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hosa 彈舌的語言

好久沒有想起在南非的經歷。

而且我很喜歡 Trevor 談論南非的方式。

 

這是要特別提醒自己,又要開始觸及國際合作的議題了。千萬不要小覷這些事情的困難程度啊!那些耗費在理解另外一個國度的時間,讓自己變得更彈性,但是後端的人們如何地低估這些事物的代價。最終剩下來的也都沒有任何事物留下來。

廣告

工作坊的反省

昨天工作坊最後,很可惜沒有做完最後的檢討(感謝大家的關心),但是在兩天的反覆檢討中,同學們的作品都已經戳到了某個有意思的關鍵點,再跨出去就是銜接區塊鏈技術與商業模式的精算了。

這就是我們想談的數位化 — 不只是(拜物教般 fetish)作品掃描的數位化,還包括組織、角色與核心構想與邏輯的數位化。在進入數位網路世界開始面對流通(流動性)問題之前,我們對世界、核心關懷問題、實際議題與具體實踐的構思,早就已經形塑了這些物件間的「關係」。導入區塊鏈,也是這種關係重新形塑的開始(而非結束)。

實體物質世界的流動,跟數位物件 / 商品在市場與實體世界(例如國家法律疆界)的 #流動性(liquidity)意義,更是一個超級有挑戰性的主題。科技賦予了我們直接跟世界對話的 #潛力,但是像 OpenLaw 這樣的跨越疆界的「橋接計畫」(套用以前數典的命名),才是真正能夠落地的救贖。

經過了這個工作坊的奮鬥打拼,參與的大家 — 學員跟團隊、還有老師自己 — 有沒有更有自信地擁有檢視各種熱門話語、「他強任他強,清風拂山岡;他橫由他橫,明月照大江」的空間與能力呢?

#當代藝術數位化與流通
#平台計畫

假日洗車:ffmpeg

要處理 ffmpeg 之前要處理 homebrew:要處理影音工具之前,要處理如何運用工具。

> brew reinstall ffmpeg --with-vpx --with-vorbis --with-libvorbis --with-vpx --with-vorbis --with-theora --with-libogg --with-libvorbis --with-gpl --with-version3 --with-nonfree --with-postproc --with-libaacplus --with-libass --with-libcelt --with-libfaac --with-libfdk-aac --with-libfreetype --with-libmp3lame --with-libopencore-amrnb --with-libopencore-amrwb --with-libopenjpeg --with-openssl --with-libopus --with-libschroedinger --with-libspeex --with-libtheora --with-libvo-aacenc --with-libvorbis --with-libvpx --with-libx264 --with-libxvid

homebrew 就像是「系統性搭蓋違建的工具」。只是這個違建如何多麽地讓人想搭,而且原建築師沒有提供同樣的工具。

這篇文章〈Homebrew Demystified: OS X’s Ultimate Package Manager〉這樣解釋:

A package manager is an application that handles all the above for you with one simple command. Up until recently, MacPorts was the package manager of choice for OS X, followed closely by Fink. I won’t be going into comparisons of these managers here, and if you’re interested in knowing more you can Google around for articles such as this one.

What does a package manager do, exactly? The premise is simple:

  1. Takes a single command as input and figures out which software package you want installed
  2. Downloads the source code of the package (or in Fink’s case, the pre-built application itself)
  3. Figures out if any dependencies are present and if so, downloads them as well
  4. Compiles (builds) the dependencies from the source code files and installs them
  5. Builds your requested software
  6. Installs it into the predefined location

A package manager such as Homebrew automatically handles all dependencies and installs requested software into one common location for easy access and updating.

Thus, installing the aforementioned Imagemagick with Homebrew becomes as simple as running brew install imagemagick.

ffmpeg 就是那個讓「套件管理員」可以管理的「套件」。如果你有在看它最新版本的說明文件,你會發現裡面有很大一個成分是各種濾鏡(filter)。它的說明頁面是這樣開頭自我介紹的:

FFmpeg is the leading multimedia framework, able to decodeencodetranscodemuxdemuxstreamfilter and play pretty much anything that humans and machines have created. It supports the most obscure ancient formats up to the cutting edge. No matter if they were designed by some standards committee, the community or a corporation. It is also highly portable: FFmpeg compiles, runs, and passes our testing infrastructure FATE across Linux, Mac OS X, Microsoft Windows, the BSDs, Solaris, etc. under a wide variety of build environments, machine architectures, and configurations.

ffmpeg 計畫主要由三種工具構成:ffmpeg 轉換工具、ffplay 播放工具,以及 ffprobe 分析偵錯工具。它也對開發者提供下列工具:

  • libavutil 簡化程式的函式庫,包含隨機數字產生器、資料結構、數學常式、核心多媒體公用程式等等。
  • libavcodec 影音 codecs 的解碼器與加碼器。
  • libavformat 多媒體容器格式展頻(demuxer)與壓頻(muxer)的函式庫。
  • libavdevice 包含往輸入與向輸出裝置進出許多通用多媒體 I/O 框架,包括 Video4Linux、Video4Linux2, VfW 與 ALSA 的函式庫。
  • libavfilter 媒體過濾器的函式庫。
  • libswscale 高度最佳化影像規模調整,與色彩空間/畫素格式轉換操作作業。
  • libswresample 聲音重新取樣,混搭與取樣格式轉換作業。

他的文件位於 http://ffmpeg.org/documentation.html ,包括命令列指令、元件的文件、函式庫等資料文件。

透過 homebrew 烘焙 ffplay 沒有順利裝成,雖然當不了一整個男子漢,但是下載下來也可以吧(攤手)。ffmpeg 計畫鼓勵參與者直接 build 系統,所以看來也得更近一步了解 git 系統了。

git 系統像是一個異形寄生在原來的檔案系統上。當然,原來的檔案系統已經是一個「怪胎」了,不過在我們把它當作工具的狀況下,常常會忘記這件事情。而 git 的「寄生」讓這件事情徹底給「異形化」。

在你自己電腦上進行版本控制,往往會用另存新檔、或更改檔案名字的方式來進行。取代這種古老作法的最早方式,是本機的版本的「版本控制系統」(Local Version Control System)。自己電腦裡面的版本控制只需要每次記錄下來差異,理論上就應該可以回復成為任何一個版本的檔案。其次是眾人合作的電腦檔案,需要一個「集中式版本控制系統」(Centralized Version Control Systems, CVCSs)。再下來是「分散式版本控制系統」(Distributed Version Control System)— git 管理的是你的系統裡面一連串的 snapshot。

過往的作業系統的使用,bash 系統殼的種種使用,雖然很簡單地讓一個操作者悠游其中,但是忘記問「為什麼」這個問題,以致於未能夠把這些「怪奇現象」串連起來(例如我根據這個檔案,解決了 bash 不會自動載入 .profile 的問題了)。

程式裡呼叫應用程式:"open -a Appname"

Git 不必然是跟 GitHub 有關係呢。

這是用下載下來的 ffplay 播映爸爸紀念影片的樣子。

螢幕快照 2018-04-04 下午3.42.38

但是醒醒吧,你沒有車呢。(笑)

腦袋爆炸

下午跟莊老師在她的新家聊天。聊著對上午會議後、人生的嶄新體會:原來自己真的是低估了世界的複雜性 — 真正知道自己只有一成的掌握時,苦笑不已。

然後就一路讀了太多資訊,讀到腦袋爆炸的狀況。

#余宛如立委 對青年創業的質詢,引起了網路上大部分網民的抨擊,其中翟本喬(被稱為翟神)的批評有超過 3500 人次的按讚,也引發了許多具體的評論。我自己寫了試圖針對內容的個人評論。PTT 的貼文揭露 #憲兵 要求民眾簽署「自願被搜索」的同意書,然後又出現了神奇一萬五的「封口費」。許多立委馬上啟動週末查案模式。

半島電視台記者從阿富汗喀布爾離開,在臉書與 Youtube 上網路直播,跟民眾直接對談阿富汗的情勢。十幾個小時前,日本福島浪江町(Namie, Fukushima)核廢棄物起火,延燒 5 個多小時才被撲滅;目前還在找起火原因。孟加拉因為最近的少數宗教的被襲案,考慮放棄伊斯蘭作為國教。

還有 Rob van Kranenburg 的精采文章。

還有蠻多沒有辦法被記錄下來,一直閱讀過去。這到底是什麼呢?以為記。

金錢實驗室:新數位經濟形式的萌芽

底下翻譯初稿。

歡迎來到「金錢實驗室」(MoneyLab),一個藝術家、行動主義者與研究者的網絡,2013 年在阿姆斯特丹為基地的網路文化中心(Institute of Network Cultures)成立。它的目的是要研究、討論與實驗,以藝術或不限於該主題的網際網路相關的獲利模式探究。一切的緣起 —「金錢實驗室:組合另類實踐研討會(MoneyLab: Coining Alternatives)」在 2014 年三月在阿姆斯特丹舉辦,…群眾募資…

(底下是我最想翻的段落…所以先動筆)

…內容的誇富宴(Potlatch)已經面臨尾聲。你可以分享 — 但誰在乎呢?複製既不是問題,也不是解答,更傾向於拖延而非加速前方的決策。理想黑客與投機主義的新創企業家,這兩者之間的傳統區分開始模糊,是否真的真正的另類實踐正在展開?我們不再清楚。還是我們只不過見證了毫無理由、創意的解構過程?破壞變成了目的自身。我們要展示什麼?不知道?要不要秀一盤馬鈴薯沙拉呢?

我們習慣把金錢循環流通視為理所當然,但現在我們被迫要一次又一次地,重新發明它。實驗室是我們的創意監牢。所有這裡的解決方案都不可能永續下去:我們被困在一個「第二份薪水」的臨時標準瘋狂之屋裡面。大家會問自己:第一份薪水在哪裡?小小的利潤河流會繼續流動下去,還是會向全球氣候一樣超出預測?微型支付創造出了文藝復興,抑或我們應該更實際一點?我們難道不該把期待新獲利模式的慾望,結合重新分配收入的需求?

讓我們掃描未來的再分配科技的光譜。….

《社群媒體的深淵》:那鴻溝有多深?

底下「本事」的翻譯草稿。副標題是:批判網際網路文化與否定的力量

《社群媒體的深淵》縱身投入一場漩渦之中:那既是一種新的數位常態、同時也是一個處於「現場直播」(lived)緊急狀態的這種弔詭情境。目前人們活在一種增強版本的、後斯諾登的心理狀態之下:我們知道我們被監控,但是我們點擊、分享、排序與混搭(remix)著一種對全面捕捉科技與多重恐懼文化交織、罔顧事實的冷漠。即便臉書、谷歌與亞馬遜等公司對隱私加以襲擊,社群媒體的使用持續地成為人們的日常習慣 — 我們在越來越縮小的裝置上運用社群媒體、如今已經變成了忙碌日常生活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們被拋擲到上癮的焦慮,與潛意識地執迷使用情境之中。當所謂數位的一切消逝成為背景的時候,藝術、文化與批判意識的探索在哪裡?

Geert Lovink 帶著《社群媒體的深淵〉,闊步踏入狂亂地社群媒體爭論中,這也是他第五本對批判網際網路文化的觀察。他檢視著網路與社會運動共生且充滿問題的關係,更進一步發展對「組織化網絡」(organized network)的觀察與分析。Lovink 沒有對 24 小時不停歇傳播的空洞靈魂屈服,卻選擇提供讀者基進的另一種思考與實踐方向。

自拍文化(selfie culture)是 Lovink 許多主題之一,伴隨著網際網路對美國作家強納森.佛蘭澤(Johnathan Franzen)的執迷、烏干達的網際網路、匿名者的美學,與比特幣宗教的解剖學。透過網路貨幣的金錢化(monetization)與群眾募資,是否會對財富的重分配有所貢獻?或更進一步讓貧富之間的鴻溝更為加深?在這個免費與自由的時代(age of the free),如何集體地設計出一種照顧百分之九十九人們的獲利模式?中場休息結束了,歡迎回到「社會問題」。

Elementary Therapy

跟李董事長碰面,獲贈精彩的《當孔子遇上哈佛》 — 中文經典詮釋之價值與思想的推廣著作;這跟前一陣子巧遇范疇先生,請教國中國與大數據之「葉公好龍」,這段奇遇,也是另外一妙不可言。結束一天的疲憊之後回家,尋求的卻是戲劇情境的放鬆與救贖。這是什麼樣的寓意呢?

當場想到羅輯思維 – 羅振宇的自媒體品牌故事、郝明義先生跟青年人的合作新書,TED 的故事,以及當下所沒想到的、劉仲敬先生的觀點

現在的知識工作者的疲憊,是非常恐怖的。

所以需要療癒。

「如果要我進入一種 45 分鐘要把故事講完的人生,不曉得我是否會依然像是一個單純的觀眾,一樣快樂?」在看 Netflix 播映的美版福爾摩斯探案劇集 Elementary 時,我突然跳出了這樣的想法。

在那之後,我就跳離開了沈浸其中的脈絡,走出去洗碗、回到電腦前面協助整理 H 介紹 slack 的工作,讀了一小段臉書挑選給你看的文章(鍾永豐在農民之路會議前言)。思考著:是否又要到了快要離開臉書的時刻?

簡訊(Messenger)跟社群媒體是分開獨立的事情。簡訊們(還包括 LINE、WeChat、Telegram等)幹掉了 email(“The End of Email Era"),成為新引領風潮的重要趨勢。那臉書呢?

我想要放下臉書,因為它既無法讓我重新跟朋友連結起來(再中介化隔絕了溝通的可能性),同時我也不再想要在上面準備政策批判等的內容。至少對不認識的大眾是如此。

那接下來要往哪裡去?怎麼去?Elementary Therapy 就是在啟示這樣的意義。我們跟上癮告別,成為一個更好的人,這件事情是可能的。不要低估我們的毅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