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動派灰谷健次郎

在讀了灰谷的書之後,好像一下子就多知道很多跟他有關的消息。某天站在路邊等人,順道進去聯經逛書店,也翻了洛克貝一下,實在覺得真好看。今天中時開卷有介紹他的新聞。

…現實生活中的灰谷,絕不是躲在象牙塔裡的作家。他力行自給自足的農業生活,經常批評日本的教育制度,也對青少年問題有獨特的見解。近年灰谷最有名的事蹟,就是他抗議日本新潮社經營的《Focus》雜誌,違法刊登神戶殘暴的「酒鬼薔薇殺人事件」14歲少年犯的照片,而不惜將他在新潮社出版的一系列著作版權,全部移到角川書店,以行動證明自己維護青少年人權和對犯罪更生的信仰。灰谷健次郎的教育熱情不只溢乎文字,還溢於言表,終始如一,不得不令人稱賞。

日本兒童文學界重鎮:灰谷健次郎 呈現鮮明的兒童觀,林宜和(文字工作者)  (20031130),中時開卷書店。感謝 acer 爆料:P

十六年手卷

敘說者的畫幅緩緩展開,已描繪的許多畫面上呈現一處處黑色的】】。看畫人均不知就裏,其中一人認定敘說者患有輕微的飛蚊症,至於手卷風格,因為阿堵有疾,要求寫實也不可得。評曰:畫『手揮五弦』易,畫『目送歸鴻』難

敘說者描繪了港島警察總部出現的人龍。

有人說,那是人蛇;有人說,那是人龍。神龍見首不見尾,掩掩映映、隱隱蔽蔽。排隊的人是到這裡來申請良民證。有了良民證,就有資格申請做移民,移居到他們心目中美麗的、勇敢的、痛苦的、燦爛的、悲壯的、】】的、】】的新世界。

西西於 1987 年 5 月完成的短篇小說,手卷。收錄於手卷,洪範書店。 

FTAA in Miami: Baghdad, US.

娜歐密.克萊恩最近的一篇報導:對異議者宣戰(The War on Dissent)報導了最近在邁阿密美洲自由貿易區(FTAA)談判中,會場內外的的戰爭。如果你沒有聽過「嵌入式新聞記者」(embeded journalist),你可以從這場小型的美國國內戰爭想像一下巴格達媒體戰事的面貌。預算的編列、作戰的方式,這些種種都再次帶來想像的困惑與恐懼:到底示威抗議與恐怖行動、平民與軍事人員的分界點在哪裡?

The war on dissent: Heavy-handed police and propaganda tactics brought Baghdad to Miami, written by NAOMI KLEIN(NoLogo, Fences and Windows), at The Global and Mail. Naomi Klein describe the FTAA-lite and the War-lite happening in Miami, like “embeded journalist" and media campaign to peaceful protesters, alerting that what Mr. Bush is trying to do is to bring the war front to home, Baghdad US.

In December, 1990, U.S. President George Bush Sr. travelled through South America to sell the continent on a bold new dream: “a free-trade system that links all of the Americas." Addressing the Argentine congress, he said that the plan, later to be named the Free-Trade Area of the Americas would be “our hemisphere’s new declaration of interdependence . . . the brilliant new dawn of a splendid new world."

Last week, Mr. Bush’s two sons joined forces to try to usher in that new world by holding the FTAA negotiations in friendly Florida.

我的油瓶

感謝 carol,我也去玩了平衡油色彩解碼。:)

第一靈魂瓶58,第二困難瓶50;第三當下瓶4,第四未來瓶59。這是你選的四個瓶子,請你依順序記下四個瓶子的號碼與名稱,當作以後的參考。點選瓶子可以了解每一瓶詳細內容。當你要使用瓶子時,請先用困難瓶,接下來用當下瓶,接下來用未來瓶,最後用靈魂瓶。如果你有強烈直覺,可以改變使用順序(把未來當困難用?)。如果使用兩個禮拜後沒有效果,你可以先用11號瓶淨化自己,之後再繼續使用你的瓶子。

版權所有,有限使用

我現在拿筆寫下了這些句子。這些句子屬於我,同時也不屬於我;這些句子表達我的想法,是我的創意表達,然後被我的勞動所完成撰寫出來。因此,它是屬於我的;並沒有任何別人可以取代我來決定這些句子的處理方式。但是這些句子並不好懂。我在表達的過程中,其實不斷地使用大家已知的譬喻、成語、陳腔濫調、經典名句,來讓我的表達更為清楚;沒有這些內容,我的這篇文字也不會、無法變成現在的這個樣子。因此,它又不全然是屬於我的。我想要選擇一種授權方式,這種方式能夠讓任何使用我的創作作品的人們,既不會因為這件作品屬於我而無法使用,也不會因為這件作品不屬於我,而可以規避任何作品都屬於這個地球上的所有人類這個終極事實。

我想,這就是 creative commons 這個授權條款的精神吧。如果沒有理解這樣的精神,恐怕很難用一種線性的比較方式搞懂為什麼有人能夠擬出這樣一份「並沒有比較優」的條款出來。這是我看到章忠信先生的文章「版權所有,歡迎取用?」的初步想法。另外對於章先生對於自然與人為的區分,我也有一些意見。下回再來繼續討論。最後送出前重讀了聯合報記者梁玉芳小姐的一篇「版權所有歡迎取用 4個小圈圈 解放著作權」,我想章先生的「…取用?」恐怕是引自這裡吧。我自己倒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說,「歡迎取用」這樣的說法。因為大部分列出授權條款的作者,表達的是對自己作品的一種願意與人共享的意願以及相對應的法律實務。而不是像是進香路上奉茶那樣的傳統思維。取用,可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意思在內?如果有的話,也許我會同意這樣的用法。

夜閱檔案有感

我又回到 8 月底歐洲之旅的出發前。心裡面想著的是又一次的衝向未知;但是所見的一切都是如此的陌生。一如往昔。我的翻譯、譯寫充滿了臆想、揣測,但是歷史與時間卻決不等待從不停留。地球仍然在自轉。閱讀是攀爬無止境誘惑人的海浪公路,總以為衝過這個山頭便會瞧見旅店。

隨便祭第一階段片段

in2ptt2blog(一萬多個個人板、300 多個 blog),blog 鄉村無名小站zeelot 介紹 麥諾地部落格(minority blog)alice 介紹 inertia 生病沒有辦法出席,我看到這個狀況,就很雞婆地、自告奮勇地幫忙介紹了一些關於 twblog.net 的外圍消息(例如 KarlMarx 的外勞行動網)希望不會被打,哈哈。

工頭堅現身講話,說他本來要跟 twblog 懺悔的。他很高興跟大家分享自己的感動,親自介紹當年第一篇談到 weblog 的歷史文章:「網錄:一種新內容形式的崛起」。

【堅註】這就是傳說中第一篇用中文論及 Weblog 的文章。原本發表在哈網[e 經],後經由孫堅華先生引介至大陸、羅蘭巴特轉貼還原為繁體版本、吾友 Jeph 保存至今,現將全文審訂貼出。並衷心感謝以上三位有心的朋友,為我保留了一段關於網路的回憶。

真是有意思。

“Your kind of lover"

ghcover.jpg
Freddie Mercury. “Your kind of lover“. 我記得在倫敦街頭有 We Will Rock You 的音樂劇。演 Frddie Mercury 的會不會用很戲劇化的方式,從看板上跳下來,跳進地鐵站,唱到 Trafalgar 廣場的 20 萬人都 high 起來呢?

Make a brand new start
We can work it out just next to nothing
Work it out, work it out just next to nothing
With feeling, feeling, feeling, with feel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