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ly Storm Takes House, Leaves Excellent View"

深夜重看老電影《真情快遞》(The Shipping News),凱文史貝西、凱特布蘭琪、茱莉安摩爾…共聚一堂。2004年在美國時,在聖荷西的超大二手書店買了 The Shipping News 這部 Annie Proulx 獲得普利茲獎的小說。其實也是先看過電影才拿起這本…厚度跟隔壁的《時時刻刻》一樣的小說。但是不同的是,小說中一開始的「結」讓我不知身在何方。

重看一次才發現,原來這部電影有這麼多的地方讓我覺得喜歡。這些元素聚集在一起,讓我在還沒有辦法真正搞懂這部片之前,我就已經愛上了它。一部關於紐芬蘭的電影,如何能夠抓到觀眾的心情?這也讓我覺得:理解與真正的體悟,不一定要在當下發生。

敘事者/片中主角奎爾「悄悄地轉變」成為一個優秀的新聞記者,在片末選擇的標題叫做:「Deadly Storm Takes House, Leaves Excellent View」(暴風雨吹走房子,留下最棒的視野)。

清貓砂也是家務勞動

昨天上 Simone de Beauvoir 的《第二性》(The Second Sex),其中「結了婚的女人」一章描述了很多印象深刻的家務奮鬥哲學,例如女性與灰塵的奮戰,很有存在主義的感覺(哈)。然後在課堂討論的時候,結了婚的男人(就是我)在陳述自己的家務勞動時,被當成範例討論「為什麼男人承擔家務就這麼幾項」。我赫然想到了說出這句著名的話「我的名字是獅子」的羅蘭巴特獅子(《神話學》,現代神話,p. 169 大概吧),於是推說,嘿,我現在變成長頸鹿標本了。

今天早上清理貓砂(砂很大…)時,赫然想到昨天列舉的家務勞動項目,少了清理貓砂這一項。大懊悔,急奔回筆電前為文一格。

「中里巴人」與神奇機器

「中里巴人」

時序已然迤邐步入三月下旬。我閱讀去年才認識的好友「麥片小姐」的部落格(George08.blogspot.com),突然想起距離那場美好的聚會、與深夜的暴雨已經整整三個月之遠。印度歷史學家老兄、孟加拉演說攝影化學大師,比利時帥氣的「物」專家…許多面孔浮現起來。而我在這幾個月中,努力從很多事情中走出來、走下去。

最近每天都過得很充實。像我現在就在想著,怎麼用不上不下、「中里巴人」的批判白話來解釋古巴推出自己的 Linux 軟體發行套件(software distro):Nova Linux。這大概是 500 多件塞滿 OmniFocus 到 Things 各大 GTD 軟體當中瑣碎事項的其中一件,而且我還在持續想出新的觀點來折磨自己與虐待別人。倘若用以往寫部落格的方式撰寫的話,大概是至少洗版或灌爆(想像中的)心靈 Feed 信箱的慘況;讀者們或許會摀著眼睛、急忙手足無措地狂按著退訂 RSS Feed 的按鈕吧。

所謂的「中里巴人」的白話批判論述,到底是什麼意義呢?底下我試著展示看看。

在參考 Matthew Fuller 教授所編纂的專書Software Studies: A Lexicon 之前,我其實會想要從「外行人」的角度來先試著講述一遍故事:OK,我們知道古巴釋出了一套 Linux 軟體發行套件。什麼叫做軟體發行套件(用外行人聽得懂的白話來說)?軟體通常在我們的電腦中,有什麼樣的管理典範?軟體使用跟專業者社群又有什麼樣的關係?古巴釋出這套 Linux 軟體發行套件有什麼意義?

除此之外,將釋出一份軟體發行套件放在國家的框架下,其實是一種「軟體的政治行動」。藉由將一組工具、內容所交織成的媒體,highlight 變成國家層級的行動,既雙重地對美國多年的禁運限制與網際網路底層連結的政治意義做出反制語言論自由的表達。它既是一種務實層面的整合行動,也是一種實用-象徵層面的言論自由意義表達。

非常容易地,這種「不上不下」的表達方式會惹毛很多專業人士、令人不爽。然而,這也是部落格以及所有新媒體作為一種終生志業中,最令人激賞的地方。你有機會可以分享這些極不成熟的觀點,並且與人交流獲得別人的指教。

神奇機器

《我曾伺候過英國國王》的敘事者曾經說過一個他的啟蒙偶像、一位神奇的磅秤推銷員的故事。這個肚子有一般人五六倍大的客人,每次都用零錢、鈔票與香腸作即席的魔術演出,告訴旅館老闆他們浪躑了多少財富在傳統的磅秤上;而在一場又一場加演的神聖戲劇落幕之後,這位住在他們的旅館、用鈔票舖滿房間地板的「人生導師」,賣出了一台又一台的「開源節流」神奇機器。而我今天就在 TUV Rheinland 所舉辦的演講/工作坊當中,瞥見了偉大故事的影子。真是神奇啊。

鑒於觀光局自 2008 年極力推行五星級飯店評鑑及認證系統,因此台灣德國萊因特別自德國邀請曾負責杜拜帆船飯店的服務品質評鑑專家來台分享寶貴的經驗以供國內業者參考。

德國萊因集團在歐洲已經協助多家休閒及旅館業進行品質評鑑多年,服務的產業橫跨:連鎖飯店、商務旅館或商務公寓等,目前已經有千餘家的遊憩休閒設施參與該驗證系統,服務的客戶橫跨20餘國,除知名的 InterContinentel Hotel Group、REZIDOR Group (Radisson、 ParkInn、Regent….) 及ALDIANA Worldwide 外,同時也包括號稱七星級的杜拜帆船飯店「阿拉伯塔飯店(Burj Al Arab)」與朱美拉海灘飯店 (Jumereih Beach Hotel) 的品質評鑑。評鑑內容包含針對服務品質、食品安全、衛生及環保(Eco Hotel) 等不同面向進行全面性的整合評估與分析,協助提升旅館業的服務品質。

主講者 Mr. Olaf Seiche 在德國負責協助 German Wellness Hotels 與 Medical Wellness Association Germany 等組織制定相關評鑑標準,並曾在全球百餘家的旅館、SPA 與健康中心等遊憩休閒設施進行評鑑,擁有豐富的實務經驗;他目前擁有服務品質稽核、 ISO 9001與 ISO 22000主導稽核員等資格。 說明會中將介紹遊憩休閒設施評鑑趨勢及服務品質評鑑的經驗分享。

Seiche 先生的角色是旅館稽核員;他的工作是走進一間又一間的旅館,享用著他們的產品與服務,觀察著每一個細節做出稽核與評估。在非洲肯亞他評鑑的對象包括「根據優秀教育訓練」、用敲打廚房鐵鍋「試圖」嚇跑獅子的旅館同仁。在會後的討論中,他說 Krugger 國家公園基本上就是一個大動物園而已;在開放式吉普車直接與五大野生動物(The Big Fives)面對面的「照相機狩獵」(camera safari)行程中,這些心情愉快的動物們、在圍欄中早就已經適應了人類的光臨。然而肯亞的世界裡沒有欄杆,獅子會跑進五星級旅館的廚房。除了他仍舊嚴格地評鑑旅客安全與否之外,他認為肯亞的野生動物世界絕對是不虛此行的體驗起點。

而在他的演講中我所看到的是:認證是全球等級的「萬能磅秤」,就是我們所想像中的神奇機器。就像接下來五到十年後,企業社會責任(CSR)與綠色認證可能會變成「認證」市場上的主流一樣。

[消息] 大會報告,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二手電腦募集

大會報告:感謝 Thinker 的提醒,我上一篇的確寫的太過匆忙,先行撤下切割整理(應該會變成兩篇獨立的文章)再貼出來跟各位分享。下面的資訊是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TIWA 的二手電腦募集資訊:如果家中有第二台、第三台沒有在用的二手電腦,而且對電腦與對人充滿愛心、想要替這些電腦找到使用它、愛護它的新主人的朋友們,可以考慮「替你的電腦報名」參加這個國際服務的計畫喲!這樣他們就會再度派上用場,替台灣-菲律賓、台灣-泰國或越南等地的訊息溝通扮演關鍵角色!底下請看他們的資訊 😛

[敬請轉寄]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二手電腦募集
To: mw_press@googlegroups.com, mw2009winter@googlegroups.com

親愛的朋友:

一直以來,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利用辦公室的一點小小空間,放置了幾台二手電腦,讓難得放假的跨國移工們,可以在TIWA自由地瀏覽網路,查看母國的新聞、或是與友人聯繫;此外,我們也在志工的協助下,針對資訊落差較大的印尼移工開設了週日電腦班,期盼在極為有限的條件中,這些知識或技能,可以為弱勢移工的生活、甚至未來的工作帶來些許助益。

但近日來,由於設備的老舊,TIWA的公用電腦頻頻故障,除了造成使用不便,也讓電腦課難以順利進行。

由於我們預算有限,無力斥資更新設備,若您或您的朋友碰巧有多餘、閒置的二手電腦主機及螢幕,希望您願意捐贈給我們。

我們期待您捐贈的電腦至少是Pentium4 – 1.3GHz或同等級以上的桌上型主機或筆記型電腦(可含鍵盤、滑鼠、喇叭等週邊配備),或者15吋以上液晶螢幕。

有意捐贈的朋友敬請與我們連絡,我們將再商量如何領取。
謝謝!

聯絡人:曾涵生
電話:02-25956858
電郵:laury.tseng@gmail.com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自我的世紀》(The Century of The Self)

感謝電子羊公司部落格Matt!的文章〈體驗與所有物〉(Experiences VS. Possessions)介紹,我看到了這部「很長很長」的 BBC 紀錄片:《自我的世紀》(The Century of The Self)

“This series is about how those in power have used Freud’s theories to try and control the dangerous crowd in an age of mass democracy."
(這部影集是關於那些擁有權力的人們,如何運用佛洛依德的理論試圖在大眾民主的時代,控制危險的群眾的故事。) – Adam Curtis

底下是第一部:快樂機器(Happiness Machine)。

在佛洛依德的侄子 Edward Bernays 的成功努力下,女性抽煙,竟然被連結到自由女神握住火炬,爭取自由!這真是太讚了…

The engineering of consent is the very essence of the democratic process, the freedom to persuade and suggest.
(「共識的操控,就是民主過程、說服與暗示的自由之最主要核心精髓。」)
– (Edward L. Bernays, “The Engineering of Consent", 1947)

Cartoon Graveyard 卡通墓園

做完了早課,腦袋裡響起這首歌:Paul Simon 在 Graceland 這張專輯的第一首主打歌,“You Can Call Me Al"

A man walks down the street
He says why am I soft in the middle now
Why am I soft in the middle
The rest of my life is so hard
I need a photo-opportunity
I want a shot at redemption
Don’t want to end up a cartoon
In a cartoon graveyard
Bonedigger Bonedigger
Dogs in the moonlight
Far away my well-lit door
Mr. Beerbelly Beerbelly
Get these mutts away from me
You know I don’t find this stuff amusing anymore
If you’ll be my bodyguard
I can be your long lost pal
I can call you Betty
And Betty when you call me
You can call me Al

A man walks down the street
He says why am I short of attention
Got a short little span of attention
And wo my nights are so long
Where’s my wife and family
What if I die here
Who’ll be my role-model
Now that my role-model is
Gone Gone
He ducked back down the alley
With some roly-poly little bat-faced girl
All along along
There were incidents and accidents
There were hints and allegations

If you’ll be my bodyguard
I can be your long lost pal
I can call you Betty
And Betty when you call me
You can call me Al
Call me Al

A man walks down the street
It’s a street in a strange world
Maybe it’s the Third World
Maybe it’s his first time around
He doesn’t speak the language
He holds no currency
He is a foreign man
He is surrounded by the sound
The sound
Cattle in the marketplace
Scatterlings and orphanages
He looks around, around
He sees angels in the architecture
Spinning in infinity
He says Amen! and Hallelujah!

If you’ll be my bodyguard
I can be your long lost pal
I can call you Betty
And Betty when you call me
You can call me Al
Call me Al

這種化認同於無形的感覺真的超好。對了,這整張專輯都是非洲化的 Paul Simon。鼓聲超正點的 🙂

「不像遊戲」

Involve Inc. 所共同設計的 US Holocaust Memorial Museum 裡的 Kristallnacht 特展(「破碎窗戶之夜」),是一個跟年輕朋友一起共同創作的猶太大屠殺的故事。作者這樣說了一句超重要的話:

“The thing for us is to how to do this without trivializing it or making it feel gamelike. You don’t want them to feel like they were there, because they weren’t, but that they’ll know something more."
「對我們來說,這個計畫的挑戰是要如何不讓這些內容、故事與片段變得瑣碎;或者不讓它變成一種遊戲(gamelike)。你不想讓這些觀眾覺得他們就在那裡,因為他們本來就不在現場,可是他們將會知道一些更多的什麼。」

一所學校

深夜睡醒,起床把吳祥輝「芬蘭」、「愛爾蘭」之後的新書《我是被老師教壞的 — 我最感謝的一所學校》的最後幾十頁讀完。我對他著名的「芬蘭驚艷」等沒有太多過量的期待(因為我對於自己的國際視野還頗有信心),倒是大年初一在誠品對這本矛盾的書名、細細地講么兒高爾夫球訓練(當然有太多的言外之意)的書,一摸著就放不下來。

因為今年我跟 J 在開始準備懷孕。我一直還沒有準備好要養育一個孩子的狀態:我不夠快樂。長久以來在這個土地上的教育體制中,我所學會的只是如何「野」,如何逃避學校,如何超越既有的框視回歸本能,但是卻沒有一個夠積極與正面的想像來過人生。這本書在回答我對自己的提問。你自己要過一個什麼樣的人生?要用什麼樣的態度來帶給另外一個新生命人生?好看的故事往往表面不太光鮮亮麗,這本寫的沒頭沒腦、忽焉在左忽焉在右的小孩子的故事,卻深得我心。成長總是跌跌撞撞。在這些探索之中,有一種後設的信心在滋生與茁壯。

吳祥輝的宜蘭旅程是帶領么兒的心靈復健之旅,讓我也跟著走了一段心靈旅程。看起來是點點滴滴的小故事,其實背後是一個寬廣的背景,一個學校靜靜地矗立在那裡。

開場梗與變魔術

歐巴馬應景文:這是歐巴馬就任前最後一次在 change.gov 所作的公開演說,「我們的民主傳統」(Our Democracy Tradition)

聽完之後我覺得有兩點最吸引我。第一,他開始講故事的時候的「起手式」(例如媽媽講故事給孩子聽的時候,都會說 long long time ago…)。他回到兩百二十年前的華盛頓就職的那一天。

The first Inauguration took place 220 years ago. Our nation’s capital had yet to be built, so President George Washington took the oath of office in New York City. It was a spring day, just over a decade after the birth of our nation, as Washington assumed the new office that he would do so much to shape, and swore an oath to the Constitution that guides us to this very day.

然而,我們怎麼能夠講到民主與華盛頓而絲毫不提 Jo Stewart 著名討論民主的暢銷書《美國(書):民主不彰的公民導覽手冊》America(The Book):A Citizen’s Guide to Democracy Inaction 呢?它的序言也是以「華盛頓親自為本書寫序」當做一個重要「賣/笑點」。

When America (The Book) first approached me about penning the foreword to their tome, I was surprised. Firstly the foreword is not my bailiwick, but rather the Declaration. Forgive my conceit, but if one is looking to introduce a grand composition with a pithy and clear pronouncement, my declaratives are second to none. “Life, Liberty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 Google it if ye doubt the claim! Also of some concern, I have been dead for….oh lord, has it really been 178 years? My goodness, time certainly flies when you are no longer consigned to your earthly vessel.

這兩位先生都想要回到華盛頓,開始他們的故事旅程。

開始說故事是一個神奇的時刻,因為在這個迷人的時刻,故事中一個偉大的冒險就開始了。另外一個例子是 dennischan 2006 年所發表的、令人回顧再三的文章〈相聲的終結〉,裡面重述表演工作坊相聲經典大戲《那一夜,誰來說相聲?》開場的場景分析:華都西餐廳請來相聲大師王地寶、舜天嘯講相聲,但是這兩位大師「失蹤了」。藉著這個失蹤,舞台上的演員與現場的觀眾一同經歷了笑不出來、歷史的幽魂等等充滿創傷經歷的回溯與創作誕生的源頭。誠如前一陣子 @aboutfish 關魚兄與 @686 兄在 twitter 上提到,dennischan 的分析仍然讓人低迴不已:

…從整體戲劇結構上而言,「那一夜」以相聲大師的缺席暗示傳統文化的失落,其後幾夜,大師仍然缺席,只有徒弟上場代打,不得不承認傳承之困難;而「千禧夜」則藉由舞台上全知第三人的介入隱喻歷史赤裸的權力鬥爭,這樣的改變雖然驗證了表坊創作的努力,但內容才是最重要最基本的──很少有觀眾會去在意相聲大師到底出不出場,也很少有觀眾會去質疑貝勒爺為何跑來鬧場;只有當李國修與李立群結結巴巴地演出舜天嘯與王地寶,而且愈演愈好時,我們才會注意到原來新一代的相聲大師已經在場上了…

好的開場梗雖然未必會帶來好的故事與結局(金融海嘯退場、失業問題解決),但是卻絕對是成就一篇重要的創作(演說或者作品)的一個關鍵元素。

第二個我覺得我很喜歡這個演講的點,是他要跟大家搏感情的部份。他要告訴你,「因為前面的故事(傳統)」,所以接下來這幾天的美國總統就職典禮,不會只是一場就職典禮而已。一個就職典禮、不會只是一場就職典禮而已。真厲害,像是歐巴馬牌變魔術一樣。

套句羅蘭巴特的話來說,這就是現代神話(modern mythology)啊。

他要當全民的總統,藉由 45 種語言對全世界放送,他要做全世界的美國總統。這些細節台灣的媒體應該都已經講很多了,關於那一火車「平凡的美國人」、關於多少人在華盛頓零下的街頭等著注視他「登基」….等等。

….That is why the events of the next several days are not simply about the inauguration of an American President – they will be a celebration of the American people. We will carry the voices of ordinary Americans to Washington. We will invite people across the country to work on behalf of a common purpose through a national day of service on Monday. And we will have the most open and accessible Inauguration in history – for those who travel to the capital, and for those who choose one of the many ways to participate in the Inauguration from their own communities and their own homes.

鄭龜的文章已經從對以色列傾斜的角度、對這個(還有幾十分鐘就要)新上任的美國總統,投下不信任的一票了。台灣年輕熱情的部落客理解歐巴馬的意義然後自己開討論會/讀書會默默地在練功。在高鐵的車上,我看到有人讀著「商周」當中「xx 大師」大前研一的文章,標題寫著「讓自己對於世界大事有觀點」

你對於歐巴馬隨著國內電視頻道與 CNN 商業合作、傾銷全美國觀點的「全世界都在看」就職典禮,有什麼觀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