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的想像

1.
以往我們所讀的東西都在談人們如何想像國家,例如想像自己身處一個共同體當中;但是,我們常遭遇到的不是我們如何想像國家的問題,而是國家如何想像你:你是誰?尤其是當你擁有自主活動能力,跟他們所期待的方向有所交集時,你是「什麼」?

最常見的例子,就是你是一個研究助理。無論你過去有什麼樣的經歷、資歷,你都必須依照國家過往的歷史來「計價」,重新計算自己的人力價值。你作為一個研究助理,等於研究人員手下的一個員工,這讓研究人員成為一個小團隊的 leader;如何防範這個團隊的 leader 濫權貪污,將研究經費以助理名義來做利益輸送?除了從監督的審查過程來去預防之外,更釜底抽薪的就是把每一個單位可「運載」的金額限定。失去了彈性,這樣的載具也就喪失了利益輸送的價值。所以無論這個研究助理的工作能力與表現是另外一位「載具」的 50 倍或 100 倍,在國科會底下他就是一個固定意義的容器與載具。在國家的想像下,他根本不可能也不應該超過這個「載具」的限制,乘載「超量的價值」。

在這樣的基本單位限制下,研究人員就被定義成為能夠領導特定數目的價值「載具」的小包商。無論你的研究成果多麼傑出,有學術領域內與真實世界外的驚異成果,影響全世界人類宇宙大無限,你就是一個小包商。你的價值不應該在研究當下就發生,在一個計畫完成的時間限度內,也不可能有任何重要的合作與變化。你所產出的意義在申請計劃時就應該可以被預知與掌握,而你(唯一對此有所貢獻的研究人員),這個無助的小包商,只需要把你計劃書內允諾的結果生產出來,這段遊戲就告結束。

如果說這些以往不被當做經濟活動的「實質經濟活動」,代表著國家在經濟上如何想像人們的話,我們是否可以理解為什麼創新不容易在此發生?因為這裡根本沒有創新所關連的活動樣貌的任何想像。我們是在用一個數十年之久的制度機器在面對新的挑戰。跨領域、對話、結合根本是一個沒有相對應現實的高難度實踐。

2.
公共電視獨立特派員所播放的新聞深入報導:《紀錄難破:等待升旗》,裡面針對台灣田徑紀錄多年沒有辦法突破的問題,提到一句令人驚悚但卻不能不正視的結論:「畸形政策才是紀錄難破的原因。」這句話可以用在別的個案上、別的領域嗎?

http://media.peopo.org/Player_PTV.swf?v=e4bb2333

當制度有問題,國家想像你是個無法嵌入機器的突出齒輪時,接下來就麻煩了。這個系統不會改變它的想像方式,透過層層運作,系統只會爆炸、只會跳出錯誤訊息。中時電子報這篇非常詳細的專訪:《盧彥勳的孤涼 台灣選手的菜籽命》,就描述了一個系統出錯的樣子。所有人都說,要不是盧彥勳在奧運幹掉了英國人的希望、拿下了國內男單歷年來的最佳成績(甚至是亞洲一哥),沒有人會關心這個系統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為何從盧彥勳講起?因為跆拳、射箭、棒球,這些被視為奪牌重點項目的選手,國家多少已經挹注資源投入培訓;反觀事前不被看好的盧彥勳,幾乎是在有限的條件下,靠一己之力闖出名號。

盧彥勳目前在世界網球男子單打排名七十,在他之前,台灣男單最高排名只約三、四百,他也是當今亞洲排名最高的男單選手,所以球迷封他「亞洲一哥」。

不過在台灣,知道他此一紀錄的人並不多。其實,網球是世界上曝光度僅次於足球的全球性運動;也就是說,即使台灣棒球或跆拳拿下金牌,其他國家注目的程度並不如我國,反而是網球,當盧彥勳打敗「英國希望」Andy Murray時,真的是「全世界都在看」,退一萬步講,至少整個英國都在看。

但是他所碰到的艱難是超級誇張的。你可以想像一個人去北京奧運打球的樣子嗎?

沒有教練、與中華隊八十名選手共用六個防護員……,台灣首度闖到世界排名七十的網球好手,就像公園打網球的阿伯一樣,隻身前往北京打奧運。
「在奧運中有教練,甚至比在自己的職業賽有教練更重要。」盧威儒分析,因為在奧運,練球、預訂球場都要透過國家教練,何況還要分析對手、臨場戰術應變。師大運動科學所教授相子元也強調,隨身教練才知道選手特性、習慣動作,何時該讓選手喝水、怎樣講話選手才會聽……,尤其是單項對峙的項目,賽中變化非常大,教練的臨場指導非常重要。前體委會主委、台灣運動科學之父陳全壽甚至不解:「怎麼可能沒有教練呢?這是沒有任何理由的!」

他所碰到的,就是「沒有任何理由」的艱難。

台灣的主管機關認為,盧彥勳已經轉入職業網壇,所以國家不宜再投入資源。不過,日本、英國可不是這樣對待他們的網球好手,錦織圭和Andy Murray也是職業選手,但政府仍指派國家隊教練在各種比賽隨行指導,就因為他們是國家重要資產。

反觀盧彥勳,國家給了他什麼幫助?台灣政府培植奧運選手的「挑戰二○○八黃金計畫」,每年給他一百二十萬的補助(體委會號稱給了六百萬,那是 120萬 × 3年 + 盧彥勳參賽應得的獎金 = 600萬),但要自費請教練、防護員,一年一百二十萬哪裡夠用?結果,盧彥勳為了替台灣爭取奧運門票,還要自己出錢,發給教練、防護員一星期各一千五百美元的薪水,還不包括機票、食宿等開銷。

奧運得自己出錢爭取參賽權,之前到世界各地打球,還曾因為睡爛旅館被跳蚤咬,沒有防護員、醫生照顧,又怕吃藥違反禁藥規定的盧彥勳,搞到差一點罹染蜂窩性組織炎。

國家想像他是一個職業選手,他自己會「繼續在這個職業當中奮鬥」,而且已經錦上添花給了他每年百萬年薪了。到底他還要什麼?難道因為他表現不錯,就該給他差別待遇嗎?他難道不就是一個拖著行囊到世界各地征戰表演的小包商嘛?體壇又不是只有他,還有別人,別人都沒有要求這麼多,為什麼他可以一直叫窮、要求各式各樣的資源?

我其實真的很好奇,想要知道奧運相關的人們怎麼看待盧彥勳。體委會的官員、體育精英獎的評審、官員媒體記者,在挑選年度最佳運動員的時候,怎麼想盧彥勳。我很想要拿錄影機把所有人對於不能夠好好嵌在系統裡面的螺絲,到底有什麼樣的評語,通通錄起來,蒐集起來,作數位典藏。因為這裡面有寶貴的,國家對於一個一個不一樣的、特別的、奇奇怪怪的我們的真實想像。

廣告

[Updated] Mozilla Labs: Ubiquity

Thanks from Isaac, I saw FirefoxMozilla Lab‘s alpha 0.1 prototype: Ubiquity.


Ubiquity for Firefox from Aza Raskin on Vimeo.

I do think this kind of service should be supported from two sides: one is from server’s side, the other is from client’s side. While web 2.0 adding too much weight on the server sides’ magic solutions, current one is a huge step forward from the client’s side (web client). Good job, Mozilla!

Russian president explain why he recognize Georgia’s 2 breakaway regions

Yesterday Russian president Dmitry Medvedev officially recognize the independence of the 2 regions in Georgia: South Ossetia and Abkhazia, and had his article published on London Financial Times. While reading this, I am thinking about the US recognition of Kosova.

“Russia had no option but to crush the attack, to save lives. This was not a war of our choice. We have no designs on Georgian territory, but we had to halt a murderous assault.”

So I am interested in reading “his lips" and observe what would be going on after his recognition. -i

Why I had to recognise Georgia’s breakaway regions

By Dmitry Medvedev

Published: August 26 2008 18:48 | Last updated: August 26 2008 18:48

On Tuesday Russia recognised the independence of the territories of South Ossetia and Abkhazia. It was not a step taken lightly, or without full consideration of the consequences. But all possible outcomes had to be weighed against a sober understanding of the situation – the histories of the Abkhaz and Ossetian peoples, their freely expressed desire for independence, the tragic events of the past weeks and inter­national precedents for such a move.

Not all of the world’s nations have their own statehood. Many exist happily within boundaries shared with other nations. The Russian Federation is an example of largely harmonious coexistence by many dozens of nations and nationalities. But some nations find it impossible to live under the tutelage of another. Relations between nations living “under one roof” need to be handled with the utmost sensitivity.

After the collapse of communism, Russia reconciled itself to the “loss” of 14 former Soviet republics, which became states in their own right, even though some 25m Russians were left stranded in countries no longer their own. Some of those nations were un­able to treat their own minorities with the respect they deserved. Georgia immediately stripped its “autonomous regions” of Abkhazia and South Ossetia of their autonomy.

Can you imagine what it was like for the Abkhaz people to have their university in Sukhumi closed down by the Tbilisi government on the grounds that they allegedly had no proper language or history or culture and so did not need a university? The newly independent Georgia inflicted a vicious war on its minority nations, displacing thousands of people and sowing seeds of discontent that could only grow. These were tinderboxes, right on Russia’s doorstep, which Russian peacekeepers strove to keep from igniting.

But the west, ignoring the delicacy of the situation, unwittingly (or wittingly) fed the hopes of the South Ossetians and Abkhazians for freedom. They clasped to their bosom a Georgian president, Mikheil Saakashvili, whose first move was to crush the autonomy of another region, Adjaria, and made no secret of his intention to squash the Ossetians and Abkhazians.

Meanwhile, ignoring Russia’s warnings, western countries rushed to recognise Kosovo’s illegal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from Serbia. We argued consistently that it would be impossible, after that, to tell the Abkhazians and Ossetians (and dozens of other groups around the world) that what was good for the Kosovo Albanians was not good for them. In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you cannot have one rule for some and another rule for others.

Seeing the warning signs, we persistently tried to persuade the Georgians to sign an agreement on the non-use of force with the Ossetians and Abkhazians. Mr Saakashvili refused. On the night of August 7-8 we found out why.

Only a madman could have taken such a gamble. Did he believe Russia would stand idly by as he launched an all-out assault on the sleeping city of Tskhinvali, murdering hundreds of peaceful civilians, most of them Russian citizens? Did he believe Russia would stand by as his “peacekeeping” troops fired on Russian comrades with whom they were supposed to be preventing trouble in South Ossetia?

Russia had no option but to crush the attack to save lives. This was not a war of our choice. We have no designs on Georgian territory. Our troops entered Georgia to destroy bases from which the attack was launched and then left. We restored the peace but could not calm the fears and aspirations of the South Ossetian and Abkhazian peoples – not when Mr Saakashvili continued (with the complicity and encouragement of the US and some other Nato members) to talk of rearming his forces and reclaiming “Georgian territory”. The presidents of the two republics appealed to Russia to recognise their independence.

A heavy decision weighed on my shoulders. Taking into account the freely expressed views of the Ossetian and Abkhazian peoples, and based on the principles of the United Nations charter and other documents of international law, I signed a decree on the Russian Federation’s recognition of the independence of South Ossetia and Abkhazia. I sincerely hope that the Georgian people, to whom we feel historic friendship and sympathy, will one day have leaders they deserve, who care about their country and who develop mutually respectful relations with all the peoples in the Caucasus. Russia is ready to support the achievement of such a goal.

I am glad to have chance to read Russion Union’s president’s declaration word by word, but I still feel a lot of questions unanswered in the important statement to support independence in these 2 regions. When he mentioned the West instilled people in Georgia with hope (unwittingly or wittingly), the president they vote choose to oppress the minorities (most of them are Russians); when the West unwisely support Kosovo’s independence, Russia had no choice to base on same rules to recognize them, even through they had warned the world before Kosovo. I really don’t understand the logic of
president Dmitry Medvedev, when “Russia had no choice…" to stay in the terrortory of Georgia, to recognize the independence.

“First they came…"

The comment in the article/issue: Missing Cultures & Communities in SL5B.

"They came first..."

When the Linden’s came for the Goreans,
I remained silent;
I was not a Gorean.

When they excluded up the role-players,
I remained silent;
I was not a role player.

When they came for the child avatars,
I did not speak out;
I was not a child avatar.

When they came for the furries,
I remained silent;
I wasn’t a furry.

When they came for me,
there was no one left to speak out.

這首詩作品的原文在 wikipedia:“First they came…".

虛擬世界中的言論自由與個人隱私,相對於社會如何平衡?對於想要更了解這個議題跟前一篇文章的插圖,虛擬《真善美》(The Sound of Music)家庭演唱會,在 Secondlife 裡面的意義的朋友,請參考這篇文章:SL5B Continued Breaking Up the Families

“you can’t have a picture of a child and an adult in the same picture.”

背景的資料建議閱讀:英文維基百科的 Second life 條目(特別是關於「兒童性議題與色情」的段落),以及對 Secondlife 的批評

(更有趣的典故:von Trapp 一家人最後是在演唱會後消失了,逃離納粹的魔掌…這個消失,對比 SL 中社群、文化與人形替身的消失….美國國家檔案局有收藏這家人的真實故事,這部電影也成為國家數位典藏的收藏品。)

兩種體驗:Babyboss 跟盲人世界

一種體驗

Jehuen 寫了一系列總共七篇的〈超好玩的BabyBoss職業體驗任意城(一)〉,介紹父母帶小朋友去京華城 BabyBoss 的經驗;照片、父母心情的描述與反思讓讀者彷彿可以身歷其境、親身體驗這種嶄新的「整合服務」。舉例來說,當孩子去體驗傢俱工廠,拿起木工工具敲敲打打時:

組完了就要給爸媽拍照,這個很重要。又是小朋友人生中第一張自己組裝的椅子。

扮演警察時要出外巡邏,尋找失竊的槍枝,在現場的各種職業之間,還有安排「互動」的劇情發生:

…最後警察竟然帶隊衝進美術館,說館長有藏匿槍枝,雖然館長一直喊冤枉,還是被小警察帶回警局拘留所裡盤問。

又出現不同職業互動的狀況,非常生動呀。我家小孩事後都說好好笑,一直要說這段故事給我聽。

在作者的反思中,讀者不禁會跟隨著父母的角度,逐步意識到這是一個「代理人的模擬遊戲」:孩子彷彿棋盤上的棋子,被放進一格又一格的遊戲段落裡,替真正的主角(父母)玩著與經歷者發生的一切事情。如果說「第二人生」(Secondlife)是一個遊戲者藉由 3D 的人形替身(avatar)所發展的真實世界探索遊戲,那麼 Babyboss 則是由真人(小朋友)代理人所進行的「第一人生」遊戲。「第二人生」虛擬世界的遊戲規則是在擬真中創造差異,差異帶來價值;例如我們可以購買「第二人生」中的「皮膚」,讓我們的人形替身更像真實,比周圍的人形替身更出色。「第一人生」Babyboss 的遊戲規則則是在擬真中創造相同,相同帶來意義;例如小小消防隊員滅火的時候,火一噴再噴就熄滅了,不會帶來意料之外的大爆炸與人命死傷的災難。又比如中午時間到了,作 pizza 是個好選擇:做出來的 pizza 可以吃(與真實相同)。

相較於「第二人生」的互動,是藉由人形替身之間的互動來帶入真實使用者與使用者之間的互動,Babyboss 也有創造互動,是遊戲中職業角色的互動。作 pizza 做到一半,「快遞」送材料來,你,沒有辦法判斷這是真實的快遞,還是「第一人生」Babyboss 角色扮演遊戲中的「快遞」;同樣地,你也沒有辦法判斷路上走過的「保全人員」是真的保全,還是角色扮演遊戲中的「保全人員」。使用真實世界的廠商(復興航空、中興保全…)、真實世界的設備(荷蘭銀行的 ATM、派出所的囚室),發生真實世界的互動(警察找尋槍枝、沒有理由地把美術館館長關到看守所中),孩子代替家長體驗到這是一個沒有真實、不需要有內在邏輯的台灣世界,以及對制服/角色的信仰與迷戀。

蠻像是《楚門的世界》(The Truman Show),不是嗎?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幕是,所有的演員一起手牽手,像是尋找失蹤人口一樣,齊步一步步吶喊尋找著失蹤的楚門。虛擬的父親與母親喊著「親情的呼喚」。有沒有小朋友決定打破遊戲規則,在這個「第一人生」的棋盤上踏出自己的步伐,然後需要各行各業的人一起翻遍各個角落,尋找消失的小朋友呢?有沒有小朋友在第二十次滅火之後,決定要親自闖進這棟失火的豪宅中一探究竟?

另外一種體驗

同樣是體驗,ifan 所參與去年的「社會企業工作坊」部落格中,林思吟小姐介紹了德國法蘭克福的社會企業阿育王(Ashoka)辦公室與盲人博物館:「Dialogue in the Dark 黑暗中的對話」

盲人一開始引導我們進入第一個空間時,大家手忙腳亂,真的是伸手不見五指,慢慢靜下來後,開始可以聽到流水聲,摸摸樹葉,大石牆上還有一個哥德的雕像。進入超級市場,可以用手摸各種水果,若真的要上街購物,好不容易"摸"到了想要的水果,秤重怎麼辦?標價怎麼辦?

但進入十字路口的空間時,眼睛看不見後,耳朵也變得特別敏感,各種吵雜的聲音震耳欲聾,尤其不時響起緊急煞車聲,還真的蠻怕被車撞到的。到了酒吧,已經是大家進入這個黑暗空間約20分鐘後的事情,慢慢對於盲人世界有點感覺,很可惜有位同學在第一個空間時就呈現極度焦躁不安的狀態,而沒有繼續跟著我們探險。

林思吟詮釋了這個實驗的意義,同時也正是社會企業的核心理念:如何重新看見我們以往看不見的東西。

這個"溝通平台"地幫助了不少視障的邊緣人,也成功地教育了一般大眾。整個博物館的參訪,並不是要激發我們的同情心,去憐憫有殘缺的人,反而是由盲人來教導我們,如何在黑暗中"看見"一些東西,重新審視生活的價值。

一邊閱讀,我一邊想起很多年前的張老師月刊曾經有過這種身障體驗的企劃:由一位志願讀者以身障的方式體驗一天身障者的生活,然後把他轉變成為文字來讓其他的讀者「同理」,創造出獨特的感同身受經驗。十多年過去了,這個世界果然真的是在進步的啊…透過一層層的介質轉述、翻譯與詮釋,創造出來的感同身受,往往是用在「激發同情心」大過「自我的啟蒙」;自己身處在黑暗中,就是無法選擇與逃避、自己的孤獨處境。正是在這種沒有理由、無法同理而直接撲來的現實中,人們才能夠在黑暗中「開始看見」一些東西。

「設計的價值」

要使設計具有意義也是枉然。這裡的「有意義」指的是「作者意圖的顯現」,顯得醜陋且具強迫性。所謂的意義是經接收者同意而成為意義,即使作者賦予某種設計型態某種理由,那也不是它的意義;尤其當接收者無法接受這樣的說法時,反而成了對設計的藉口或不好的理由。設計是不需要理由的。設計的意義是自己發生的。在包含人的環境當中,包藏了無限的意義,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解讀方式。而設計的意義是當該物體融入環境時才會浮現,很少人會將設計當作一種表現作者意圖的媒體,而是透過該媒體來探求作者的意圖。但優秀的設計即使可以感覺到其中浮現的意義,卻有著無法碰觸作者意圖的距離,似乎是這個距離決定了設計的價值。

《不為設計而設計=最好的設計:生態學的設計論》,後藤武、佐佐木正人、深澤直人著,漫遊者文化。

3 個與母親有關的短篇

1.
昨天幫媽媽慶生,我們一家聚餐選在台北內湖的伍角船板。對於這棟謝麗香女士的「作品」與《小女人的建築大夢》,我父親的評語是:「奇奇怪怪的!」我媽媽的評語是:「要不是後來成為有名的藝術家,她爸媽一定會說她神經有問題!」父親現年 81 歲,長年在軍隊與教育的封閉管理系統中作「忠黨愛國」的中流砥柱,媽媽年紀小他 13 歲,只有小學畢業的教育背景限制她許多接觸世界的能力。我解讀他們的評語,我想,他們覺得這真是一個有趣的地方,而且他們也吃得、看得、玩得很高興。

偶然與機緣讓謝麗香開始了這天馬行空的揮灑、帶她離開了台南縣白河,也繼續了她的創造旅程;我們到的台北內湖店應該已經是第四個分店了。這段經歷讓我讀的興味盎然。

謝麗香說,「很多人以為我蓋〈伍角船板〉是為了開餐廳,其實是錯的,我真正要表達的是對建築的想法,陶塑、鐵雕、水泥雕、木雕,都只是我使用的裝置素材而已;開餐廳則是迫於現實考量,也不想讓空間閒置!」…

生命中的很多際遇,都是無法預知的!

正如我從一個單純的鄉村女子,到成為媒體爭相採訪的「店主人」,有人甚至稱我為「素人藝術家」,這些溢美之詞都緣自於〈伍角船板〉的成名而來。在別人以為我名利雙收之際,我其實仍是那個單純、而一心只想專注創作的人。…

我們在談人生生涯規劃,幾曾何時曾經讀過該保留一些空間給偶然與機緣?台灣人的工作工時長、勤奮努力,但是可曾在快樂與滿足上也有相等的回饋?在塞滿的行程與待辦事項中,我有時甚至覺得連呼吸的時間都沒有了。你也許可以說這是我能力不夠,不懂得規劃與安排時間;然而這個社會不也是這樣期待著位居著底層的勞動人們,用盡所有一分一毫的時間來貢獻社會?我在想,如果讓機緣與偶然有駐足之處,生命會變得有什麼不同?

「…背後蘊藏著一個永不歇息的創作慾望,如同在我的內裡安藏著一個火山」

2.
晚上在跟媽媽的電腦問題奮戰;往往在對話中間,有很多的焦慮與摩擦在溝通中發生。突然間,我明瞭自己的怒氣從何而來;而洞悉的那一瞬間,他們就煙消雲散了。我感到不舒服的是,我們的資訊教育教學方法有很大的問題。(我小時候的資訊教育是怎麼教的;社區大學的成人教育中,資訊教育又是怎麼在進行?)不只是資訊教育,還包括資訊環境(微軟系統的種種問題,到底該不該處理?例如怎麼樣算是不需要理會、怎麼樣又需要好好處理?資深的使用者與新手之間,有沒有一些可以輔助溝通的書籍或者文件?)與資訊溝通(在一個多層次互相鑲嵌的多重世界中,人們如何參照恰當的脈絡,講清楚發生的問題?),重重疊疊的問題在一個看似簡單與直觀的問題/不會用背後陳列開來;看得到後面的妖魔鬼怪,但是卻沒有辦法在眼前當下的溝通中說清楚、講明白。

我們的資訊教育是否太過於偏食,只有買硬體、裝軟體,而沒有與文化面向的素養(資訊素養)與溝通(資訊傳播)整合在一起?在一個被軟體供應商授權使用下的使用者,相對於軟體供應商來說既微小、又弱勢,資訊不對稱(Information asymmetry)既在個別軟體的層次,也在系統甚至更大的社會脈絡層次下為真。沒有好的 infrastructure,個別的使用者就只能夠在相對野蠻的叢林中,到處 Google 翻找解脫的法門。

我自己的資訊知識與技能,幾乎完全是在叢林中生存下來所獲得的戰利品。這些能夠與其他人分享嗎?應該是可以的。我也常常在頭痛如何學習新的事物。困境總是讓人努力要掙扎求生 🙂 有沒有可能以對話的方式,累積對於 eLearning 的思考?對於資訊體質太過於薄弱、對世界充滿好奇的聰明老媽,我試圖尋找跟她能夠準確對話的方式。

八月初飛往紐西蘭開會之前,跟 Tm 張育章在 Taiwan Blogger BoF 的聊天,也讓我將這些不同的處境聯想在一起。Tm 在試著跟社區、藝術團體、藝文工作室、學校社群這些不同的使用者群體溝通,共同尋找一種在網路世界「出場」(presence)的最簡單方式。「作網站」這幾個字很難涵括他所關心的問題與花時間投入的心力,正如「成人資訊教育」很難涵括我在跟媽媽奮戰溝通電腦問題的種種努力之全貌。當資訊傳播科技已經全面性地滲透到社會中,我們需要更多的語言與文化的反思與實踐,才能找到新的方向。

3.
在 twitter 上知道了 I 的不幸消息;衷心底希望他與他的家人能夠早日走出哀傷與悲痛。也希望金燕與其家人能夠早日脫離那被噤聲的「奧運昏迷藥」生活….

Lawson 的文化資料庫評論

Frog in a Well我的朋友 Lawson(日本、韓國、中國歷史部落格 Frog in the well〈井底之蛙〉的作者,中國近代的「漢奸研究」學者)前一陣子對近代的資料庫有所評論,寫了一篇對國立台中圖書館〈舊版報紙資料庫〉詳細的評論文章〈舊版報紙資料網:Initial Thoughts and Technical Review〉。Lawson 很用心地寫了這篇評論,對於文建會/國立台中圖書館來說應該是寶貴的讀者回饋資料;其他的數位典藏資料庫也可以從這樣的評論中,獲得很多使用者所關心的寶貴意見。

Lawson 是一位獲得 Fullbright 獎學金的年輕學者,他對於日文、韓文、中文的理解能力與實際「田野」經驗(動手動腳找資料的經驗),讓他的比較意見總是可以讓讀者看到好幾重的豐富視野。在這一點上,我也從 Lawson 的評論中獲益良多:我看見了台灣基層的設計者素樸的想像與作法,有時相對於日韓不同出發點的框架限制反而有不錯的結果。在更進一步與文化工作者、合作的商業夥伴一起構想這些計畫時,我們也需要不同的語彙來「引導」他們(而非僅僅使用「標準」或者其他的規則暴力地壓迫對方),以至於可以做出一些超越在地限制的突破。例如下面這一段 Lawson 對於影像資料庫的觀察,就給了我上面思考的靈感。

…Unlike many of the world’s worst online newspaper databases (Japanese and Korean historical databases are, in my opinion, the most infamous in this regard), this collection fortunately does not appear to require any special plugins, ActiveX components, etc. The creators of this collection bravely resolved that standard web images are more than sufficient to show images on the screen. The small preview images are jpg files (example) that are actually shrunk down and can be viewed in larger size if you download the image while the full size image is a TIFF file which can be downloaded and viewed on any operating system. I find the choice of JPEG for the preview image to be unusual, since black and white or greyscale images are often much smaller and clearer if saved as GIF files. They are, however, clear.

他很清楚地列出一些這樣的設計,其中需要更正的錯誤。最主要的問題是:只能夠在 IE 上被執行。背後顯示出來執行團隊對於 Javascript 的程式設計能力不足、對於跨平台的系統與瀏覽器環境不夠了解,明顯地就是「數位保存」(digital preservation)這個概念所涉及的主題:數位化創造的資料如果要在未來能夠永續地被使用,必需要有針對數位保存議題的設計與規劃,否則當 Windows XP 系統停產後已經不再被微軟支援(〈自由電子報:6月停產//微軟XP 後年不再支援更新〉),當年設計的 IE 版本也成為絕響之後,這些線上的電子資料庫就將成為大部分使用者都沒有辦法運用的資料。

除了「數位保存」的嚴重問題之外,另外一個是號稱「宣揚文化多樣性」的我們所嚴重欠缺的問題意識:如何處理讀者的多元文化背景。這個資料庫網頁預設了使用者採用 Big5 的文字編碼(text encoding),但是卻沒有在程式源碼中用 meta 標籤加以註明;對於瀏覽器與語系預設非中文環境的使用者來說,只能透過手動改變文字編碼來得到正確瀏覽內容。暫時不談 Big5 編碼在發展系統上的種種困擾,用完整正確的描述來定義清楚系統的基本資訊,對於跨語系、跨平台環境的多樣性發展實在是最基礎的要求。

這個沒有標明自己語系與文字編碼的錯誤,所凸顯的是文化資料庫與文化軟體的製作過程中,對於錯誤處理(error handling)總是擺在不對的層次。我們以為這是某種錯誤,而不是一套完整替使用者設想的「溝通邏輯」。我們的軟體與資料庫因此很難逃脫「製造業」的心態,總是遠離「服務業」還有一大段的距離。

除此之外,Lawson 還舉了實際的頁面、表格與按鈕的設計問題。設計者不了解讀者可能懂或者不懂這些按鈕所代表的意義,沒有提供無法閱讀中文訊息的讀者一條「逃生的出路」;同時我也覺得,程式撰寫的合作廠商在和設計者溝通,設計對於文史讀者有意義的表格上,沒有做到令人欣賞的結果。這樣的品質也讓讀者沒有辦法妥善運用這些花費國家公帑、民眾納稅人的稅金所製作的成果。我覺得重點不是在英文與國際化,重點是在除去不必要的行政程序之外,如何讓想要用心做事的人能夠好好的做出事情:資料庫就是該有好的設計、有用、有效率的設計。句點。

其他的錯誤包括檔案找不到、錯誤的資料型態(副檔名),以及設定了過小的資料庫存取限制。相較於 Lawson 從微膠卷(microfilm)的不爽、到發現這個資料庫的快樂而言,這個資料庫的構想與清晰的影像檔案,已經有很多正面的優點是值得肯定的。但是 Lawson 與其他的研究者(也許沒有像他那麼認真地逐一寫下自己的意見)的確可以指出這些文化資料庫未來該繼續投入的發展方向,這是想要從事數位典藏的任何單位都應該要認真參考與思索的。You are not alone,無論是文化軟體、資料庫的作者與評論者,都是值得我們對他們的努力,給予掌聲與肯定。我們還需要互相砥礪,來讓更多的入口網站、網頁、軟體與資料庫讓人驚艷、讚嘆與感動。

延伸閱讀

發聲練習

感謝 mountain,我總是驚艷於余世存先生的作品。在牛博網閱讀他的近作〈奥运开幕,怀念郭飞雄先生 〉,忍不住拾起筆來,記下這種跨越時間與空間、對郭的目光與注視。

…如果不是政府“开恩”,把他再次收押,并判刑,把他牢牢地绑架到民主化进程中的献祭牺牲队列;我想象不出郭飞雄还会做些什么,又会有什么反响。在中国社会的新型生态里,郭飞雄不仅注定边缘,而且注定是要下场的人物。他如果还有机会上街打酱油,有机会去汶川灾区作秀,去瓮安县城做俯卧撑,大概会淹没在群众、志愿者、新新人类的汪洋大海里。他会被默杀的。他的追随者们或者分化,或者老去,他将四顾苍凉,一无凭借。

我曾经命名当代中国为次法西斯社会。最初我一度以为“次者”,次要也,跟法西斯政治社会的经典形态相比,次法西斯社会要钝缓得多、隐晦得多;很快我修正了自己的研究,次者,后者居上者也,跟一世而亡的法西斯政治相比,次法西斯社会的赖活时间要长得多。在次法西斯社会里,阶层、圈子、地域、种族各怀心事,他们被专制的绳索或松或紧、此时彼时地牵住,他们没有统一的自由诉求。他们是被国王绑架的斯德哥尔摩受害者,他们仇恨又依恋上这个王国了。显然,民族主义的自由主义也好,也是中国特色的自由主义之一种,它们走到了尽头。路标已经转向,自由主义精英如果不作壁上观者,大概最现实的角色不过是二丑吧。而这些二丑精英实在深具庸众理性,在理性化的庸众或庸众式的理性没有演进成文明理性或现代公民之前,郭飞雄那样的离经叛道者注定不为这个社会所接受。而我们这些庸众的这个现实,正是黑格尔意义上的合理现实。

在郭飛雄的一路旅程追憶當中,余世存的回想溢出了中國的時空,來到了 Mel Gibson 梅爾吉勃遜自導自演的《英雄本色》(英文片名:Brave Heart,中譯《勇敢的心》)。我想到片中 Mel 這樣注視著他的蘇格蘭人民,述說著用血汗換取著一個字的故事:

“In the Year of our Lord 1314, patriots of Scotland – starving and outnumbered – charged the fields of Bannockburn. They fought like warrior poets; they fought like Scotsmen, and won their freedom."

這個字,余世存沒有辦法用中文念出來。因為邏輯太過困難,而這個挑戰對閱讀者來說,時間來得太早、無法以尚未浮現的意義與脈絡被述說。

我无能用中文说出那个字,在这里,那个字的人性思想和宇宙逻辑仍属于英语、法语等大陆中国之外的世界。在华莱士的故事几百年后,英国才有了决定意义上的大革命。据说,在那次光荣革命中,流血无可避免,当国王的头被砍下来时,围观的观众听到了一声抑郁的悲叹。这种叹息大概也跟华莱士死后的场景相似。没有喜的内心也没有悲,使我们从无明中现身、凝固并永恒。

今天,郭飞雄先生还在狱中,北京的盛大仪式就要开始。我想起了看热闹的观众,一个伤心的女人,战友,背叛了的精英贵族,还有国王。还有那个字,“freedom!”

這篇文字不就是一個以懷念為名的,在盛大的巨型 party 的喧嘩聲中,練習發出那個字詞艱難聲音的一個語言復健練習嘛?(余世存的名字,不也是一個在殘餘的世間存活下來的總稱麼)也許網際網路的時代會讓那一天提早來臨,也或許終將改變知識分子的命運。在那之前,我們必需要更了解這個世界、一如理解 Blue Screen 閃耀的奧運、理解〈腳印〉與 Leni Riefenstahl、理解達爾富爾、理解南奧塞梯,一如理解我們自己的喑唖失聲與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