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綁著漏油的火箭往上衝的衛星」

明基第一季財報顯示,現金加上短期投資約有八十四億元,就算加上預計十月分發行GDR,手邊現金約有一百億元,但是相對於西門子一年要虧二百五十億元,確實是財務的重擔,而且明基去年獲利七十六億元,有一半是來自於認列友達的獲利,不過,友達第一季出現虧損,今年損益在未定之天,等十月分後西門子正式併入明基後,其財務狀況值得追蹤。

明基總經理李錫華表示,過去半年勤跑德國,連西門子的材料成本都仔細比較過,成本節省將發揮在合併的綜效上,公司對合併案有信心。

明基合併西門子已成定局,就像綁著漏油的火箭往上衝的衛星,一定要在時間內達到運行的軌道。這將是李焜耀創業以來最大的挑戰,勢必比明基早先的品牌之路更加艱困難行。

讀到了明碁合併西門子的付出與樂觀估算,讓我想到亞洲公司最近對歐美公司的購併案,都是一個個新時代的開始。台灣(明基)、中國(TCL/alcatel聯想),Moto則是購併韓國Pantel。下一個時代會是什麼樣子呢?「明基蛇吞西門子 李焜耀背著漏油的火箭升空?」,今週刊

Updated: 終於讀完今週刊的報導了。引述一段李焜耀先生的訪談:

我覺得重點還是在於,代工型產業的模式是無法長久的,因為永遠要到更便宜的地方生產,品牌才是能夠走更長久的路。台灣真要好好思考,我們到底要什麼樣的產業,做代工是一定會往外移的,你知道嗎?

另外,台灣對於發展品牌的決心還不夠,政府與民間也沒有什麼策略及想法,過去政府的產業政策都是以製造為思考點,像現在製造業有投資抵減,但明基投資品牌,政府有什麼獎勵嗎?答案當然是沒有。我們只要去韓國看一下,會發現他們國內到處都是三星、LG的產品,國外的品牌幾乎都看不到,因為他們真的是舉全國之力在發展品牌,這一點值得我們學習。

我以台灣有明基為榮。 🙂 但是也一樣對他們即將面對的挑戰感到擔心。

誰英語好啊?

誰說「標準」英文?小慧腦中浮現的是來自北美、英國、澳洲,有著白皮膚的英文老師。但所謂「標準」英文、「正統」腔調從來是一個權力競逐的場域,十七、八世紀移民到美國的英格蘭人,所說的英文被英國人譏諷為窮人不入流的發音與腔調,所謂「美式英文」的正當性,要到美國經歷成功的國族打造工程、躍身為世界強權後方被確立。

語言不是中性的媒介,所謂「標準」是歷史建構的結果,「正統」是象徵權力的行使。台灣人對於英文老師的期待,經常無關教學能力,而混雜著國籍、腔調、甚至膚色的迷思。我認識的一個在美國長大的台灣人,回台尋找英語教學工作時,經常因為他的華人臉孔而碰壁,後來得佯裝聽不懂中文(所以是「正港」的ABC),才找到理想的工作。

語言是一種溝通的工具,其實質功能不在於腔調的優美,而是相互的了解。就地緣位置來說,台灣其實與亞洲諸國有更頻繁的政治經濟文化上的交流。相對於模仿美國腔或英國腔,更具有實際意義的學習目標是,我們能不能聽懂菲律賓、印度的英文,甚至是日本、韓國人的口音。

藍佩嘉,英語與番話,中時電子報論壇新聞。

我曾經有一次在舉辦活動的時候,跟我的荷蘭主講人提到:我的英語不好,很擔心聽不懂他接下來放的南斯拉夫紀錄片(當然也擔心活動效果不好)。他笑笑地跟我說,他們英文也不好啊?他們都是南斯拉夫英語(Yugoslavian English)。這對我來說,應該算是永遠不會忘記的當頭棒喝吧。

誰英語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