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避免讓語言多元特色消失?

本部再次重申對於拼音方案之擇訂,本部並無預設立場,純就語言專業去思考,經過多次討論、協調及整合,目前整合之建議系統係完全從IPA與羅馬字母之國際共識出發;另一方面謹守一符一音的符號學理原則及語言拼音準確原則。而每個語言都有其特殊性,不同語系差異更大,沒有理由要求不同語言、甚至不同語系使用同一標音系統, 華語與客語因為同屬二元對立的語言(同一個發音位置發二個音, 如雙脣音位置,只分送氣、不送氣: [p] vs. [ph]), 固然可以使用同一台通系統標記, 但是閩南語卻是屬三元對立的語言(同一發音位置, 既分送氣不送氣, 又分清濁, 如[p] vs. [ph] vs. [b]), 以二元對立的系統硬要標記三元對立的語言, 就會出現削足適履、捉襟見肘的窘態, 不僅無法表現閩南語的語音特色, 時日一久, 閩南語中特有而華語、客語沒有的濁音(例如:b、g)將被犧牲掉,本部整合方案已考慮閩南語之語音特色。

〈教育部國語推行委員會第17次全體委員會討論通過之閩南語拼音方案說明〉,教育部國語會。2006.09.29(四)。

2006.9.19:童欣工作室開幕

大學同學,我老婆的超級伴娘室友 H 與朋友一同創辦的兒童工作室開幕了。當天我們一起去捧場,也見識到了川流不息的人潮的魅力。

「一直以來,有個小小的夢想在心中滋長著…希望可以幫助更多的小朋友們,讓他們像自己一樣幸福的快樂地成長。這樣的夢想,促使了童欣工作室的誕生!2006 夏,在一連串的驚喜和大家的全力支持下,童欣工作室即將於 2006 年 9 月 19 日開幕!一個多元化且自在的空間,期待更多的笑容綻放!誠摯地一請您與我們一起分享這份喜悅!」

這個位在微風廣場對面樓上的工作室,裡面有很多專業的兒童遊戲教具與玩具。還沒有機會正式了解到她們的專業功力,但是就一個讓兒童能夠驚喜、感覺到溫暖與 relax 的空間來說,我對那裡印象相當深刻。空間中不同物件貼上了贊助者的標籤,H 在招呼無限多人的空檔跟我們細數某個玩具的用途與來歷。實在蠻好玩的。

我們一些心理系的老朋友有一起合照了張像。我還以陌生人攝影師的身份,到處拍了很多張空間的速寫,結果放在他們工作室的電腦裡了,實在想想有點後悔。另外兩件讓我印象深刻無比的,是整個空間中塞滿了三十歲上下的女性,只有少數幾個精神科醫師、心理師學長學弟倖存著。另外就是他們竟然用便當盒灌 Windows。前者讓我有個錯覺,好像三十歲左右的男性已經從兒童心理(包括關係建立、資訊蒐集等的)這個領域、以及關心兒童心理議題的人群中徹底消失了。後者讓我有點傷心難過。要用 Windows 我生機器跟你換嘛(不過他們是因為裝高檔彩雷印表機裝不起來才被迫傷心黯然用 Windows 的啦)。

希望她們能夠生意興隆通四海,能夠有夠多的資源、讓需要協助的人們能夠歡喜地找到解決的撇步。讓孩子們有機會可以提早放鬆自己,不用一路硬撐到長大。如果可以的話(我是沒有知識的鄉民)少吃點 Ritalin 啦。(說真的,有可能的話要告訴我喲。)

黑臉所以我存在

昨天有長輩邀請,第一次參加台灣人權促進會的募款餐會。熱熱鬧鬧的餐會,與來的演唱歌手「好客樂隊」、朱頭皮與朱小妹,與捐贈藝術作品的藝術家、關心人權的朋友們一起度過了一個很棒的夜晚。人權作為一種第三勢力、拍賣樂生院的「解放天刑」專案:《解放天刑—追求真理的仁者紀事》樂生療養院攝影暨報導文學專書再版計畫、拍賣廢除死刑專案。拍賣《白河水庫》、藍蔭鼎的畫作、銅雕、越南河內的藝術作品,與 1995 年獲提名 Magnum 馬格蘭攝影通訊社準會員張乾琦先生、榮獲 1999 年 Eugene Smith Award 人道攝影獎 Dinner 美國紐約唐人街非法移民攝影作品。姚人多講笑話實在很不錯。募款薛多、人權薛多,我也看到老朋友新朋友,實在蠻成功的。西哩呼嚕亂記一通。我覺得以後應該把這樣的內容變成常態性的節目,大小不居,有趣熱鬧、即時在(痛苦的、歡樂的、深沈的、抗爭的、知識的)活動的當下帶來娛樂。小小心得以為記。

網路藝術:捷運上的草稿

坐在捷運上,我思索著要陳述些什麼故事、或者某些還不成熟的片段甚麼的。

我拿起筆記本與 E Hotel 的原子筆,塗寫著簡介、經歷、應該要知道的 net.art 計畫,以及對我來說,工作坊(workshop)代表著甚麼意義。這四個線頭(threads)引出著許多的節點,或許地點或許事件或許人物,節點之間還有相連結的示意線段。當然這些結構不是自然而然就乖乖坐在那裡的(它們又不是守護靈)。而是在條列出許多交織的他人的我的故事之後,對年輕的聽眾們來說或許是比較可以接受、喘口氣的休憩駐波節點。是個理由,讓更大框架的故事可以繼續(述說)下去。宛如下課的鐘聲銜接知識、橋樑與河岸凝結人類的活動與駐留、鎔鑄成靜與動的聚落。

「也許下次可以更替這些停駐的節點,」我邊寫邊這麼想著。也許依照他們所造訪過的城市,來一趟 google 漫遊,wikipedia 旅行。大部份時候,我們只需要圖片就夠了。看著圖想像真相替代自己的慾望。

我說,ilyagram、flickr photos、vox。從貨真價實的臨床心理人文社會科學訓練、網管、藝立協、派樂希王國、生物資訊這些都是在練習探索自己、掌握語言與溝通,探索新領域的實踐。重要的一塌糊塗的 nettime.orgn5m.org next 5 minutes 「下一個五分鐘」,或者我會說「一點點未來」 tactical media 戰術媒體研討會。我介紹了 n5m1 的 Rodney King 洛杉磯大暴動、n5m2 的全球五個城市同步發表 McSpotlight.org、n5m3 的 HelpB92 運動,n5m4 對於 911 之後的世界反思。以及後面匆匆帶過的自由軟體與數位典藏。

然後是重要的歷史戰役 net.art 計畫。你得知道 911 之前的網路世界跟現在是很不同的。toywar.com 與他們的勝利大遊行、yesmen.org (對,他們惡搞 gatt.org 以及當年的 gwbush.com)、rtmark.com 的創新網路社會運動、小額參與式創投,theyrule.net 這個複雜的、整合了 opensecrets.org 與 opendemocracy.com 等多重資料來源的「看見赤裸裸的權力」民眾畫圖計畫。可惜你們不了解 Luther Blissett 這個藝術理論超級市場、神話 DIY 運動(我的網站 slogan 曾經一度叫做 The Invisible College、University of Openness、Ministry of Supermarket)。

在介紹 theyrule.net 赤裸裸底呈現權力結構時,我想要藉著分析他們軟體的過程,討論網路藝術計畫當中的一個重要元素:資料(data)。在 theyrule.net 「他們統治我們」這個計畫裡面,我們可以了解到大公司大企業董監事會座位上有那些人、他們捐了多少錢給政黨,了解到這些部份如何地影響著我們的生活。OpenSecrets.org 裡面有很重要的政治獻金與其他申報資料。Google 上有網頁與新聞查詢。透過搜尋這些後端的資料來源,我們對於這些權力不再一無所知,而是彷彿微軟的 Photosynths 軟體讓人重組地景一樣,這些政治人的形象與金錢運作也立體清晰了起來。讓這個可以成功的基礎不只是資料,還是讓資料來源得以體制化的法律:陽光法案、資訊公開法案。

我曾經聽過台灣朋友說,我們沒有這些資訊。我們沒有辦法作的像他們那樣好。我們缺了甚麼環節。然而 theyrule.net 以及其他的「逃出集中營」計畫、we are all boatpeople、no one is illegal 計畫等等等等,通通不是甚麼偉大的計畫。都只是一個小作品開始,尋找資源逐步整理編織藝術想像,結合政治社會文化命題,做出關心自己關心社區關心族群社會人們的案子。我們不缺資訊。到處都是滿溢的資訊。我們缺乏想像,缺乏理論/論述。理論/論述可以協助你建立視野、確立觀點,想像則真的幫助你開始走一條自己的路。開展自己的創作。

一位檢察官朋友告訴我台灣的立法委員與記者們共同創造了一個說話寫字製造新聞製造動亂不用負責的時空;「我忘記了」成為站在司法女神面前的唯一證詞。五年過後,新聞內容只會讓人回想起腎上腺素淋雨激昂躺在地上站在五六千五六萬群眾前面的感覺,但是錯亂的話語只會讓人尷尬而自憐。但是當司法耗費龐大社會成本資源去釐清來龍去脈,判決成立確定該有人付出代價時,厚厚的審判結果竟然沒有記者願意報導。這些資料就靜靜地躺在那裡。這些就是你自己、你的社區、你的社會跟你的國家。你如果不了解你的土地、無論光明或黑暗、歡喜或絕望,這些就是你創作的素材來源,那麼你只能終身作個藝術文化社會科學的買辦,遲遲無法走到屬於自己的那條獨一無二的路上。每個人的軌跡都是獨特的,只有你自己能夠聆聽、並且訴說你自己的故事。

如果有歡樂的結尾的話,我希望 blinkenlights.de 能夠替聽課的學生們帶來趣味。站在路邊打電話去用整棟大樓打電動,這個景象對所有世代的人們都還是新鮮的要命。誰有機會買大樓當電視遊樂器?德國 Chaos Computer Club 20 週年慶 2001 年在柏林的網路藝術計畫是一個超級成功的奇觀軟體(行動)。透過這個網站的詳盡解析,我們能夠去理解市場行銷動員與網路運動的差異。有趣跟工作餬口的差異。blinkenlights 讓我可以帶出探討 aalib 與 matrix,比較深入 code 碼程式與 representation 藝術呈現的世界;討論遠傳廣告與網路藝術的差別。看 text / ascii movie 的樂趣。

於是在這些一定要知道的 net.art 計畫之後,我們可以來檢視甚麼是工作坊了。認識自己、認識工具、認識理論跟認識社會/context/reality。承認自己並不理解自己、工具、理論與社會,讓這樣的藝術行動與計畫總是一種探索性的,多元多樣角度而非單一目的線性政治動員。別人不會對大樓上的窗戶如此專注(blinkenlights / backstage),只有你會。但是十年後你還會記得這個窗戶。就像我們記住自己成長的軌跡一樣。

這是在臺灣藝術大學美術研究所新媒體課上的 talk。林宏璋副教授邀請,介紹網路藝術計畫。因為車子臨時配電盤爛掉,我遂在捷運上完成 Just-In-Time Presentation 的準備。

曼德拉的法庭演講

長腳蒼蠅貼來曼德拉 1964 年法院審判時的演講稿〈我準備好赴死了〉("I am Prepared to Die"),是一篇在面對國家機器的暴力時,反對者所選擇相對應的暴力之途的自我反省與辯證之陳述。ANC「非洲國家議會」的非暴力路線,與「民族之矛」 (UMKONTO WE SIZWE)軍事組織的誕生,其背後的考量。…

We who had taken this decision started to consult leaders of various organizations, including the ANC. I will not say whom we spoke to, or what they said, but I wish to deal with the role of the African National Congress in this phase of the struggle, and with the policy and objectives of Umkhonto we Sizwe.

As far as the ANC was concerned, it formed a clear view which can be summarized as follows:

  • It was a mass political organization with a political function to fulfil. Its members had joined on the express policy of non-violence.
  • Because of all this, it could not and would not undertake violence. This must be stressed. One cannot turn such a body into the small, closely knit organization required for sabotage. Nor would this be politically correct, because it would result in members ceasing to carry out this essential activity: political propaganda and organization. Nor was it permissible to change the whole nature of the organization.
  • On the other hand, in view of this situation I have described, the ANC was prepared to depart from its fifty-year-old policy of non-violence to this extent that it would no longer disapprove of properly controlled violence. Hence members who undertook such activity would not be subject to disciplinary action by the ANC.

    I say ‘properly controlled violence’ because I made it clear that if I formed the organization I would at all times subject it to the political guidance of the ANC and would not undertake any different form of activity from that contemplated without the consent of the ANC. And I shall now tell the Court how that form of violence came to be determined.

    As a result of this decision, Umkhonto was formed in November 1961. When we took this decision, and subsequently formulated our plans, the ANC heritage of non-violence and racial harmony was very much with us. We felt that the country was drifting towards a civil war in which Blacks and Whites would fight each other. We viewed the situation with alarm. Civil war could mean the destruction of what the ANC stood for; with civil war, racial peace would be more difficult than ever to achieve. We already have examples in South African history of the results of war. It has taken more than fifty years for the scars of the South African War to disappear. How much longer would it take to eradicate the scars of inter-racial civil war, which could not be fought without a great loss of life on both sides?

  • 這是一篇非常長的文章,裡面的思考歷程、歷史背景與未來的考量,讓這些中間不得不做出的決定顯露出政治領袖的沈重負擔。我邊閱讀,邊跟我所見到的南非社會在作對話…

    火箭漏油過多,衛星斷腕停損

    去年六月十五日我貼了一篇「綁著漏油的火箭向上衝的衛星」,既是期許也是擔心那美好的未來。昨天晚上明基集團董事長李焜耀召開記者會,宣佈停止繼續投資德國手機子公司的重大決定,等於替這段情投意合、台灣的重大國際合併案升空的經歷畫上句點。記者會中宣佈明基已向當地法院聲請「無力清償保護」(insolvency protection),但仍宣稱去年所簽訂的 Benq-Simens 合約仍然有效,將繼續營運 Benq-Simens 這個品牌。根據 Taiwan CNet 記者曠文溱〈不玩了 明基退出德國手機子公司經營〉報導,繼停止投資德國手機子公司之後,目前也正在評估巴西手機子公司是否要同樣處理。

    中時記者吳筱雯、謝宛蓉、蕭美惠於〈明基求生斷尾西門子〉提到:

    明基表示,去年十月一日與西門子簽訂的合約依舊生效,明基仍可繼續使用BenQ-Siemens品牌,且亞洲地區的研發及生產製造將維持正常營運,手機年產能二千萬至三千萬支,目前手機總部暫訂回亞洲,全球手機行銷業務將調整步伐後,持續營運。…

    這條新聞也成為德國各大新聞網站的頭條新聞,西門子發言人向德國網路報(Netzeitung)說,對明基聲請無力清償保護的決定「表示遺憾」。

    德國執政的左派社民黨勞工政策發言人溫特(Rainer Wend)說,明基不能就這樣撒手不管。他強調,無力清償並不代表生產線必須完全關閉,希望明基盡力讓「手機生產還有未來」。

    另外,由於明基是英飛凌電信晶片部門的大客戶,該公司發言人表示,他們原本預估這個虧損的部門可在明年四到六月這一季恢復損益兩平,如今已難達成目標。週四盤中,英飛凌跌幅明顯超越大盤,下挫三.六%,成為法蘭克福DAX指數跌幅最深的成份股。

    同樣是 Taiwan CNet 的報導

    「…明基是在去年10月宣佈與德國手機廠商西門子正式合併。西門子提供二億五千萬歐元等值現金及服務的「嫁妝」嫁進了明基,而明基不花一毛錢就把西門子娶進門。

    不過果然是不要錢的最貴。根據明基先前提供的資料,西門子手機部門在過去三季本業虧損267.3億元,已超過明基資本額262億元。換言之「BenQ-Siemens」品牌已經燒掉明基一個資本額。這也讓明基董事長李焜耀上個月的法說會上,決定把「BenQ-Siemens」品牌的製造部門獨立出來的策略。

    還沒等到合併一週年,明基已經決定出脫德國手機子公司的業務。明基財務長游克用說明原因,表示虧損的幅度遠超過成本降低的幅度。…」

    蘋果日報〈子公司前途 交給德國法院〉討論「無力償還」的意義。

    工商時報記者張瀞文、吳筱雯的〈五項疑點 明基實問虛答〉指出了五個非常關鍵、但是明基高層沒有在這個記者會中解釋清楚的問題:

    首先,去年明基購併西門子手機部門當時合約是怎麼簽訂的?明基在合併西門子手機部門不到一年的時間,現在片面宣佈「不玩了」,會不會有「違約」的問題?
    第二、明基表示,德國子公司讓德國政府接管之後,將也可以跟明基一樣採用「BenQ Siemens」對外銷售手機,這樣未來明基的「BenQSiemens」手機與這一家已經遭到德國政府接管的「BenQ Siemens」,到底在市場上將如何區隔(離婚的兩造)?
    第三、當初明基購併西門子時,西門子同意將付給明基二.五億歐元的現金及服務,現在明基停止對德國子公司的投資,那先前這一筆二.五億歐元的帳,明基與西門子之間要怎麼計算呢?
    第四、明基停止對於德國子公司的投資後,同時將德國子公司交給慕尼黑當地政府管理,這樣的情況下,明基還可以持續使用西門子位於全球的手機通路銷售手機嗎?
    第五、明基對於西門子手機部門資產認定的歧見無法解決,先前已申請法院仲裁的資產重估,未來如何發展?

    針對後續的問題,中央社有報導德國方面工會的反應:〈明基放棄德國手機廠 工會指西門子有道義責任〉〈歐洲工會強悍 如何善了待考驗〉,以及對品牌形象的衝擊〈專家指明基退出德國衝擊品牌形象〉

    中時記者林上乍的新聞分析〈品牌路不好走 李焜耀跌一跤〉的結語我很認同。

    作為一位專業經理人,李焜耀明快的決策風格,讓他過去一年完成了西門子、「友達廣輝」、「明基光碟機部門出售建興電子」三件合併案,為了解決西門子手機部門虧損,李焜耀也準備關閉台灣桃園廠。

    在台灣不斷倡導「品牌台灣」的今天,明基現階段的挫敗,是一件令人惋惜的事,包括業界與學界,都對李焜耀走的品牌之路高度關切,也寄予厚望。併購西門子的決策顯然失敗,但並不代表品牌之路失敗。從宏碁品牌發展二十五年,其間三度起伏,最近才有機會挑戰戴爾與惠普,或許大家也可以從長遠角度,給予明基與李焜耀更多的時間與支持。

    除了從品牌長遠發展與台灣走向世界的角度來看這則重大新聞之外,不知道還能否發展出其他(社會、勞方等)的觀點?

    面向未來的政治

    我認為台灣未來應該調整成「對內競爭、對外一致」的政黨體質,政黨應該進行左右路線的政策競爭,而非像現在只訴諸政治認同,對外互扯後腿、對內的政策又無差異,政治人物不該將藍綠畫分為「中國、台灣」,事實上,各種民調都顯示,無論藍綠都不希望被中共統治。若從體制面來看,我認為未來應該中央政府採內閣制、國會採聯立式單一選區兩票制,預防這幾年總統獨大、藍綠鬥爭的流弊。

    短期而言,民進黨必須否定陳總統與游主席所走的路線,回到民進黨開闊包容的路線,否定與批判並非打擊某些個人,而是讓大多數人民理解民進黨內有不同的聲音,並非游主席那樣的訴求,才是真正的民進黨。

    最近中國時報對游主席的發言有嚴重的誤植,但我不認同游主席「中國人糟蹋台灣人」的說法,類似「認同台灣才是台灣人」的說法是荒謬的,並非外省人就不是台灣人,我認為只要中華民國的公民就是台灣人,沒有人能去認定誰愛不愛台灣。

    最近黨內反省批判的力量是否能影響游主席目前的路線,我沒有把握,但民進黨絕不會變成一言堂,我知道黨內許多人的想法,並非想走目前這條路,我相信這些聲音終究會出來。

    如果要我幫民進黨許一個生日願望,我希望他不要再留戀過去,必須提出一個面向未來的新時代的政治綱領及領導團隊。

    〈周奕成:民進黨不要再留戀過去〉,中國時報/中時電子報民進黨黨慶專題。

    「演唱會」閱讀筆記,書中迷霧躊躇

    我所敬佩的 Snowred.tw 雪紅紅長輩撰寫了 web2.0演唱會live 系列筆記,遂讓我有機會快轉演唱會實況,並且摘錄下幾句有興趣的段落。例如在(二)flickr 的創辦人 Stewart Butterfield 說:

    使用者是內容創造者嗎?但,創造內容不是使用者的目標。他們拍照,放上網路,是為了和其他人建立關係,和親友分享,具有慷慨的文化意涵,讓他人接受他的觀點。

    flickr和WEB2.0其他平台,也是EMPOWERMENT(!)的工具,都協助人們互動。但閱聽人大部分不在乎什麼科技;那一點都不重要。…

    我本月作為 flickr 的單月頻寬使用量大戶(95+%!),用了這麼久,還是對他們頗為滿意,真是佩服。並且也不得不認同並且稱讚一下他們的說法:上傳照片本來就不是我的目的本身,而是分享。有更多好玩的玩具讓我分享的更有創意、更歡樂,才是真正體貼的服務設計。照片絕對不是目的!

    關於教育,我記得八月時好像有在 Time 雜誌上讀到報導的文章,說現在美國的家教服務如今是印度人的生意:「家庭作業委外辦理」(Outsourcing Your Homework)。老師這種產業(尤其是特別的老師)會在美國面臨巨大的變遷了嗎?Maybe…不過介紹的是 TutorVista 這家公司(世界級的家教水準呦!呵呵)。我喜歡(四) HeyMath 創辦人 Harsh Rajan 的這句話:

    銀行金融業的曲線(分享為X軸,價值為Y軸),與教育的曲線,是相反的。教育產業分享越多,價值越多。這與網路web2.0相同。很多小孩不愛數學。不過,重要的是老師,有興趣或沒興趣,很大程度是因為老師,因為學習的經驗取決於老師。我們能用這種情況創立個商業模型。如何能讓老師在更大範圍彼此交流,求得好的教學方式?我們要想個方式。如何能讓新任的教師真正有信心與經驗?本來要很多時間,但網路能讓學習取現更加平緩,縮短辛苦的時間。如何能讓退休教師能繼續有所貢獻?這也是個問題。

    另外,RichyLi 在〈我看Web 2.0 Conference,的演說簡報技巧比較〉所發現的(那廝卡?)講台隱形線與投影片奴說法頗為有趣。

    也有其它的朋友去參加了這場研討會,K.C. Lai 帶回來幾本現場購得的「專書」《WEB 2.0 創新應用案例集 — 科技化服務新趨勢 —》、《技術觀測創新應用案例集(一)科技化服務新趨勢》《未來商店:科技化服務新趨勢》、《WEB 2.0:網路上有錢,創意在裡面》慷慨借閱。除了最末一本之外,其餘三本內容頗為接近並且有部份重複。我不太了解這幾本書本身如何彼此做出區隔?

    在內頁的呈現上,每個網站/服務用一頁的表格來分析,除螢幕快照與分類資訊外,簡單兩欄的「應用說明」與「IDEAS FIND」,倘若要以最多每欄 250 個字來解釋清楚一個創新網路/科技服務的內容,我想就撰述/裁切本身就已是困難度頗高的挑戰了。我所論述的重點,將先針對這些書的案例整理部份;下次再討論各自的大塊論述;倘若把《未來商店》或者是《WEB 2.0》兩本論述較為完整、接近書的作品,當作是這一系列資訊的完整版本來討論的話,作為一個「趨勢專書」,到底與 Yellow Book 電話簿應該要有甚麼樣的差別?讀者到底需要甚麼樣的指引,才能夠對 web 2.0 與科技化服務有所掌握?

    我覺得首先應該要有嚴謹的分類。列舉式的資訊對於個別來自不同行業、帶著不同期待的讀者來說,溝通的成本太過高昂。購買這本書的艱辛工作者、疲憊經理人需要快速地辨識自己的戰場座落在第幾頁,典範案例厲害在那裡,能夠迅速掌握的黑話在那裡;這樣方能有助於回去之後跟老闆報告,有利於爭取更多的時間、空間、預算、人力的資源。清楚的分類有助於平行比較接近的案例,加深站在巨人肩膀上的我們掌握核心知識的能力。我沒有看到這幾本書在案例整理上,對於分類有比較深入的著墨。

    第二,我覺得該區分資訊的整理以及有實際使用觀察的案例。例如 LibraryThing 國內有很多部落客已經在使用,我就沒有看到在撰寫 LibraryThing 的作者談到中文使用的問題。對於亞洲、或者中文環境的使用者的不便經驗,顯然是你要有切身體驗才有辦法處理。撰述的團隊有可能所有的網站都沒有體驗的經驗,所以他們才都用比較遠距的方式來描述這些案例的「成功」。或者,這帶出了另外一個問題,到底這兩者之間有沒有差別?倘若無法作到深入專業的報導評論,這裡的分析恐怕也難脫船過水無痕的命運。

    我認為一個好的分析報導應該本身就是一套思考方式與操作模式的具體呈現:讀者不僅僅看到結果,也能夠藉由參考文章觀點自己推演出相關知識。願意認真地關切讀者的使用經驗,這應該也是所謂的使用者導向的意涵吧!

    望著這四本書,想著對於這些新興術語周圍的迷霧、與整個團隊穿越它的龐大溝通成本,我不禁躊躇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