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閱讀的種種心情

寫完上一篇 blog,心中這個從九月初就放在心上的大石頭總算放下了。同時想做的是,把所有已經寫好了關於《生命》的 blog 收集起來。例如:黃小黛的「台灣庶民的映像│吳乙峰的《生命》」、阿孝的「《生命》中的新聞學」、schee 的「全景紀錄片吳乙峰「生命」網路寫手首映會」、Alice 的「與《生命》對話」、benla 的「從紀錄片生命看見另一種國片希望」、陳豐偉的採訪、「台灣今年最值得等待的一部電影」等等。還有誰知道別人的《生命》心得網址,能夠貼在底下的回應區跟大家分享嗎?

[updated] 小貓亂跑烘焙車:生命是什麼?、一座孤讀的島嶼: 【消息】來去看吳乙峰的《生命》、工頭的Am I Strong Enough?──關於《生命》的一些雜記。Mimiko 的米果盒子:隧道口,看見生命天光

《生命》的某個角度

Dear M.D.,

有一天晚上,我突然想起了陽台上的洗衣機。那是一台解決了洗衣服問題的幸福機器,在風雨之中從板橋一路開車迎娶回來這台二手的洗衣機。就在有一天深夜的某個時刻突然地來到我的身旁,宛如一只恬靜的幽靈被生命召喚,離開了遠本靜靜地在記憶裡躺著的角落,走到我的面前來。我還記得拿著綠色的圖書館檯燈,替來維修的工程師從一旁打光。它的背部斑駁的刻痕、底槽的結構,因為燈光而被喚醒了;我們協助它站在紅磚上。很神奇的是它在維修的時候,竟然如此同時地脆弱與堅固:正是因為壞了(脆弱),這個師傅才來維修的:但是在燈光靜靜地照的時候,幾個檢查與動作之後,它就被宣告沒有問題、解決了。在記憶光暈溫暖的圍繞底下,這種簡單的安全感又帶來了堅固的感受。
Read More »

北亞歌曲走馬燈

感謝 acer、gugod、orcas、zonble、asano 諸位善信大德 iTunes 的貢獻,我在 Joy 的家舉辦第一次北亞歌曲亂放欣賞會。裡面有夾子、張國榮、Mr. Children、Love Psychedelico、X-Japan 等等超讚的音樂跟大家分享。有趣的是在聽張國榮「熱辣辣+放蕩」靴子腿(bootleg)時聽到一半,裡面出現了一句經典法文名句:Voulez-vous coucher avec moi ce soir?(「您今晚是否願意與我共眠?」)。我本來還不相信、以為是美國前輩聽成某段自己熟悉的拉丁歌詞;後來大家一起重聽好幾次,終於確定這句有名的法文是準確地嵌在演唱會歌唱中間、一切的樂隊動作靜止前。

Google Answer 還有很多人在討論(Google Answer #353475)這句奇特的美國法文(American French)到底是在幹嘛。真有趣。

great historical moment

Requirement specifications can be derived effectively and quickly by developing a basic functioning system with the intended user, then further refining the system through user-suggested much more complete and accurate reflection of user requirements than any narrative description of a system that has not been built.

1981 memo from Martin E. Johnson to Kenneth J. Dickie, M. D. Subject: DM&S Medical Information Systems: Recent History and Recommended Course of Action.

巴倫.波因的音樂營隊

…值得一提的是他(巴倫.波因 Daniel Barenboim,世界知名的鋼琴家和演奏家,愛德華.薩依德的多年好友)與馬友友今年夏天在威瑪(Weimar)有活動。威瑪是今年度的歐洲文化之都。我們計畫把一些有天份的年輕音樂家帶到威瑪十天。 他們大部份都是阿拉伯人,但也有以色列人,年齡介於十八歲到二十五歲之間。威瑪離布痕瓦爾德只有一小時車程,是一個有歷史的地方,也是歌德、席勒和李斯勒這些代表德國文化高峰的人物的家鄉。而因為布痕瓦爾德的緣故,威瑪跟以色列的建國和巴勒斯坦人的離散(diaspora)多少有關係。那些年輕音樂家將會跟馬友友以及來自柏林歌劇院的音樂家同台演奏,由巴倫.波因擔綱指揮。演奏結束後將由我(薩依德)主持一場討論,談文化、政治、歷史和音樂的關係。入選的都是些優秀的年輕音樂家,是我們從他們寄來的錄音帶或試演中評選出來的。那個晚會對與會的每一個人肯定都是個難忘的經驗。

這活動的優點之一 — 至少在我這個怪人看來是如此 — 是它沒有綱領可言。沒有人打算在結束時簽署一份宣言。那只是要把一些不同的人集合在一個文化中心,看看會摩擦出什麼樣的火花 —- 有可能會摩擦出政治的火花,但因為我們都不是政治人,所以政治的一面不是我們特別感興趣的。我們感興趣的是音樂的力量,想要透過討論和文化來創造一種平等和情誼感,而那是在生活陷於兩極化的中東所不可得的。

《文化與抵抗:薩依德訪談錄》,愛德華.薩依德與 David Barsamian著,梁永安譯。「凡是政治認同受到威脅的地方,文化都是一種抵抗滅絕和抹拭的方式。文化是記憶抵抗遺忘的一種方式。」(封面字句)

我正在思考要不要帶著它出去旅行。

樹頭上的快樂:cc 台灣發表

今天參加了 cc 台灣(http://creativecommons.org.tw)的發表會:「權利不變,創意無限」。cc 台灣計畫是由中研院資訊所的團隊(莊庭瑞副研究員、陳舜伶小姐與自由軟體鑄造場計畫)成功地舉辦了這場發表會。在這個時候,我會想到當年 MSN 的一個 message:acer 小姐與 isaacmao 先生傳來的一個邀請的訊息。

要是沒有他們兩位,就沒有這個令人感動的現在。以及未來更多朋友的廣泛使用、快樂分享。我想要拜樹頭謝謝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