恍如隔世

已經在使用 BSD了。

之前跟 K 買下的 VAIO 終於發揮強大功能,吸引了我全部的目光。Toshiba Portege 2000 穿著 Windows XP 的制服靜靜的躺在沙發一角;我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 BSD上頭。雖然尋找自由(是的,自由!)的旅程才剛開始,但是這卻是一個值得紀念的時刻。

廣告

系統災難

因為最近 log 成長迅速、硬碟比預期要迅速地爆滿,昨天硬碟爆的時候晚上七點多有朋友貼 comment,資料庫遂短路魂歸離恨天。經過 hcchien 奮力的搶修之後,把大部分的資料〈其他朋友的 blog :~~~〉救回來,但是所有人的 comment 已經不在了。這篇 blog 也是測試是否需要重新開始的關鍵 blog。請各位blog 作者與讀者們回這篇,一起來測試測試吧。

fc:卓越網絡?研討會

澳洲 fibreculture 〈fc〉論壇 2002 年的研討會:「卓越〈的〉網絡?」(“Networks of Excellence?")於11 月 22~24 日在澳洲雪梨當代藝術美術館舉行。為什麼叫做卓越〈的〉網絡?因為現在各國的中央與地方政府都汲汲於創設所謂的卓越中心,希望藉由大筆銀子砸錢作出卓越的成果。 fc 的研討會籌畫者認為,這些想法低估了卓越往往是分散的、萌生湧現〈emergent〉,而不見得是集中式的。因此研討會焦點是放在網路與新媒體領域中,各種面向發展的在地與分散模式。這些則是好心人士作的會議記錄,以及研討會的議程表與講者相關資訊

第一人稱正義

剛剛在想是否應該增加新的「藝術/ art 」分類來放 VIDA/LIFE 這樣的新;思考時突然發現,blog 的敘事方式其實非常耐人尋味。誰是這一個個的的敘說者呢?他為什麼要說這些有的沒有的?用私密的方式說?公眾的方式說?認真嚴肅、學術氣息濃厚,還是顯露自己的專業能力,營造個人招牌?
Read More »

果醬魚,想像繪圖

alloc 在果醬魚水母的 blog 繪圖發展計畫裡面快速演化到 3.1 版,增加了避免搖晃、轉移核心節點與減少節點數目的新裝置〈笑〉。很好玩耶…:P 我其實是想要誘拐作者往*民眾參與*的〈爆笑〉方向移動。讓大家在自己的 blog link section 自訂參數,透過 rss publishing,最後集中在社區中心〈blog.elixus.org〉裡面把那個大圖繪出來。

這幾天 cnblog 的新朋友們提供了很多有意思的繪圖方式…
Read More »

blog 與數位落差網絡

有了 blog 這個強大的 peep-to-peer 溝通工具之後,我想到的是把目前尚屬於分歧領域內的實踐工作整合起來的一個計畫。這個名字我想到可以稱作:數位落差網絡〈Digital Divide Network〉;其目標是利用資訊工具整合解決有形的與無形的數位落差。

首先 blog 當然是一種很有用的教育工具。〈參見 cnblog blog 深夜对话(第一期)〉它也能夠讓人生產許多豐富的內容,提供給其他的同儕讀者分享心得,產生預期之外的 meme 「瀰」〈Richard Dawkins 於 70 年代名著《自私的基因》中所創造的辭彙,意指文化的基因〉的化學變化。但是我們不應該拿著工具想用途。俗諺不是說,拿著槌子,所有的東西看起來都像是釘子嗎?

在以 blog 與 slashcode 為素材,寫完台語文、生物資訊、最後乃至國家型數位學習計畫的一系列提案之後,我自己又深切地反省的一兩回。blog 與 p2pj〈peer-to-peer-journalism〉到底是什麼?能夠做什麼?如果它是個工具〈way or means〉的話,目標又是往哪裡去?
Read More »

自由人權軟體

當自由軟體碰上人權運動者,有沒有可能產生化學變化,合成自由人權軟體呢?在 O’Reilly 的 weblog 中,Andy Oram 寫了一篇專欄專文介紹了他所協助的人權團體 AAAS 所進行的 Martus 計畫報告:「資訊、權力與人權」。其中 Benetech 非營利創投基金是推動 Martus 這套軟體的主要單位;而 Martus 計畫的主要目的則是讓世界各地的草根人權工作者能夠蒐集、確保與傳播他們的資訊。目前已經在科索沃駐紮的各國人權工作者資料庫比對中發揮貢獻,確定了前南斯拉夫邦聯對當地回教阿裔的殺戮與死亡人數。

在投影片中,作者 Patrick Ball 博士先介紹了他們堅實的工作基礎:發動戰爭(War Crime)是明文規定的犯罪,而不是一種宣傳方式。在介紹人權的資訊管理系統的同時,他以瓜地馬拉與其他報告中不作詳盡介紹的例子,說明了統計資訊對於這些工作推行的重要性。科索沃的例子,則是他說明人權工作者在實際處理上遇到的問題,以及資訊系統如何發揮作用。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