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要怎麼飛起來?

從 Charlesc 的 blog :Doesn’t Fly. Nobody Comes. Woe.上讀到,紐約時報 Technology 專欄 What if They Built an Urban Wireless Network and Hardly Anyone Used It? 報導了沒有太多人使用的台北 WiFly 無線網路。這件事情在 Wireless Internet Institute, W2i 於台北所舉辦的數位城市研討會(Digital Cities Convention)大會前讀到,實在讓人覺得有點…公關災難(PR disaster)的感覺。

Despite WiFly’s ubiquity — with 4,100 hot spot access points reaching 90 percent of the population — just 40,000 of Taipei’s 2.6 million residents have agreed to pay for the service since January. Q-Ware, the local Internet provider that built and runs the network, once expected to have 250,000 subscribers by the end of the year, but it has lowered that target to 200,000.

That such a vast and reasonably priced wireless network has attracted so few users in an otherwise tech-hungry metropolis should give pause to civic leaders in Chicago, Philadelphia and dozens of other American cities that are building wireless networks of their own.

Like Taipei, these cities hope to use their new networks to help less affluent people get online and to make their cities more business-friendly. Yet as Taipei has found out, just building a citywide network does not guarantee that people will use it. Most people already have plenty of access to the Internet in their offices and at home, while wireless data services let them get online anywhere using phones, laptops and P.D.A.’s.

就像水鳥君說的,台灣經驗被拿來給芝加哥、費城當作借鏡,真是一件蠻有趣的事情。….

“There is a lot of hype about public access," said Craig J. Settles, a technology consultant in Oakland, Calif., and author of “Fighting the Good Fight for Municipal Wireless." “What’s missing from a lot of these discussions is what people are willing to pay for."

如果你不問到底民眾願意為啥付出上網的代價,架設一個基礎建設只會落得無人搭理的下場(或者很久以後才有人搭理的窘境)。試想:有多少立委與民間團體磨刀霍霍要修理蚊子公園、蚊子活動中心,倘若這個無線城市的美夢最後破掉,蚊子無線城市會面對多少排山倒海來的、合理或不合理的質疑與挑戰?

如果就像馬市長在訪問中所說的,關鍵問題在商業模式的話,我覺得未必是沒有商業模式導致今天的窘境。參與的廠商們從一開始就在討論商業模式。市政府辛勞的規劃者與創新的發動者,他們也反覆在檢討要怎麼推動、並且跟廠商角力全面鋪設的優先順序。但是不得不讓人扼腕的,是這個無線的基礎建設到底有多底層?需要幾層向上銜接才有辦法觸碰到人們的日常生活,觸及真正的內容生活(content life / live)?今天的定價策略與推動策略,可能才是這個無線城市目前無人進駐的真正原因。

也就是說,我們不缺商業模式。但是我們缺乏一個讓各種不同層(multi-layered)的商業模式可以不斷演化、更新的生態圈。在這當中,我們也缺乏對全新人造公共領域的想像。我們不缺乏有耐心的善意公僕幫我們爭取公平的資源配置,但是我們真正要架設一個數位城市時,我們缺領路人。我們沒有一個全職、專心思考作這些基礎建設之後,要把台北帶往何處去的領航者。

沒有駕駛員,只有一堆硬體線路與昂貴的軟體,飛機是飛不起來的。

電動遊戲文化的核心美德

Updated:感謝 zhyz,已經修改部份翻譯內容(以紅字標出)。

電動遊戲文化(video game culture,另譯為電腦遊戲文化)的核心美德是完美地主宰(mastery)與自我駕馭(self-control):前者在於掌控電動遊戲所需求的技術技能,後者著重於手動控制的敏捷性。長時間的重複操作與失敗,對於掌控遊戲來說是必要的磨練,而其同時也要求玩家懂得規訓(discipline)的重要性,以及練習達到與超越自我設定目標的能力。大部份當代的電動遊戲都是冷酷無情、與目標導向的遊戲。男孩子會常常玩這些遊戲,努力要掌控那具有挑戰性的一關又一關,直到體力與情緒耗盡為止。孩子們並不是那麼地對電動遊戲上癮,而是在達到設定目標之前他們不願意退出遊戲。遊戲總是有新的挑戰目標,邀請我們挑戰「另外一關」、期待表現的更好。當代電動遊戲的其中一種限制就是,它僅僅提供著「預先結構化的互動形式」(pre-structured forms of interactivity),而某種程度來說,就像是小孩子的遊戲場或都市中的公園一樣,並不像是真正的荒野野地。大部份時候,遊戲玩家只能夠利用內建環境的可用特性(affordances,另譯為「功能可見性」、「機緣」、「可用性」)與預先設計好的路徑。所謂的密技、復活節蛋之類的驚喜與「特異時空」(warp zones)在數位空間中的作用,就像實體空間中的神秘小徑一樣,讓想要去到特別的地方、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東西的熱切玩家們,迫不急待地找尋。

The central virtues of video game culture are mastery (over the technical skills required by the games) and self-control (manual dexterity). Putting in the long hours of repetition and failure necessary to master a game also requires discipline and the ability to meet and surpass self-imposed goals. Most contemporary video games are ruthlessly goal-driven. Boys will often play the games, struggling to master a challenging level, well past the point of physical and emotional exhaustion. Children are not so much “addicted” to video games as they are unwilling to quit before they have met their goals, and the games seem to always set new goalposts, inviting us to best “just one more level.” One of the limitations of the contemporary video game is that it provides only pre-structured forms of interactivity, and in that sense, video games are more like playgrounds and city parks rather than wild-spaces. For the most part, video game players can only exploit built-in affordances and pre-programed pathways. “Secret codes,” “Easter Eggs,” and “Warp zones” function in digital space like secret paths do in physical space and are eagerly sought by gamers who want to go places and see things others can’t find.

移動的全然自由:電動遊戲作為一種性別差異的遊戲空間〉(Complete Freedom of Movement: video games as gendered play spaces) ,作者是 MIT 比較媒體研究的 Henry Jenkins 教授。

新書資訊與人文地理活動

最近有許多書的資訊,實在讓人心動不已。

Richard Barbrook,Westminster 大學教授、Cybersalon、《加州意識形態》(Califorian Ideology)的作者,由英國倫敦的 OpenMute 出版了新書:《新之階級》(The Class of the New)。介紹如下:

“Netizens, elancers, cognitarians, swarm-capitalists, hackers, produsumers, knowledge workers, pro-ams… these are just a few of the monikers that have been applied to the new social class emerging from the networked workplace.

In this short book, Richard Barbrook presents a collection of quotations from authors who in different ways attempt to identify an innovative element within society ? the class of the new?. Announcing
a new economic and social paradigm, this class constitutes a social prophecy of the shape of work to come. From Adam Smith?s Philosophers of the late 18th century, down to the Creative Class
celebrated by sociologist Richard Florida today, the class of the new represents the future of production within and beyond capitalism.

A Creative Workers in a World City project. Published, POD (print on demand) design and production by Openmute. ISBN: 0-9550664-7-6

在巴塞隆納實習的 Acer 捎來耶魯法學院的 Yochai Benkler 最近新書消息:《網路的財富:社會生產如何轉換市場與自由》(The Wealth of Networks : How Social Production Transforms Markets and Freedom)。

“With the radical changes in information production that the Internet has introduced, we stand at an important moment of transition, says Yochai Benkler in this thought-provoking book. The phenomenon he describes as social production is reshaping markets, while at the same time offering new opportunities to enhance individual freedom, cultural diversity, political discourse, and justice. But these results are by no means inevitable: a systematic campaign to protect the entrenched industrial information economy of the last century threatens the promise of today’s emerging networked information environment.

In this comprehensive social theory of the Internet and the networked information economy, Benkler describes how patterns of information, knowledge, and cultural production are changing-and shows that the way information and knowledge are made available can either limit or enlarge the ways people can create and express themselves. He describes the range of legal and policy choices that confront us and maintains that there is much to be gained-or lost- by the decisions we make today."

Yochai Benkler – Yale Law School, Publisher: Yale University Press (May 16, 2006), Language: English, ISBN: 0300110561.
http://www.benkler.org/Benkler_Wealth_Of_Networks.pdf

6 月 22 日開始一連兩天,在台大地理環境資源學系舉辦 2006 國科會人文地理卓越營第三梯次(Advanced Workshop on Human Geography),由美國明尼蘇達大學地理系教授、專長於都市地理、政治地理與地理資訊系統與社會學等領域的Helga Leitner 教授舉辦講座與工作坊。講題包括:「對抗新自由主義」(Contesting Neoliberalism)、「談研究與發表」(How to get your research published)以及「學術研究的解甲 — 參與式及以社區為基礎的研究」(Unbounding academic research — Participatory and community based research)。報名方式請參考:http://www.geog.ntu.edu.tw/news/c_news.htm

有興趣的人可以參考看看 🙂

PChome 事件感想,與「Web2.0 將終結你的隱私嗎?」

最近讀 Fred 的 PChome 反垃圾行銷信件運動系列文章(最近一篇是〈公關危機的處理時機:回應tenz兄〉),實在覺得這是一個影響深遠的問題。Richy 有作圖表描述所有人總共付出多少代價(不過我覺得標題實在有夠像是公益廣告的,哈),Fred 很克制地用文明與文雅的方式在測試 PChome 部門危機處理的能力,在在都是很有深度與想法、精彩至極的網路文化論述。(有學者想要在課堂上整理與介紹這些攸關每個人資訊生活的切身問題與運動者的對話與思考嗎?)前陣子我在跟 b1s、p6g 討論典藏的一些公共資料庫的公共資料開放與意識形態問題時,也多少碰到該用激烈、還是緩慢卻深刻的方式來進行批判。我覺得我個人從 Fred、tenz 與各個網友對話的過程中有所撞擊與刺激,並且對於未來要推動相關議題時的作法有獲得啟發。

Will Harris 六月三日在 bit-tech.net 的專欄中,發表一篇很有意思的文章,我剛好覺得跟 PChome 同時推出 Portal 2.0 系列行銷活動與遭受反垃圾行銷信抵制有雙重的關聯。「Web2.0 將終結你的隱私嗎?」(Why Web 2.0 will end your privacy.)(我從 MichaelZimmer.org 讀到的,Thanks Michael!) Will Harris 丟出了一些問題,例如:為甚麼 MySpace.com 跟 Digg.com 吸到了那麼多的資金到位?答案是:資料。所有的互動、朋友資料。簡單地說,Will 認為現在 google 跟 yahoo 的賽跑,google 要用機器來搞定一切,yahoo! 則想透過人們所鍵入的資訊來捕捉住一切。所有人根據自己的競賽主軸,砸大錢來喚起創新,而這些創新將我們的更多社會資訊捲入其中。

等到 Web 2.0 的泡沫破掉的時候,創新的引擎吹響熄燈號,最後只剩下行銷的機器不斷地挖掘所有人們資料與資訊的礦山、生產關於利潤無盡的慾望與各種奇妙衍生商品(這不是 Will Harris 說的)。

(有興趣翻譯的朋友可以來譯寫一下 :D)

後記:有另外一篇討論 2.0 與隱私的文章,請看:Why…. Will It Really?

蘇元良:「一生懸命」(ishokenme)

「…一生懸命變成一種崇高的美德,如貞節牌坊一樣,被讚揚、被期許、被扭曲到讓人想斬斷自己的右手,忘掉用左手走上一生懸命這條路是一種不得已,是一種困境求脫的無奈。左手的甚五郎最終成為一代大師,令人猜想若甚五郎沒有失去右手,東照宮是否就會鼠輩橫行呢?這裏有兩個不同的角度,從國家機器的角度看,一生懸命是該被鼓勵的美德,至於右手變左手的痛苦,或貞節牌坊的不人性只是一種過程;然而從一個活生生的個體角度來看,一生懸命是一種無奈,我想甚五郎做為一個擁有藝術天份的雕刻家,應寧可保有他的右手,縱使右手雕刻無法激發出他百分之百的雕刻天份,就如同每一個貞節牌坊上的女人,我想,都寧可過著有丈夫的日子,縱使沒得成為千秋烈女!

台灣製造業是一種左手的產業,他右手的潛能早早被斬斷,沒能用創意、用文化、用美感、用精緻、用悠閒來開拓局面;斬斷右手的機會的兇手,是歷史;當RCA到台灣設廠時,那歷史的一刻,我們的祖先在工藝、在知識、在世界觀打了一場失敗的戰爭,那不是一個人的錯,也不是一個城市的錯,或一代人的錯,而是一個民族、一個區域的失敗,原因可以上溯到15世紀,曾經鄭和所代表的海洋文明及科技,被京城裏唸四書五經的文怪所禁絕,把優勢斬斷,說斬斷其實是徹底斬斷;五百年前長一百公尺的巨船工藝,技術文件加上實體全被銷毀(參考孟西士著、鮑家慶譯「1421中國發現世界」),那一刻就已經註定當五十年前RCA到台灣設廠時,我們必須用左手走上一生懸命的命運了,因為右手的優勢早已被斬斷了、枯萎了。

策略真的是很可怕的東西,一個錯誤的策略影響深遠,愈上層的人的錯誤策略,其影響愈是深遠,策略之所以可怕,更因為做策略決定那一刻,往往無從預知其影響有多深、多遠,在海洋文明崛起之前,15世紀初葉,所有科技的表現就在製船工藝,而鄭和所代表的世界領先科技,被錯誤的策略給葬送了。因此當五十年前RCA到台灣設廠時,原本在鄭和之後幾百年間不斷到東方朝拜進貢的民族的後代,看到的是一整個世代沒了右手的人們,正準備心甘情願地學著用左手,用一生懸命的態度開展製造業王國。所以,我們看待製造業,他的辛苦,他的一生懸命,不應該用奇蹟,不應該用美德來形容、來推崇,這只是失去右手後的左手奇蹟,沒了丈夫的貞節牌坊上的女人的美德!甚五郎的一生,應是在左手的勞動中,不斷追憶有右手的美好日子中渡過的吧!左手一生懸命似的奇蹟,如何能慰藉失去右手的傷痛呢?又該如何才能尋回使用右手的自信與自在呢?」

很棒的文章,感謝 tyuan 推薦。〈菁英論壇-科技人省思科技事:一生懸命〉,《電子時報》,蘇元良(著作有《嗥嗥蒼狼》)執筆撰寫,記者陳慧玲整理。

「謹防假票冒取,勿忘細視書章」:來個客寶客流斟通吧。

以前常常開會的時候,總聽到有長輩或計畫主持人提到《達文西密碼》。大家覺得人家有羅浮宮,我們有故宮;人家操作了這樣一個故事,打響了羅浮宮的名號,也為相關產業帶來大筆大筆白花花的銀子。我們就會說,「有為者亦若是!」可惜樓梯響了許久,沒有看到那個身影真正下來過。

昨天走進負四商店(七減十一),看到商業周刊這期的封面故事:〈聚富五百年〉談山西晉商的故事,很令人心動地就買了下來,在路上邊走邊看。裡面有提到《山西票號史》闡述了三種主要手段,辨別匯票真偽:「書寫字跡」,「防假密碼」,以及「匯票印刷」。這裡面所提及的、利用中國人書法藝術、書寫文字的技法,實在很有意思。我沒有直接引述商業周刊的內容,在網路上搜尋了一下,這篇「國際在線文化頻道」引述自荊楚網的編輯文章,〈晉商神話背後:山西票號業內的“黑社會化”管理〉也寫下了這些故事。

「…黑社會有黑話、學術圈有術語、理論界有模型公式,票號裏也有他們的暗號和口令。票號“認票不認人”,防偽的手法層出不窮,極為保密,外界難以得知。後來盛宣懷辦中國通商銀行,拼命挖山西票號的熟手;袁世凱開辦銀行學堂,也從山西招了六十個票號學徒。這些黑話式的手法,除了防偽的作用,還是不讓其他商人沾手這門生意的“護城河”。

例如,日升昌的票號,有一個“昌”字的浮水印;寫銀票的筆跡上也有暗號,某個字的拐彎可能內藏玄機,橫與豎、撇和捺都有暗記;在銀票的某個角落,扎一個針眼;老百姓是看不懂銀票的,因為上面全是口令:“謹防假票冒取,勿忘細視書章”12個字,是12個月的代號,“堪笑世情薄,天道最公平,昧心圖自利,陰謀害他人,善惡終有報,到頭必分明”30個字,是一個月中30天的代號。“生客多察看,斟酌而後行”,其實是“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國寶流通”,其實是“萬千百十”。這些口令過一段時間就要更換,外人無從破譯。匯票只要一兌付,立即銷毀。至今為止,只有一張日升昌票號1860年的匯票存世。這些作法的神秘性,遠遠超過了同時期摩根、巴林銀行,有人因此說,山西票號比摩根、巴林銀行“聰明”。可是,說這話的人忘了,聰明絕不等於智慧。…」

跟商業周刊不一樣的是,國際在線文化頻道的這篇文章批判山西晉商頗為深刻。例如黑社會幫派化的嚴密控制所帶來的後果:

「…一個嚴密控制的組織,必然導致自閉,而這種自閉將給它帶來災難。例如,最初制定三年不準回家的規定,是受交通條件限制的無奈之舉。可是,後來火車、輪船方便了,票號總部不顧各地員工的苦苦請求,仍然固守這一陳規,導致人才的大量流失。…」

跨過了文人神話故事的想像歌頌,這篇批判圍繞著核心「黑社會幫派化的封閉系統」,列出了人才流失、管制與腐敗共生,以及商業周刊同樣陳述到的,與頹圮的清朝大客戶共存亡等等影響與結果。這讓我想到的是《潛規則:中國歷史上的進退遊戲》與《血酬定律:中國歷史上的生存遊戲》這兩本書;山西的票號故事也許很振奮人心,彷彿中國歷史上的華爾街,然而還是有其背後的潛規則與共通邏輯,也能夠跟今日對於開放與封閉的討論作結合。有效的批判,可以激撞出原本已知的知識連結,由此可見一般。

而圍繞著這個故事的影視產業活動,自然而然就開始運作,編寫出自己的「晉商密碼」。在這當中如果可以仔細的揣想整個生態系的複雜度與估算全貌,可能可以讓人們得以比較務實地去思考,「在地的達文西密碼」之類的這種問題。

說到最後,還是來算算晉商密碼吧。「客寶客流斟通」,到底是甚麼數字呢?

[更新] [GVO] 聖保羅的暴動:監獄牢房與手機

[更新說明] 感謝 deadhead 與 cindy,分別建議 PCC 的中文譯名(「首都第一命令黨」,The First Command of the Capital)以及發現 The Statutes of PCC 的翻譯錯誤(根據 David Lee Wilson 的英文翻譯,葡萄牙文原文為 Estatuto Do PCC,英文譯文為 Manifesto of the PCC,中文可以譯為「PCC 宣言」)。對於要去巴西參加會議的朋友,請參考這兩處更新以避免任何聊天時的語意錯誤 😛

ilya, 2006.6.11 11:10pm

原文:Riots in Sao Paulo: Prison cells and cell phones
原作:Jose Murilo Junior
初譯:ilya

聖保羅市因為幫派攻擊而陷入癱瘓,迄今已經有一個星期了。巴西的部落格社群廣泛地針對這場史無前例的對峙,其各個面向加以討論。我們在此將層層疊疊、各種顏色的浪潮,流過越來越熱門與激情的巴西人個人新聞紀實、所產生的各種故事,整理成一篇總覽。

「巴西聖保羅市有著一千七百萬人口與超過 200 平方哩土地,是全球第三大的都市與南美洲最大規模的大都會之一。這個巴西最現代的大都會,因其少數族群的多元文化、拔尖超高摩天樓與特殊風味的美食吸引力,常被拿來與紐約相比。在這些特色之外,它也是有組織犯罪的溫床。這齣令人不舒服與令人掉頭它顧的戲碼,當約 700 名「首都第一命令黨」(PCC, the First Command of the Capital)的監獄幫派成員從低度安全的監獄被轉移到高度警戒的監所,以減少對其他受刑人的影響時,上演內容越來越醜惡。PCC 是幾年前在巴西監獄內部所成立的組織,原本是用來保障受刑人的權益。今日,PCC 在監獄系統外廣為散佈,並且形成有組織的犯罪團體,涉及巴西主要城市、尤其是經濟活躍的城市中的販毒、綁架與武裝搶劫事件。」〈巴西聖保羅失火〉,Negritu.de – Blog

「我想像文明的歷程是一種循環,因為我是在聖保羅長大的。舉例來說,在里約熱內盧,特權與貧窮緊密相連、有著近距離的接觸,在聖保羅則不是如此。從歷史的觀點,聖保羅因為它的都市擴張模式而與其他都市不同。聖保羅的模式將貧窮的群眾拋棄在都市的邊緣地區;創造了一個集中式的特權區域,由公部門控制成為一個有秩序地空間,邊緣的地區則讓它消失。這些區域不見了….現在,它們出現了!!PCC 的攻擊行動呈現了一種新的現實世界,撕毀了聖保羅與其他城市不同的偽裝與幻象。特權中心的擴張伸入了貧窮區域,跨越橋樑進入這個世界….聖保羅就跟巴西其他的都市一樣,建築在財富集中於少數人的殘酷不平等現實之上。」〈PCC 攻擊行動 (II)〉,Jaw of 1984

一週前,全國民眾無法置信地注視著這些影像:週一晚上七點,聖保羅市最大的街道完全淨空。從電視上看到的這個令人無法置信的影像,是許多層次進行中政治對話的反應與回音。這個故事中的主角,PCC 幫派,突然地跳進爭論的中心,變成另外一個對話中既重要、並且不可忽視的力量。雖然媒體與政客頓時啞口無言、不知該如何論述,部落客們很快地找到了這些事件中每一個新事實的政治動機。一個很多部落格都引述的主要討論重點片段是「PCC 宣言」(the Statutes of the PCC / Manifesto OF THE PCC):

「第16篇文章(上一篇):最重要的是,將不會羈押我們的抗爭,因為 PCC 的種籽已經散佈到全國的每一個監獄系統裡面,並且我們也在監獄外頭組織了起來。雖然犧牲了許多同志、以及許多無法補償的損失,但是我們在全國的層次上凝聚了立場,而且未來出現在全國人面前的理想,最終一定會實現。與 CV(紅色命令)聯盟,我們將會在整個巴西,從監獄裡面開始革命。我們的軍事武力將會對當權者、那些在里約熱內盧高度安全戒備的監獄中,使用 Taubaté Annex 與 Bangu 的壓迫者和暴君,作為織就怪物的社會懲罰工具的那些人,真正帶來恐怖」… 〈PCC 宣言〉,Nude Moon

「PCC 是一個左翼政黨嗎?嗯…如果它還不是的話,他們正有計畫要成為一個左翼的政黨,例如在十月選出兩位代表。聽起來不錯吧?好像我們跟一個 PT 執政黨幫派打交道還不夠,我們現在會有一個 PCC 國會席位了。」 〈PCC 是一個左派政黨嗎?〉,Resistência

「誰會對現在這麼多的血腥、恐懼與不確定感到興趣?誰是這些悲劇事件政治上的得利者?每個人都同意最近事件將會嚴重損害聖保羅前任市長 Geraldo Alckmin,主要反對黨的總統大選候選人選戰… 許多人已經提到 PT 執政黨與犯罪組織、國際毒梟之間的關聯。但是,儘管有著這種極端的改變,這些負面的宣稱從未檢視能夠釐清現況的事實 。」〈聖保羅遭受…來自 PT 執政黨的攻擊?〉,The Fire Throat

然後聖保羅的警察與安全單位的感受與反應開始被部落客注意。一開始沒有人注意到,但是很快地透過主流媒體官方的管道而眾所皆知。也有很多人認為警方與 PCC 有達成協議,因為攻擊行動在 PCC 的領導人 Marcos Camacho(暱稱 Marcola)與律師,同三名聖保羅政府高層在週日晚上會晤後突然停止。

「朋友們,請注意!請所有持續關心這個部落格的朋友,幫助我們一起停止現在發生的這一切事件。在 PCC 殺戮事件中受傷的民間與軍事警察,目前在我們周遭營造出一種類似納粹國家的情境。已經有超過 100 名被謀殺的「嫌犯」,並且他們當中沒有一個是 PCC 的成員。我已經有四名同事過世,更不用提其他目前仍在醫院當中救治的同事。他們沒有一個人之前曾經與警方有所衝突,並且這也是為甚麼我請求各位把真相傳播出去。人們在送 pizza 時、在下班回家時從背後被子彈射擊。懦弱的警方在真正的盜匪面前顫抖,但是他們隨時準備好要射殺下班回家的路人。這真是恥辱!如果他們說這是他們的任務,該是我們這些關心的公民做出回應,向他們展現我們拒絕這種屠殺的時候!針對無辜可憐人的戒嚴令公佈了,〈請注意!〉,Ferrez

「這是某些警察在邊緣地帶作的事,在他們自己也居住的貧窮鄰里,比都市中心地帶更為激進地放棄法律、更草根。在那些黑暗的巷弄中,警方遂行他們的報復行動:射殺 pizza 小弟、在公車站等待未婚妻的年輕人,或者在昏暗十字路口的一群聊天的朋友。或者甚至這些摩托車男孩害怕地逃跑了—誰叫他們要跑?他一定做錯了甚麼事….這些警察是否知道這種激烈的對抗、任意的行為導致並且建構起大幫派領袖的聲望,變成這些社區唯一的最後保障?〈清醒的聲音〉,The dead

我非常害怕這種對於不知名「嫌犯」的屠殺。我比害怕 PCC 更害怕這種在全世界任何角落裡發生的這些行為。〈都市游擊隊/在戰鬥中死去〉,Nothing simple is ever easy紐約 Deinha

「在會議當晚,Marcola 下達了停止暴動的命令:『我們已經讓所有人都知道,我們控制下的監獄將於明天早上九點恢復正常運作。我們的弟兄(領導人)將會在 Venceslau(高度安全警戒監獄)作日光浴。』雖然 PCC 領袖們待在各自的牢房沒有出來作日光浴,叛軍遵守、並且停止了國內的自發性監獄暴動,其中包括聖保羅境內的 73 座監獄。在週一下午四點,仍有 20 座監獄處於失控的狀態,晚上八點,全部恢復平靜。— 這傳達了很強烈的訊息:真的有所協議,並且發揮作用了。〈州長與盜匪談判 — 總統 Lula 的朋友

如果說在這些暴動之後,有一件事再清楚也不過的,就是 PCC 的力量來自於在監獄中的通訊傳播能力。當電視新聞網週三晚上播出經由手機電話專訪,訪問號稱是 PCC 首腦 Marcola 的時候,這個議題就變得更為突顯了。州政府堅稱該專訪作假,在高度安全警戒的監獄中,Macola 不可能跟任何人說話。

緊接著週末這波在聖保羅發生的、從來未曾出現過的暴力行動:由監獄囚犯從獄中、透過手機遙控策劃主導,Cellular News 報導巴西手機服務電信業者如今面臨政府施壓,將對監獄內的手機訊號採取阻絕的措施。同時,BBC 一篇相關的文章報導,「一篇新聞記者宣稱針對幫派首腦、在高度安全警戒監獄中的手機專訪,目前引發許多爭議。」 〈PCC 首腦獄中手機專訪〉,textually.org

「Marcola 在星期三晚上被 Bandeirantes 電視新聞網手機電話專訪的過程中,展現了非凡的傳播與媒體操控能力。除了假設他在被囚禁的狀況下推翻了封閉系統,所謂具有高度安全控管限制的「區辨規訓體系」(Differentiated Disciplinar Regime),他把自己展現成為正在對抗這個社會,指控警方在針對 PCC 運動發動一場戰爭、讓民眾陷入危險處境,「在戰爭中雙方都擁有強大火力,倘若沒有選邊站的民眾將成為輸家。」Marcola 表示,PCC 的攻擊行動是對於監獄中(獄方或政府)的惡劣行徑的反擊。」〈熱帶黑幫〉,Option Journal

對巴西來說,這是一個充滿緊張氣氛的一周。每件事如今感覺起來、看起來都與以往所期待的「正常」情境大相逕庭。聖保羅完全被對 PCC 攻擊行動的恐懼所癱瘓,很少人注意到巴西足球隊參加德國舉辦的世界杯足球賽的正式聲明。這個週末有另外一個令人驚訝的專訪,保守派反對黨 PFL 的聖保羅州長 Claudio Lembo。他的發言聽起來像是一份左派的宣言。他被那些對他的成功有直接利益的支持者拋棄,像是前州長、目前是總統候選人的 Geraldo Alckmin 以及前市長、目前是州長候選人 José Serra 都不再支持他。

「巴西是一個有許多被擊敗者的國家。這些人是社會意義下的失敗者。我們有邪惡的中產階級,一群非常變態的少數白人族群。他們的錢包將被迫得打開來終止這些悲慘的情況,協助創造更多的工作、更多的教育、更多的對話與對所有人來說都一律平等的機會。如果我們不處理巴西人的心態(mentality),特別是少數白人的心態,我們將什麼事也作不成。」〈Monica Bergamo 透過 email 專訪 Cladio Lembo〉,blogless

當被問到如果他的盟友是否在這些緊張的日子中有支持他,Claudio Lembo 回答 Alckmin 曾經打過兩次電話;「你知道,電話很貴的呢。」Serra 沒有打電話給他,而前總統與主要的反對黨領袖 Fernando Henrique,「他人在紐約」。「Lula 總統曾經打電話來,並且很高興站在我這邊。我與總統談了許多,他給我很大的支持。」

這些日子巴西的混亂與暴力顯示了科技是一把多面刃的劍。藉由這麼簡單的手機對話,科技的擴張、影響力的浮現,揭開封印放出來的是惡魔,也可能是拯救的天使。當一個長期的錯誤、不平等的對待,結合著新溝通工具;當人們將其熱情投注在彼此之前從未相互溝通過,並且驅動共同投入行動時,我們這些為了開放系統而努力的人們將面臨到這些挑戰:如何創造、固守那些既民主、同時又文明的公共財。

最新消息[05/23/2006]: 上篇文章中所引述的部落客/作者 Ferrez 在揭露聖保羅邊緣地帶 PCC 攻擊行動與暴動後警方惡劣的行動,之後便遭受威脅。他在週末離開聖保羅躲避死亡威脅之前,接受了 Agência Carta Maior 的專訪

[Updated] 信 FON 得 Social:基地台作為一種言論自由

參加一場由智邦FON.com 舉辦、自由軟體鑄造場協辦的 FON Party。本來主辦單位議程有邀請喬敬、Schee 跟我要給個短短的 talk,現在時間已經接近八點四十,不太知道今天的節目會如何結束:P 我準備的投影片(粗糙版)放在這裡

簡單的想法:Martin Varsavsky 把「架設基地台、發射信號,跟人分享」當作是一種言論自由。這件事情很單純,就是「說話」。表達自己。跟人分享。這種精神,就像 blog 部落格一樣。你相信 FON,開始加入 FON 網絡,你就會得到 Social。聽起來蠻像是一種信仰。蠻有趣的。FON 把這個世界上的人們區分成 Bill、Linus 跟 Alien,我則想到這個世界上其他那些沒有把無線網路當作信仰的無線網路運動推動者,他們該算作是那種人呢?

Lerdah 有問一個問題:如果 FON 支持自由軟體的話,自己家中既有的硬體,能否下載 FON 軟體來變成 FON 網路的一員?這個問題我也很想問。蠻有趣的 party,大家一起動動腦筋吧。

後記:
1. 後來大家開始要講講話了,我聽到(那個要結婚的)Schee 說,「現在沒有人在說 social software 了」,實在感到很慌張。就跟隔壁的 tenz 討論一下,擔心沒有 social software 以後我要靠甚麼吃飯。真令人擔心。

1.5 結果我的 PB 等太久沒電了:~~~ 所以後面的投影片沒有講完。我其實最想說的就是杜斯妥也夫斯基那張投影片:"We have all the answers," Dostoevsky said. “it is the questions we do now know." (「我們有滿手的答案,」杜先生這麼說。「只是沒有人知道問題是什麼。」)套用杜先生這句話,答案就是現在滿坑滿谷的社會軟體(List of Social Software)、社會網路服務 SNS(All Things Web 2.0 – “THE LIST"),問題是我們自己的 mobile-social 生活。

2. 喬敬FON Party Taipei)給了很讚的 talk(也許稍晚會他會放上網路?)在最後結論時,我想到他所期待的(Chiao Wishes…)FON content server,也許可以變成 semantic router 實驗….這件事情想到就蠻令人興奮的。(糟糕了,我變成了信眾了嗎?)

3. b6s 馬上就想到了安全性相關的問題:FON and its security issueJune 在跟我討論的時候,我們也談到這會是關鍵的加值應用。

4. Tenz 的 blog Wifi 2.0: FON.tw 始動!上面有 Tenz 對 FON.tw 後續可能影響的看法,與精美照片 😀 對了,Yam!樂多智邦也是合辦單位。

5. Martin Varsavsky 的 My First Day in Taiwan

6. CharlesC 捕捉了一個關鍵的概念:User Generated Infrastructure,以及提到 Wikipedia 中的 FON 條目。針對 whiteg 現場提到的法律爭議,Del.icio.us 的 fon 標籤底下有大家陸續加上的資料,可以提供參考。

跑步(軟體:空間、體驗與社會)

如果說地點軟體(例如 Platial.comFrappr.comCommunityWalkWayFaring等)是要陳述地點的故事,那麼跑步軟體(BiM,Bones in Motion 動動骨頭)則是要完整、充分地傳達跑步的空間經驗、身體經驗與社會經驗。Business 2.0 作了一個 location based service 「在址定位服務」的專題:Location-based services: Here you are,介紹了 BiM。

我們的《國土資訊系統通訊》第 55 期〈「無所不在」的資訊服務:LBS定位服務簡介〉也有介紹(雖然只有一句話):

…Bones In Motion公司所推出的個人健美無線監控服務在此類脫穎而出,該服務能以手機當作健康記錄器,無線監測自己運動慢跑的時間、距離、速度、空間範圍和消耗的卡路里,以達到健美瘦身目標。…

顯然這套系統不只是健美服務而已。就像這個專題的副標題所說的:你的所在位置,將會決定那些資訊、在任何時間點當中,與你最有關係。

我覺得對於未來最棒的想法是,你不需要再自己輸入這些各式各樣的參數,艱辛地在資訊空間中移動,辛苦取得電話簿、餐廳名稱、與別人的評價、以及一大堆的垃圾資訊。你自己的空間與社會移動,將主動吸引乾淨、準確而單純的相關資訊,幫助我們輕鬆完成所想要達成的任務。「坡度太陡了,建議您下次挑選較為平緩的路徑」;「您的排汗量已經超過平衡,建議您在下個百合花盛開的路口準備步伐慢下來,欣賞一下台灣野百合,並且喝個水喲!」

於是我們終將從跑步軟體的軟體面向,走向真正的跑步體驗。跑步穿過地理空間,有路線、有起點、有終點,有風景。空間跑步,就是在這個各個向度空間中快速移動的經驗之總和:這一次的起點是從那裡開始?延著那裡,經過河流、街道或森林,到達那裡結束。體驗跑步,就是以跑步者的身體經驗為核心的所有資訊:測量相關數據、結合坡度、空氣品質、視覺愉悅程度、聆聽音樂型態等等。社會跑步,則是將一個私人的身體練習,變成一種社會人際網絡互動的主題:將個人的資訊資料放置在網路上,讓你的好友、親戚、家人、社群能夠一同貢獻與分享內容,共同比較與運用。Bones in Motion 動動骨頭的關鍵概念:「完整呈現你的運動體驗故事」,聽起來像是將空間軌跡、個人體驗與社會互動搭成一種三位一體的神奇故事。

想要用社會軟體與 2.0 來說故事的人們,也許你們該參考(BiM 的展示影片)看看 🙂

文化能夠抵抗在地圖上消失?

我認為,「後殖民論述」裡,一個重要的討論核心是,「在場」與「不被認可」兩端之間的緊張拉扯。以書中「巴勒斯坦人」的處境為例,薩依德以巴勒斯坦詩人達維希的詩作「身分證」的首句「寫下來,我是個阿拉伯人!」來描述「巴勒斯坦人」不被承認存在的痛切事實——以色列總理梅爾夫人在1969年時說:「看來沒有巴勒斯坦人這回事。…他們並不存在。」;以「沒有一個叫巴勒斯坦的國家」為由,美國電影學會拒絕頒發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給巴勒斯坦出產的電影;而很多巴勒斯坦人的身份證上的國籍寫的是「未定」。「這就是巴勒斯坦人今天的地位。每個人都知道巴勒斯坦的存在,但有些人卻拒絕承認它,只願意稱之為『未定』。」(189頁)也許,把「巴勒斯坦」四個字換成「台灣」,我們比較能夠有著切膚之痛與同理之情?

殷寶寧,〈用文化來抵抗消失的國土:Edward Said《文化與抵抗》〉

歷史上被抹除的「不在」,對應於在地理上的「存在」,我認為本書另一項更具啟發的論題,是他極力建構的「歷史與地理地形學」,「如果有朝一日會出現一個巴勒斯坦國,它的領土將會是四分五裂的。它們會是一小塊一小塊的,由以色列所築的路切割、圍繞、控制。這就是為什麼巴勒斯坦今天會被圍困在他們小小的領土裡。」「唯一留給巴勒斯坦自治政府管的只有市政和衛生這些棘手的民生問題。安全事務和邊界都處於以色列的控制。…現在,巴勒斯坦人形同被扼著喉嚨,慢慢窒息。」(39頁)「約旦河西岸和加薩地帶是被切割為一小區一小區的,巴勒斯坦人根本動彈不得。他們就像被封死在罐頭裡的沙丁魚。」(140頁)

想像一下這些文字,對照書裡所附的諸多巴勒斯坦「領土」變化的地圖,這和一個國族國家所擁有完整領土範域的比擬,也許更接近於十九世紀殖民時代佔領非洲時所採用的「黑人家園」(bantustan)式的土地凌遲手段。然而,相較於非洲大陸上抽象的黑人家園或保留區意象,地圖裡所呈現出的巴勒斯坦處境想像,毋寧更為強力地破除了我們對於「國族國家」的迷思。

最近在閱讀與使用網站與地理資訊系統服務的時候,往往都會想到過去十年所閱讀的人文歷史地理書籍,與伸指一按的地點空間、註記標示的隨手便利之間的關聯。這裡面有些令人迷惘與惆悵再三的地方。在最近的事件中,網友們爭取到了正名的結果(雖然有人也觸及到系統內的製作、呈現、使用、調整的實質關係的「邊緣」),但是這些系統間的命名與實質地理空間權力的主宰,卻還在遙遠的他方。(真正的生活總是在他方?)資訊系統把這些無法抗拒的指稱與命名事實,帶到了眼前,是遮遮掩掩比較實際務實,還是取回一個稱名一個稱名的權力比較務實實際?

以往我的位置總是比較「邊緣」。我關心的是系統的製作、呈現、使用、調整的實質關係,以及這些「軟體」與文化之間的關聯。我還記得那走著「皇后步伐的少女」,只是少女何在?醜聞創傷中那對家國的熱愛何在?務實的人會了解理想過程中的反挫,不會被現實的不堪所打倒。堅持一步一步的真實。而妥協的人們所面對的現實呢?有沒有可能這兩種態度,應該攜手走在同樣的小徑上?

我不知道。我還沒有靜下來沉思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