊,感覺自己的渺小與無助,然後開始慢慢學會開口提問,然後從許多提問中慢慢汰篩出一兩個比較成形的問題,這反而正是研究本身最核心的工作。』

最近的我,在外部經歷著巨大的狂風暴雨,在內裡卻點點滴滴反倒聽見了這種聲響。常常十分鐘之內得理解狀況、做出建議;二十分鐘必須要做出結論。速度的快速旋轉反倒讓我體驗著這種寧靜;聽到 Jerry 的反省,覺得很受用。

AddThis 加入這篇… 吧?

長久以來,我好羨慕好羨慕可以帶臂章、肩章、徽章、貼紙,或者其他一切能夠顯露出你是甚麼樣的人、支持何種顏色團體、反對或者支持對性罪犯特殊刑罰的人們。當人們可以歡樂地把支持四通的標語貼在帽緣、愛台灣的旗幟細心黏貼在機車握把,黃色新生活運動的大旗在街頭飄盪,歷史的老地圖旋轉角度在月曆上走秀、國慶日的煙火輝映著門口花壇旁的國旗時,我總是覺得自己心中某一塊陰暗的角落,被社會溫暖光亮的燈光灑過神奇的甘露。以往我只想到如何在一個既公開又私密的角落自言自語地畫圈圈,寫下對那些溫暖光芒的滿心嚮往;即便是寫作這件事情,也都還有人們互相招呼吆喝,一起走向擁著肩和著節奏、與群眾圍成圈圈共舞的小徑。我總是反應不夠快,才一下子,大家聚會時的溫暖,就一下子一起移動到球場外面的冰果店(或者別的地方)去了。

然後有一天,我在某大老的網頁上看到了這個小圖案:AddThis …。這個又像綠十字會、又像是瑞士刀、或者奇怪救護車的圖樣,帶來了隨便你要加到那個溫暖社群、那一套高檔迅速萬人空巷大夥狂用的社會軟體裡面。我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這…這,這不就是我夢寐以求的,萬能標章加掛服務嗎?我不用多了解 WordPress 的 plugin 有沒有內建的解決方案,不用試著改設定或旋轉任何旋鈕,只需要貼下這一段 code,瞬間就搞定了….要把誰貼到甚麼樣的溫暖圈圈裡頭,害怕溝通的我,不用再卻諾半天、語焉不詳的說不清楚我的意思,不用掙扎要貼到那裡,這樣就送出了我的社會訊息!雖然還沒有黑米(或者更重要的,ptt.cc)的接駁服務,但是,這應該是遲早的事情吧!這真是太幸福了!

你…要不要加一下…這篇文章,然後,隨便你加到那裡去呢?



Product



國土資訊系統的標準

12 月初中研院資訊所舉辦了一個「開放式地理資訊系統暨網路地理資訊系統應用研討會」。其中第一場專題演講《國土資訊系統標準制度之現況與展望》,是由成大測量系洪榮宏教授發表。我記了一些筆記:

國土資訊系統的目的:結合全國具有空間分佈特性的資料,以分工合作方式達到資料共享與多目標應用之整合性分散式地理資訊系統。建置時,區分成 9 大資料庫分組,包括綜合作業分組,網路規劃分組,標準制度分組,省市區域性推動委員會…等分組。當初設計為邏輯性概念的資料庫。軟硬體環境有革命性的變化,面對國際地理資訊系統標準的推動,需要有一番新的思維。

組織架構:行政院經建會國土資訊系統推動小組,國土資訊系統推動工作會議。分散的應用、資料與服務。SDI(Spatial Data Infrastructure),只要一連上就可以連上所有的資料、應用軟體與服務。

地理資訊應用環境變化劇烈,商業軟體各具特色、不同格式、地理資訊應用統大量增加、網際網路應用逐漸普及、必須思考更為直接的流通與整合應用機制。兩個關鍵詞:interoperability(Mapinfo、Intergraph、ESRI、autodesk)、web service standard。

流通基本背景,訂定各領域資料標準、以開放式架構流通資料,構成國土資訊系統之資料標準架構(framework)。發展以服務為基礎之環境。配合制定相關之規章措施。資料需求者只需具有 GML-Aware Software,解讀依據資料標準提供資料。流通就變得可能。

標準制定:國際標準組織編號 211 的技術委員會(ISO/TC211)之 ISO19100系列標準,及 OGC(Open Geospatial Consortium)之系列標準提供技術(描述、流通)之規定。藉由引入相關國際標準知架構,規劃設計符合我國需求之資料標準架構,並可與國際之發展接鬼。優勢為可以直接支援標準的軟體環境中運作,並不受限於商業軟體之格式。

但是心中還是有疑問揮之不去:就一個最底層的國家級地理資訊系統,我不太了解他們如何推廣跟其他的計畫溝通?如何讓其他的大中小型計畫,hook up 掛上 SDI(Spatial Data Infrastructure)的架構?標準的推出其實需要標準的使用者回饋貢獻意見,他們是否有碰過這樣的問題(應該蠻多人問的吧)?如何透過不同層次的討論、公告、修正、確定,讓標準文件變成大家可以參考實作的重要依據?文件的成熟度,彼此之間的規範效力如果可以標示清楚,對於外界的人能夠一目了然,很迅速地可以把自己醫院、自己的調查資料與地理面向作整合,這樣這些資訊就會發揮彼此相銜接的效果。

不過想想,我的疑問跟國土可是一點關係都沒有啊。純粹只是公車路線規劃、誰可以輕鬆地如何上車下車,經過了一些節點就能順利到達目標,幸運的話還可以碰到意想不到的老朋友這類的瑣碎事情啊。

老貓的出版產業年終小禮

老貓去年年終的文章:〈提個點子一次解決國家圖書館的兩個麻煩:法定送存問題和全國出版資訊可靠性問題〉,實在是一個既實務、又專業,針對出版跟國家關係(「完稅納糧」)有趣問題的漂亮解答。從通路反過來促進出版產業改變的盤商互動與 ISBN 成功經驗,一個整體作業流程的成功,其實涉及到多方角頭生態系關係、利之所趨等種種因素。老貓作為一個出版業者,他這麼說:

為何我如此厚愛盤商而薄待國圖呢?不就是因為盤商後面代表著龐大的商機嗎!任何人如果你後面代表龐大的商機,那麼所有出版社都會努力滿足你任何(甚至是非份的)要求。

國圖如果只憑著法條的罰則威嚇,那麼最好的狀況就是現狀,國圖繼續扮演商務祕書,出版社繼續完稅納糧上繳圖書。如果國圖要享受出版社的厚愛,讓大家積極「送存」,唯一的辦法就是想辦法讓自己代表龐大的商機。

我在開玩笑嗎?當然不。

國圖確實不可能變盤商,而且國圖自身預算也有限,即使每本書都用定價向出版社價購,他們也不會變成大客戶,所以付錢買書不可能解決送存的麻煩。國圖該做的事是好好運用他們手上威力無窮的工具。國圖可以推動一條行政法規,要求教育部、內政部和文建會所屬公立圖書館在採購圖書的時候,必須以「已經送存」的圖書為對象,任何尚未送存的,都列為「不合(圖書館)法」的圖書,禁止公立圖書館列入採購書單。然後國圖可以很簡單地直接在現有的ISBN書單資料庫上,增列新欄位,註記送存與否資訊。再把這個已經註明送存資訊的ISBN資料庫,開放出來供大家(依照不同組合條件)自由查詢。各大圖書館可以查到所有「已送存書單」(以便列為採購範圍),而出版社可以查到「未送存書單」(以便提醒自己趕快送書)。

這件事在技術上一點都不難,可是對所有出版社都會產生致命的吸引力。什麼?一本書要先送存給國圖,才有可能列為全國三千家公立圖書館的採購對象?那還能怎麼辦?還不馬上把國圖列入新書固定寄送的清單嗎!

當國圖變成公立圖書館採購書單的第一級採訪組守門員,他們就可以安心地當老爺,不必再做苦情小祕書了。

依照ISBN中心運作成功的先例,我的提議應該也很容易成功。因為全國各大出版社在沒有法律約束的情況下,已經花費更多代價努力申請ISBN,不是因為道德,也不是因為害怕懲罰,而是因為那個國際書號現在已經是書店零售的根本,沒有書號就沒辦法刷條碼,連進貨配書都會有問題。

為什麼我們努力申請ISBN?因為ISBN已經成為商業的一環,一本書沒有ISBN,就無法銷售。這是ISBN運作為何能夠成功的原因。

最後,貢獻這個狡計,對我個人沒什麼特別好處(該送存的書我一本都不會少),但是對國圖應該很有幫助,因此我希望能提出一個請求:請國圖幫幫忙把ISBN資訊和送存與否的資料完整開放出來,供學界、業界自由查詢。

這些資料是用國家資源而取得的,理當由全民共享。而依照我的估算,這些送存資訊將成為全國最完整也最準確的已出版圖書資訊。一個構想就可以解決長久以來困擾國圖的兩大棘手難題,同時也讓台灣出版業界有一個足夠準確的圖書基本資料庫,為出版研究,產業政策提供可靠的分析基礎。

這是值此歲末,我送給出版產業的年終小禮。

我在這篇文章的評論處留下了我的評論:

國圖作為教育部的下屬單位,推動這樣的行政法規,可能對於身在國圖中的朋友比較艱辛。但是這樣的作法,不見得不可行。協調的層級,以及第一線的「把關者」基層的執行同仁的再教育工作,可能都是必須一併考慮進去的配套措施。老貓這個想法非常準確地命中要害,既利人又利己;然而,關鍵瓶頸在於整合。整合的樞紐中心,必須要耐操耐撞抗磨損;擁有較高位的行政層級可能可以延長一些壽命、加速整合流程,但最終承辦同仁的理念轉型與旁大火力支援前線,應該是這個善願最終成型的關鍵因素。

寫完我的想法之後,我其實又想到了一些其他的東西。其實公部門資源的管理調配整合,一直是個令人頭痛的問題。資訊技術的增進,讓以前不算是鄰居的瞬間變成鄰居;就像高鐵把台灣變成一日生活圈,資訊技術把整個政府多重層級、各大山頭,瞬間變成了一個龐大的公司。他的營運情況、配置失當血路不順,變成路人皆知的公開秘密。將原本淤積在某個層級以下、國家文獻保存變成商務小秘書的淤塞問題,能否化瘀解痰,shift 堵車瓶頸到其他的單位部會去順利解決,進而通體舒暢、萬壽無疆….我覺得這是一場昇華人性、洗滌社會靈魂的操作層面的藝術展演(public sector management as an artistic performance)。

不容易啊。所以老貓送的雖是產業小禮,究其影響層面與衝擊,實則大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