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災難沼澤

最近腸胃炎真的很可怕。幾個小時之內,從不舒服到上吐下瀉;本週內瞬間就讓我們室友先後掛點。2003 年的 1 月真是多災多難啊。我也馬上從受害者變換角色,變成害人精。聯想到前幾天由 Jedi 首先報馬的 M$ SQL 大災難(哀矜勿喜);好像真的有所謂流年的感覺。好運流啊流,災難流啊流。

大家要多保重啊。過年前祝大家往末日火山裡丟魔戒,豬羊變色、好運翻身、大破大立,更有 hanteng 跟各位老友、新朋友的新年新 blog 帶來新氣象!

廣告

幾個想法

社群想像的移動。http://blog.elixus.org 改版了。三欄新氣象。就跟隔壁鄰居改版一樣,我對所有改版的結果或計畫都抱持著參觀新居落成的欣喜心情;世界的變化可以讓我們學到更多東西。格的討論。ipa、dora、schee 等等格友們討論 blog 的話題還在繼續,我覺得讓我自己回想到很多自己當時遺忘、或者在與新媒體玩耍的過程中,沒有想到的細節。病中讀魔戒之王者復臨。急性腸胃炎的徵狀蠻像佛羅多受到黑暗陰影的打擊;虛實對稱的托爾金權力觀點;哈比人最終章回家鄉作社區總體營造。電影製作超苦,看介紹魔戒後台製作的書很刺激。另外的紙張,我想要準備另外的虛擬「紙張」,回頭寫那種可以短短解釋某個片段文章;重點在網路上玩,而不全然是在網路上紀錄東西。(引述自 dora)。

家庭與會議

年底真是各種各樣密切關係總結的時候。各式各樣的尾牙與家庭聚會,角色的變換總讓我窮緊張難以應付。到了這個時刻才發現自己的本性是在關係中焦慮,尤其是一堆關係兌現的時刻;平常就連朋友婚宴都會有點尷尬了,更何況在自己的家庭、工作關係中,自己是其中的一個主角?這些焦慮反應在決定事情上面、反應在各種小的判斷中。
閱讀更多»

創意之外

“Having a good idea is where it starts, but if that’s all you have, it’s not worth much.”這話頗值得一「格」。這是從奇怪的連結:undesign.org裡面看到,richard blumberg @ wmblake.com 所寫的一篇很不錯的文章。

What gives an idea real value is a lot of talented people buying into it. When designers and engineers and worker bees and managers and creators of smart words and revealing pictures all buy into a good idea and commit to making it work in the real world, that’s what gives it value.

巧克力 namespace

中國時報報導,英國巧克力打贏了「歧視」官司。英國巧克力業者終於透過打國際官司,由歐洲最高法庭裁定可以在南歐義大利和西班牙販賣他們的巧克力。這件事情跟「歧視」我覺得一點關係都沒有。這是貿易戰爭,就像之前的美國與歐盟的香蕉戰爭、GMO戰爭一樣,當然還有我們的米酒戰爭。(米酒是不是酒?台糖 DIY 米酒是不是酒?)透過類別來保障/保護本地商品,但是卻被相同的 namespace 分類系統所堂而皇之的中央重點突破。纏訟 22 年,最後在歐洲的最高法庭才能裁決。我們台灣的工人、大陸的工人、美國的工人、歐洲的工人如今都和全世界的資本家都站在同一個地球上了。當然還有其他的運動者、政府官僚、文學家與農夫們。

這個世界真是複雜啊。

中國限制:長城牌橡皮擦

China Blocking….這幾天都在看到「中國限制」的字眼出現在不同的地方。中國限制中國網民連接到 blogspot.com 的某些站台(某些個人 blogger),中國曾經限制民眾連上 google.com,還有朋友,劉靜怡教授,在東京的 WSIS(World Summit on Information Society,世界資訊社會高峰會)會場上轉述了中國與會代表跟大會纏鬥兩天,就是要大會通過一項聲明:整個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舉辦的這場世界資訊社會高峰會,裡面沒有台灣代表團參加。(what?)用米蘭昆德拉(捷克流亡法國的小說家)的說法,是想要用橡皮擦把某些既存的東西擦掉。

「“博客中国”网站上说“在汉语世界中的自娱自乐,最终将会使中国走向狭隘,而对新知的探索之旅越加充满荆棘。”而现在中国的博客现在都无法连到自己在blogspot.com上的网页上了。」引述自大紀元時報:全力封鎖動態網,中國關閉博客網站

中國限制,背後的目的都是在打擊邪惡的壞人。要擦掉邪惡的壞人。我們努力打破這些限制,只是為了要不被擦掉。有沒有不是這些東西之外的邏輯呢?

check: http://go.openflows.org/

不思量,自難忘

最近感觸太多,寫字爬格都得喘氣才接的下去。看到蘇案那積壘鬱積的氣悶在胸,工作鬱悶疲累在心,感冒入喉,沒想到還遭逢竊賊入屋的苦難。作筆錄完了之後,面對的是不一樣的家園。以前上過老畢的《環境心理學》課,就在講被偷過( more than that….被進屋劫財施暴)的受害者的心理。你不知道歹徒碰過哪些東西。你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會再來。現象學的研究看見的是受害者世界的立體呈現。如今我自己親身體驗,知道了那種安全感被剝奪的感受。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