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缺少真的新的想法/作法

其實我們大部分狀況,都還是被舊的意識形態作法綁架。真正決定事物的是慣性、組織的樣貌,而非面對新興問題與挑戰所需要的嶄新作法。

很少有新的想法與做法。長久以來也養成了所有的參與者,只需要找到最適的既有做法,就會自動靠邊對齊的標準反應。沒有刺激,加上集體動作的慣性,讓我們繞著陳年的老議題打轉,卻始終沒有能力問出不一樣的問題,找到不一樣的解答。

無論是家庭事務、社區鄰里議題、學校課業,或者國家公共事務,你自己上一次聽到一個新的想法,是什麼時候的事?我們周圍又有什麼樣的人,嘗試著用新的想法來建構世界?

新的想法之所以是新的,原因不在於「文獻回顧」讀了多少過往的論文研究,而是在於主體感知,與觸發這個想法的情境、環境是真實的複雜情境的互動。複雜豐富的環境刺激,與我們自身的主體交互碰撞導致了無窮的化學變化。然而環境與其早已存在的脈絡並不會自動發聲,必須要有細緻的觀察與感知才能「啟動」。

最近出現的假新聞 / 不實資訊問題,雖然說是中國網軍的大規模入侵,但是又何嘗不是在地民眾的感知能力,全面性地在社交媒體與惡劣的行動通訊軟體環境「訓練」之後,就像習得的無助感一樣,所習得的一種倒退與病徵?

社交媒體對受眾的塑造

當年推特 Twitter 的創生,其特殊之處在於給你用 144 個字元「輕文字」表達的速度感與開放連結的自由。臉書則開始把社交關係網絡吞進系統中,替你決定你的動態消息「牆面」上出現哪些資訊。兩者同樣是少,但是順帶奪走的卻是不一樣的能動性與決定權。

而後席捲台灣的移動社交軟體 LINE,藉由打電話不用錢的好康,搜刮通訊錄的珍貴隱私資產,轉成自動加入的簡訊情報對象。這也讓不擅長3C 電子系統的長輩,便利地將人際關係轉進到移動社交軟體的資訊系統黑盒子內。LINE 不僅免費,更以此劫持了可以不經過你同意,就把「人帶進來,訊息地送給你,他們大發財」的權利。

假使你想像自己作為資訊系統的設計者,你是否會設計一個清單,然後讓使用者永遠都不知道資料是如何地不經過你同意,怎麼加進去的嗎?這個清單將永遠沒有辦法被檢視、被窮盡。LINE 的通訊錄就是這樣的清單。

另外一個更引起爭議的清單,就是社交媒體 Twitter 與 Facebook 臉書的訊息呈現清單。等同於對上癮症患者的行為操控,你只需要一直往下滑動滑鼠或者手指,你將永遠有看不完的文章與內容,而且你沒有其他的方式可以過濾這些訊息。(我們可以去尋找這些功能原作者的懺悔告白)

然後是作為叩開全球各國市場的臉書黑艦。人們更加依賴社交媒體訊息交換,卻無法判讀真偽;也因為 LINE 等訊息軟體切進了更為私密、寸步不離的個人移動生活世界,直接灌進私密認知並且情感綁架生活。菲律賓傳出親政府團體運用社交媒體散佈對人權記者的身家性命恐嚇,緬甸佛教僧侶散佈穆斯林的暴力性侵殺害佛教徒謊言,導致大規模社會衝突與死亡,羅興亞人也是在這種狀況下作為社會的邊緣族群,被集體污名化以及霸凌。

如果沒有源頭的限制,根本無法阻擋心智被潮水般的訊息淹沒。

這些訊息介面環境創造了什麼樣的「政治軟體」?它直接地介入了使用者的日常生活,影響著幾十億人們的喜怒哀樂,同時也創造了更多共生於其上的生態系統,例如內容農場(content farm)與網路廣告市場行銷產業。傳統媒體中的廣告集體地出逃,開始選擇更為精準投放、更為準確鎖定目標受眾的「手術刀訊息轟炸」互動行銷方式。

而在內容已經捉襟見肘的娛樂產業,直接把政治給娛樂化,讓政治領域的批判與反思讓位給廉價的新聞評論節目、代位發聲的媒體名嘴,而觀眾可以不用付出思辨努力、直接享受認同言論帶來的激情、緊張與正義、憤怒。

一個不重視創新的土地,只試圖進口轉譯廉價的內容,反過來淘汰在地的內容產業,這件事情在好萊塢電影進入台灣的時候早已如此,但是在網路時代卻沒有任何的對應思辨。

社交媒體基礎上的新挑戰

社交媒體對眼球目光 — 也就是使用者的注意力 — 在系統中加權,鼓勵人們 / 使用者創造各種事件,能夠吸引人們彼此更將時間停駐在網站上、使用他們所提供的服務。為何如此?因為在網路數位行銷的時代,使用者本身就是最佳的通路。以往實體店面創造人潮的熱門位置,對應到網路時代則變成了人們本身:當你本身是一連串個人隱私資料的集合,同時串接到其他無止盡的關係網絡「人脈資源」時,使用者與他們的資料,就是最大的金礦礦脈礦藏。

網紅經濟、名嘴生態學,這些新興技術著重的焦點都是如何吸引目光 — 同時網路名人變成吸引人們停住與移動的「誘餌」,帶入更多的移動礦藏自願地貢獻。有沒有可能這樣的熱門性可以將風靡程度移轉到政治領域中,用來獲得決定更多人的死活的權力?社交媒體的對話商務(conversational commerce)能否跨領域應用在政治議題上?其結果是公共領域也連帶地新自由主義化。

假新聞(fake news,disinformation)則是另外一波社交媒體浪潮的結晶。在內容農場與點擊誘餌(clickbait)等改變內容生產方式、增加點擊效果的作法風行草偃之後,社交媒體也從聚集連結人際網路資源的通路,轉變成影響使用者的媒體效應現場。事實上社交媒體逆轉了關係再現邏輯,從影子變成了主體,成為了唯一發揮作用的連結通路,到最後所有的社會關係,都得透過它來溝通聯繫。

能夠透過嫁接社交網絡人際關係脈絡,根據使用者的特性客製化訊息內容,發揮影響動員作用,卻不具備真實內容。

假新聞所代表的是人際社交關係的自動化:當人們依賴於社交網路作為重要甚至優先資訊來源時,透過訊息可以完成操控、甚至顛覆政權的目標。有人曾經指出,這是「以民主的方式顛覆民主」。

烏克蘭的克里米亞故事就是一個假新聞先行、最終軍事入侵的實例:俄羅斯入侵克里米亞(2014)

Fake news is a type of yellow journalism or propaganda that consists of deliberate disinformation or hoaxes spread via traditional print and broadcast news media or online social media.[1][2] The term is also at times used to cast doubt upon legitimate news from an opposing political standpoint, a tactic known as the lying press.[3][4] The false information is then often reverberated as misinformation in social media, but occasionally finds its way to the mainstream media as well.[5] Fake news is written and published usually with the intent to mislead in order to damage an agency, entity, or person, and/or gain financially or politically,[6][7][8] often using sensationalist, dishonest, or outright fabricated headlines to increase readership, online sharing, and Internet click revenue. In the latter case, it is similar to sensational online “clickbait" headlines and relies on advertising revenue generated from this activity, regardless of the veracity of the published stories.[6] Intentionally misleading and deceptive fake news differs from obvious satire or parody, which is intended to amuse rather than mislead its audience.


文化如何實驗?

當我們需要有文化實驗室的時候,我們需要的是「形式主義」的「為了文化實驗室而文化實驗室」,還是我們在面對如何挑戰自己與世界?

在十一月剛舉辦完的 IUF 智慧都市網絡國際論壇中,我們規劃了一個一整天的工作坊《物聯網開關與社會錢包》,由位於阿姆斯特丹的黑客社群與基金會 Dyne.org 規劃主持。

Dyne.org 也是我們五月份造訪網路文化中心(INC, Institute of Network Cultures)所舉辦的《飛錢:調查城市中隱微的金錢流動》研討會中,邀請與阿姆斯特丹市政府、銀行、洗錢防制組織、金融犯罪與數位鑑識、歐盟官員對話的黑客(hacker)團體代表。

在第一個議程中,參與者由導演、藝術家 Federico Bonelli 帶領以身體肢體重新認識空間與互相介紹,並基於探索的經驗,反省數位體驗如何遠離身體、逐步走向去脈絡化的盲目社會情境。物聯網物件、裝置與感測器的遍處存在,如何藉由網路設備路由器(router)的重新設置,運用 Dowse 這個設備,找回主導與控制的能動性。

第二個議程則是藝術家與現地資源擁有者,藉由桌遊「大遊戲」 le Grand jeu 的競合實踐、釐清與會者彼此之間可能的合作關係。在桌遊的進行中,主持人引導著與會者熟悉共同合作的基本規則,甚至如何改變遊戲規則。在另外的遊戲中,與會者要建構出相互合作的服務,最終也透過 Node-Red 等視覺化的軟體來整理成遊戲規則。

20181118_151202

在前面的經驗中,參與的學員體會到一種轉變。Transformatorio.net  是 Dyne.org 所帶領的一種「轉變分析技術」,工作坊主持人 Frederico Bonelli 也將這次台北與杭州的工作坊經驗整理在他們的記事 Taipei to Hangzhou 裡。Frederico 點出幾個他想要在工作坊中傳遞給參與者的核心訊息:

What. 一種知識論上的修正方法論,讓人們可以邊做邊學;就像靈媒巫師與他的鼓棒之間的危險之舞。概念與工具在對話中呈現如一個多重利害關係人參與的國際會議, Concepts and tools presented as pieces for a multistakeholder unvealing exercise in dialogue. The situation evolves and only gets recognised but never framed. The algorithm that is enhacted by actors and at the same time represents them. A trasformator as a art piece, that lives in a real situation and might be bugged. And a lab to study and invent situational awareness and transformations: this is a trasformatorio.

When. Here and now, the space that exist and flows above and below any rational human philosophy. And were, in a way, the bacteria speacks as well as the urban planner and much better then human hubris. Above the “totalitarian state of comfort” is the in between that talks and we have to stop and listen for once.

Who. Things and their inventors and maintenance mechanics, Animals, plants and landscape, the humans with and without agency, those who facilitate, building streets, fixing toilets and maintaining the space of possibilities open. The enxymes of fermentation and putrefaction. The whole fucking spaceship has to talk. “Alarm Captain, maybe we can re-design a new cycle, there is no need anymore of a bridge on planet earth spaceship”.

Why. Because we need to go out and walk like beings and not be kept in the state of minority by an illusion. Is a tutor we have not cultivated and chose ourselve. Big Brother is as death as the Holy Father and its cameras and he’s brain police.

Where. In a wet space that includes the cyber and the flesh, the actuators, the design, the law. The empty space left to nature and art to feed the uncoscious, to the science of the artist and the maker to explore the possible and to the human wisdom to talk reason and chose. Or in stories to tell the next generations around the fire, when they will be learning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在跟 Dyne.org 的夥伴合作過程中,讓我們對全球的文化實驗室研究計畫有了深刻的體會。我們重新反省:為何要建立文化實驗室、做各種文化實驗?其實是為了要重新與自我、與社會、與自然環境連結,尋回(reclaim)那已經僵化、倒退的個別與集體的自我更新、也就是轉變(transformatorio)能力。

在台灣的學術機構與文化機構中,人們被各種力量與保守的估算持續捲動不停,在忙碌中卻無法反思未來將往何方前行。文化實驗室代表著一種揉和 cyber 與 physical 的系統,能夠創造出對應到時代與創新形式。

「混亂是一個老師」

工作坊主持人 Frederico Bonelli 在工作坊結束前,跟所有的學員與參與者分享一篇他的筆記:〈混亂是一個老師〉(Chaos is a Teacher)。裡面用登山作為譬喻,鼓勵所有的參與者用整個身體去體會、探索而不只是大腦的教條背誦與理性思考,在當下的處境中藝術創新會以真誠的力量,帶來能夠身體力行的改變。

如何尊重每個來參與的人,如何打開耳朵傾聽他們的聲音?如何在躍入科技、動手開始技術教學之前,投注夠深刻的注意力來傾聽為何他們需要這些技術?

SO

Some notes for everyone as well myself:
– Each one of us has his own field, his own eye, his own sensibility, hands, art.
– I very much respect each one of your talents. My experience and attention is at your complete disposal 24/7
– Take this chance to explore yourself while is doing something else, something close maybe, or something in which you accept the guide of one of your peers.
– Bring your attention where you feel less comfortable, and see how much the colors you know well are subject to change their appearance while you are doing something usual in very unusual conditions.
– The fraction of Giampilieri is full of curious, witty people, that are the best possible audience you can get. Respect your audience. They went a long way to guest us in times of difficulty. Sicily is not rich but is welcoming, people has few jobs with low pay, they all lost a lot in recent years, sometimes all they had, even the stories of their grandmothers and fathers. We don’t know better, we listen and respond with honesty, first to our own art, to the muses, then to them.
– Activities will be proposed to explore trasformatorio. Feel always free to propose something you like to share, but not obliged. You can always choose, to join or not to join, as well as your peers do, but when you do YOU DO, and if you don’t do YOU DON’T DO. No half-baked energies, no conditions. Surrender for the time necessary or walk.
– Each one of us carries his/her own bag of tricks, passion, burden, ingenuity, knowledge; all these abilities and the stories are able to tell. Be honest in sharing. Be honest in listening, respect the work.
– Trasformatorio is to be taken as a challenge we offer to ourselves; to walk a path, unprepared, a bit risky, sometimes uncomfortable, with our own sensibility as well as our body, and make sense, if possible, of what we will encounter (or not). Weather, landscape, people, temporary neighbors, stories, grass, water, garbage, ghosts, enemies, all is material for our creative attention. Relax.
– Trasformatorio is made by us, not for us. There is no production taking care of our needs, we self-organize, we are autonomous, as well as we work together. We should learn to be an autonomous unity in uncharted territory.
– There are roles and duties, situations were helping is needed or helping hands are asked for, but ALL PEOPLE INVOLVED ARE EQUALLY CONSIDERED PARTICIPANTS.
– If in doubt, suspend your judgment.
– chaos is a teacher

廣告

〈意外的旅客〉與立體圖像

〈意外的旅客〉Accidental Tourist (1988) 描述著一個受傷的中年男子,被一位帶著小狗的女士照顧的故事。(我同時也想到 Kevin Spacy 演的轉變故事 The Shipping News)這是我今天在回程路上的感想。

意外地造訪上海,早上送出訊息,回應的 C 自己與我們走了一程,送我們到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Power Station of Art)門口。S 反而人在杭州,講話時動車已經開動,訊號就沒那麼清楚。T 帶我們去看正在規劃「遺產庭院」的建築事務所辦公室、跟 L 先生有很有意思的討論與對話(除了對他的創意規劃作品:詩人藝術家重返古詩歷程、畫卷評論的再創作系列作品之外,也獲得 L 先生的慷慨瑞典漢學家林西莉新作贈書)。意外旅客帶來的是這麼有意思的境遇…

上雙裡面最令我動容的是大屠殺相關的作品《普魯士藍》。也造訪了今年上雙六十多位藝術家中,台灣藝術家許家維的作品《黑 / 白 馬來饃》,頗令人有清新的感覺。

我們在田子坊稍作休息,在一家叫做〈桃園眷村〉的豆漿包子相關飲品店感受複雜的認同消費體驗。然後我們去看資料藝術作品:在走了十幾公里後,我們拜訪了西岸(West Bund)的油罐藝術中心(Tank Shanghai)浸淫在 Ryoji Ikeda 的資料藝術 data.tron [WUXGA version]  之中。傍晚夜色中周圍正在進行 Cartier 博物館的光表演測試,美到令人心醉。

路途中也才知道 Seb 竟然是四個部門的負責人,難怪到 2020 年之前應該都很難騰出時間來。我經歷過 Aaron(他寫的這筆與其他演講)、Micah 與 Allen Hsieh 現在到 Seb 討論 The Pen 這個案例,心中有著一個完整的光譜與圖像在立體地構思整件事情。對一般的聽眾來說,這也許沒有太大差別;但事實上就差非常多。

就像是我當年第二次參加 Culturemondo 在克羅埃西亞 Dubrovnik 的年會,我們從個別的簡報演講者、單一議程的主持人、會議的共同籌辦者、資金方的討論一直到線上網路社群的推動者(加拿大政府文化部)所關切的議程,這些層各自獨立的生命疊合起來創造了一個立體而獨特無比的圖像。

這次的 IUF 智慧都市網絡國際論壇 + 杭州美院的第三屆網絡社會年會:智慧都市網絡 就是另外一幅這樣的立體圖像。比利時籍荷蘭專家 Rob van Kranenburg 的物聯網協會(IoTC, Internet of Things Council)協助規劃了 Dyne.org 義大利籍荷蘭黑客社群的「物聯網開關與社會錢包工作坊」(由知名的 Dennis “Jaromil" Roio 與 Frederico 還有希臘籍的女性黑客程式 Aspasia 負責人),澳洲墨爾本 ACMI 的體驗長、館藏主任、保存實驗室、全館建築更新工程的負責人 Seb Chan 把跨越澳洲、歐洲跟美洲的博物館新媒體數位實體虛實整合實踐帶來分享;美國籍柏林專家與教授 Michael LaFond 帶來的是「合作住宅」的實踐體驗;《可編程城市》與其他數十本智慧城市書籍的作者 Rob Kichin 與跟 Geert Lovink 一起發展「組織化網絡」(organized network)重要概念的 Ned Rossitor 則在論述與理論上有所鋪陳。

我們創造出這樣的立體結構,還需要清楚地敘述讓讀者與觀眾得以知道那個世界的面貌。就算這不是同一個人的守備範圍,也是必須要放在議程上繼續完成的事情。否則這些瞬間的美好,也將轉眼消逝無蹤。

旅途

除了非常疲憊之外,旅行實在是一個享受意外的美好境遇。

意外的事情,就像在 Air China 中國國航被空姐小姑娘給碰翻了番茄汁,然後小姑娘更 kiang 的開始處理災難:(1) 幫我把桌板給合起來,所有的液體開始往下傾瀉,通通灑在大衣上。小姑娘看起來頗鎮定地說,(2) 那請我先站起來,(3) 往後面洗手間移動去清洗,然後為了餐車拉開,(4) 請我先站在比較瘦的乘客座椅間,要把餐車先移開災難現場。實在是太 kiang 了:這四個決定當下每一個都是錯的。我做到 (2) 就已經受不了,另外資深空姐出現(三個空少空姐驚呆了,一起在幫忙把大衣初步處理),請我往人少處的頭等艙洗手間移動… 

意外的地點,跟著老黃與與會的外國講者一起走到雜貨超市逛,結果竟然發現這超市就是所謂傳說中的「天貓超市」(驚)。然後還真的有我想要買的雙層玻璃水杯!頗意外也很高興,然後老盧幫忙下,重新用了 wechat / wepay 付錢,還從「好久不見」的銀行帳戶裡「儲值」,瞬間頗為感動!就像當年在 twiiter 上面發布訊息然後就可以把錢打給推友一樣,「我的一小步,人類的一大步」。

意外地穿越,在過海關時,走意外的通道瞬間比所有飛機乘客還要順利地高速穿越邊界。以往一直都是在過邊界時,自己感覺委屈地被分類與被決定路徑;而且所有的邊界都是一種權力的展現,審視個體歷史要求按捺指紋之類。但是這次卻在協助帶隊的狀態下,反而體驗到邊界處的微小自由感受。

意外的親切默契。就像 Fredd 說的,好像認識 Dyne 他們幾位好久好久一樣。無論是黃老爺帶頭走在直接穿越車道、直衝國內計程車等候區時,從背影看到的我團組合,我跟 Fredd 竟然同時想到《中產階級拘謹的魅力》(The Discreet Charm of Bourgeoisie)然後他拍了我想像中的視角!LaFond 則聽我說到那種「氣球上兩點,狀態不變但是氣球充氣的相對距離擴張感受」,到餐廳現場對中國人們互動情境的體會。我描述了我感受中,西方人、中國人與台灣人各自想要透過講話,想要達成的事兒:西方人想要協商、而且民主也是透過這種協調出來的世界運行規則;台灣人想要藉著講話來探索相對關係,排除焦慮;而中國人則想要藉著講話來做事,伸展自我。這些細緻的對話與分享,在這批國際好朋友的相處上,就像是當年 Culturemondo 的大團隊一樣,帶來很有意思的默契感受。

這些意外都相當地美妙。在已知的個人層次台灣困境上,過勞工作與無法喘息,竟然在這個遠方疲憊的時刻,有著細微的、整個人小小地鬆開來的感覺。

其實很多時候,既定視角的人們很難想像我所體會的宇宙是什麼樣子。而我也得要面對與決定, what will we gonna do about it?就像以前年少時刻的分手、離開組織,進入另外的情境,今日在這個點其實更加地讓人體會到這些細緻內裡的為小情緒波動。

這真是神奇啊。

生與死的同質對稱

早上參加 cywu 老師的追思會,整天都在頗為混沌的狀態下,一直到晚上離開了淑麗與 Fuller 作品 no sleep 的會場,突然變得是最為清明的時刻。吳老師照片動人的笑容與神采,一點都沒有已經不在的感覺;而夜晚睡眠計畫,唐鳳念 Moz 語音庫時,安靜的在她的作品間穿梭的淑麗,卻兩者一樣的雄辯能言,滔滔不絕。

吳老師的課跟其他的老師的課不同之處在於,他太熟悉那些在手邊撥弄的玻璃珠,毫無罣礙地將其兜成一個晶瑩剔透、眨眼閃芒的戲局。上著課就是在參加這個戲局,你總得說點什麼,賭點什麼。就像「師爺」坐在「黃老爺」的鴻門宴上,就得搭腔插葷打科一番。

我的不睡覺唸書計畫,挑選的是《寂靜的力量》,一個美國人類學者進入墨西哥巫師的世界。這是一種再生產與力量傳承的故事。好看到掉渣,但是聽起來又如何?

「木頭與森林」

黨工與森林

ξύλου Δάσος 這串詩意的符號是一組希臘文;它們分別是「木頭」與「森林」的意思。

這組希臘詞語同時也是一個中文 YouTube 頻道的名稱:上面有 26 部跟高雄市長選舉、跟候選人韓國瑜先生有關的影片;幾乎是以一天 1-4 部影片的速度在釋出內容。這個頻道幾個月前名字還叫做「民進黨工」;是由使用者帳號 htcheng417 所創建。查詢「關於」頁面,上面註明的作者所在位置是「中國」。

這些影片都是針對高雄市長選戰所製作。影片素材的內容剪輯自台灣的電視新聞、談話性節目、以及臉書網友文字影音內容,甚至有些是盜用國際或台灣的廣告或網路影片段落,之後被民眾所舉報。每則 YouTube 影音內容底下討論區留言的網友們,是個別夾雜著毫無過去點閱按讚歷史的空白帳號;簡短的留言訊息往往是「簡單的附和語句」。所有的內容意義很直白地在指涉執政黨、與執政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陳其邁的種種「劣跡」。

如果這是一個民眾自發性的創作內容,我們應該要尊重這個民眾的意見與看法,因為這屬於言論自由的範疇。但是如果這不是一個「熱情民眾」,而是一個專門負責散播假新聞的工作人員所製造出來的「精緻產品」呢?如果這是一個熱情民眾的真誠發言,但是在發言之後,有十倍、百倍的專責工作人員(或假帳號),圍著他來放大所有不滿與對立衝突,這樣的爭端還隸屬言論自由的範疇嗎?

謊言講一百次,一萬次,十萬次,百萬次,千萬次,會不會就能夠得以成真?也許作者運用希臘文「木頭」與「森林」的意思,是指運用電腦資訊工具,來創造一整片謊言與假資訊的森林?

謊言的平台

「煮者」是另外一個分享著韓國瑜系列影片的 YouTube 頻道名稱,也是「木頭與森林」這個頻道的自動推薦內容。查詢「煮者」的「關於」頁面,你會看到作者所在位置是「美國」,同時有著奇特的簡介:

 「南加州的秋天,西風挾著落葉,一片肅殺之聲,像極了台灣的選舉。」

使用「肅殺」這樣的語言,是在感慨這次進行中無聲的「假新聞」戰爭的真實面貌嗎?我們不知道是否無論是 ξύλου Δάσος,或者「煮者」這樣的頻道,他們是否收費進行這種內容服務?他們的金主是誰?除了這個帳號之外,還有多少個這樣的影音頻道帳號,介入台灣的選舉?而這些構築成什麼樣的平台?

如果繼續從搜尋引擎挖掘下去,你還會發現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先生的影片出現在lbn.su(21)、vilook.com(40) 與 vworde.ru ,AmiraPress 這些地方。這些網站有的是內容農場,有的是知名影音服務的山寨網站;在其中兩個以俄語為主的網路服務頁面中看到這些影片時,你甚至還沒有辦法搜尋:因為你不知道他們的系統能否處理中文字元。

這些特定的內容農場與山寨影音網站,又在謊言的生態系統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呢?

不懂中國網軍

韓國瑜先生在一開始網路以他為名義的宣傳影片引發盜用抄襲爭議時,所陳述的強硬看法,如 10 月12日自由時報:〈今日廣場》郭家駿/二次創作網路影片與著作權〉文章所記錄下來的:

「….網路年輕人自發熱情地投入,剪輯影片來播放,這都是非常自然,『不光是讚美我的,也有批判我的,我覺得在這裡做文章,一點意義都沒有。』」

「….為什麼高雄經濟這麼差,造成北漂青年人受苦,應該從這裡檢討,而不是在小技術性問題打轉」。」

一但到流傳「三鳳宮」籤詩被三鳳宮主委按鈴申告之後,被指控的韓國瑜候選人在11月7日晚上22:50 分開直播跟民眾解釋,提出了不一樣的角度思維:

….韓國瑜最近被綠營稱為「韓導」,指他自導自演一些相挺、籤詩等事。韓國瑜以網傳所謂三鳳宮靈籤之事為例說,這似是新型態的選舉詐騙手法,不是負面罵他,是正面捧他,再從中找暗藏的東西攻擊他造假;高雄三鳳宮就網傳假靈籤的事報警,他籲請三鳳宮千萬不要撤案,一定要讓警方查明是誰第一個傳出那張造假靈籤的人。

但是同時他也澄清,他並不知道什麼叫做中國網軍。

韓國瑜強調,「支持我們的網路力量,我怎麼知道從哪裡來?」他指海外華僑最少有5千萬人,可能罵他、喜歡他,他怎麼會知道,他3個月前被批是黑道、菜蟲、流氓和色情狂,因民調支持度上升變抹紅,「說中國的網軍支持我,一點意義也沒有,我根本不知道,什麼叫中國大陸的網軍。」

短短幾個月,韓國瑜聲量所引起的討論與質疑,既蓋掉其他政黨與候選人的訊息,也連帶曝露出台灣的身份認同在一般民眾心中的種種疑問:高雄就是台灣的譬喻,誰可以發聲決定高雄的未來?這讓人想到 2016 年美國總統大選的川普陣營,透過社交媒體的影響技術,創造出比希拉蕊陣營總體五倍以上「媒體曝光量」—- 從此人們才開始知道後面可能有系統性的干預工作在進行。

候選人也許都各自非常真誠,但是他們卻被操作者用來打一場,網路原子彈跟步槍的戰爭。


走出森林

我們在網路的平台資本主義世界裡面行走、生存,往往只看到樹木,看不到森林。使用臉書,卻不知道自己帳號的「動態消息」牆上,系統用著什麼樣的演算法;看著 YouTube 推薦的影片,一下子就看完所有的蜂蜜檸檬,但是卻對怎麼挑選出來、推薦給你的「下一部」影片渾然不知。

往下滑永遠滑不完的內容,往上一頂就會自動重新 reload 頁面內容,就像電動機台第一人稱射擊遊戲中 reload 子彈的英勇主角。你不僅看不見後面的推薦演算法,也深陷在目標讓你上癮、永恆更新的遊戲設計中。

鏡週刊前一陣子做了報導,譯介了英國衛報針對法國離職 YouTube 推薦演算法工程師的計畫網站:algotransparency.org,幫助使用者揭開網路影音平台業者推薦演算法的運算過程。Google 的前設計倫理實踐者崔斯坦·哈里斯(Tristan Harris),目前是人性科技中心的共同創辦者,反省並且撰寫文章揭露科技如何利用心理與人性的弱點讓人上癮、無法自拔。

要是這些科技不只讓人們的使用習慣上癮,還創造了社會對立與衝突,那會是什麼樣的場景呢?

烏克蘭的記者盧斯蘭·德尼欽科(Ruslan Deynychenko)努力揭露俄國的新聞頻道如何系統性地創造了不存在的混亂與衝突,製造克里米亞俄語民眾的恐慌,最終導致了烏克蘭與俄羅斯的戰爭。美國 PBS 公共電視製作專題報導,臉書被菲律賓的記者、柬埔寨的企業家認為流通的假帳號、假新聞創造了生命威脅、種族衝突,而且多年以來拒絕採取任何行動阻止社會崩解;聯合國緬甸的特別紀錄工作者認為,臉書如今已經變成一個野獸,需要對導致的種族清洗負責。傳統媒體與新媒體在今日很容易以光速、在我們還沒有意識到的狀況下,瞬間轉變成洗腦工具。

從社會的現象回頭檢視這些社交媒體的迷霧森林,倘若還有時間與機會彼此合作,也許在下一次「木頭與森林」頻道釋放出更煽動對立衝突的訊息之前,我們有機會放下對立、彼此攜手走出來看見藍天。

 

 

 

無法播映的影片

如果去詳細計算,一位 LINE 上面常發長輩圖的泛藍長輩,他們到底多少封短訊貼文才會談一次韓國瑜的訊息?我找了一位長輩來當作測試範例。

我在 LINE 的搜尋介面搜尋了「韓國瑜」三個字。在這位長輩參與的論壇中,9/16(日)發現一則「花蓮小農力挺韓國瑜」的 YouTube 影片。然而連結回去時,YouTube 已經貼出了停權的公告:

螢幕快照 2018-11-10 下午11.53.48

除此之外,就沒有了。她/他並沒有一直重複地貼出關於韓國瑜的訊息。但是在「半個月後」,她/他張貼了另外一則剪輯自國父紀念館講座石碇高中張淑瑩輔導教師演講的影片,裡面的訊息同時也加註:「讓孩子在台灣家鄉長大」。她/他轉貼的訊息是這樣寫的:

「很棒的演講,請分享出去 ~~ 讓我們孩子回家鄉打拼有這麼困難嗎:」

然後就沒有了。其他呢?

9/1 2, 9/2 5 (其中有一則「中客不來日月潭新服務」), 9/3 1, 9/4 5, 9/5 3, 9/6 5, 9/7 4, 9/8 5, 9/9 4, 9/10 3, 9/11 6, 9/12 6, 9/13 8, 9/15 7, 9/16 8(其中一則就是花蓮小農力挺韓國瑜), 9/17 1, 9/18 4, 9/19 10, 9/20 9, 9/21 10, 9/22 4, 9/23 11(兩則撤回), 9/24 10, 9/25 3, 9/26 3, 9/27 17, 9/28 5, 9/29 11(一則撤回), 9/30 6.

我沒有繼續算 10 月份到現在 11 月份的貼文。

為何要討論韓國瑜?

林濁水在自由評論網的「林濁水觀點」專欄文章:〈活在虛擬幻境的老藍男韓國瑜〉,自問自答為何要討論韓國瑜?他這樣的回答頗令人深省(第三點):

「….一個黨把不斷口出可笑荒唐言的人當黨國救星,可見黨之無人;一個黨被這樣的人胡言亂語打得難以招架,可見民怨之深;這樣的兩黨固然同樣可悲,但這樣的事居然就在台灣發生了,而且台灣的年輕一代居然群起為這位活在虛擬世界中,意識型態老舊不堪地站在進步精神對立面的老藍男瘋狂,台灣的悲真是既深且重!」

深切的事物,的確是不容易用簡單話語傳遞清楚的。這也是一個超越個別的候選人,普遍地必須要被思考的問題。

我覺得韓國瑜的市長選舉行止,應該要跟參選國民黨主席的種種行徑一起來看待。他其實是一個借力使力往上逆勢攀升的表演者。延遲的國民黨主席表演賽。

另外需要討論的是,民進黨長期以來無法「進入」媒體圈的實況。媒體圈就跟司法圈一樣,有著自主的面貌,也有著各自的意識形態機器在持續運作,排除「異己者」。

乘載這些機器的基本元素,例如媒體環境、例如主播李四端,例如"抄襲"「深夜食堂」的節目虛假形式,這些又合在一起各自扮演了什麼樣的合力角色呢?

相較於今天同樣看完的 PBS Frontline: The Facebook  Dilemma,台灣現在有什麼樣的報導影片是能夠令人信任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