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 Cold, Coldness, the War of Coldness

Cold, Coldness, the War of Coldness, for dictionaryofwar.

As the Russian army invaded the Georgian territory, right in the same day China celebrating its “one world, one (Olympic) dream”, mainstream media soon were flooded with the term “new cold war”. Russia is back, and right now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is facing its most serious, urgent, catastrófico economic Recession that is going to influence the world. For the western journalist, cold war was over decades ago, and the “new” is coming back to haunt the world with it’s new axis, new friends, and new competition.

But there are certain places on the earth that still under the same old coldness. Just like the South Eastern Asian jungle where Japanese soldiers hided into and waited for long term resistance, people there just missed the institutional de-frozen message: the Emperor/tennō/Mikado’s radio lecture announcing “unconditional surrender”. Post-war period after World War II is called “Cold War”, the when is the end of “Cold War”? Are we officially providing any equipment, or any institutionalized effort, to terminate the coldness?

In post WWII situation, Taiwan was deemed the important freedom fighting fortress on the Pacific Ocean. An un-sinkable aircraft carrier. A free China, China outside of China. A kind of democracy window to let people look into the iron curtained Chinese mankind. Taiwanese development were deemed strategically aligned with US’s interests. Embracing the financial (mostly in the form of raw material, just like the extended market for USA national production) support and accompanied ideologies, we are connected with the center of the war. Show our loyalty, going nowhere but embracing the superpower, even the enlightment is coming from most US then coming back to our own people.

Taiwan is not only a free China, better China, civilized China, but also an unsinkable refrigerator. Taiwan is a cold generating device. Taiwan is institutionalized into the generator of our own coldness, and help in sustaining other people’s coldness. When our enlightened intellectuals coming back to Taiwan, they found Taiwanese people are so “cold”, not responding to external International situations: don’t go out to protest against the Viet Nam war, for example. How do we react to those situation? We don’t even know who we are! The only thing we know is the produce things. We are hardworking people, and we are doing real good.

As no one is officially announcing “the cold war is over” (they don’t announce it when it began neither!) , the coldness generating device, the unsinkable freedom carrier on the Pacific Ocean, is still hardworkingly outputing its coldness. No one yet to check the ruins so very few people know it’s still working. Some politician knows the product these people produced, so smartly find a way to utilize these coldness-related products. At least to better their political lives.

I would like to propose a research/re-search into coldness, to uncover the cold war’s technical sides: cold war’s instrumentality, how did it terminated or even everlasting? What’s the strategies and tactics of cold war initiator / collaborators? Do they know we are the children of coldness, and those are even extending to today?

法鼓公益論壇:數位公益

上週三在清華學院參加了法鼓大學的公益論壇,與談的講題是《數位公益:技術文化、結構知識與國際經驗》。在其他與談人(如法鼓基金會的釋常法法師、清華學院的唐傳義教授與開拓文教基金會的蔡淑芳執行長)報告中,應該已經會有介紹到國內外、針對不同社會議題的數位公益個案經驗被討論;所以我設定自己的角色,是應該提出一個初步的模型,銜接數位與公益更緊密結合的國際案例,來幫助與會者釐清這四個字「數位公益」所能夠創造出來的可能性。

為什麼要模型?因為需要將實務層面的行動,與理論與其他結構性的議題接軌,找出個別案例彼此之間的「鄰里關係」(neighborhood relationship);這樣對於單獨的行動,行動者就不會侷限於必然有限的視野,能夠從鄰近的作法中取材、甚至更近一步的找到創新與突破。網路運動 Luther Blissett 將藝術理論與藝術史看做是一家超級市場,行動者自在地在其中挑選適合的(想要的)理論、自行組合與彈性運用;這樣的想像帶給後來的創作者更大的自由與天空。在數位公益的行動者找到這樣的超級市場之前,無論是否已經有所公論,總該要有人嘗試著來吆喝進貨、與勇敢地上架陳列精采動人的典範作品!

這些經典的創作行動,絕對不僅止於投影片中所提到的這些組織與計畫。Mediashed.orgThe People Speak 是我今年(2008年)這次拜訪英國倫敦時,兩位老友所展示的、讓我深受震撼的兩個團體。如今在 Goldsmith 金匠學院教書的 Graham Harwood 從 Mongrel.org 以來一系列的作品,在倫敦南端海邊(Southend on Sea)孕育出以資源重複利用科技(recycling technologies)、衝撞政治、藝術與想像的完整作品。跟 GVO 中文翻譯小組的 abstract 一起去拜訪的老友 Saul Albert,他則專注在運用資訊科技舉辦具有魔幻色彩的公民聚會,讓與會的民眾,運用手中的意見表達色版,共同決定自己手中集體資源的運用方向。Harwood 推動倫敦大多數尋求政治庇護的剛果民眾的手機社群網路,Saul 更在跟倫敦的波蘭人合作,設計出「公民審議」聚會的商業計畫,要將公共領域中的創新變成一個公益企業。他們的計畫跟我去年所觀察的美國陽光基金會(Sunlight Foundation),都只是這個數位公益洪流與浪潮的一部分。

台灣有自己的土地、自己的生命力與自己的創新。這次演講的經驗也讓我重新仔細聆聽開拓文教基金會這十年來所「開拓」的領域,認識到法鼓基金會的長期努力、由清華校友所推動的農業網路公益企業創新;這些都該加入到這股全球的公益浪潮中,學習彼此的精采之處、也獲得應有的肯定。希望我們所對談的這些故事,只是一連串驚喜與互助合作、改變生活與社會的開始 🙂

[Updated] 政治與實驗科學的源頭:《利維坦與空氣泵浦》

Image of 利維坦與空氣泵浦
剛剛在 CiteUlike.org 讀到《利維坦與空氣泵浦》(Leviathan and the Air-Pump: Hobbes, Boyle, and the Experimental Life)(中文由行人出版社出版)的摘要。貼下來與同學分享。

In the aftermath of the English Civil War, as people were groping for new forms of political order, Robert Boyle built an air-pump to do exper iments. Does the story of Roundheads and Restoration have something to do with the origins of experimental sci ence? Schaffer and Shapin believed it does.

Focusing on the debates between Boyle and his archcritic Thomas Hobbes over the air-pump, the authors proposed that “solutions to the problem of knowledge are solutions to the problem of social order." Both Boyle and Hobbes were looking for ways of establishing knowledge that did not decay into ad hominem attacks and political division. Boyle proposed the experiment as cure. He argued that facts should be manufactured by machines like the air-pump so that gentlemen could witness the experiments and produce knowledge that everyone agreed on. Hobbes, by contrast, looked for natural law and viewed experiments as the artificial, unreliable products of an exclusive guild.

The new approaches taken in Leviathan and the Air-Pump have been enormously influential on historical studies of science. Shapin and Schaffer found a moment of scientific revolution and showed how key scientific givens–facts, interpretations, experiment, truth–were fundamental to a new political order. Shapin and Schaffer were also innovative in their ethnographic approach. Attempting to understand the work habits, rituals, and social structures of a remote, unfamiliar group, they argued that politics were tied up in what scientists did, rather than what they said.

[Updated] 邊讀邊翻了一下。FYI 🙂

英國內戰(English Civil War)之後,當人們正在摸索新的政治秩序形式時,Robert Boyle(波以耳)建造了一個空氣泵浦來進行實驗。「圓頭佬」Roundheads,有為證)的故事與「王權復辟」(Restoration)是否與實驗科學的起源有關呢?Schaffer 與 Shapin 相信這之間有所關連。

聚焦在波以耳與他的主要批判者霍布斯(Thomas Hobbes)關於空氣泵浦的爭論,作者提出的觀點是:「知識性難題的解答,同時也是社會秩序難題的解答。」波以耳與霍布斯都在尋找,如何建立不會倒退成訴諸個人特質、信仰的批評(ad hominem)、非理性的攻擊與政治區分的方法。波以耳提倡,實驗作為政治社會問題的解答,以及治癒良方。他認為事實應該被類似空氣泵浦的機器所製造,如此紳士們就可以見證實踐,並且生產眾人皆認同、有所共識的知識。相對於波以耳的觀點,霍布斯尋找著自然法則,並將實驗視為由一群特別的人們所創造出的,人造的、不可信賴的產品。

《利維坦與空氣泵浦》中所採取的新方法,在科學的歷史研究中有著超級重要的影響力。Shapin 與 Schaffer 發現了科學革命的一個特殊時刻,並且展現了關鍵科學預設(key scientific givens,例如:事實、詮釋、實驗與真相)如何對於一個新政治秩序來說,扮演了基礎的角色。Shapin 與 Schaffer 他們的民族誌取徑也相當創新。企圖去理解一個遙遠、不熟悉的群體的工作習慣、儀式、與社會結構,他們這樣地提出推論:政治與科學家所完成的、而非科學家所論述的事物,相連結在一起。

傅大為老師在科學人網站上的文章〈實驗科學誕生的政治史〉,試圖捕捉這部經典著作的論述:「身處17世紀的亂世,波以耳與霍布斯各自主張的生活形式,如何成就今天的科學正統?」傅老師也點出了這個著作的兩個巨人對峙身影背後的歷史背景。

「….促使霍布斯發展出《利維坦》(Leviathan, 1651)契約論政治哲學的英國社會,也正是促使波以耳發展出新實驗哲學的社會。當時英國清教徒革命(內戰)逐漸結束,以查理二世為主的王室復辟(中興)逐漸興起,但是英國國教、清教、王室,乃至歐洲天主教等勢力仍然暗潮洶湧,一些清教徒仍企圖造反,所以查理二世復辟初期,社會氣氛緊張,國王與國教對於文字與言論的檢查十分嚴格,對清教徒也不肯寬容。

在這個王室不穩的時代,霍布斯透過自由人聯合訂立契約的邏輯,因為身在亂世,故而推論出大家應該絕對效忠王室的結論,並認為不該在王室之外另立權威(無論是清教牧師、國教僧侶,或是皇家學會成員這種「新僧侶」)。反之,貴族出身的波以耳雖然也效忠王權,但更友好僧侶、拉攏煉金術士,並且要創立出一種純粹就事論事、不涉及政治與宗教論爭、不涉及各種哲學或假說的新論述、一種新的生活形式(form of life)。人人在其中能夠積極生產客觀而有用的科學知識,但卻不必面紅耳赤地爭論不會有結果的哲學與宗教,也不必擔心得罪國王或是其他各種暗中的勢力。…

現代實驗科學之所以可能出現,因為波以耳提倡了一種 Latour 所謂的「雙重生活」,這就是作者謝平與夏佛所謂的「實驗生活」。邏輯太好的霍布斯選擇公共、擁抱群眾,站在理性的基礎上批判波以耳,卻不懂得理解波以耳所倡導的型態之奧義廣泛流傳影響迄今的重要意義。作者的結尾時的結論與論點非常清晰而有力:

「…我們以為我們的科學知識原則上是開放的、有門路可及的,但公眾並不明瞭;科學期刊放在公共圖書館裡,但是其中的語彙於一般公民有如域外之言;我們說我們的實驗室屬於最開放的專業空間,但公眾不會進入其中;我們的社會據稱是民主的,但公眾無法爭辯他們不瞭解的事情。原則上最開放的知識形式,實際上變得最封閉。對我們的科學保持懷疑,等於質疑我們社會的構造。難怪科學知識不易深究。

本書討論我們的知識和政體之間關係的起源,而這關係在根本上已延續三世紀之久。但我們認為,過往為我們提供理解當下的資源,不是用以預見未來。不過我們可以做一個相當可能的大膽預言。我們藉以製造科學知識的生活形式,會隨著我們處置國家事務的方式維續或衰亡。….

…我們的科學知識、我們社會的構造、關於社會和知識之關係的傳統陳述,都不再被視為理所當然。當人們逐漸認清我們的認知形式有其約定俗成而人為的面向,就可以了解,我們認識的根本是我們自身,而不是現實。知識和國家一樣,是人類行為的產物。霍布斯是對的。

盜賣期刊、圖利廠商的羅生門

台灣圖資論壇Ning!)的活動「陳亞寧談機構典藏(Institutional Repository, IR)」中,看到待討論議題之一有「國家圖書館遠距系統盜賣四千期刊」這樣的字眼,在英國開會的我不禁驚訝地說不出話來。

趕緊上網查了一下:在新新聞週刊(無法連結,Yam 天空新新聞專區) 1118期〈【封面故事】 國圖館疑以公帑圖利特定廠商〉,報導了民進黨立委林淑芬辦公室(正式部落格,8月7日文章〈【剪報】立委指控國圖圖利廠商帶頭侵權〉)針對民眾檢舉國家圖書館圖利凌網科技,致使在遠距期刊系統上不當獲利的新聞,其中未獲得授權的知名雜誌如天下等「皆為受害者」。依照中央社 8月 5日的新聞稿〈林淑芬質疑圖利凌網 國家圖書館否認〉,立委林淑芬是這樣說的:

林淑芬上午在立法院召開記者會說,2005年底以前,國圖每年編列數千萬元推動「遠距圖書服務系統」,並建置「中華民國期刊論文索引光碟」四千四百種期刊書目資料,這項計畫委託工業技術研究院電通所執行;不過,電通所取得計畫執行權與預算後,卻私下外包給凌網執行。

 林淑芬說,2006年這項計畫預算模式突然改成BOT方式,凌網科技以「零元」金額得標;她說,這項計畫最大的成本是先前掃瞄圖書資料建置資料庫的花費,國家把資料建置好了,卻讓凌網以零元金額,取得過去耗資上億元的「遠距圖書服務系統」與「中華民國期刊論文索引光碟」營運權。

 林淑芬表示,凌網銷售儲值點數,販賣四千四百種期刊雜誌全文,兩項產品收入,每年超過四千萬,其中百分之九十五收入由凌網獲得,只有百分之五繳回國庫,若以此金額推算,從2006年一月一日以來,凌網獲利至少超過一億元,國圖涉圖利罪嫌,此案應移送監察院調查。

在新新聞的文章〈帶頭侵害著作權,變造名目收費 國圖館疑以公帑圖利特定廠商〉中,作者李彥謀更對凌網科技做出了進一步的「分析」:

全國各出版社提供4000種以上期刊雜誌給國圖館,國圖館以數位典藏名義掃描後,進一步開發遠距圖書服務系統,獨家委託凌網公司以商業型態銷售儲值點數,販賣所有文章。外界質疑凌網公司在沒有付出任何代價情況下,就輕易取得經營權,又在分配收益的比例上取得95%的大餅,內幕的確啟人疑竇。
國家圖書館遭踢爆圖利廠商,利用「遠距圖書服務系統」與「中華民國期刊論文索引光碟」讓凌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於二○○六年以「○元」取得營運權,估計每年此兩項營收可達四千多萬元,至今獲利已經超過一億元。

根據國家圖書館與凌網公司BOT合約顯示,從讀者網路購買資料的收益所得,九五%的由凌網取得,國圖館祇拿到五%,如此大的差距,遭到外界質疑,民進黨立委林淑芬抨擊,這是用國家公帑與人民納稅錢,行圖利廠商之便。

凌網不花一毛取得經營權

據瞭解,全國各家出版社共呈繳四千四百種期刊雜誌全文給國家圖書館,國圖館以「數位典藏」名義掃描後,進一步開發「遠距圖書服務系統」,之後卻獨家委託凌網公司以商業型態銷售儲值點數,販賣所有文章。然而其中竟然有超過四千種期刊完全未取得授權,包括本刊在內及其他暢銷雜誌都是遭到侵權的受害者。

據調查,二○○五年之前,國圖館每年編列數千萬元經費推動「遠距服務系統」以及建置「中華民國期刊論文索引光碟」計畫,委託工業技術研究院電通所執行,但是電通所取得計畫執行權與預算後,卻私底下再外包給凌網公司執行,因此該公司才是真正的獲利單位。

更令人起疑的是,從二○○六年以後,國圖館改採BOT方式,但是經營權卻仍由凌網公司取得,國圖館副館長宋建成一開始說明,當初祇有一家廠商來投標,後改口是四家參與競標。立委林淑芬表示,宋建成與凌網公司關係匪淺,經常受廠商招待飲酒,不過宋建成則以人格擔保未有不法情事。

據指出,今年五、六月間,國圖館曾經舉辦「遠距圖書服務系統」相關說明會,當時就有人質疑宋建成與凌網公司暗通款曲,渠料宋建成當場反目,並以退休相脅。而凌網公司遭人點名,卻不願對外說明,但曾透過相關管道試圖疏通。

事實上,國家圖書館在一九九四年根據NII計畫成立「遠距圖書服務系統」,原意是要提供讀者直接經由該系統,透過網路方式取得國內期刊雜誌全文,直到二○○二年,國圖館才依「著作權法」修正後的規定,關閉四千四百種期刊的線上下載服務,僅開放不到六十種有授權的期刊下載。

據瞭解,從二○○二年至今,國圖館取得授權的期刊總數才三百八十五種,仍有超過四千種未獲授權,但是凌網公司仍然經由國圖館網站向讀者收取「文獻傳遞」費用,林淑芬認為,這很明顯的已經違反相關規定。……

【詳細內容,請見新新聞周報第1118】

凌網科技特別做出澄清的嚴正聲明

針對日前有來自不同的訊息管道(一位民意代表、少數傳播媒體),相繼以國家圖書館(以下簡稱「國圖」)在民國九十四年委託凌網公司(以下簡稱「本公司」)自民國九十五年起營運的「遠距圖書服務及中華民國期刊論文索引光碟委託營運案」(以下簡稱「本專案」)為事由,在未經嚴謹、公正且客觀的查證程序,即曲解事實、逕自向外界散播對本公司、工業技術研究院(以下簡稱「工研院」)及國圖之惡意且不實的負面指控(不法、圖利、侵權等)和相關報導;據此,為維護本公司正派經營的理念及全體投資股東的權益,謹此鄭重的澄清與聲明如下:

一、本公司於民國九十四年參與國圖「遠距圖書服務系統及中華民國期刊論文索引光碟委託營運案」公開招標並得標,經半年建置開發系統及準備期後,於九十五年起開始營運服務。本專案依據政府採購法,由國圖委託本公司經營模式,並無不法情事。合約亦明訂委託營運期間為兩年,委託營運期間屆滿,經機關評定廠商為營運績效良好者,機關得研訂繼續營運之條件,委託廠商繼續營運。但以一次兩年為限。

二、本專案實際承接金額為零元,政府並無任何預算經費投入,本公司需自行投入系統開發建置、金流服務、軟硬體及網路頻寬、維運耗材及相關費用(郵寄、傳真、碳粉、紙張等)、客服行銷推廣及系統維運人員、專屬派駐國圖服務人員、授權洽談人員等,並提供國圖現金繳庫、掃描作業及代收代付出版單位授權權利金等,而非本公司不花一毛取得經營權,報導寫法實屬誤導視聽。本公司於本專案收取之服務工本費,係用以維持系統正常營運所需,純屬接受國圖委外代為提供圖書館服務性質。本專案基本精神為使用者付費,而非由國家編列預算經費及人力由全民負擔來建置營運系統並提供服務。委託經營迄今,一切營運成本開銷均有報表可供查詢,絕對禁得起嚴苛的財會檢視,並無國圖圖利本公司及本公司從中有不當得利超過一億元之情事。

三、本公司在國圖的委託監督下,本專案所提供的文獻傳遞服務,相較於國內外其他的圖書館而言,不僅提供學術界相對較低廉的收費及更多樣化圖書館服務的選擇,更是在國內業界相繼引進中國大陸簡體期刊全文服務後,唯一仍能保持全部以台灣本地出版之學術期刊為主的圖書館服務系統。本專案今年預估收入僅約佔本公司總營收的百分之五,承接本專案實為協助國圖進行期刊數位化典藏,並基於台灣學術研究成果保存及流通,避免台灣學術研究成果因取得不便,而導致華文世界研究人員轉而以參考中國大陸簡體期刊論文為主進行研究之考量,遠大於對公司營利之考量。同時本專案提供之文獻傳遞服務,其服務提供方式皆已事前參考律師顧問意見,在遵守著作權法的前提下為之,並無侵害著作權甚或是某些特定媒體所惡意指稱之盜賣期刊之情事。

四、民國九十五年之前,國圖委由工研院執行遠距圖書服務。由於工研院專注於科技研發業務,因此該計畫中非技術性作業及服務,乃由工研院依其內部採購程序規定委由本公司執行。

五、工研院為台灣科技技術研發重鎮、海內外人才培育的搖籃和發揮創新、創意、創業精神的發源地,長期以來就以扮演著帶領產業前進的火車頭角色,在開發技術和技術移轉授權上表現出色,有不少來自工研院的科技人於自行創業後,仍能持續對台灣經濟永續發展和深耕科技服務做出更大的貢獻。惟本公司目前三百二十多位員工中,曾任職於工研院者不到十名,絕非報導指稱內部工程師大部分由工研院轉任。更無工研院電通所是本公司「白手套」之情事。

六、本專案對促進國家知識數位化和學術傳播競爭力的提升有實質之貢獻,此次遭受來自某立法委員及其國會辦公室和少數傳媒如新新聞周刊等,未經查證即進行對本公司聲譽抹黑,對董事長人格抹煞的不實指控和撰文散播錯誤之訊息,包括招待公務人員等皆為子虛烏有之事,已嚴重影響本專案之合約精神和本公司長久經營之聲譽及投資股東之權益,本公司除至表遺憾外,對於相關不實指控和散播未經查證訊息之當事人將保留法律追訴權;對提供惡意且不實訊息之個人或業者尤深感不恥,亦將同時追究此次散播不利於本公司營運的不實消息來源提供者,並對其保留法律追訴權,以正視聽。 …

在檢視這件事情的發展時,我「幾乎」全文摘錄。我再一次地感受到溝通上的「羅生門」與台灣數位內容政策發展的失去方向。從 1994 年起 NII 計畫所推動的「遠距圖書館服務」,台灣的記者與專家其實真的應該從歷史與國際發展的角度來看待這項政策成果利弊得失,再檢視是否執行這樣的案子的過程,從工研院到凌網科技,是否遭遇了不當的轉折與發展?四千份期刊的授權未取得,是否意味著發展政策規劃、執行、修正上的問題?智財權這種商業權利,遭遇侵害是否應該歸屬在貿易爭議的範疇;意味著需要由各方的說法加以平衡剖析才能做出判定。民意代表以替受害者發出聲音的方式來切入這個議題,是否低估了國家圖書館在數位落差與國家數位內容政策發展上的角色,而僅將這樣的問題傾斜倒向被「侵權」的雜誌刊物?

這件事情,複雜啊。倘若國家圖書館沒有辦法說清楚、當事人凌網科技沒有辦法說清楚,是否就代表著民意代表手中的民眾投書是正義的一方,這些公家單位「盜賣四千期刊,圖利特定廠商」?甚至,法官有辦法好好仲裁嘛?還是就像高鐵減震事件一樣,又變成兩造各說各話的「圖利他人、貪污瀆職」,造成科學發展倒退,全面施政規劃發展一切以「清廉」為依歸的「正義國家」?

看著這樣的指摘中間牽涉到許多社會心理學的「想當然耳」 認知偏見(cognitive bias),我這次在英國的 dConstruct 研討會(dConstruct 2008)中,尤其是 Joshua Porter 的演講「在社會設計中運用認知偏見」(Leveraging Cognitive Bias in Social Design)特別運用很多社會心理學的研究釐清了社會網路設計(social web design)裡面的一些迷思。我在閱讀這些正義的指控時,一方面替政府計畫的全面「清廉優先」忍不住冒冷汗,另一方面則替那些不知道何年何月才有機會見天日的數位內容政策與檢討….憂心他們的未來。

究責一定是必要的,但是在羅生門解開之前,能否多花點時間與心力,無論是媒體與學界、政策規劃與執行者,多花點時間溝通呢?

〈瀑布很糟糕,洗衣機才是王道〉Waterfall Bad, Washing Machine Good

1.
在英國 Brighton 進行 ISC 國際指導委員會議會前的準備工作:確定圓桌會議的規模、同時將舉行的平行會議、會議主題草案。在這同時 Jane 告訴我 NZlive.comLabforCulture.org 的新消息。我們討論了會議主題草案(「入口網站的未來」對政策制定者來說,未必是一個正確的問題…),這中間如何讓各個國家文化入口網站的架構可以彼此互聯?歐盟的計畫 Europeana:歐洲數位圖書館、博物館與典藏的入口網站,也許就是一個已經進行中的例子。去年 2007 dConstruct 當中 disambiguity.comLeisa Reichelt 提到將 IA 資訊架構整合進設計流程的作法:〈瀑布很糟糕,洗衣機才是王道〉(Waterfall Bad, Washing Machine Good),相當值得參考。

2.
最近 Leisa 女士才在土耳其的 Gnome 研討會介紹 UXD,使用者經驗設計:

在她這個針對 UXD 「使用者經驗設計」的投影片中,有一句話她引述諧星 Benny Hill 的話,引述得超讚:「沒有人抱怨,並不代表所有的降落傘都沒壞…」(just because nobody complains doesn’t mean all the parachutes are perfect)。

3.
也許我們該問的問題(重新檢視準備工作之後),是「網路世界中的文化,未來會是什麼模樣?」

泰國的最新情勢

從泰國曼谷機場轉機,到英國布萊頓(Brighton)開會;在途中很擔心泰國示威之後的現況。所以在上飛機前趕緊 sync 了一些關於泰國情勢的 RSS 新聞。在飛機上讀了 The NationBangkok Post,覺得事情的發展並不簡單。

第一,這個事件並不小。數萬人參與示威,政府採取鎮壓行動,更多的團體工會組織(特別是鐵路、航空公司等交通相關工會)號召罷工抗議政府違反「非暴力」的承諾。而且在 30 日晚上,人民民主聯盟(PAD, People’s Alliance for Democracy)已經造成三座機場的關閉(後來部份有重新開放)。第二,許多上街參與示威的是一般民眾,既非先前流亡英國的總理塔克辛(Thaksin Shinawatra)支持者,也非現任總理 Samak 的支持者,所以不是我原先想像的兩派對決,反而是先前社會運動的延續。第三,現任總理 Samak 被要求下台,也看到他氣急敗壞地拒絕下台;這表示這些力量大到他無法忽略。根據維基百科條目的報導:

For the 5th day, 30,000 protesters, led by the People’s Alliance for Democracy, occupied Sundaravej’s Government House compound in central Bangkok, forcing him and his advisers to work out of a military command post. Thai riot police entered the occupied compound and delivered a court order for the eviction of protesters.[17] Chamlong Srimuang ordered 45 PAD guards to break into the main government building on Saturday.[18] 3 regional airports remain closed and 35 trains between Bangkok and the provinces were canceled. Protesters raided the Phuket International Airport tarmac on the resort island of Phuket Province resulting to 118 flights canceled or diverted, affecting 15,000 passengers.[19]

軍方將領 Anupong Paochinda 將軍拒絕接受戒嚴命令,並且要求總理應該由政治方式解決這個危機;所以首都曼谷執行政府維持秩序勤務的是鎮暴警察,而非軍隊,這樣的作法將低了衝突的死傷人數。

飛機上除了其他的旅行團之外,坐在我前面的是中原大學醫學工程學系的同學們,他們來泰國畢業旅行七天….希望他們一切都平安。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