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袋爆炸

下午跟莊老師在她的新家聊天。聊著對上午會議後、人生的嶄新體會:原來自己真的是低估了世界的複雜性 — 真正知道自己只有一成的掌握時,苦笑不已。

然後就一路讀了太多資訊,讀到腦袋爆炸的狀況。

#余宛如立委 對青年創業的質詢,引起了網路上大部分網民的抨擊,其中翟本喬(被稱為翟神)的批評有超過 3500 人次的按讚,也引發了許多具體的評論。我自己寫了試圖針對內容的個人評論。PTT 的貼文揭露 #憲兵 要求民眾簽署「自願被搜索」的同意書,然後又出現了神奇一萬五的「封口費」。許多立委馬上啟動週末查案模式。

半島電視台記者從阿富汗喀布爾離開,在臉書與 Youtube 上網路直播,跟民眾直接對談阿富汗的情勢。十幾個小時前,日本福島浪江町(Namie, Fukushima)核廢棄物起火,延燒 5 個多小時才被撲滅;目前還在找起火原因。孟加拉因為最近的少數宗教的被襲案,考慮放棄伊斯蘭作為國教。

還有 Rob van Kranenburg 的精采文章。

還有蠻多沒有辦法被記錄下來,一直閱讀過去。這到底是什麼呢?以為記。

廣告

金錢實驗室:新數位經濟形式的萌芽

底下翻譯初稿。

歡迎來到「金錢實驗室」(MoneyLab),一個藝術家、行動主義者與研究者的網絡,2013 年在阿姆斯特丹為基地的網路文化中心(Institute of Network Cultures)成立。它的目的是要研究、討論與實驗,以藝術或不限於該主題的網際網路相關的獲利模式探究。一切的緣起 —「金錢實驗室:組合另類實踐研討會(MoneyLab: Coining Alternatives)」在 2014 年三月在阿姆斯特丹舉辦,…群眾募資…

(底下是我最想翻的段落…所以先動筆)

…內容的誇富宴(Potlatch)已經面臨尾聲。你可以分享 — 但誰在乎呢?複製既不是問題,也不是解答,更傾向於拖延而非加速前方的決策。理想黑客與投機主義的新創企業家,這兩者之間的傳統區分開始模糊,是否真的真正的另類實踐正在展開?我們不再清楚。還是我們只不過見證了毫無理由、創意的解構過程?破壞變成了目的自身。我們要展示什麼?不知道?要不要秀一盤馬鈴薯沙拉呢?

我們習慣把金錢循環流通視為理所當然,但現在我們被迫要一次又一次地,重新發明它。實驗室是我們的創意監牢。所有這裡的解決方案都不可能永續下去:我們被困在一個「第二份薪水」的臨時標準瘋狂之屋裡面。大家會問自己:第一份薪水在哪裡?小小的利潤河流會繼續流動下去,還是會向全球氣候一樣超出預測?微型支付創造出了文藝復興,抑或我們應該更實際一點?我們難道不該把期待新獲利模式的慾望,結合重新分配收入的需求?

讓我們掃描未來的再分配科技的光譜。….

《社群媒體的深淵》:那鴻溝有多深?

底下「本事」的翻譯草稿。副標題是:批判網際網路文化與否定的力量

《社群媒體的深淵》縱身投入一場漩渦之中:那既是一種新的數位常態、同時也是一個處於「現場直播」(lived)緊急狀態的這種弔詭情境。目前人們活在一種增強版本的、後斯諾登的心理狀態之下:我們知道我們被監控,但是我們點擊、分享、排序與混搭(remix)著一種對全面捕捉科技與多重恐懼文化交織、罔顧事實的冷漠。即便臉書、谷歌與亞馬遜等公司對隱私加以襲擊,社群媒體的使用持續地成為人們的日常習慣 — 我們在越來越縮小的裝置上運用社群媒體、如今已經變成了忙碌日常生活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們被拋擲到上癮的焦慮,與潛意識地執迷使用情境之中。當所謂數位的一切消逝成為背景的時候,藝術、文化與批判意識的探索在哪裡?

Geert Lovink 帶著《社群媒體的深淵〉,闊步踏入狂亂地社群媒體爭論中,這也是他第五本對批判網際網路文化的觀察。他檢視著網路與社會運動共生且充滿問題的關係,更進一步發展對「組織化網絡」(organized network)的觀察與分析。Lovink 沒有對 24 小時不停歇傳播的空洞靈魂屈服,卻選擇提供讀者基進的另一種思考與實踐方向。

自拍文化(selfie culture)是 Lovink 許多主題之一,伴隨著網際網路對美國作家強納森.佛蘭澤(Johnathan Franzen)的執迷、烏干達的網際網路、匿名者的美學,與比特幣宗教的解剖學。透過網路貨幣的金錢化(monetization)與群眾募資,是否會對財富的重分配有所貢獻?或更進一步讓貧富之間的鴻溝更為加深?在這個免費與自由的時代(age of the free),如何集體地設計出一種照顧百分之九十九人們的獲利模式?中場休息結束了,歡迎回到「社會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