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空間所體現的溝通本質

…其中,那些保留下來的抗爭遺跡現在看起來,像是暫時無力清剿只好暫時棄之不顧的游擊農村(官方稱法是:閒置空間再利用)或是交換協防的戰地(官方說法是:公辦私營)。紫藤廬是文化資產階級與2000年成立的台北文化局之交易,華山藝術「特區」先讓藝術家們玩玩(終究現在也要變成巨大的建築群),寶藏巖是台北市政府與台大城鄉所的停戰區。與文化資產階級協防的則有官邸藝文沙龍、牯嶺街小劇場、紅樓、光點之家、林語堂故居、錢穆故居、國際藝術村、當代藝術館、台北故事館、台北偶戲館、蔡瑞月舞蹈社、偶戲博物館、溫泉博物館、城市舞台、中山堂,二二八紀念館、城鄉會館、NGO會館等等,不僅台北,在全台灣都尋此模式找尋空間統治的便利。

公共空間被私有化,社區成堡壘,放牧牛羊的公共牧地是俱樂部制。城市政權者自己主掌或贊助會引起公眾恐慌(folk devil)活動,如飆舞、跨年晚會、同志遊行。華納威秀的「開放」中庭與西門町的徒步區週週上演明星秀,使用者付費成為空間統治的律法,順利了穿越各種實質與倫理的障礙。全球化城市的戰爭不在傭兵多少,而在於快速佔領與有效的殖民化,這端視私人資本的引進如何展示地景奇觀與圖像學的自我滿足,在多半的時候,選票是被地景敘事說服的,而非政策。所以台北可以有全球最高、空屋率最高的大陽具與亞洲幾乎最低的地下衛生水道鋪設率,台北可以時時展示101的消防演習而台北縣的密集住宅卻次次受火融侵襲,台北可以有全世界數量最多的機車卻架設起無數只供車輛專用的高架橋,台北的捷運可以變成空間整潔的範本(口香糖、食物與水與沒有執照藝術不准進入)而非城市溝通的成就。

在 web 上讀完了在平面破週報無緣細讀、inertia’s Heterotopias台北十年 ─ 找尋敉平叛亂的文本。我現在才懂為什麼標題會取作,「找尋敉平叛亂的文本」。這個文本是全球化城市的戰事,奇觀與殘破之間的落差,打破了溝通的假象,破漏出了溝通的本質。

廣告

走向創造

“回家的路上,想了很多我長久關於如何研究產業發展中之創意與設計的困惑,仍舊不知道要如何介入這樣一個研究課題,事實上,我連如何frame出一個社會學有意義的課題都談不上。往往,有意義的問題不容易研究,而能夠研究的,往往碰不到事物最活潑真實的本質。

但,這不應該指向知識探索的自棄,而是要在研究的限制上,創造發現出可能。每一種材料、每一種語言,都意味著一種限制,但是所謂「創造」,無非是在理解材料、體會語言的限制上開始的。困惑仍舊龐大,研究仍舊陷在迷霧中,但是臨時起意的這一趟宜蘭行,起碼讓我多了一些身在對象所構成場域中的實感,微弱,但足夠灌注些信心。"

創意設計展First Step / Jerry。對於碰不到鮮活本質的焦慮與對限制的凝視,couldn’t agree more。

靜默溝通流派

如果我們的語言是溝通,那麼無論在msn或是Blog,書寫著關於和生活所發生的關係和感情也就呈現著自己的性格,有時候,我愈來愈覺得人只要默默的聽著,然後把對方的話靜靜送入心口,就是一種溝通。你只要靜靜撫摸對方的心緒大概可以知道人們近日發生什麼事情,忠實的去感覺這個人,即使人們不一定知道自己的核心價值。不過,人生不就是從不知道中去摸索出自己的喜好,由偏好產生感動,嘗試的走進對方的框框,就能更跟人輕鬆的暢所欲言。

前進的意慾│張育章黃小黛

贖罪券與理財營

「你徘徊在電視頻道之間,是否感到無比地厭倦呢?你究竟還需要什麼?健步機、清潔劑還是汽車蠟?不,你心中明白,再也沒有任何產品能轉移你面對生命最終的課題了,你唯一所需要的,就是一個信仰上的精神躍升,一個嶄新的誓言,而我手中這張信用卡般尺寸的紙券,正是一個贖淨我們一身污罪的機會,你可以現在就擁有、或者等死後入了地獄再買。接下來半小時的節目,你將目睹許多擁有贖罪券的人的見證,現在讓我們歡迎來賓,曾經參加過三人行影集演出,當中比較不紅的那位,珍妮.李.哈里森出場!」(當然,這又是黃國峻先生的「麥克風試音」。)

這段文字正是我所需要的,它讓我想到了昨天電視節目今晚那裡問題問題裡的白金卡理財媽媽,所介紹的小四小五小六(對你已經太老了沒有辦法參加)的(兒童)理財營。

沒有人優先


artistic political ad
Originally uploaded by Ilya Eric Lee.

優先應該是一種 context 脈絡、上下文的使用。如果你搭鐵達尼號遇上船難要沉船了,大家會說:老弱婦孺優先。如果正常下船,沒有先後順序,那麼當然就是大家都順利下船,沒有人死掉,就沒有人有先後的問題。政治人物在喊出台灣優先的時候,當然也是根據最壞打算、災難法則,如果…,那麼台灣優先。(這裡假設這件事有某種程度的真實性)但是選立委的人,如何去實踐桃園優先呢?

立委應該要折衝協調、進入國會殿堂處理全國性法案。他有沒有可能時時刻刻,以桃園優先呢?恐怕沒有辦法。而且我們可以想像市議員在海報上寫「便當業者優先」,所以可以大方施壓關說沒有任何羞赧。專注在吸收逃債與討債者權益的民意代表,分別會打出「躲債優先」與「討債優先」的大幅海報看板,向民眾、他們的頭家表態效忠。

當然這些跟實質上如何運作,又完全沒有關係啦。大家優先,非洲優先,外籍優先,弱勢優先。網路優先。

資料庫誤柯南半生

柯南有色情成分?專家身份不攻而破。

十一月二十五日的華視新聞上,報導了與評議會的探訪。許委員長拿著一本似乎是『柯南』的模糊漫畫,並以裡面的性暗示的親吻畫面說明『名偵探柯南』含有『情色場景』。但是事情的真相則是,這本書是被稱為同人誌的私下出版品,是由愛好『柯南』的人沒在原作者的同意下,以自己的繪畫技術畫出來的二次創作刊物。與原作一點關係也沒有。

同人誌這種概念已經行之有年,至少有上十年的歷史,漫畫界稍有研究的人都會知道他的存在。此件報導只證明了兩件事,一是華視記者沒有漫畫素養,事前沒作功課,導致撥報出不實的新聞。二是許姓委員的心態可議。如果他是專家,那他不會不知到同人誌這種非官方著作的存在,而這就表示他故意利用同人誌抹黑漫畫,讓國人對漫畫產生壞印象。如果他不知道同人誌跟原作的分別(那本範例前面明顯的寫了『成年偵探軻南』六個大字,自故意寫錯以顯示不是原作),那就代表了許委員長,這個評議會的最高層委員,不是一個專家。至於評議會說漫畫出版分類法可請教他們這些專家們來鑑定,豈不是匪以所思嗎?

此外,有友人在網路上看到以前官方錄影帶分類資料庫的內容(http://www.inform.gov.tw/),赫然發現『小叮噹大魔境』屬於限制級卡通,反而是輔導級有『電腦淫魔』『淫獸教師』『淫魔大都市』等等。更可笑的是,普遍級的有『荒淫婦』以及『淫魔』等等。似乎新聞局以前的分類方法不是甩骰子,就是電腦亂數排出來的吧。"

引述自:「[正式] 漫畫分類抱怨文 v0.9」,What is a Markmcm Blog? (疑問句)

台灣好像普遍不存在完整的決議、審查、救援的機制?自由心證、無限上綱心法,讓資訊工具成了獵殺女巫的利器。擁有權力者不熟稔權力的交互性格,以為只要將想像中的家長群體祭出,道德可以瞬間為粗糙的決策過程背書加持護法。再挾持幾位立法委員,強渡關山之後便掉頭它顧,無需面對群眾的檢驗。這讓有識之士的所有氣力都花在反制、抵抗與批判,誰還真能深入探索任何制度背後的不完美與妥協?

我們倘若喪失了一整個世代的公民社會,不懂得如何從人民身上獲得權力、創造對自己跟他人更好的生活,恐怕一百年後的歷史中我們這個世代將是黑暗時代、或者赫塞所謂的「副刊時代」的最好範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