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與死的同質對稱

早上參加 cywu 老師的追思會,整天都在頗為混沌的狀態下,一直到晚上離開了淑麗與 Fuller 作品 no sleep 的會場,突然變得是最為清明的時刻。吳老師照片動人的笑容與神采,一點都沒有已經不在的感覺;而夜晚睡眠計畫,唐鳳念 Moz 語音庫時,安靜的在她的作品間穿梭的淑麗,卻兩者一樣的雄辯能言,滔滔不絕。

吳老師的課跟其他的老師的課不同之處在於,他太熟悉那些在手邊撥弄的玻璃珠,毫無罣礙地將其兜成一個晶瑩剔透、眨眼閃芒的戲局。上著課就是在參加這個戲局,你總得說點什麼,賭點什麼。就像「師爺」坐在「黃老爺」的鴻門宴上,就得搭腔插葷打科一番。

我的不睡覺唸書計畫,挑選的是《寂靜的力量》,一個美國人類學者進入墨西哥巫師的世界。這是一種再生產與力量傳承的故事。好看到掉渣,但是聽起來又如何?

廣告

「木頭與森林」

黨工與森林

ξύλου Δάσος 這串詩意的符號是一組希臘文;它們分別是「木頭」與「森林」的意思。

這組希臘詞語同時也是一個中文 YouTube 頻道的名稱:上面有 26 部跟高雄市長選舉、跟候選人韓國瑜先生有關的影片;幾乎是以一天 1-4 部影片的速度在釋出內容。這個頻道幾個月前名字還叫做「民進黨工」;是由使用者帳號 htcheng417 所創建。查詢「關於」頁面,上面註明的作者所在位置是「中國」。

這些影片都是針對高雄市長選戰所製作。影片素材的內容剪輯自台灣的電視新聞、談話性節目、以及臉書網友文字影音內容,甚至有些是盜用國際或台灣的廣告或網路影片段落,之後被民眾所舉報。每則 YouTube 影音內容底下討論區留言的網友們,是個別夾雜著毫無過去點閱按讚歷史的空白帳號;簡短的留言訊息往往是「簡單的附和語句」。所有的內容意義很直白地在指涉執政黨、與執政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陳其邁的種種「劣跡」。

如果這是一個民眾自發性的創作內容,我們應該要尊重這個民眾的意見與看法,因為這屬於言論自由的範疇。但是如果這不是一個「熱情民眾」,而是一個專門負責散播假新聞的工作人員所製造出來的「精緻產品」呢?如果這是一個熱情民眾的真誠發言,但是在發言之後,有十倍、百倍的專責工作人員(或假帳號),圍著他來放大所有不滿與對立衝突,這樣的爭端還隸屬言論自由的範疇嗎?

謊言講一百次,一萬次,十萬次,百萬次,千萬次,會不會就能夠得以成真?也許作者運用希臘文「木頭」與「森林」的意思,是指運用電腦資訊工具,來創造一整片謊言與假資訊的森林?

謊言的平台

「煮者」是另外一個分享著韓國瑜系列影片的 YouTube 頻道名稱,也是「木頭與森林」這個頻道的自動推薦內容。查詢「煮者」的「關於」頁面,你會看到作者所在位置是「美國」,同時有著奇特的簡介:

 「南加州的秋天,西風挾著落葉,一片肅殺之聲,像極了台灣的選舉。」

使用「肅殺」這樣的語言,是在感慨這次進行中無聲的「假新聞」戰爭的真實面貌嗎?我們不知道是否無論是 ξύλου Δάσος,或者「煮者」這樣的頻道,他們是否收費進行這種內容服務?他們的金主是誰?除了這個帳號之外,還有多少個這樣的影音頻道帳號,介入台灣的選舉?而這些構築成什麼樣的平台?

如果繼續從搜尋引擎挖掘下去,你還會發現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先生的影片出現在lbn.su(21)、vilook.com(40) 與 vworde.ru ,AmiraPress 這些地方。這些網站有的是內容農場,有的是知名影音服務的山寨網站;在其中兩個以俄語為主的網路服務頁面中看到這些影片時,你甚至還沒有辦法搜尋:因為你不知道他們的系統能否處理中文字元。

這些特定的內容農場與山寨影音網站,又在謊言的生態系統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呢?

不懂中國網軍

韓國瑜先生在一開始網路以他為名義的宣傳影片引發盜用抄襲爭議時,所陳述的強硬看法,如 10 月12日自由時報:〈今日廣場》郭家駿/二次創作網路影片與著作權〉文章所記錄下來的:

「….網路年輕人自發熱情地投入,剪輯影片來播放,這都是非常自然,『不光是讚美我的,也有批判我的,我覺得在這裡做文章,一點意義都沒有。』」

「….為什麼高雄經濟這麼差,造成北漂青年人受苦,應該從這裡檢討,而不是在小技術性問題打轉」。」

一但到流傳「三鳳宮」籤詩被三鳳宮主委按鈴申告之後,被指控的韓國瑜候選人在11月7日晚上22:50 分開直播跟民眾解釋,提出了不一樣的角度思維:

….韓國瑜最近被綠營稱為「韓導」,指他自導自演一些相挺、籤詩等事。韓國瑜以網傳所謂三鳳宮靈籤之事為例說,這似是新型態的選舉詐騙手法,不是負面罵他,是正面捧他,再從中找暗藏的東西攻擊他造假;高雄三鳳宮就網傳假靈籤的事報警,他籲請三鳳宮千萬不要撤案,一定要讓警方查明是誰第一個傳出那張造假靈籤的人。

但是同時他也澄清,他並不知道什麼叫做中國網軍。

韓國瑜強調,「支持我們的網路力量,我怎麼知道從哪裡來?」他指海外華僑最少有5千萬人,可能罵他、喜歡他,他怎麼會知道,他3個月前被批是黑道、菜蟲、流氓和色情狂,因民調支持度上升變抹紅,「說中國的網軍支持我,一點意義也沒有,我根本不知道,什麼叫中國大陸的網軍。」

短短幾個月,韓國瑜聲量所引起的討論與質疑,既蓋掉其他政黨與候選人的訊息,也連帶曝露出台灣的身份認同在一般民眾心中的種種疑問:高雄就是台灣的譬喻,誰可以發聲決定高雄的未來?這讓人想到 2016 年美國總統大選的川普陣營,透過社交媒體的影響技術,創造出比希拉蕊陣營總體五倍以上「媒體曝光量」—- 從此人們才開始知道後面可能有系統性的干預工作在進行。

候選人也許都各自非常真誠,但是他們卻被操作者用來打一場,網路原子彈跟步槍的戰爭。


走出森林

我們在網路的平台資本主義世界裡面行走、生存,往往只看到樹木,看不到森林。使用臉書,卻不知道自己帳號的「動態消息」牆上,系統用著什麼樣的演算法;看著 YouTube 推薦的影片,一下子就看完所有的蜂蜜檸檬,但是卻對怎麼挑選出來、推薦給你的「下一部」影片渾然不知。

往下滑永遠滑不完的內容,往上一頂就會自動重新 reload 頁面內容,就像電動機台第一人稱射擊遊戲中 reload 子彈的英勇主角。你不僅看不見後面的推薦演算法,也深陷在目標讓你上癮、永恆更新的遊戲設計中。

鏡週刊前一陣子做了報導,譯介了英國衛報針對法國離職 YouTube 推薦演算法工程師的計畫網站:algotransparency.org,幫助使用者揭開網路影音平台業者推薦演算法的運算過程。Google 的前設計倫理實踐者崔斯坦·哈里斯(Tristan Harris),目前是人性科技中心的共同創辦者,反省並且撰寫文章揭露科技如何利用心理與人性的弱點讓人上癮、無法自拔。

要是這些科技不只讓人們的使用習慣上癮,還創造了社會對立與衝突,那會是什麼樣的場景呢?

烏克蘭的記者盧斯蘭·德尼欽科(Ruslan Deynychenko)努力揭露俄國的新聞頻道如何系統性地創造了不存在的混亂與衝突,製造克里米亞俄語民眾的恐慌,最終導致了烏克蘭與俄羅斯的戰爭。美國 PBS 公共電視製作專題報導,臉書被菲律賓的記者、柬埔寨的企業家認為流通的假帳號、假新聞創造了生命威脅、種族衝突,而且多年以來拒絕採取任何行動阻止社會崩解;聯合國緬甸的特別紀錄工作者認為,臉書如今已經變成一個野獸,需要對導致的種族清洗負責。傳統媒體與新媒體在今日很容易以光速、在我們還沒有意識到的狀況下,瞬間轉變成洗腦工具。

從社會的現象回頭檢視這些社交媒體的迷霧森林,倘若還有時間與機會彼此合作,也許在下一次「木頭與森林」頻道釋放出更煽動對立衝突的訊息之前,我們有機會放下對立、彼此攜手走出來看見藍天。

 

 

 

無法播映的影片

如果去詳細計算,一位 LINE 上面常發長輩圖的泛藍長輩,他們到底多少封短訊貼文才會談一次韓國瑜的訊息?我找了一位長輩來當作測試範例。

我在 LINE 的搜尋介面搜尋了「韓國瑜」三個字。在這位長輩參與的論壇中,9/16(日)發現一則「花蓮小農力挺韓國瑜」的 YouTube 影片。然而連結回去時,YouTube 已經貼出了停權的公告:

螢幕快照 2018-11-10 下午11.53.48

除此之外,就沒有了。她/他並沒有一直重複地貼出關於韓國瑜的訊息。但是在「半個月後」,她/他張貼了另外一則剪輯自國父紀念館講座石碇高中張淑瑩輔導教師演講的影片,裡面的訊息同時也加註:「讓孩子在台灣家鄉長大」。她/他轉貼的訊息是這樣寫的:

「很棒的演講,請分享出去 ~~ 讓我們孩子回家鄉打拼有這麼困難嗎:」

然後就沒有了。其他呢?

9/1 2, 9/2 5 (其中有一則「中客不來日月潭新服務」), 9/3 1, 9/4 5, 9/5 3, 9/6 5, 9/7 4, 9/8 5, 9/9 4, 9/10 3, 9/11 6, 9/12 6, 9/13 8, 9/15 7, 9/16 8(其中一則就是花蓮小農力挺韓國瑜), 9/17 1, 9/18 4, 9/19 10, 9/20 9, 9/21 10, 9/22 4, 9/23 11(兩則撤回), 9/24 10, 9/25 3, 9/26 3, 9/27 17, 9/28 5, 9/29 11(一則撤回), 9/30 6.

我沒有繼續算 10 月份到現在 11 月份的貼文。

為何要討論韓國瑜?

林濁水在自由評論網的「林濁水觀點」專欄文章:〈活在虛擬幻境的老藍男韓國瑜〉,自問自答為何要討論韓國瑜?他這樣的回答頗令人深省(第三點):

「….一個黨把不斷口出可笑荒唐言的人當黨國救星,可見黨之無人;一個黨被這樣的人胡言亂語打得難以招架,可見民怨之深;這樣的兩黨固然同樣可悲,但這樣的事居然就在台灣發生了,而且台灣的年輕一代居然群起為這位活在虛擬世界中,意識型態老舊不堪地站在進步精神對立面的老藍男瘋狂,台灣的悲真是既深且重!」

深切的事物,的確是不容易用簡單話語傳遞清楚的。這也是一個超越個別的候選人,普遍地必須要被思考的問題。

我覺得韓國瑜的市長選舉行止,應該要跟參選國民黨主席的種種行徑一起來看待。他其實是一個借力使力往上逆勢攀升的表演者。延遲的國民黨主席表演賽。

另外需要討論的是,民進黨長期以來無法「進入」媒體圈的實況。媒體圈就跟司法圈一樣,有著自主的面貌,也有著各自的意識形態機器在持續運作,排除「異己者」。

乘載這些機器的基本元素,例如媒體環境、例如主播李四端,例如"抄襲"「深夜食堂」的節目虛假形式,這些又合在一起各自扮演了什麼樣的合力角色呢?

相較於今天同樣看完的 PBS Frontline: The Facebook  Dilemma,台灣現在有什麼樣的報導影片是能夠令人信任的呢?

金碧輝煌貴賓室,暗無天日演講廳

因為房間很小沒有書桌,現在在住宿酒店的貴賓室(商務中心)裡面準備明天的演講還有積欠的年度業務計畫書。牆壁上是彷彿清明上河圖的金箔庭園園林造景,金碧輝煌光彩奪目,超級不像網咖或者工作 cafe 的氣氛的。

你可以想像金碧輝煌到一直有散射的金色光芒閃來閃去,「簡直就像佛寺一樣啊!這個時間點很怪,我還以為你在哪間寺廟呢,」我老姐這麼說。(可是為何佛寺都會金幣輝煌咧?歪頭)音響響著空靈的大廳音樂(但是這裡又不是大廳啊…. 不是應該是商務中心嗎?)假使是坂本龍一,大概他會動手來把這個空間重新制定播放歌曲清單吧。(感謝 Spotify,已經開始根據〈坂本龍一竟為餐廳打造專屬歌單:The Kajitsu Playlist 公開!〉,置換空靈的罐頭音樂了)

相較於此時此刻的金碧輝煌,下午的演講(不是說好了是 UnConference 嗎?結果竟然是大家都同意,看過參加過最大攤的 panel…. Un 在哪裡啊~淚)是在「邵逸夫創意媒體中心」中非常專業的多媒體演講廳裡舉行。有觀眾希望關燈,一關上簡直就暗無天日,完全是個不透光的黑盒子,是我近期覺得最專業的場地了。Microwave 的講者、主持人都是一時之選,很舒服的對話場合,也讓與談人覺得非常受尊重,努力一起探索區塊鏈的種種可能。

hk microwave 2018Matters 張潔平的分享

我的與談講題是:〈Regional / Local Culture Praxis & Its Economic Exchange: Public Machine 「區域性經濟交換社群實踐:公共機器」〉,闡述與公共領域有關的這一兩年來的各種區塊鏈探索實踐的經驗與想法。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連過去 hackmd.io。

2018-10-27 21.34.50

重遊舊地:香港大會堂

踏進大會堂,就想起幾年前跟 F 一起看進念二十面體:《紫禁城遊記 — 宮祭》的體會。

《紫禁城遊記 — 宮祭》宣傳片 “A Tale of The Forbidden City" Trailer (6-7/12/2013) from 進念.二十面體 Zuni Icosa on Vimeo.

這是在香港光華新聞文化中心《混台灣》上面看到進念的訊息,於是重新回想起來的體會。

突然覺得我們的 CultureMondo.org 早做了 10 年…

無關真假,去現實化的選舉與民主

聯合報鳴人堂作者張宇韶,今天一篇文章〈反智與娛樂化,是台灣新選戰模式與政治氛圍〉裡這麼說:

公民社會固然讓一般民眾擁有更多參與政治的管道,但是在新媒體與民粹交互影響下,公共議題產出將更為靈敏,導致選舉的節奏更為緊湊,候選人必須將自己的形象、政策與新聞傳播相互連結,如此才能在輿論市場達到「創造議題、製造新聞」的效果,並在此過程中即時進行反應與危機處理。換言之,誰能掌握網路聲量,就猶如霸權掌握海洋,在選戰中長驅直入、如入無人之境;反之,一旦候選人形象被貼上保守標籤,所有新議題轉瞬間變成歷史,處處挨轟陷於被動,最後只能走入寸步難行的困局裡。

讓人有點讀不太下去。不是作者說錯,他所指涉的現象「並不為真」;而是這種說法其實真的蠻像「自我實現的預言」的。

我一直覺得新聞無分真假,都很重要,需要觀察的是怎麼驅動觀眾做什麼樣的行為。

不實資訊,或者去現實

目前為止分析台灣選舉選戰修辭與語言的文本,沒有類似 BBC 紀錄片導演、同時也是影視史學教授 Adam Curtis 分析川普的這種方式:在影像文本的處理中,試圖去討論另外一種現實,以及川普如何運用他的各種語彙滋養,包括強調在謊言與誇大不實說法,運用「假新聞」的指責來建立「#去現實化的碉堡」。

我們以為那是假的,所以全力去處理其真實性問題(並且試圖要在言論自由與造假中間做出區分)。但如果把 Adam Curtis 所謂的 hypernormalization 或者「另類真實」納入討論,現有流通的不實資訊已經在創造一個夠大的「烏托邦泡沫」,讓所有不滿的人們可以逃避與躲藏。

這種泡沫的存在明顯隸屬於一種實用主義的務實策略:繼續灌溉去現實的泡沫,或者面對現實哪一種可以帶來短期的利益,甚至在長期也未必需要遭受太多損失?(泡沫破掉之際,其實有更多人一起分攤風險)倘若有「正確」的算計幫助政治人物做出了決定,那麼相關的滋生流通訊息就可能變成是選戰決定選項了。

當這個「泡沫」成功,就可以轟下台執政黨的政務官員,並且把荒謬的政見付諸實踐(所有人都嗤之以鼻,因此沒有人認為旅館摩天輪、陪睡政見真的會實現);倘若「泡沫」崩裂,則可以替憤怒的群眾煽風點火,創造更大的怒火來繼續抵制與喧鬧。

無論如何這種資源的挹注都是「成功的」。只要人們生活在不同的現實中,相信邪惡的執政黑手無所不在、或者相信加州即將從美國獨立出來(俄國分離主義論者),故事就能夠繼續下去。

同場加映:BBC 紀錄片,普汀的力量。

Davos in the Desert

沙漠中的「達佛斯」。達佛斯(Davos)是每年召開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的所在地。

我們可以從沙烏地阿拉伯(Saudi Arabia)的驚悚大使館肢解異議記者事件中,學到什麼?最近一集的 Last Week Tonight 在展示了一組強大火力的調查記者,可以做到什麼樣的成果。

Mohammed Bin Salman,MBS,如何把自己展示成為一個年輕進步改革的掌權者,與矽谷所有的 CEO 走在一起,一同投資矽谷公司。甚至 WWE 摔角。還有川普如何在一次又一次的「交易」中,在底線上對沙烏地阿拉伯放水。透過這些新聞訊息的整理,人們會知道 MBS 是怎麼樣被美國所製造出來的。

Vox 提供了很清楚的解說影片,敘述年輕的王子 MBS 如何掌權。

但在那之前,一支 2017 年釋出的影片,讓人不寒而慄 Khashoggi Is Not Alone 描述了定居歐洲的沙烏地阿拉伯王子們如何被綁架回沙烏地阿拉伯。我覺得恐怖的是為何一年前釋出的影片,就已經再說 Khashoggi 不是唯一的案例?

如果去看 Vision 2030,才知道還不到一年前(2017 年 11 月)這位王儲(Crown Prince)才因為他勇於提出「石油之後的願景」,而成為全球的焦點。

這時候就讓人不得不想到:不曉得是自己國家積極比較好,還是無能消極比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