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句練習

造句題目:[ ] 的 [ ],可以為被 [ ] 的 [ ],透過[ ],作 [ ](?/。)
造句範例:[人在台灣念書工作] 的 [我],可以為被 [軟禁而且蠻悶] 的 [曾金燕],透過 [GPS 與電子商務系統],作 [一些有趣而且有意義的事情]嗎?

自己練習:把空格中的詞與句子,自己替換成自己覺得有趣、有意義、可以自行應用的任何的詞與句子。

例如將[曾金燕]替換成[中國四川災民],或者[翁山蘇姬],或者[曾金燕樓上的鄰居們];把[人在台灣念書工作],替換成[每天狂用 twitter 與 google map];把[我],替換成[你],或者[資訊社會學課堂的學生們]。把 [GPS 與電子商務系統],換成 [影像擷取系統、全球衛星影像],或者 [數字地球]。

比 timeline 更令人震驚的:Motion Chart Gadget

Google 在 2007 年購併了 Hans Rosling 教授 Gapminder 的 Trendalyzer 工具,然後在今年春天發佈了 Motion Chart Gadget 「動態圖表」這套 flash 圖表自動製圖工具。現在,只要你有全球全國分區、依照年份整理的數據資料,每個人都可以當 TED 最會演講的 Hans Rosling 教授了!

這比他們跟 SIMILE Timeline 合作的 Timeline Gadget 「時間圖表」還要讓我震驚。現在如果你要參與震災的救援工作、國際志工,或者是非政府組織分析歷史性、全面性的資料,使用線上的工具將能夠帶給合作團隊夥伴全新的資訊環境,快速找到你想要尋找的問題切入點,做出專業的分析發現問題真相。

延伸閱讀:ilyagram 裡面跟 Hans Rosling 教授有關的文章

Life is too short 生命太過短暫

P1040899

令人震驚地今天收到一位長輩、也是好朋友過世的消息:Steve Cisler。2001 年一個試圖要在台灣建立 nettime-zh 的計畫雖然失敗,但是卻意外促成 blog 台灣部落格運動的興起。讓我跟 nettime 這個國際大家庭維繫的幾個重要關鍵連結,Geert Lovink、Ted Byfield 與 Steve Cisler 就是那少數我們後來發展出長期同志戰友情誼、長期關懷與支持一個遠在亞洲台灣的年輕人的地球好朋友。跟我視為一個網路社群的掌舵者、在阿姆斯特丹大學網路與文化研究中心教書、歐洲風格的 Geert Lovink 相比,在美國紐約的 Ted 與加州的 Steve 更像是一路上一起走一段艱辛但是有趣的路途、欣賞不同風景的親切好友。

我跟 Steve 最早是在 Culture Survival 雜誌的原住民與網際網路專題上相遇。1996 年我當時還是東華族群所的研究生、跟同學們一起投入反亞泥還我土地運動,跟他這位 Culture Survival 邀請的客座編輯,我們透過 email 來交流台灣原住民與網際網路的各種故事。幾周前我還收到他轉寄來,關於 culture survival 在台灣召開國際原住民會議的信件;那個要回覆的 todo item 還記在我的黑板上。

在 1999 年阿姆斯特丹的 N5M3 Next 5 Minutes 3 第三屆戰術媒體研討會(Tactical Media Conference)上,我們正式相遇。他是一個 50 多歲、溫文儒雅的知識份子。在參與網路運動社群活動之前,他是一個資深的圖書館專業人士,早年在 Apple 公司先進科技小組、參與過 Quicktime 、 HyperCard 等影響深遠的計畫;自己則負責過「明日圖書館計畫」(The Library of Tomorrow);在支持全美各地關於圖書館的優秀想法之際,他也因為早期機緣跨出美國所看見的世界,了解了世界各地的資訊科技技術應用發展情形。

1999年他寫的會議報告 N5M3 Conference Report 是我第一次跟他一起共同參與會議。從那時候開始,我知道原來可以透過這樣的方式,跟一個前輩與一群共同瘋狂、熱血但是又謹慎、開放的一群朋友,共享一個全新的世界。2003年我們在阿姆斯特丹 N5M4 會議、日內瓦世界資訊高峰會一起共度時光,同時我也閱讀他在不同會議當中勤奮寫就的心得筆記、分享他帶著全世界的好朋友、全世界啪啪走參與資訊科技計畫所養成的寬廣視野。從 Google 甚至 nettime 裡面,你就可以搜尋到他的足跡。

他寫的既多、又深入,彷彿從文字裡面你就可以看到一個高大的身影,總是微笑著,然後皺著眉頭、邊想邊說話的神情。那些年當有人說網際網路、網路運動是年輕人的專利時,我總是想起他的身影。他的深思熟慮讓歐洲的這些飛揚批判的運動者無一不折服。在一些開創性的議題當中,例如 Post-Globalization Organization、localization、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industry 等,他的見解總是讓人反覆思索,並且一定扣連到這個世界上某一個具體的角落。

2004年他閉關後,我到美國去看他,住在他家中並且跟他共渡了兩天的休閒生活。我把一些拍過的照片放在 flickr 上,並且成立了 In The Memory of Steve Cisler 這個群組,以表達自己對他的思念與感謝。我也邀請各位讀 Ted 所寫下來的,他的紀念文章(我會找空檔翻譯的):包括我自己所寫的這些小小的片段,只是想要讓各位知道,生命可以因為碰到了地球的另外一端的另一個人,而產生巨大的化學變化。那樣的巨大,可以是溫暖的、堅定的、如沐春風的巨大而深刻。

他在 2002 年曾經寫過一篇文章,叫做 Life is Too Short。生命太過於短暫了;生命應該花費在美好的事物上。那就是他在網際網路上、在朋友之間、在家人間留下的感動的意義。

Life is too short
To: nettime
Subject: Life is too short
From: Steve Cisler
Date: Tue, 24 Sep 2002 07:50:13 -0700
Reply-to: Steve Cisler
On one of Silicon Valley’s more congested stretch of freeway, the
regional telco, SBC, has a large billboard. At rush hour you usually
have about 5 minutes to read the message:

“Life is too short for dialup" (so order DSL pronto).

Using Google I thought I’d find out some other reasons that life was too
short (other than war, inadequate nutrition, disease, or natural
calamity):

Life is too short for boring music
Life is too Short to Live in the Wrong Place!

.

LIFE IS TOO SHORT TO WASTE TIME HATING PEOPLE
Life is too short…to smile
Life is too short to be miserable…
Life is too short to be Ordinary
Life is too short for average food
Life is too short to drink bad wine
Life is too short to drink out of ugly glasses
Life is Too Short for Mediocre Sex T-shirts
Life is Too Short to Spend it with an Ugly Gun
“Life is too short to be without a Pinzgauer"
Life is too short to wear tight shoes
Life is too short for boring hifi
Life Is Too Short for office politics
Life is too short to play by the rules
Life is too short to read cheap mail
Life is Too Short To Work With Jerks

Steve Cisler
4415 Tilbury Drive
San Jose, California 95130
http: home.inreach.com/cisler
1-408-379-9076
cisler {AT} pobox.com
“Go on the country, not on the map."
-Axle in Tim Winton’s “Dirt Music"

Resent-From: nettime@kein.org
From: tbyfield@panix.com
Subject: Steve Cisler
Date: 2008年5月20日 下午12時15分46秒
To: nettime-l@kein.org

Steve Cisler passed away on Thursday 15 May, from a medical condition he’d
known about for several years, which had worsened over the last several
months. His wife, Nancy, said that he was with his entire family — which
had grown in the last few years — and that he was relaxed and accepting as
his health faded.

Steve spent much of his life in what’s become Silicon Valley, and he
sometimes talked about how he had seen it turn from almond groves and dusty
roads into an intricate suburban sprawl. He lived there when computing was
a small scene, and, I guess because of his curious and easygoing style,
became sort of famous among Silicon Valley’s famous — not that he ever
showed any interest in fame. On the contrary, he cared very deeply about
everyday settings and people, and he had a knack for finding the exceptions
and difference on the fringes of computers and networking.

These interests led Steve into the delicate, nebulous field of community
networking. At its best, it was guided by the some of the fine ideals that
shaped the rise of computing: mainly, the hope that new technologies could
enable organic forms of social mobility. Though he’d probably chuckle at
the idea that he was a pioneer, he was — of the kinds of values and
approaches that, happily, have become familiar as “appropriate" and
“sustainable."

It seems strange to say so, but I don’t think Steve was an idealist. There
were only a few times that I ever saw a hint of tragedy in his thinking.
For example, I remember him talking pointedly about how new forms of media
were driving misdirected urbanization as people (especially the young), led
by grotesquely glamorized images of urban life, conclude that rural life is
“intolerable" and abandon it. But dystopian trends lay far beyond any
difference he could hope to make, so he mostly reserved his skepticism for
community-oriented projects and initiatives that had gone awry. When he
talked about them, it was with a hint of frustration — and patience for
the people who he felt had lost their way. He usually balanced that out by
talking about what he loved most, idiosyncratic projects and settings where
people had pieced together new and old techniques and technologies in
engaging and creative ways. But these weren’t ideals, they were examples.
If anything, Steve was a pragmatist.

A few years ago, I joked to a friend that Steve was a “walking Wikipedia":
not a heroic project to redefine knowledge but an endless reservoir of
impressions and observations. But it wasn’t really a joke. Steve had an
amazing range of experience from his work across several continents, much
of it in developing areas (very much including the rural US). He thought
very intently about what he’d seen and heard, and he appreciated most of
all the idiosyncratic people and settings that triumphalism and
transformationalism have no time for. Given the context that defined much
of his life — the rise of networks small and large — his ways of working
had a quietly contrary or even polemical side; but he won’t be remembered
for that. Everything he said took a very genial form — a friendly chat
about some friendly chat he once had. Stories — hearing them, telling
them, it didn’t matter — were a big part of what he did and how he did it:
informing, guiding, encouraging. If “small is beautiful" is a cliche, then
he was a walking cliche; but it isn’t, and he wasn’t.

For all his stories, though, he never seemed to present his own life in a
narrative form, so there are a few odd things I know about him, but I don’t
know where or how they fit in. At some point and in a surprisingly early
context, he advocated to Native American tribal elders that they develop a
“.ind" top-level domain — a hilarious idea that could have had enormous
impact. He worked as a librarian for Apple’s speculative Advanced
Technology Group, which did incredible work — various QuickTime
technologies, HyperCard, and advanced in speech recognition and synthesis
as well as handwriting-recognition software).

As a young man, he served in the US Coast Guard; I think it must have
whetted his appetite for travel, and showed him a world that, in an age of
airlines and the internet, fewer and fewer see — of disparate small worlds
joined by the sea they share. And he enjoyed traveling around the western
US; I think those landscapes also shaped his view of the world — expanses
where you see how small you are, how small everything is, and how immense
the sum of it all is. In the last years, somewhere between few and several,
he’d taken to bringing an inflatable kayak when he traveled to conferences
and paddling around cities all over the world.

Steve’s involvement in nettime dates back to a time when the list was still
a family of sorts, and one that he enjoyed very much. His involvement in
the list tapered off around the Next 5 Minutes 4 conference as his interest
turned to what eventually became his last major endeavor, the Offline
Project: an effort to understand why, or maybe how, many people and
organizations “that are not directly using the Internet to learn about them
and how they cope in a world that is increasingly interconnected." I won’t
pretend to know in any detail what he learned through his research, but two
things he told me have stayed with me. First, that many people have
positive reasons for living as they like, with no regard for the clatter of
technical advance; and, second, when he stopped using email and the like,
how quickly many of his connections and friendships dissipated. For someone
who dedicated much of his life to community networking in remote areas,
this fragility must have said a lot — but I don’t know what, because he
never elaborated on it.

Beyond years of emails, which now seem strangely immaterial coming from
such a material guy, I have a surprising number of physical objects he’s
given me over the years: a few bottles of wine he made with family and
friends, some seeds for some curious local kind of squash, a vanilla bean
(from Uganda, I think), and a few recipes — for a West African stew and a
ciabatta that turned out really well. These came over a period of several
years, simple gifts of whatever was at hand, but together they say a lot
about who he was and how he lived.

I was lucky to be able to get together with him a few times a year. In
times past, that, and a bit of correspondence, would have made for a normal
friendship; but in a time when communicating is so much quicker and easier,
it seems like very little.

I’ll miss Steve very much.

Steve’s friends were very far-flung, so feel free to forward this. If
anyone sends me messages about Steve, I’ll assemble them and make sure
they end up in the right place.

Ted

# distributed via : no commercial use without permission
# is a moderated mailing list for net criticism,
# collaborative text filtering and cultural politics of the nets
# more info: http://mail.kein.org/mailman/listinfo/nettime-l
# archive: http://www.nettime.org contact: nettime@kein.org

沒有死一個人

連續兩天看到這樣的故事,終於都是因為笑而淚光閃動,不是因為哭而淚水盈眶。

昨天晚上在讀《唐山警世錄》(全)(各位一定找得到的 :P),讀到那一個人都沒有死的青龍縣,唐山大地震前三天做出決定要讓 47 萬縣民睡在街頭、孕婦與老弱除外。竟然 1996 年縣委書記還被聯合國特別頒贈獎章。

今天讀到 Isaac 貼的、李承鵬所寫的希望小學的故事〈北川邓家“刘汉小学”无一死亡奇迹背后的真相〉,又是另外一個沒有死一個人的故事。

我很喜歡作者拍的這些小孩子的笑容,還有他們的課表。「茄子」的那一聲表情,彷彿在漫長的鬱悶與壓力中,讓人看到了一絲絲陽光。

抗震救灾–民间团体震灾行动特刊(20080517)

底下轉貼「NGO 5.12 民間救援行動」的〈民間團體震災行動特刊〉,未來將持續協助發佈相關訊息。如果有任何的回饋資訊請逕寄:dizhen@1kg.org

抗震救灾-民间组织救灾特刊5月17日

本期包括:

l 前线情况

l 目前民间组织可用的救灾物流点

l 后方情况

l 志愿者需求

l NGO风向标

前线情况

l 已经过了最宝贵的72小时。除了专业搜救队还在进行搜救之外,NGO目前参与的部分主要集中在满足灾区的物资供应上。NGO接受和分配善款物资的透明度,将极大影响后续的工作。建议各NGO及时发布自己经手的财物的动态,便于公众监督。

l 公信力是NGO生存的基础。本特刊将从即日起收集各组织的物资收发信息,便于公众监督和追踪。

l 经过前几天的努力,前线的各民间组织已经建立了一些比较固定的救助点,希望后方的物资能够优先满足这几个救助点的需求。具体的救助点有向峨乡,北川保护区,彭州白水河等。因为道路等原因,救助点信息不断在变动,关于已有救助点的信息可询杨帆13408679453或15982062779 肖青

l 棉被、帐篷、照明用品(电筒等)、收音机(含电池)、妇女卫生用品、衣服等是目前前线需求比较大的。目前还不会有多余浪费的问题。药品是需求比较急的。四川省政府发布了抗震救灾急需的药械目录。详见后附件

l 梁漱溟乡村建设中心为三队,其中一支进入汶川,一支在三个重灾乡之一的都江堰向峨乡建立救助中心,主要发放药品和食物。与此同时,在彭州升平建立了村民安抚和心理支持站

l 都江堰向峨乡救助中心和升平村民安抚站目前急需水,搭建帐篷的遮蔽物品(如彩条布),药品。
该救助中心欢迎社会各界支持,联系电话:
向峨乡救助中心电话:13466352387 白亚丽1 ,3810947086 马伏鹰
升平镇村民安抚和汶川救人 13521775502 吕程平
北京总部:01052755047,01082509106,秦岭(北京梁漱溟乡村建设中心)
传真 01052755047,ratling110@163.com
成都联系人:15982062779 肖青

l 杨铭(WWF) 张逸君(CI-山水)罗宾(贵州志愿者) 等运送物资到北川保护区,彭州白水河等几个救助点。详细情况见后附件。

l 乐施会关注灾区卫生及防疫工作,重点关注灾区妇女及儿童群体。将加强采购及发送 口罩 小伤口处理药品 常见肠道传染病药物 卫生巾,乐施会亦支持当地团体制作卫生防疫单张,分发予灾民,加强大众防疫意识,避免疫症爆发。

l 绵竹市汉旺镇缺乏消毒药、消洗灵、口罩、创可贴、抗生素、肠胃药,饮用水和食品等。联系人:成都市蜀汉路东方电器大院内,由志愿者集中送往灾区。信息来源:天府早报

l 17日20:05 贵州吉源车队志愿者从银厂沟景点夹缝岩搜救出八名幸存者,信息来源:贵州志愿者:刘勇

l 泸州山地救援队:在棉竹医疗点没有发现大批伤员,医疗队长临时决定继续深入灾区,今晚预计银华扎营 信息来源:肖兵

l 根据前方志愿者消息:目前在一线很多尸体已经腐烂发臭,整个村镇都是死人的味道,很多没承受能力的志愿者到了马上就被送回,希望大家考虑清楚在决定是否在来,不然过来就是添乱和浪费人力资源

l 目前成都无专业技能的普通志愿者很难有服务可能,现在很多外地志愿者在露天或帐篷里住。红十字和团委的标志,每天发放,晚上上缴。外地的志愿者不可盲目

目前民间组织可用的救灾物流点

l 都江堰向峨乡救助中心

l 详情见http://www.ngocn.org/bbs/viewthread.php?tid=9785&extra=page%3D1

l 多背一公斤提供的信息:北京临时仓库地点:四季青桥东北角中联汽车交易市场    线路为:1、均瑶专线(由成都市招商局负责分配物资) 航空 2、绿色通道(四川省卫生厅授权) 航空(不定期) 3、专业车队 每日发车联系电话:妞子:13810066781 暖暖:13810064871

l 北京,四川省政府驻京办,四川大厦那里24小时接受物资。 物办公点:在阜成门外大街1号四川大厦东门底楼设立救灾捐赠点。可直达成都。联系电话:68364718  17点后在21楼,24小时值班电话!

l 吉祥航空联系CFCSR-闫智勇(QQ:514922821) 手机 13366606787 邮箱yzy0201@sina.com

l 瑞星包机每天两架次飞赴四川 捐赠热线010-82678866-201

l http://www.rising.com.cn/2008/helpme/index.shtml

后方情况

l 光华慈善基金会在京召开“NGO如何参与到灾难救助 ”的讨论会,富平,乐施会等组织讨论认为:通过这次救灾行动,NGO可以学习有效的合作,逐渐建立一些成熟的程序。针对建立从前方到后方的沟通机制的建立,建议前后方沟通信息基于统一的情况下实现信息的分享协调,建议信息整合到一份公告或者通讯,使用统一的表单进行数据管理。

l 讨论认为以下的一些管理对救灾工作非常重要,包括:物资调配管理,财务透明管理,灾难评估管理,援助计划管理,志愿者管理,以及当地协调中心及志愿者的培训,和相关的资料;

l 乐施会和富平,光华慈善基金等希望有NGO或志愿者来进行防疫宣传材料的收集和编写。

l 救助儿童会中国项目现紧急招募若干英语口译志愿者,工作地点为四川省,为期一至两周。有意参与此工作的志愿者请尽快将个人简历及联系方式发送至:volunteer@savethechildren.org.cn。

l 震旦纪公益信息中心将建立网站,对物资配发进行追踪,发布NGO运送物资的信息,供公众监督追踪

志愿者情况

l 请志愿者关注成都电台信息http://www.cdbs.com.cn/,注意工作前辩明信息真伪

l 梁漱溟乡建中心志愿者需求:http://www.ngocn.org/bbs/viewthread.php?tid=9804&extra=page%3D2

l 心理支援论坛版区已经建立,欢迎愿意提供相应志愿服务的专业人士使用这个工作平台。 http://www.aibaiglbt.org/bbs/forumdisplay.php?fid=158

NGO风向标

l 民间救灾活动开始受到一些公众和媒体的质询,要求了解财物的接收和配送的详情,要求提高民间组织工作的透明度。

l 如何将自己的工作规划和灾后重建协调起来,每个组织能够服务什么,需要各组织从现在开始考虑起来。灾后援助和重建的规划是专业要求极高的工作,许多组织希望能够有机会和专业人员沟通和交流这方面的经验。

附一:四川省政府发布了抗震救灾急需的药械目录。

  药品:破伤风人免疫球蛋白针、盐酸曲马多注射液(2ML)、阿米卡星洗剂(50ML:125MG)、2%碘酊 500ML、6%羟乙基淀粉130/0.4氯化钠注射液500ML、聚维酮碘溶液、青霉素、头孢胶囊、头孢唑林、丁胺卡那霉素、环丙沙星、头孢呋辛;

  消毒品:84消毒液、灭菌泡腾片、漂白粉、优氯净、敌敌畏、喷雾器;

  器械及设备:心电多功能监护仪、床旁X光机、X光片、氧化瓶加氧气表、石膏、绷带、呼吸机、一次性喉镜、骨科夹板上下肢、纱布、股骨髓内钉、胫骨髓内钉、骨盆重建钢板、螺钉、干骨后端支持钢板、干骨后端锁定钢板、普通4孔、6 孔、8孔、12孔接骨板、外固定支架、伤口敷料、气垫床、负压吸收伤口敷料、心电监护仪、牵引弓、牵引架;

  物资:病床、床垫、被套、棉絮、枕心、推床、轮椅。

如果企业和个人愿意献爱心,请拨打捐赠电话028-86139526联系。

附二,四川民间救助服务中心物资需求及跟进情况汇总(截止5月17日20:00)

1、提出者:杨铭(WWF)
需求物资情况:3顶班用帐篷
用途:北川辖区保护局需求
需求地点:北川下面的保护区
处理方式:联系根与芽,获得10顶2人帐篷,信息转给杨铭去联系

时间:2008-5-16
进展:已完成

2 提出者:张逸君(CI-山水)
需求物资情况:面2吨、油半吨、棉被500床、药物(腹泻、消毒)1万元
用途:500人灾民3天应急
需求地点:彭州白水河
处理方式:已与根与芽联系,由他们协助提供,17日下午提货。
时间:2008-5-16
进展:已完成

3 提出者:罗宾(贵州志愿者)
需求物资情况:干净床单,被套,衣服、个人洗漱用品等
用途:医院收治的伤员需要
需求地点:成都市三医院
处理方式:联系田犎,获得其朋友收集的一批捐赠衣物
时间:2008-5-16
进展:已完成

4 提出者:肖青(小母牛)
需求物资情况:彩条布2000米
用途:搭建帐篷,设立救助点需要
需求地点:都江堰上峨乡
处理方式:小母牛先紧急购买,资金谁来支付暂时未定
时间:2008-5-17
进展:灾区还有其它一些物资需求,等待前线志愿者反馈后处理

5 提出者:陈灿(WWF)
需求物资情况:衣物100套,药品(消炎、感冒、腹泻、消毒、云南白药等),棉被100床
用途:保护区及周边社区需求
需求地点:青川
处理方式:衣物和药品WWF最后解决,100床棉被由贵州的志愿者提供
时间:2008-5-17
进展:18日早提取物资,运往灾区

6 提出者:孙吉(成都志愿者)
需求物资情况:口罩(1万个)
用途:灾民卫生防疫用
需求地点:都江堰林校及妇幼保健站两处救助站
处理方式:与尹春涛对接,由北京NGO联系捐赠
时间:2008-5-17
进展:物资已敲定,18日及19日分批运到,与王鹏联系,进行中,还需确认运输
根据前线反馈的情况,目前比较紧张的物资大致有:帐篷、棉被、衣物、口罩、药品、妇女卫生用品等。

附:四川救灾联合办公室物资配送流程

救助中心救助服务范围:

  • 提供物资供需、库存、运输工具的信息汇总合成:
  • 服务中心是一个信息交换的平台,我们将收集和汇总前方物资需求和后方可供给的物资供应者的信息,协助双方进行对点联络,希望物资的提供者能第一时间了解一线的需求,并组织供应。

  • 提供运输工具的信息,以及仓储信息,一线志愿者必须提供清晰的道路 交通情况以及运输渠道。我们没有办法办理相关通行证。
  • 物品特别是医药以及食品对仓储的要求很高,我们建议最好将货物直接运输到一线,这样可以避免囤积;如果是外地转运来的物资,我们可以提供一些仓储的信息;如果是本地物资,我们建议暂时存放在出厂地,再进行分批运输。
  • 为志愿者尤其是市内的志愿者服务提供技术支持和管理
  • 目前在四川参与救灾工作的机构有很多,也有更多外地的志愿者以及NGO想参与实地救灾工作,我们将及时汇总这些信息,及时把他们的活动状况和计划在网络上公布,其他机构可以根据他们的信息和需求有选择的参与,避免盲目性。

    因为各灾区状况的不同,和灾害相关的道路信息、救灾政策、志愿者政策等等随时都在发生变化,我们将尽量及时发布这些信息以方便大家的工作。

    如果您在救灾一线有物资需求,其服务流程:

    救灾一线有物资需求服务流程

    如果您有物资可以提供流程:

    有物资可以提供流程

    补发:16日的四川救灾联合办公室物资信息汇总

    5月16日,地震第四天。
    早上9点左右,来自贵阳咳速停等车队、贵阳红十字会、广东狮子会的伙伴们驱车前往北川运送物资。来自云南发展培训学院的邢陌和一名志愿者则赶赴什邡运送物资。办公室电话不断,各地捐献物资的电话也此起彼伏,不断地有物资进到我们的物资中转站。
    随着时间的推移,前线的情况也在逐渐地发生着变化,一线的救援逐步地往灾后重建转移。成都本地的河流研究会也和世界自然基金会、CI、香港社区伙伴、四川曙光社区发展服务中心、省社科院的郭虹老师等等也积极地行动起来,整个NGO界形成了信息互通、资源共享的救灾联动。设立在根与芽成都办公室的联合办公室可以为在彭州建立的安置点的NGO伙伴提供所需物资,以报救灾物资可以通过这条快速通道将物资尽量地发配到灾民手中。
    办公室现在正在积极思考灾后重建的规划,因此物资也将有会有一些调整。

    今日物品收发情况如下:
    接受: 成都芳草地小区 水(1件)、编织带、棉被
    屠欣 编织袋(40个)
    贵阳帕拉丁等车 医药绷带(大号7卷,小号30卷)、手术手套(400双)、一次性针管(500支)、医用口罩(150个)、跌打损伤药(100盒)、搜救绳索(30米10条、5米8条、10米20条、5 米12条)、防护眼镜(12支)、安全帽(10个)、手套(60双)、蔬菜(941斤)、衣服(20箱)、洗液(7箱)、药品(5箱)、卫生巾(12 箱)、水(2件)、水壶(4个)、鞋(10双)、安全帽(10个)、球衣(14套)、医用消毒酒精(1箱)、手套(4对)、口罩(54个)
    市民 方便面(2箱) 水(4箱)
    金佰利公司 卫生纸(210箱)

    运送: 帐篷(30顶)、大米(137袋)到什邡捐赠物资捐赠中心
    药品()、大米(12袋)到北川
    电筒(2个)、方便面(12箱)、水(40箱)、消毒液(2组)、大米(7袋)、手套(1组)、口罩(20个)、卫生巾(2箱)、蒲公英药剂(1箱)、衣服(6箱)到都江堰向峨
    塑料彩条布(5箱)、卫生纸(2箱)到都江堰向峨

    也是災難:法蘭西實驗室的 SARS 反省讀書心得

    讀到 MEB 閱讀高志文先生《恐慌:在政治瘟疫蔓延時》的心得〈SARS,政治人物的透視鏡〉,在此可以記下這種「在慌亂時刻,理性思維所能夠作的反省、再反省的可能」。

    …在人民恐慌的時候,會做出種種非理性的判斷,並且不顧一切的追求安全。以台灣當時對強制隔離政策的支持來講,台灣總共有可疑病例600多人,平均一名病例我們要隔離227人,而以鐵腕著稱而且疫情慘重的新加坡,每一名病例也不過隔離35人。香港每一名病例隔離不到一人。我們花了十億,隔離十五萬人,到最後只篩檢出20人左右的案例。平均一人花掉五千萬元,這是極為誇張的恐慌效應。這不只是過猶不及,這是「太過」的策略。

    由這個時間表更可以看出來,一旦恐慌被激起了,政府會被迫做出越來越多荒腔走板的政策。拿口罩的例子來講好了,儘管WHO完全不鼓勵戴口罩,但是在強大的壓力下,最後台灣只有陳總統與少數中央首長堅持不戴口罩到最後。甚至有許多媒體與立委誇張的「懇請總統戴口罩」。

    這樣譴責台北市政府帶動恐懼,並不是事後之明。因為同時間疫情慘重的加拿大,多倫多市長跟加拿大內閣,都紛紛出外活動,更呼籲人民要正常生活。香港也發起消費運動,希望在SARS流行的時候不會影響到經濟太多。而陳總統也在恐慌中呼籲人民正常生活,台北市團隊可能是全世界唯一將自己國家當成黑死病蔓延的地方,停止各種戶外活動,呼籲大家不要來台北市。

    在全台灣充滿危機的情況下,我們可以看到不同政治人物的心態表露無遺。

    災難也是全球化的一種變形

    很快地,人們就會從原本的震驚到進入理性思考的時候。問題會一個接著一個浮現在人們的腦海中。為什麼畫面中周圍的建築沒有倒塌,只有學校的校舍倒塌?過了黃金時刻還有繼續在搶救嗎?已經逝去的人們已經通通被挖掘出來了嘛?屍體如何安葬?未來要怎麼辦?台灣的企業家捐獻跟中國的企業家將財富與捐獻金額相比,好像很不成比例?政府的捐獻管道可以信任嗎?日本的衛星透過國際救援合作的協定提供中國政府衛星影像,台灣的衛星資訊也有加入這樣的組織嗎?

    這些想要進一步去探索的問題,會跟這樣的聲音、和諧的聲音相撞擊:

    「当然要追究责任,当然有人要负责,但不是现在!现在是支持和支援救灾,不是在灾难面前制造更大的混乱,把灾难演变成国难。 」

    聆聽者將要自己決定這些問題加上聲音,綜合出什麼樣的感想。這些混亂,9 年前,我們也經歷過。

    災難也是全球化的一種變形,人們得以迅速地將各種事物放在一起比較,因而生產出跨越原本封閉框架與疆界的意義。國家對照國家、部落格對照部落格,過去對照今日。

    延伸閱讀:Portnoy 〈台灣:為什麼要援助中國〉

    張瓊齡:災難中,閃耀的曙光

    張瓊齡小姐反思台灣社會在災難中的表現,寫了一篇超越單一災難與反應的檢討文章:〈災難中,閃耀的曙光〉。轉貼自全國社區大學公共論壇[TWCU],謹致謝。

    災難中,閃耀的曙光

    張瓊齡/台灣國際志工協會副理事長/社大十年專案執行長

    彷彿,我又回到1993年初,與法籍記者伊可凡(註1)會面後,思索著要用何種筆調呈現經過轉述的衣索匹亞的災難時,那種舉棋不定之感。

    我知道這種為了呼籲救災的報導,寫得煽情些總不會錯,但是,內在一直冒出來的念頭卻是:要相信理性的力量,相信不必灑狗血,照樣可以觸動人。

    最近在面對的,是緬甸的風災,我依然不是親臨現場,照樣必須透過轉述。

    然後緊接著是四川的震災發生了。

    1993年的我,算是初生之犢嗎?只在學生時代到過香港、中國,對世界沒有認識的我,卻相信文字具有力量,只要用對了,就可以感染人,可以讓古道熱腸的人更加相信自己的助人義舉是無庸置疑的。

    1993年的台灣,是個做善事,還是別太過張揚的年代,尤其是在做國際救助,特別是對中國大陸救助,就會被罵得狗血淋頭的年代。

    當然,2008年的現在,當我們跨出國門去當志工的時候,還是有人會冷冷地丟出一句:『台灣都救不完了,還救到外國去!』然而,在多元社會裡,這是必然要容許的差異,是嗎?縱然,我心裡頭知道許多外國人,可能會為了跟他祖宗十八代八竿子打不著的人事物,上街遊行抗議,部分這種外國人,當他們遷移到台灣成為長住民後,碰到不公不義的事情,通常也會挺身而出。我有位加拿大籍的老師,為了舉發有人在三芝海邊濫倒建築廢棄物,上了幾十次法庭,還被黑道恐嚇,依然嚇退不了他。

    但是2008年的現在,起碼做善事不用遮遮掩掩了,縱使媒體平日多麼地腥羶炒作八卦,唯恐天下不亂,然而遇到重大災難,感人肺腑的報導與救災不力的批判同時都會被呈現,而不會只有在慈善團體的刊物流傳而已。

    約莫從1999年的921地震過後吧!我注意到,除了大型的、具有國內外急難救助的NGO、醫療救援團隊會自動到位,在黃金救難期發揮功能之外,一些不是那麼大型的組織,跟慈善、救難沒有直接相關的NGO,也試著從自己可以幫得上忙的角度切入,後來有的還發展出為期數年的陪伴重建計畫;也還有一些個人,從自發性地捐資捐糧,到組成志願團隊,義務為災民修建房舍,日後甚至成為常態性的組織,災區的需求解除了,至今仍在服務全台各地貧民;甚至一些藝文、教育工作者,透過到災區陪孩子讀繪本、教導戲劇以演戲紓解身心創痛、長期拍攝記錄片記錄災區的生命故事。而1994年左右,全面在全台灣陸續掀起的「社區總體營造」運動,在全台各地因為公部門資源下放,所應運而生的各式社區屬性的NGO,也在這次的災難中,得到第一次的總體檢,社區營造運動,不再只是台灣百姓在個人生活無虞之後,對於「好還要求精」的品質提升行動而已,它也反映了一定程度,個人對於公共事務的確已產生關心和參與,而對於「社區」的理解與體認,也從自己日常生活所及的範圍,擴及到心所牽繫之處。

    是因為長年以來,明瞭了災難過後某些不成文的「標準作業程序」吧!知道自己的角色不在黃金救難期,也拜網路媒體所賜,及識得一些可以更近距離接觸災區的對口,這陣子,我花了比較多的時間在沉澱,並且多方探詢一些國際志工同好的意向,發現在面對緬甸風災以及四川的震災方面,出現了一些耐人尋味的情況。

    由於緬甸對國際救援採取「只收物資,拒絕救援團隊進入」的態度,軍政府毫無公信力可言,媒體可以取得的第一手資料也相對受限,我發現朋友們採取的關心方式有以下幾種:

    小額捐款給少數幾個可以進入緬甸的宗教性NGO(有佛教、也有基督教),信任這些NGO所做的救援工作,或是處理死者的喪葬事宜。

    另有一些人,因為本身是緬甸華僑,有辦法聯繫上家鄉的親友,於是透過在台集資,匯給當地有能力也願意挺身而出的人,直接到部分災區做物資的發放工作,並將相關照片回傳張貼在台灣設立的相關網站上。

    透過捐款泰緬邊境當地專門提供給緬甸難民、移工醫療服務的梅道診所,支持他們針對這次風災所做的醫療服務計畫,曾前往泰緬邊境從事志工服務的人,對這個管道較容易接觸到。

    願意捐錢,但不希望透過官方管道,希望直接用到人民身上。

    相對於緬甸的封閉性,中國四川的震災,一開始就採取資訊開放的態度,儘管受災當地由於對地震的陌生、缺乏應變力,但是官方所採取的救災態度積極、不拖延的,都看在眾人眼裡,儘管目前只開放台灣少數團體、少數有經驗的志工進入發放物資、加入救援行列,也還不接受外國救援團體的進入,然而因為整個救援資訊公開,舉國上下不分貧富都踴躍響應救災,不斷有最新消息更新,國際人士也評估中國有能力應對這次的災變,未出現太負面的輿論。而朋友們(含台灣、中國)的態度,則傾向於:

    認為許多有錢的台商已經捐錢,似乎錢不是問題,不急著馬上捐小錢。

    台灣有環保團體已經集資一筆捐款,但希望指定捐助給當地的環保團體,作日後環保議題的推動工作。

    曾經支援過九二一地震災後重建工作,如果有機會,也樂意與中國的NGO交流,有關於長期重建的陪伴工作,與相關計畫擬定。

    希望從環保的角度來探討這次的天災,並記取教訓,作為預防災害的依據。也希望從環保的角度來審視提醒救災工作,莫在救災過程中,使用不當物資,造成環境的二次災難。

    知道自己在緊急期還派不上用場,希望透過在中國的友人了解狀況,做出日後參與的依據。

    希望培植災區鄰近省份的年輕人,在災後重建期,成為陪伴志工。

    原本就在中國關懷偏遠學校的志願組織,已為這次的震災發起多項專案計畫,希望陪伴災區學校的孩童度過震後創傷期。

    今年即將在台灣舉辦的兩岸NGO環境論壇及大學生交流,都預計要以兩岸的震災經驗為題,進行案例探討。

    在十五年前的台灣,NGO似乎只要善盡告知之責,讓社會大眾知道世界上發生哪些災難,善款用到哪兒去,就已經足夠,到災難現場進行救援,那是專業的工作者或是資深志工的事,大眾也沒有必然要參與的覺知和自我期許。

    十五年後的今天,我發現公益行動的新趨勢是,不僅僅企業家出現自辦基金會,投入自己感興趣的社會或全球議題,不再只安於單純作為一個金主的角色,就連一般收入的常民百姓,對於公益行動,也出現更多元的態度,除了響應小額捐款之外,我發現想要付出行動的人也很勇於提出他們「願意付出」的呼聲,而不是只等待著被號召而已。

    莫非,一直以來,我所衷心渴盼的,能以理性行動的公益社會,已經漸露曙光了嗎?

    註1:伊可凡是國家地理雜誌的特約攝影記者,1993年藉由他的引介,讓我當時服務的NGO,有機會與國際組織合作,一同在衣索匹亞進行救援工作。
    ****************
    全國社區大學網路公共論壇[twcu]
    twcu@mail.bamboo.hc.edu.tw

    延伸閱讀:〈社大的盡頭是國際志工的開始〉

    生與死的資訊

    基本上沒有一種資訊是給死者看的資訊。大部分的資訊都是給生者看的資訊;然而,生者是誰,決定了資訊是什麼、對誰有什麼樣的幫助。

    在中國開放讓媒體採訪的同時,資訊的控制政策也仍然在進行中。一切混合在一起時,很難區分誰說的就一定是什麼,只有透過有經驗的人才有辦法區辨。曾經待過地震或者 SARS 災區、有反思過當時媒體亂象的媒體工作者,就能夠判斷什麼樣的資訊是對災民有所幫助;在亂時知道民眾如何取得資訊的人,才知道該怎麼送達需要的資訊給已經浸泡在災難中無助而憤怒的當事人。

    這次台灣出發的搜救隊成員,有懂得資訊的人嗎?

    我們都在一次又一次的災難中成長,只是付出的代價太過於艱辛了。

    底下是親人在災區的人們的聲音:巴蜀之音轉貼的〈中共在发政治国难财,“愤情”在擦共产党的鞋〉。感謝 S 轉貼資訊,也歡迎各位不吝批評討論指教。

    李虹在接受采访时希望记者多报道灾民的消息,他说,现在绝大部分灾民根本没有得到任何帮助,报纸上渲染出动了5万解放军,他看到网友一片赞叹。他说,你知道五万是个什么概念?死了一万多了,他们连收尸都不够人手。他说这些解放军集体行动可以,真要去翻楼房救人,他们根本不知道如何下手。让他气愤地是,他姑妈的女儿死去的那个学校,全校只有两个孩子活下来了,可是新闻就反复报道救出这两个孩子的镜头,中央电视台为了拍摄救出孩子的一刹那,甚至还让救援人员把刚刚拖出来的孩子停留一会,等他们拍摄,无耻到这个份上,他都没有力气气愤了。对于那些活活埋在同一所学校下面的三百个孩子,他们一笔带过。李虹说,缺德的中国新闻,他们不怕鬼魂找他们算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