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不知道的農業」(草稿)

譯者:鄭衍偉
原文連結:http://www.alfae.org/pdf_src/media/2010_11_29_denkei.pdf

「你所不曉得的通訊」系列報導[1]

ALFAE追求的農業x ICT

提供:電經新聞社(2010/11/29)

ALFAE透過產學官民合作,設法推廣整合資訊通訊科技的新農業(農業x ICT)。目前他們正在傾力開發農業伺服器(Agri-server),尤其著力於雲端農業監測領域的標準化。不過就現狀而言,有很多問題必須先行克服。我們在採訪ALFAE的龜岡會長之後,整理出資訊通訊科技無法在農業現場普及推廣的理由。 (北島圭)

ALFAE是一個產學官民合作組織,目標是建立亞洲太平洋的飲食農業環境資訊據點。

ALFAE的成員都是飲食農業環境等領域的專家。會長龜岡孝治是三重大學生物資訊學研究所的教授,他說:「這組織主要是由農林水產省1996-2005年間實施的『農水 IT Project』成員所組成的。」

現在ALFAE應用監測網絡(sensor network)和光監測技術等最新ICT技術進行各式各樣對環境資訊化社會有貢獻的研究。目標是建立飲食農業環境的資訊據點。以任務導向的立場在「創造健全飲食農業環境產業」「未來社會發展」「科學技術革新」「培養優秀人才」「文化傳承」等廣泛領域貢獻所長。

根據龜岡會長的發言,現在有很多問題必須要先行克服。「過去農業和資訊通訊科技關係非常密切。就歷史回顧來說,有線電話和有線廣播都是從農業的領域開始普及發展。最早引進傳真技術的也是農家。就手機來說,從大型手機的年代農家就開始運用手機了。順著這個脈絡看,網路和遍在服務(Ubiquitous Service)都是可以在農業領域發揮長才的技術。」問題在於「教導農民善用網路進行推廣這個部分作得不夠。」

總而言之,農業和 ICT 很合。是中間那些應用技術的門檻造成推廣遲緩。龜岡會長提出他構想的腹案表示:「譬如政府帶頭做好農業雲端基礎建設是一種做法。拉攏廠商建好雲端建設,免費提供農民機械設備,再以服務的形式收取費用這樣就行了。」

若是我們順著 ICT 的脈絡繼續檢視,會發現另外一個大問題。那就是基礎建設不足。假使一邊進行農事一邊彼此交換資訊,以手機為核心來提供便在服務(ubiquitous service)就會很有用。雖然日本手機基地台的覆蓋率很高,但是那只是在居住區,農業區的覆蓋率一點也不高。

龜岡會長表示:「2001年,農水IT project開發田野伺服器(field server)的時候在農業現場實際作實驗。當時不得不在苗圃架設新的無線網路設施,設備負擔不輕。即使我們想要在農業現場運用ICT技術,基礎設施不完備還是沒辦法推廣。」

農水 IT Project 以 ICT 為主軸來進行各式各樣的技術開發,05年,農業x ICT的基礎技術就差不多建構完成。譬如說雲端農業一開始就是這個計劃的關注焦點,農水project從01年起,就開始提倡建立標準化的 XML 規格基礎,成果就是「BIX-pp」計劃。BIX-pp是用XML來書寫植物生產過程的紀錄文件(object)。只要運用這規格來紀錄生產過程,就可以輕鬆透過泛用軟體來進行各式各樣的分析。生產者可以檢視過去的生產狀況,接受顧問診斷指導的時候,也可以把紀錄資料拿出來對照。

「除此之外,我們還開發了前面提過的田野伺服器。我們以 UNIX 為基礎運用 Java 和SQL,透過無線網路設置田野伺服器。從 X 光到太赫茲(THz)都納進觀察範圍,在苗圃實際進行監測。」這些處理方式非常先進,不過在農業第一線的現場並沒有開始實際運用。因為對於農業從業人員來說,目前還看不出這些技術對於生產效率或者是增加收入有什麼幫助。

龜岡先生也反省表示:「農水 IT project有一點變成研究者自己在玩。雖然有在進行開發,可是並沒有努力將它轉變成一種服務在農業現場進行推廣。」同時批評:「一般產業只要完成元件技術[2],接下來就會進入商業階段將元件技術轉移給企業。就農業而言卻沒有這樣的接收環境,沒辦法發揮階層分工。」

現在ALFAE正在傾力開發農業伺服器,尤其專注於雲端農業監測部分的標準化。說得具體一點,是在建立一個監測服務平台。雖然農業有很多不同的型態,但是終究都還是需要一個可以在地表收集資訊的裝置。現在ALFAE正在研究要怎樣建立這部分的服務系統。

龜岡會長表示:「現在農業 x ICT研究已經進入需要資金的階段。想要用 ICT 重振農業,政府配套支援是絕對不可或缺的。」


[1] 原文「シリーズ通信とは何か」有誤,應該是電經新聞的系列專欄,シリーズ「通信とは何か」,改翻「你所不曉得的通訊」系列報導。

[2] 原文為「要素技術」,日語的要素在產業界指的是構成產品的元件,以電腦而言就是螢幕、輸入裝置、硬碟等。http://mot.yamaguchi-u.ac.jp/dictionary/mot-dictionary3yagyou.html

「百年屈辱」的政治語言意義

感謝《譯言》的翻譯,我閱讀一篇很重要的在地外籍「中國人」的文章:《前景》永遠當不了中國人:為什麼要離開我曾經愛過的地方?

被創造出來的「百年屈辱」,實在是近代中國的一個智慧型的發明。前面的人有了屈辱,後面的人就很務實地「就地取材」,將屈辱打造成「百年屈辱」,塑造成為動人的、傳家教子孫的大眾動員工具。而沒有遵循這條道路、沿著這條軌道往前走的人們,就是不「認同」這些國仇家恨,是個背叛者而用各種方式處決。「百年屈辱」於是變成了一把超強的兩面刃:「內抗國賊、外除強權」。

「世界不愿意在21世纪被中国领导还有最后一个原因。中共从最开始就鼓励强烈的排外情绪。狂热的民族情绪是它的基石之一。党的宣传机构创造了"百年屈辱"这个词来定义从鸦片战争开始到解放的那个阶段。当时外国列强确实豪取掠夺了一番当时羸弱的清王朝。第二次世界大战被称为抗日战争。对于在公开场合诟病中国的人,把诺贝尔奖颁发给一名中国的知识分子,或者是一位和达赖喇嘛尊者喝茶的公众人物,都是在"干涉中国内政"和"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中国人民时常被告知那些外国人曾对他们做过什么,常常感到屈辱,同时党也誓言要代表他们复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