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宴行動 Operation Dinner Out

閱讀電影本事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電影是立體的;光影流動如何投射到一段扁平靜止的文字之流中。掃描 Hacktool.Rootkit 電腦病毒過程當中,東森洋片台在播映布萊德.彼特(Brad Pitt)與勞勃.瑞福(Robert Redford)的影片「間諜遊戲」(Spy Game)。這部 2001 年的電影,裡面回憶 1985 年的貝魯特場景…我竟然聽到的是 Hezbollah 真主黨這個我 2005 年才進入我腦海裡的詞!

CIA operative Nathan Muir (Redford) is on the brink of retirement when he finds out that his protege Tom Bishop (Pitt) has been arrested in China for espionage. No stranger to the machinations of the CIA’s top echelon, Muir hones all his skills and irreverent manner in order to find a way to free Bishop. As he embarks on his mission to free Bishop, Muir recalls how he recruited and trained the young rookie, at that time a sergeant in Vietnam, their turbulent times together as operatives and the woman who threatened their friendship

「晚宴行動」是勞勃瑞福在片中偽稱的行動代碼,也是大帥哥查到他的生日從倫敦送他禮物的象徵秘密行動。這部片應該叫做「晚宴行動」才對 🙂

廣告

台灣:愛與寂寞的警戒之境

感謝 GVO 譯寫計畫同志 ChiaChuan 部落格 The Room of One’s Own 所引述的南方電子報文章:顏敏如小姐翻譯,原作者蘇黎世 Weltwoche 週報國際版編輯 David Signer 所撰寫的 Taiwan(德文原文)。顏小姐加註譯者說明後,刊載為「瑞士記者眼中的台北」,瑞士德文篇名叫做「生活於警戒之境」,荷蘭譯文名稱叫做「台灣的愛與寂寞」(荷蘭譯文網址)。

如果可以點播的話,我想點播給我的同學、朋友、學姊、學妹們。有了家庭的,以及尤其是還沒有結婚、三十多歲的台灣人。請連到原文好好讀讀那瑞士人體會台灣人的心情。

台灣有什麼樣的脈動?世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的人像台灣一樣,工作時數每年高達2,282小時,30%的人每週工作超過62小時。台灣人口密度高居世界第二,只低於孟加拉。雖然台灣面積小於瑞士,卻是20個最成功的工業國家之一。台灣是筆記型電腦製造的領導先驅,有世界第三大外匯存款,也是手機密度最高的地區(平均每人擁有1,14支手機)。然而,只有三個國家的性生活是少於台灣,且根據「Elle」雜誌研究指出,台灣女性是世界上最不快樂的。台灣同時也是最多戴近視眼鏡的國家。

我最想要 echo 的是,這種努力在全球的生產帶上,「用力」變特殊的尷尬與寂寞。我們也許沒有很多錢,也許沒有跑到太平洋上,也許沒有一天到晚面臨建交的業績壓力,但是這種費盡氣力、只是為了要讓自己在某些很微不足道的地方不被取代,這種心情…..他寫的,真好。

最近中國付給太平洋的小島諾魯一億五千萬美元,讓他們放棄台北而和北京建交。台灣很難跟得上,只能試著在正式關係之外,讓自己(特別在經濟上)無可取代。這就要花更多的精力並且也是寂寞的工作。

最後一天我們開車去「兒童育樂中心」,那是種亞洲華德迪士奈樂園,是一個美麗的、花了相當多錢建造的地方,卻看不到遊玩的兒童。一個都沒有!「現在的小孩喜歡在家玩電腦」,一個管理員告訴我們。另一個則說:「大部份的孩子晚上都還有課。」門口守衛說:「父母沒時間帶孩子來。」

在回程的路上我捕捉到一個景象:無人的遊樂場中,一個穿著西裝的男人坐在鞦韆上打著手機,而雨滴也開始落下。

與內文無關的是,我倒是想建議南方電子報在台灣已經苦悶寂寞的時候,應該還有一些文字重複與時間呈現上…編輯時修整的空間。(這樣我們就會更感動,更貼近一點我們自己的苦悶)

禽流感專利爭奪戰

根據 nettime-l 的引述,倫敦金融時報(The Financial Times Limited 2007)的報導,印尼原本想要掌握禽流感的專利,扣住基因序列資訊,然後 2/17 又決定釋放。nettime-l 的編輯之一的 Ted 這麼說的:

Initial reports were that Indonesia planned withhold samples of the H5N1 bird flu it had isolated in order to ‘keep control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in an exclusive deal with Baxter. It then transpires that the govt had concluded that the normal approach to ‘sharing’ sample with the WHO led to the WHO ‘sharing’ samples with pharmacorps, which would then screw high prices for derivative vaccines out of the country that ‘shared’ originary samples. Once that came out, the govt agreed — after a notably short five-hour negotiation — to ‘share’ them, ‘but only after steps were taken to ensure developing countries get fair and equitable access to vaccines.’ Which makes it sound, in a classic mode of journalistic ~misrepresentation, as though the WHO caved in very quickly when its role in facilitating expropriation of knowledge that is at once indigenous *and* ‘high-tech’ was exposed.

This might be a very interesting precursor of a trend in which LDCs with access to critical ~primary sources play an extreme-sounding IPR card, not so much to profit from it but, rather, to demolish normal cycles of loss after loss. It’s hard to tell from the thin coverage; but it’s interesting to specualte about other applications of this approach to disassembling rentier networks.

真有趣。IPR,加上新型態的致死疾病,在這種時刻變成低度開發國家的一張王牌。就像太平洋周圍國家的天然災害,可以是科技研發的一個主要來源一樣,災害與智慧的結合,會是一件不斷出現在重要場合的明星主角。

Charles Leadbeater on Jimmy Wales: “We Think"

Charles Leadbeater on Jimmy Wales in “We Think: Why Massive Creativity is the Next Big Thing". Thank Charles for his open draft online.

聽到 Jimmy Wales 述說他的 wikipedia 誕生與成長的故事,我覺得我就像是在 1913 年亨利福特在高地公園發表他的移動式生產線構想的前夕,聆聽他的故事。(接著是福特功績的描述)

…Listening to Jimmy Wales spin his tale of Wikipedia’s birth and growth I imagined was like listening to Henry Ford on the eve of his launching his moving assembly line at Highland Park in 1913. Until Ford came along car production had been an odd-ball activity.The US produced 7,000 cars a year,mainly from small workshops owned by rich people and they were then sold to other rich people.No one had dared think cars could be for the masses.They could not see how that might be done. But for most of that decade, Ford a renegade outsider and his team of engineers, had been experimenting with a fundamentally different approach to production,with the aim of creating a product for a mass market of mid-Western farmers.A bit like the encyclopaedias of today, the car workshops of 1913 used only skilled craftsmen to make bespoke products. Ford wanted to use a rag-bag army of barely literate workers to achieve the task.To most of the rest of the car industry it must have sounded crazy.Yet most of the ingredients of Ford’s mass production system were already around to be borrowed: the moving line came from the meat packing industry; the interchangeable parts came from the machine tool industry; the scheduling skills came from railroads. Ford’s genius was to understand how they could be brought together. Ford created a new way to see organisations: how to mobilise resources on a mass scale, to make standardised products for mass markets and in the process bring about far reaching social and economic changes.What Ford did for the industrial economy Jimmy Wales is doing for the knowledge economy. And like Ford he is doing it by borrowing ideas from many different sources.None of the organisational ingredients that make up Wikipedia are in themselves new: peer review comes from academia and science; the wiki was a tool developed elsewhere on the net; the encyclopedia is a well established form; the way Wikipedia settles disputes borrows from other, older communities; the barefoot philosophy of amateurs doing jobs previously reserved for professionals was pioneered by social entrepreneurs. What is new is the way that Wales and Wikipedia has put it all together. Even now most people cannot see how the mass of people could become participants in innovation rather than merely consumers. Yet just as Ford transformed the way we made products, so Wales and others of his ilk are transforming the way we create ideas, together.

如何用中文招財進寶?

魔法設計師在〈組字教學程式的第七天:招財進寶〉的回應中,寫到對中文字構形的想法:

兄臺可能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東西,容我簡略說明。這是奠基在unicode上的新漢字編碼技術,簡單的說,文字學家分析研究歷代古籍,整理出漢字的基本單元,有人稱為基本部件,也有人稱為中文字母,總共1000多個,所有的漢字可以用左右、上下、包含組合這些基本元件而合成。

這回復了漢字組字的形聲、會意能力(其實也可以還可做到一點象形、指事),再加上過去電腦上缺字嚴重,大家只好大量使用轉注、假借,至此六書的能力都可以做到了。過去由於對於文字學缺乏理解與技術限制重重的時代不得不把中文字當「英文字母」來處理的方式得以告別了。

除了廣大的缺字問題,應時代文化進步需要,也能自行組出(就像用英文字母組英文字一樣)短小精悍的新字來表達新事物。教育上,漢字的學習過去是一個字記一個「圖像」,6萬字就得記6萬個圖像,這當然是難以學習的,也很沒效率的。簡化是必要的,但有兩種方法,一種縮小學習的範圍:簡併字到數千字,這是之前很多地區行之有年的做法。但結果如何?這我就不多說了,例如說,坐飛機到香港一遊,這句的簡體字,就足以說明,飛機可能是一種海上交通工具,過去的時空下有其必要,但這不是夠好的學習方式,任何聰明的國家,不會因此斷絕了過往的文化基礎,英文已經有18萬字,也可沒有來個大簡化到5000字。

另一種是記住漢字的1000多個基本元素,上萬的漢字,只要記「組合的方式」即可,更有學習效率,字又不用簡化,因此不用擔心文化也被簡化成無物。

這個美好未來開展的偉大場景,其實對於已經生活在洋槍洋砲洋系統洋字型下的我們來說,是頭痛的開始。簡單的問題是,我們該如何溝通?輸入一連串組字符號時,能否在任何一台系統(連線或者離線狀態)上,如實看到該字的面貌?當我們要使用這個字的時候,正確地說,是將這個編碼複製,貼入到另外的應用軟體脈絡時,我能否順利看到這個字出現在我的應用程式脈絡中?當我運用一些跨程式的 meta 搜尋代理人軟體的時候,例如 Google Desktop、OS X Spotlight 的時候,是否能夠透過應用程式脈絡順利找到這些字?能夠被注視、被發聲閱讀、被理解,被放入溝通的脈絡中加以運用,才能夠談文化的議題;更正確地說,這是 e-Culture 數位文化的議題。

不過這不是魔法設計師兄在談的問題。我在看他的累到 Orz 那篇,覺得很像我老爸在練書法。哈哈哈。我爸爸七十五六歲時重新拾起多年不練的毛筆字,現在除了重拾以前功力之外,越寫越好,書法社的老師還送他一本王羲之的帖來臨。寫毛筆字是影像的創作,很類似魔法設計師在此處,倘若他想要溝通、傳播這種新文化感時,會遭逢到的問題。

另外我很喜歡他的 wii 報告:既傳達了他的原則(會日文的阿嬤),以及他所發現的重要資訊(wii 可以免費換寬腕帶?重要的新聞頻道)。

只可惜目前日文的當然都沒問題,但中文的部分,很明顯的有很嚴重的缺字問題,任天堂的UNICODE CJK大字集沒有作齊,只有日文漢字的部分,缺少其他國家的漢字,我們無法正確去看中文的網站,這是將來台灣代理商機要解決的問題,不然到時候自行改機一定變成是理直氣壯的事了,此外輸入法也必須增加中文的輸入法,不然上網輸入訊息雜東西會很困擾,以及目前缺乏基本中基本:複製貼上功能,這也待補玩,此外讓人驚訝的是,這個opera有flash,所以可以連youtube網站看影片(不過還不能完全全螢幕),讚!不過大致上說來,反正阿嬤看得懂日文,她用來上網是很方便的,還可容易的與日本朋友(歐巴桑級的吧)聯繫。

鄉土語言不會比較遜

感謝 Steve Cisler,我讀了這位雪梨大學社會語言學博士 Hilario de Sausa 比較福州(綠色家園討論群組:「福州話說的人越來越少」)與台灣馬祖(「連江縣國小鄉土語言福州語網站」)的文章:“Congratulations to Taiwan on saving languages big and small"

In comparison, the Taiwanese Government is so determined at ‘localising’ the education language policy that they teach kids that Chinese characters can be used to write Sinitic languages other than Mandarin, and non-Mandarin Sinitic languages are not subordinate and not inferior to Mandarin. For this I congratulate the Taiwanese Government.

…相較來說,台灣政府非常有決心地要「在地化」教育、語言政策。他們教導孩子:中文字是可以用來寫標準話(Mandarin)之外的漢藏語系語言(Sinitic languages),並且非標準話的漢藏語系語言並不隸屬於中文,或者比中文遜。對此來說,我要恭喜台灣政府。

孩子優先(Children First)

這是 Alan KayEuropython 2006專題演講標題。演講的內容由 Guido van Rossum 寫了紀錄,簡體中文有翻譯可以直接領略原作者的感受。我印象很深的是這些段落:

Alan的演讲主题是“孩子第一(Children First)”。刚开始,他讲了讲在生活中孩子们是如何无意识地学习数学知识的。例如,让六岁的小孩来堆积木,要求他们在原有体积的基础上成倍增大积木的体积,并让孩子们计算添加了多少个方块,然后再重复这样做。孩子们(至少是那些头脑聪明的孩子)把结果列出来,并发现递增的排列(delta)是一个连续的基数数列,而方块数之和是一个平方数数列。令人惊奇的是,整个游戏是在一种玩乐的过程中完成的,而不是通过正儿八经的数学课。

于是,Alan就埋头研究起Squeak性能的demo来了。海龟绘图法(turtle graphic)固然不错,但是更有意思的是,你可以“打开”任何一个对象(object),并显示菜单,你可以将很多命令(command)应用于对象,如能够让对象移动,回应事件(event)或其他对象等等的脚本语言。当Alan说不仅我们可以让任何对象在屏幕(screen)上开始旋转,而且你也可以递归地打开菜单并让它旋转时,全场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热烈起来。

我们还是回到孩子们的科学游戏上来吧,比如学习重力,重复伽利略的试验。孩子们(我想这次的孩子年龄大约是10-11岁)爬上一个车库,想用秒表来测试不同物体从车库上掉下来所花费的时间。有一个小女孩提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那就是让两个物体同时落下,这样比较起来就容易多了。天哪!孩子们简直就是一个个的科学家!

现在再来说说squeak。通过下落球体视频记录的每一帧画面,孩子们写了一个程序来帮助他们发现或验证在等加速度下的速度计算公式。

Alan还讲了一些其他的试验,如模拟寻找食物的蚂蚁,还有一些事情,我现在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Alan还谈到了100美元儿童笔记本电脑项目($100 laptop project)。他是OLPC(One Laptap Per Child)的顾问团成员之一。演讲中,Alan也提到了Python,但内容不多,对此我并不介意。像Alan提出的“孩子第一(Children First)”这样的基调应该挑战或激发观众的兴致,而不必在意对方的信仰是什么。最后,Alan表示他希望他所演示的系统将来能够在Python中得以实现。…

我最早是從 Dr. Geo 的作者 Hilaire Fernandes(一位台灣女婿喲!)處得知 Squeak 的。他在開發教育互動幾何學軟體 Dr. Geo 的過程中,決定將新版的環境移植到 Squeak 上面。我很驚訝於 squeak 的多媒體功能與使用者介面,也覺得這樣的環境帶來的種種使用者的可能性,讓這個決定實在很值得。但是洪朝貴老師在討論 Dr. Geo II 的文章中,也有指出其選擇授權條款版本的問題與爭議。

在這次亞洲先進網路會議的馬尼拉之行中,我在日本三重大學 Takaharu Kameoka 教授的演講《運用 Picton、Squeak 與田間伺服器進行孩童的資訊、環境與文化教育》(Information, Environmental and Cultural Education for Children using Picton, Squeak and Field Server)再次聽到了 Squeak 的聲音。三重大學獲得日本教育、文化、運動、科學與科技部(MEXT)的經費支持,將 Squeak eToy 與測量地球環境的田間伺服器結合,讓孩童在模擬當個科學家的過程中,變成一個地球環境保育第一線的觀察者與研究者(三重大學附設國小的新聞與日本的Squeak 討論群組)。

透過資訊傳播科技,竟然可以如此鮮活、有力地透過與孩子的互動,將環境保護,國際文化交流,以及更關注在我們自身的文化等這些議題,帶給你我一樣的成年人。我雖然沒有聆聽 Alan Kay 的演講,但是日本的脈絡充分地讓這個對台灣來說,大多數人們所關切的大多是那家公司接獲 OLPC 訂單,而不是這些科技工具如何組合之後,改變與創造你我、你我的孩子的未來生活。

我想到 Contact《接觸未來》電影裡面的一句名言:

如果宇宙中只有我們的話,那…也太浪費空間了。( if it is just us… seems like an awful waste of space. )

中國有幾個很不錯的部落格與網站,已經有在整理討論 squeak 以及如何在地運用教學。課堂志是一個,中文Squeak志願者是另外一個。透過 google 搜尋 squeak 與教育,還可以找到很多很重要的資料。台灣或許我們還要一起尋找有興趣的老師與朋友(從 Hilaire 來台灣訪問之後)。

孩子優先,接著是我們大家…

Moodle 的下午(教育與資訊思考)

根據 Google Trend,搜尋開放源碼教育工具 moodle 的查詢紀錄不斷的成長。這套學習管理系統在國內也經由許多中學與小學老師、縣市政府教育網的交流討論,而越來越被重視。從上次開會碰到辛文義老師之後,今天聽到德音國小德音網路學堂張原禎老師的演講,對這套久聞其名的著名系統更進一步的認識,獲益良多。

張老師個人是重度的部落客(heavy blogger),他的「大學塾」是在體認到流浪在諸多 BSP 部落格服務提供者之間,不如自己架設一個伺服器來得…看得見未來。也由於他自己一些有意思的體會(「行為觀察即時紀錄輔助工具」,所發表的與學校一起成長的心得),裡面有很多很實用的教育相關 ICT 技術思考與實踐的經驗。

Moodle 看來是一個全球非常紅的系統,也有團隊試圖要將它跟其他的服務整合,充分解決教學環境的師生整體需求。這樣的計畫例如:Open Academics,也在其他的自由軟體/開放源碼團隊社群中引起討論。不過可以從 Moodle 與學校常用的 Xoops 來相比,可以看得出來一個要逃離傳統 information box 或者 block 「堆箱子」模式的資訊入口網站,如何擁抱 web 2.0 的尖刺挑戰。我的意思是指:在這套以課程(物件)為中心規劃的系統底下,學生,甚至老師個體扮演著甚麼樣的角色?如何處理老師的流動?學生的流動?學生資料如何從學生的角度收藏起來(archive),然後更進一步的交換與呈現?老師角度的 archive 會是什麼?

Web 2.0 與傳統的系統/服務的作法,有好幾種不同的差異,可以從使用者被 empower 的角度,也可以從資料與資料之間交流、流動交換的角度來檢視。如果用傳統的方式來想像,就是一間一間的教室像是 KTV 的包廂一樣,我們希望尊重包廂內客人的隱私與歡樂,不允許像是 google 這樣的其他人跑進跑出,告訴別人在這間包相當中發生了甚麼事情。這裡因為資訊封鎖,在這個生態系中,也將不會產生類似知識掮客或者二手傳播者的角色。我們不會知道所有的 KTV 客人最喜歡點的是蔡依林還是孫燕姿,因為所有的教材營運商業模式並不想讓別人知道他們到底被點閱幾次。

新的教室就像是一個大通舖,不僅僅沒有校園的圍牆,也沒有教室的牆壁。這真是一個恐怖的景象啊。學生們被來來去去的 Google、Yahoo! 代理人偷偷觀察,追著每天寫下許多部落格的學生明星走出網站,急著跟他們簽下合作同意書。但是全國的老師、學生與家長們也很快地就知道誰的自然課是受到所有人的歡迎,並且引起了各國語言翻譯、出版書商與學生教育電影製片家的興趣。…

我們該如何選擇教育的未來呢?當張老師跟我們分享,小學生們被要求以身份證字號乖乖註冊 Yahoo! 奇摩的背後複雜議題,攔截徹底掃描身家背景的社會網路服務(SNS, Social Networking Services),似乎也變成 Internet 時代不得不考慮的虛擬校園圍牆。Moodle 的未來發展,似乎也承載著我們對於未來社會的期待與準備的思考。考量是否收納實體檔案,或者僅作連結的收集,似乎是一個純策略的考量,但是背後又可以深入探討下去,直指 e-Learning 到底要作甚麼的源頭核心。

教育,真是百年大計啊。我們需要結構性的解決方案,就像張老師反思 social tagging 的白雲,沒有結構資訊的支撐,變成無法連結到資訊的烏雲一樣。我自己是有聽過 xml topic maps 結合 tag 的實驗解決方案,來試圖漂白那朵朵天邊的標籤烏雲;其他的社會網路服務,如何找到自己的辯證力量,甩脫資訊爆炸、平衡集體智慧與集體暴力,可能長期保存、多功能的資訊結構(preservation information infrastructure),會是這一切最終的可能方向。

知識是…(來自集體智慧)

下午參加一場知識庫的討論,透過大家合力有了蠻棒的腦力激盪。眾人說:

「知識是經由人或者電腦整理過的資訊、有靜態與動態的脈絡,可以提供使用者作進一步決策判斷、解決問題的後續發展,經由學習之後可以產生結構性的關聯。使用者可以決定那些是他想要知道的,那些不是他想要知道的。這些整理過的資訊,依循著本體論而有各個子單元的定義,並且具有相對應的程序與操作方式。」

誠哉斯言!的確來自於集體的智慧!

我會寫 Tâiuân(台灣)了

Pektiong 貼給我一個安靜的連結(link),我連了過去,看到了「教育部閩南語羅馬字拼音輸入法 1.0 版」這幾個字靜靜的出現在手冊 PDF 的頁面上。

彷彿還沒有正式釋出一樣,Pektiong 說,要到 1.1 版修正一些問題之後,教育部國語會就會正式發表這個計畫成果。

我分別在 Windows 與 Mac OS X 上安裝了這套軟體。很清爽的介面。因為 Lukhnos 的體會與感觸〈因為厝起tī石盤頂〉,這個計畫的 code name 叫做「石磐」。

Sui-jiân tōa-hō· phoah, tōa-chúi chhiong, tōa-hong sàu hit keng chhù, chhù iā bē tó-khì, in-ūi hit keng chhù khí tī chio̍h-pôaⁿ téng

雖然大雨潑(phoah),大水沖,大風掃hit間厝,厝也bē倒去,因為hit間厝起tī石盤頂
(Má-Thài 7:25)

那個石磐,是否就是開放香草(open vanilla)呢?

感謝所有讓這個計畫有機會誕生的人,現在,我終於會寫 Tâiuân(台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