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新聞,新聞重要 [updated]

最近的新聞實在太重要了。我覺得任何一個年輕人都應該有一些自己的看法,來閱讀這些 spectacle 新聞中所呈現的景象。高雄捷運泰勞暴動 vs. 抗暴(勞工),停水與水庫問題責任歸屬與深入探究(水資源)、換照與新聞自由、挹注電影產業、公廣集團預算、電影中心、一萬個希望(新聞)、政府募款問題、警方購買贓車(內政)、放棄中華民國國籍的中芯董事長(經濟、內政、兩岸)。目不暇給。一瞬間社會浮出了這麼多新的問題,我除了感到時代將有重大的改變之外,也覺得任何人都該在這個時刻有獨立(於任何一個單一觀點之外)的想法。

這也許是我在一堆頹圮崩毀的結構中,所能夠看到的積極意義。

[Updated Aug. 28 02:00am] 除了比較一般性的積極意義,我在車上跟 J 有後續的討論跟想法。

我認為「疾風知勁草,板蕩識誠臣」(唐太宗李世民,《賦蕭瑀》:「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勇夫安识义,智者必怀仁。」唐詩創作研究(上)),在這種時刻才真的能夠見識到寫的好的新聞與寫的不好的新聞的差別。我們也才真的能夠知道,一個好的新聞專業工作者,所能夠在新聞的撰述這樣的工作上,給予他的社會、他的時代,創造出多大的差異與不同。

J 說,這個時候(舉泰勞暴動/抗暴事件為例),假設記者沒有作求證的工作,或者根據部份的事實(partial truth)生產粗製濫造的批判報導,對我們的國家與社會都會造成恐怖的影響。任何一篇文章都可以給我們一種慌張混亂的感覺。但是一篇能夠給予大家共識、了解、重新澄清立場與方向的文章,卻是非常地難以做到;裡面所需要的專業與見識,才是我們現在需要的、整個社會療傷止痛的急救藥品。

可能有一篇文章,詳細告訴我們世界上其他國家如何在國際人權上犯過那些錯誤,然後從中獲得那些教訓嗎?舉例來說,《課長島耕作》很嚴肅地蒐集資料處理了日本企業在國外的剝削問題,這背後的資料一定有認真的日本新聞記者整理了相關的問題。台灣的記者有可能從日語的資料、日本的新聞報導中找到類似的想法嗎?可能有一篇文章,告訴我們資方是如何看待外勞,如何能夠接受這種水準的外勞管理,比較台灣資方的水準跟國際資本家水準的差異嗎?台灣的資方更能夠接受,還是更為殘酷地,扮演著國際資本家的角色?有可能有一篇文章,處理勞方的研究,報導出這些流往台灣的國際勞動力,與流往其他國家的勞動者有沒有什麼差別?背後輸出的動力,各國勞動相關的官員/立場,背後的故事又是什麼?

我們台灣同胞當然喜歡撰述、分析與閱讀官商勾結。有沒有一種分析是釐清這些「勞動者」產業(以勞動者的人力資源作為國際商品的產業)的特徵與結構,然後再陳述「勞動者」產業中官商勾結的獨特特質?然後根據這個模型,大膽預測,誰在或者誰不在這個產業的名單中?扮演角色有多重要?有沒有其他次級的網絡可以支持繼續犯下類似惡行?

也許以往這樣的新聞需要超級大牌、超級資深專業記者,在各種關係網絡當中取得資源、並且與自身利益不相衝突,才有辦法論述。但是對於現在的台灣來說,時代已經大為不同。任何一位年輕的記者,透過知識的管理、閱讀與分析與層層反省把關檢討,就可以做到類似效果的撰述。

這就會大大地真正地,對我們的時代與社會跟我們自己,有所貢獻與累積。

我好期待這樣的新聞記者能夠出現。這樣的人將會是我們生活裡面重要的一個力量。我是這樣地認為著。

知識的交友化:看 yahoo 知識家

交友是一種很獨特的網路活動。以往會嚴格保護隱私的,在交友頻道/網站會激烈地掏心掏肺,把過往歷史詳盡交代以便能夠「完整地轉移自我身份」給所欲求理解的對話者。我在 yahoo 知識家/+ 看到的則是交友網站的大邁進:正式挺進廣義的知識領域。

在交友網站上,人們的身份是一個個等待交流的無形商品。透過知識交流的頻道,問與答不見得代表你對事物的疑惑與對問題的理解,而是例行灌溉與創造的身份積累。透過問答,你在塑造什麼是你(暱稱)。交友,或者身份的形塑是知識交流的終極意義。

也許因此我們便能夠在相當極端、與真實知識脫勾的情境中,推演出公共性出現的實質意義。這是可以期待的、等待處理的網路文化議題…

「瘋狂路人100拍」與《日本之路》

我看了「胡亂謅副刊:瘋狂路人100拍」,心裡面想著這個跟小林紀晴的《日本之路》有什麼不同?這些影像看起來都那麼美麗,也讓人感覺有些故事呼之欲出;或許這就是最初的差別。小林紀晴的《日本之路》是完整的、縫合了的旅途敘事,而小滑頭的「胡亂謅副刊:瘋狂路人100拍」的故事是處在呼之欲出故事邊緣的街頭偶然。

什麼是「完整縫合的旅途敘事」?什麼又是「呼之欲出故事邊緣的街頭偶然」?小林準備好了要看到旅途中的人事物,影像的選擇與注視便讓期待旅途的眼睛們享受了視覺與心靈的豐富饗宴。而「瘋狂」作者則是在夏日 blog 傳說活動的挑戰項目中,在街頭偶遇了不同的人與故事。

如果說人手一隻的手機徹底改變了人們的時間感,重新定義了碰面、準時等習慣的意義,那麼每個人身上的數位相機,改變的是觀看與被觀看、注視聆聽與被聆聽的故事感受。我可以感覺到那100 拍的當事人,大都身上或周圍都有著屬於他們自己的數位相機。這改變了很多故事開始與繼續的方式…(不過恐怕需要好好思考的會是 blog 的題目。這樣的拍攝,可能一點都不瘋狂:P)

在夏日接近尾聲、傳說結束之後,拍攝者與被拍攝者準備好要說故事了嗎?要述說著什麼樣的故事呢?

亞歷山大圖書館筆記隨想

亞歷山大圖書館(Bibliotheca Alexandrina)是埃及在地中海畔亞歷山大城(Alexandria)的主要的圖書館與文化中心。重新建造的想法是由亞歷山大大學提出,由埃及總統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所支持,是紀念西元前第三世紀在埃及 Ptolemy 二世的政權期間,由 Demetrius Phalereus 主持、擁有約 40 萬到 70 萬件卷軸的,當時全世界最大的亞歷山大圖書館(Library of Alexandrina)。

整個計畫的初始募款經費於 1990 年提出、耗資 6 千 5 百萬美元,折合台幣約 2 億元;由阿拉伯國家聯合出資,從 1995 年開始建造,最後大約花費 2 億 2 千萬美元,折合台幣約 70 億元,整個建造計畫於 2002 年 10 月 16 日完成。

CULTNAT,文化與自然資產紀錄中心(The Center for Documentation of Cultural and Natural Heritage)是亞歷山大圖書館的開羅總部,由埃及傳播與資訊科技部支持。中心的目的在於運用最新的科技發明來紀錄埃及的文化資產:有形與無形的文化資產、埃及的自然資產包括自然區域、生物物種的資訊。該中心的工作計畫與幾個埃及全國性組織與國際組織合作。另外透過媒體與電子出版品介紹埃及的資產,以建立公共意識、在該中心的主要目標與核心領域中,訓練典藏與紀錄的專業者。

今天在整理埃及亞歷山大圖書館的資訊,就想到傍晚吃飯時翻閱時報周刊裡面某大報「主任記者」在陳述的訊息:台灣媒體沒有國際新聞這件事情,不是只有媒體該負責。被國際孤立的台灣本來就沒有國際合作交流的機會,在這種狀況下,民眾不關心歐盟憲法公投過了還是沒過也是正常。民眾不關心,要把這樣的訊息塞到觀眾的腦海裡是「辦不到的」。

可惜我找不到原文。不然很想把這位專欄作者的邏輯仔細分析一下,我實在覺得不通啊,不通。(這樣聽起來就像很遜的包不同)總之就是要說,審議專家們唱高調,民眾不關心的事情媒體是不可能不顧成本來處理的。(這樣的邏輯好像是說,我們又不是公共電視台 :P)

事實上,全球化的時代到處都可以看到國際的痕跡。在政治新聞上台灣外交部沒有像中國外交部那樣眼光足跡涵蓋全球,但是商業新聞呢?舉 Benq 購併西門子的例子,台灣媒體就不太關心、或者處理成「後見之明」眾人皆有的一般性報導。也許就只有我們的商業媒體只關心某些在地話題的思考邏輯,才會刻意漏看這些國際軌跡吧。

埃及亞歷山大圖書館的重建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與阿拉伯國家視為是一件區域性的大事,其規劃、設計與執行遂有全球性的參與,不僅僅是埃及國內的事宜。我們的故宮博物院除非能夠通過名稱與意識形態的在地/兩岸/國際圍剿,否則很難跨向區域性、甚至國際級舞台。現在出線的一些合作案,就是在這些困難中衝破阻礙的務實嘗試。

閱讀亞歷山大圖書館的基本資料,讓我有機會檢視那些在國際場合相遇的國家代表們,背後的歷史緣由與資源積累的故事,也想想眼前的機構、組織在作些什麼,未來在那裡。

卡維波:新聞局的換照風波與媒體改革

「媒體改革論述下的換照事件變成有打壓在野的疑慮,也說明了媒體改革論述甚至在最基本的反對性格上也沒有確立。媒體改革的重點之一,當然應該是防範政府的可能壟斷,因此無論在論述或改革的制度設計上都應該為反政府者保留一個絕對的空間;例如,在制度上至少保留一個公共電視台由反政府者控制,其控制權則隨著執政黨的更換而更換。或許因為這樣的訴求而會得不到執政黨對媒體改革的支持,但是在方向上,社會運動和一般遊說團體是應該有所區別的。

另外,一個社會運動的媒體改革也必須批判地對待所謂的新聞學術專業,因為某些基本專業原則往往會不加批判地否定像裸體報導新聞或八卦娛樂新聞等等。」

新聞局的換照風波與媒體改革,卡維波。重裝RESET

轉貼:沒有名字的怪物

《怪物》(Monster)同好 wen 轉寄來一篇有趣的文章。博君一燦。

作者: guesting (孟獲孟獲) 看板: MONSTER
標題: [轉貼]沒有名字的怪物
時間: Sat Apr 16 15:52:51 2005

轉貼..我真的不知道來源…別人寄的
——–

從前有一隻怪物,一直沒有名字。

它一直很想要有一個名字,於是它出發去找可以給它名字的公司。但是它隻單影孤,只好將自己分裂為 BBS 與 web,分別朝不同的(發展)方向,去尋找自己的歸宿。

web 怪物走著走著,覺得自己與原本 BBS 黑底白字一樣的外觀會嚇到人,於是想到一個點子。它遇到在網路上的學生,對他說:「我可以借你免費的部落格,只要你給我一個名字。」但是台灣教育實在失敗,讓學生只會競爭,喪失了創造力,想不出名字,於是 web 怪物說:「想不出名字也沒關係,讓我住進你的生活。」

學生聽了,快樂地忘了思考「住進你的生活」的意義。在他點頭的一瞬間,web 怪物一口吞掉了他,變成他的樣子,過著他的生活。web 怪物以為變成了他,就可以擁有他的名字。但好景不常,因為
它的功能太強,學生的名字被每個使用者遺忘了,它又變回沒有名字的怪物,繼續在網路上流浪。

web 怪物走著走著,又覺得只有 blog 不夠,於是它又有了點子。它遇到一家科技公司負責人,對他說「讓我住進你的身體,用你公司擅長的科技。我可以讓你在網路上揚名立萬。」

公司負責人爽快地拿出瑞德(RAID,磁碟陣列)櫃子作為保證,web 怪物一口就把他吃了,告訴大家「以後大家可以免費把照片放在我這裡。」

網路相簿越長越大,web 怪物雖然很高興,但是使用的人只知道有免費的網路相簿可用,沒有人在乎催生這個功能的 web 怪物想要一個名字。

「沒有人關心我,」web 怪物很失望,「只關心我給他們的東西。」

它開始鬧彆扭,偶爾會找不到它,或是看到它口吐白沫。但是,使用 blog 與相簿的人們不去想辦法救它,只會在它倒在地上抽搐時圍著它抱怨,或是在其他地方寫下一條又一條的「它又掛了。」外加囉哩叭嗦三五十字。

儘管大家因為抱怨而想到它,但它仍然沒有名字。

後來,BBS 怪物回來找 web 怪物。「我覺得,沒有名字也無所謂,」BBS 怪物說,「看到站上人數破萬,就知道每個人心裡都想著我,這讓我很快樂,就算『無名』也無所謂。」web 怪物很失望地說:「所以,我們註
定『無名』囉?」說完之後,一口把BBS 怪物給吞掉,讓 BBS 與 web 承受相同的命運。

直到最後,怪物還是沒有名字,一個無名的存在。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異鄉人:饒了「市場失靈」吧

異鄉人:饒了「市場失靈」吧

後面曝露的是誰有權利討論「市場經濟」的問題。當市場經濟已經影響了所有人的生活,是否應該不再只是「經濟學者」,或者是更為仔細的劃分涇渭,某派的經濟學者,才夠資格論述評論?

把媒體與部落格來相比較,是個好的論述策略,凸顯市場失靈這樣的說法無效,與代表「間接意味著期待政府黑手介入」。但是媒體真的可以跟部落格相比嗎?媒體的確是個「市場」,有鉅額的金錢流動交易啊。這樣的討論讓我回想到網路交易是否應該納稅的問題。極端講法政府應該 hands off 任何有可能侵犯到自由的部份,可是在這些自由背後還是有一些基礎的東西(something essential)在支持。該怎麼論述而不會讓人覺得無限擴張「公共性」呢?

太平洋盆地的海盜 Pirates of the Pacific Rim

將在 San Jose 舉辦的 ISEA2006 電子藝術研討會有太平洋盆地(Pacific Rim)這個主題。Steve Cisler 參與籌辦 Pirates of the Pacific Rim(太平洋盆地的海盜),重新讓我回想起這六七年來所見所思的一些種種資訊歷史故事。digitalcommons: toward global knowledge sharing的作者也是其中一位籌辦者,有文章介紹一些很不錯的連結(他先從反盜版的連結開始收集起,蠻有意思的)。

Cisler 說:

If you are remotely interested, can you let me know what resources you would need to make and submit footage of some aspect of piracy in your town/country.
It could be a short interview, a market tour, an explanation of the infrastructure that makes it
possible, a discussion of cultural appropriation, or something about the role of public institutions in this controvery.

I also realize that a short video might not convey the complexities of the situation as you interpret it. It might require overly simplified explanations. Or it may not seem visually engaging. I’d like to hear what you think.

重新回想意味著,在 Steve 談到這些可能的短片場景(夜市、補帖泡麵販賣等)時,我重新地思考了現在的我怎麼看待這些問題跟現象,不再只是從文化本身來看這件事,反而有社會、經濟、政治、知識分享、著作權更多的面向牽扯進來。

你怎麼想呢?

查號台小姐的笑容

「各位朋友:

我這陣子在幫忙電信工會打試圖擋住私有化的最後一仗。大家或許在媒體上都看到了,工
會面臨的狀況非常困難,為了1兆資產,財團及其代理人卯足了勁要在他們創造的法律空
窗期搶關賤賣台灣最賺錢的全民資產。中華電信董事長賀陳旦甚至說:釋股完成,勞工問
題就解決了!言下之意,消滅工會就是早晚的事了!112

8月11日,釋股、轉手就可能完成。在情況如此緊急之下,工會能提出的法律救濟,不管
在台灣或美國,都極為有限。

因此,員工的動員成為最後也重要的手段。

作為支持工會反財團化訴求的台灣一般人民,我們能做什麼?

我剛剛打了104,告訴接電話的小姐:「小姐,謝謝您的服務,我是一個一般用戶,我知道
你們都很辛苦,但是即將被公司賣掉了。我覺得你們中華電信員工應該積極參與工會的罷
工行動,我們都會支持你們的!」那位小姐先是偷笑,然後有點生氣地說:「這是查號台
耶!」我說,「我知道啊,可是私有化之後查號台人員一定被精簡,你們的工作壓力又會
更大!」這次,她笑得很燦爛,說:「謝謝你喔!」她知道我在說什麼。

打完,心裡舒坦多了。

我在想,有多少人看到新聞會像我一樣有衝動想拿起電話打。就打吧!

打104、打105、打112、英語打106、國際台100、長途台108、服務電話123、行動電話業
務0800-080-090、、、任何一枝有人服務的電話都可以打。告訴他們,我們支持工會、反
對財團化!

說不定,夠多人鼓勵的話,更多會員會願意參與,說不定,我們真能保住中華電信!

趕快打吧,想到就打,有空就打、打給親朋好友請他們都打!讓我們發起暖流送給中華電
信員工!

也請盡可能轉寄給其他朋友!

In Solidarity
信行

陳信行
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助理教授

如果你想要知道中華電信相關的爭議,請參考中華電信工會網站portnoy呼籲。苦勞網針對民營化相關問題有持續的關心報導,最新的一則文章是:民營化關鍵週 電信工會以四大方案因應

Updated: 工會理事長張緒中的這段陳述,表達了他們獨力為台灣民眾攔阻中華電信資方的理由與行動:

「…中華電信一方面在美國釋股1000億,在台灣釋出180億,卻在報紙登全幅廣告、謊稱「全民釋股」,這是「掩耳盜鈴」的行為,….新加坡電信只要年滿21歲的公民皆能享有全民無償配股,而眼前中華電信的「全民釋股」不過是一個美麗藉口而已。他強調,眼前已是電信工會民營化前最後一擊,不過員工到最後一秒都不會放棄,8號工會也將在各大報買下全版廣告,陳述中華電信「假民營,真圖利」的事實。他並公開邀請賀陳旦與工會進行辯論。由於工會早已於去年12月通過罷工投票,8號中華電信在六福皇宮舉行釋股說明會,工會方面即將展開行動。…」

同樣苦勞網的新聞中,中華電信工會記者會上有學界的聲音:

「…政治大學教授康寶榮與中山大學財管系主任張玉山也出席今天的記者會,康榮寶說,目前台灣公司經營的特色是,一個財團根本不需要持有太多公司的股份,即可完全掌握一間公司,以目前國泰富邦持有中華電信股份的狀況看,在民營化後,掌握中華電信的經營權,可說輕而易舉,更何況在美發行的ADR,只要經過90天的閉鎖期之後,財團即可到海外去買股票,轉換為台灣的股權;而中華電信盤後拍,以折價優惠而無配套的方式,將使得承購者套利心態而殺出股票,加上市場上預期下跌的心理,讓承購的民眾根本無利可圖。康寶榮認為,此次3%盤後拍的的主要目的,還是在化解美方對立法院在釋股案上壓力的疑慮。

這讓我想到商業週刊之前的專題:新無產專政。全民資產到底是什麼意思?商業運作竟然影響到所有人民的權益?這些原本我以為可以不用理會的商業字眼,隨著自己的年紀增長,竟然有著不同的社會與文化意義。

回到查號台小姐的笑容,我們自己不也是那期待臉上能夠綻放笑容的勞動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