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ly Storm Takes House, Leaves Excellent View"

深夜重看老電影《真情快遞》(The Shipping News),凱文史貝西、凱特布蘭琪、茱莉安摩爾…共聚一堂。2004年在美國時,在聖荷西的超大二手書店買了 The Shipping News 這部 Annie Proulx 獲得普利茲獎的小說。其實也是先看過電影才拿起這本…厚度跟隔壁的《時時刻刻》一樣的小說。但是不同的是,小說中一開始的「結」讓我不知身在何方。

重看一次才發現,原來這部電影有這麼多的地方讓我覺得喜歡。這些元素聚集在一起,讓我在還沒有辦法真正搞懂這部片之前,我就已經愛上了它。一部關於紐芬蘭的電影,如何能夠抓到觀眾的心情?這也讓我覺得:理解與真正的體悟,不一定要在當下發生。

敘事者/片中主角奎爾「悄悄地轉變」成為一個優秀的新聞記者,在片末選擇的標題叫做:「Deadly Storm Takes House, Leaves Excellent View」(暴風雨吹走房子,留下最棒的視野)。

廣告

清貓砂也是家務勞動

昨天上 Simone de Beauvoir 的《第二性》(The Second Sex),其中「結了婚的女人」一章描述了很多印象深刻的家務奮鬥哲學,例如女性與灰塵的奮戰,很有存在主義的感覺(哈)。然後在課堂討論的時候,結了婚的男人(就是我)在陳述自己的家務勞動時,被當成範例討論「為什麼男人承擔家務就這麼幾項」。我赫然想到了說出這句著名的話「我的名字是獅子」的羅蘭巴特獅子(《神話學》,現代神話,p. 169 大概吧),於是推說,嘿,我現在變成長頸鹿標本了。

今天早上清理貓砂(砂很大…)時,赫然想到昨天列舉的家務勞動項目,少了清理貓砂這一項。大懊悔,急奔回筆電前為文一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