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見與不可見:視覺-想像共同體

…什麼是新媒體(new media)?《新媒體的語言》(The Language of New Media)一書的作者 Lev Manovich 在他的自問自答中,為我們這個時代最重要的媒體下了初步的定義。

[新媒體是…]各種依賴電腦呈現與傳播的新文化形式。這些例子包括:網站、虛擬世界、擬真實境、多媒體、電腦遊戲、電腦動畫…等等。我所觀察的,是這些新的藝術形式與舊的藝術形式之間的連續性與不連續性。…新媒體如何獨特地創造出了真實的幻覺,再現了時間與空間,組織人類的經驗?就媒體的科技,例如長方形的畫框、移動的攝影機與拼貼/蒙太奇,在新的媒體當中如何的運作?

各種依賴電腦呈現與傳播的文化形式,在本質上與傳統的文化形式有了相當大的差別;隨著電腦這個工具硬體軟體的快速非線性演化,被呈現與被傳播的文化形式也經歷著快速變遷的劇烈變化。宛如電影語言剛出現的前十年,隨著電影技術革新與使用者的創意運用,最初認識的電影與後來的電影演化有著巨大的差異:電腦媒體也經歷著可類比的演化歷程。在 1990 年代初期,電腦還被定位成為電子打字機,應用軟體中最令人風靡的是小畫家、WordStar 與 Word 1.0 等「文書處理軟體」,準備用來正確地模仿傳統的打字與印刷,為著列印出擬真的文件而盡心盡力服務。如果在那個時候來論述電腦媒體,恐怕是一件很尷尬的事情。一台只是為了生產文化內容工具用途的「計算機器」(computing machine),怎麼能夠算是一種媒體呢?

對於計算機器與媒體一個很重要的區別是:文化內容是以什麼型態來儲存與傳播。當電腦還是生產文化內容的工具,生產出來的內容產品用膠片、紙張、錄音帶、黑膠唱片來儲存的時候,計算機器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模擬文化的生產過程。到 1990 年代末期,電腦開始轉變成為萬能機器(universal machine),不僅僅是讓人使用生產文化內容,同時還能夠轉換、儲存與傳播文化內容。這個時候,電腦已經變成我們與其他文化內容的介面。我們透過電腦看電視新聞、電影、即時通訊、傳手機簡訊、讀論文、錄製唱片、編修影像;最終的儲存物與傳播媒介通通都是電腦。電腦已經不再只是模擬的計算機器,而是一部中介著各種文化內容的媒體機器(media machine)了。

(繼續打字中…)

廣告

翻譯作為一種集體文化行動

我接下來要討論的,是一個透過網路媒體所進行的集體文化行動:由分散各地的成員所組成的網路文化團體「藝立協」〈The Elixir〉,於 2002 年進行的一個翻譯計劃「bookl10n」。這個計劃的名稱 bookl10n 全名是 book localization,一個工具書與經典的翻譯計劃;在訪談紀錄進行的時候,藝立協裡「台北 Perl推廣組」的成員剛翻譯完一本電腦類程式語言的入門書,《Perl 學習手冊》〈Learning Perl,中文名稱暫譯〉。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