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人.權.貴時代來臨?

洪朝貴教授寫了一個關於資訊與人的恐怖陰謀故事:〈迎接資訊人權貴時代〉。資訊人作為未來的權貴,將掌握芸芸眾生的死活?這是黑元帥(Darth Vader)在勸說路克天行者(Luke)加入黑暗勢力時,所許諾的願景。他們的對話很血淋淋地呈現著各種計算:

Luke 還沒有學會沉穩。 他不屑地說: 「你以為消費者都是傻瓜肥羊, 一定都會乖乖升級嗎? 繼續用他們的舊軟硬體, 用那些沒有 DRM, 沒有 TC (Trusted Computing 信任運算)的軟硬體就好了; 誰笨到要花錢買繩子套到自己的脖子上?」

「這真是個有趣的問題。 我以為你雖然不瞭解法律, 但至少瞭解消費者心理, 瞭解煮青蛙, 瞭解行銷術。 顯然你那些 絕地武士 朋友們 Obi-Wan Kenobi 和 Yoda 並沒有把你教好。 問問你身旁的人, 誰會堅持不升級? 誰聽得懂這一大堆術語? 誰可以抵抗廣告行銷宣傳的誘惑? DRM 可以幫我們管理作曲家的作品, 當然也可以幫助消費者管理 他們的 作品! 我們可以告訴他們 DRM 有多棒, 可以讓他們遠端遙控 消費者自己 創作的文件, 讓他們即使在文件散佈出去之後, 也有權停止他人閱讀。 消費者不會去想那麼多, 他們不會想到如果自己不是作家的話, 究竟有多少機會需要控制自己的創作, 也不會想到為了這麼一點不切實際的需求, 相對要付出的自己權利被遠端遙控, 這個代價有多大。 只要我們用正確的糖衣適當地加以包裝, 到最後大家都會支持 DRM。 在消費者眼裡, DRM 不會是我們控制他們的工具, 而會是最新最眩最 IN 技術的代名詞, 消費者為什麼不升級?」

「那麼 TC 呢? 要怎麼包裝和行銷 TC, 讓消費者接受呢?」

「TC 可以用來阻擋我們資訊大廠不希望消費者執行的程式, 當然也可以用來阻擋 消費者 不希望他人執行的程式。 消費者不希望他人執行什麼程式? 當然就是病毒和入侵者的程式啊! 我們可以告訴消費者: “您的電腦, 由我們替您從遠端檢查把關。 採用了 TC 技術, 您就可以信任您的電腦不會隨便執行病毒, 或執行入侵者的程式!" 行銷技巧的運用, 存乎一心, 同樣一件事, 用心從消費者的觀點去看, 一定可以找出一些有說服力的切入點。 我告訴你, 到時候如果有電腦不支援 TC, 它還賣不出去呢!」

Luke 語帶嘲諷地回應: 「說得好, 所有消費者都很好騙, 沒有人會看出破綻! 大學教授就算知道我們心裡的想法, 也不會告訴社會大眾! 」

「大學教授? 寫論文和申請國科會研究計劃, 光是這兩件事就已經把大學教授壓得喘不過氣來了; 消費者權益這回事, 無關升等, 無關提升學術地位, 誰還有多餘的時間精力去注意這種事情呢? 就算有少數人知道, 那些人可能已經加入我們 Sith 黑暗團隊。 我們可以學微軟, 提供獎金 給願意幫我們行銷的大學教授。 至於那些瞭解狀況, 卻又無法買通的大學教授, 則往往有他的堅持。 為了要保持學術中立而堅持採取超然的態度, 只能在學術論文裡面用艱深晦澀的專業術語, 小心翼翼地說兩句, 這是不可能對社會大眾造成任何影響的。 大學教授太容易解決了, 從來都不會是問題的。 就算有些消費者真的聽到這樣的說法吧。 他們能有什麼反應? 停止使用我們的作業系統, 我們的瀏覽器, 我們的播放軟體嗎? 試試看啊, 停用以後, 我看他什麼事都不能做, 不如把工作辭了比較乾脆吧。 任這些少數人喊破喉嚨, 寫文章寫到手指抽筋, 也不會有實際效用的。 資訊人權? 貴得很, 要付出的代價高得很; 資訊人權? 這不光是認同理念就可以爭取得到的。 世面見多了, 你就會發現: 絕大多數消費者會心甘情願地 放棄自由以換取短暫的安全舒適; 少數有知覺的人也不見得懂得善用輿論的力量。 他們只是一盤散沙, 不會妨礙我們的。」

黑暗故事說完了,有沒有人說光明的故事呢?

美國中情局的社會軟體研討會

為了要讓 D 了解有關 web-based 書籍應用程式與圖書館之間如何銜接,我讀了 LibraryThing.com 的兩個部落格,試圖要找到增加搜尋新圖書館的功能。還沒有找到,但是卻在 Thing-ology Blog 的文章〈圖書館員與 CIA〉上讀到 David Weinberger (Small Pieces Losely Joined 的作者)與其他幾位長輩赴 CIA 演講社會軟體的新聞〈專業教派〉(The Cult of Expertise)。Tim Spalding,LibraryThing 的作者,他的感想是:

「如果連像 CIA 這樣所謂有系統的專業分析、報告單位都想了解『社會軟體』(social software)的定義、發展現況、未來變革的話,那麼所謂的社會軟體不也是圖書館專業者該有興趣的主題嗎?」

我倒是覺得,各種專業者都應該要從這樣的創新應用當中,找到自己的切入點。就像是中情局內部有一個自己的 wikipedia,這一點也不令人驚訝。如果從社會軟體的效應面來開始理解它的影響力擴散的現象,可能比較好說明這種重要的趨勢。就如同 GVO 運用 wikipedia,來幫助成員解決問題一樣:因為他真的很好用,而且隨著軟體的開放源碼與持續演化,影響力還在繼續擴大當中。

最後還是沒有找到 LibraryThing 可以自由掛入前往圖書館查詢書籍的介面或說明。(有人知道嗎?)想想有關於網站版本或 client 端書籍管理軟體(包括查詢中文書籍)的資訊,目前搜尋還是 zonble 兩年前寫的那篇〈Books.app 方便的書籍管理程式〉。真奇怪。(市場的空缺這麼大,就是沒有人有興趣要好好經營?是 biz plan 不行,還是技術不行?台灣雖然沒有像 moo 這麼酷的新服務出現,連 flickr 照片現在都有 hypo 可以線上送印了說。更何況,台灣的奇人異士這麼多…)

當 email 對話變成地圖

the rhythms of salience
MIT 媒體實驗室社會媒體研究群(Sociable Media Group)教授 Judith Donath 在她的文章:《重要性的節奏:一個對話的地圖》(The Rhythms of Salience: A Conversation Map)當中,介紹了一張圖:2 個作者、邀請 6 個研究者、在 22 天中交換了 30 封 email 的對話訊息,以 Photoshop 徒手繪製而成,名稱就叫做「重要性的節奏」(The Rhythms of Salience)。

The Rhythm of Salience was commissioned by Janet Abrams and Peter Hall, as part of their book project Else/where Mapping (Abrams and Hall 2006). They invited six researchers to participate in online conversations with them on the topic of networks and mapping and then to visualize the resulting archive. The email conversation took place among the eight participants over a period of 22 days, during which a total of 30 messages were exchanged. The Rhythm of Salience is my depiction of this discussion.

我是路過 O’Reilly 的雷達時,讀到一篇 Wikipedia and Genomics Visualization: Separated At Birth?,介紹 Fernanda Bertini Viegas 這位 Judith Donath 的學生在作的有趣計畫:wikipedia.org 的版本控制資訊的視覺化。上次在新加坡與 Isaac 談的正是這個 wikipedia.org 的關鍵頁面。不過從 diff 的骨幹、視覺化的加持,距離真正能夠對一般人說故事,還有很漫長的一段路要走啊。

每次只要聽到 visualization 的新聞,我現在都會想到 Edward Tufte,這個對資訊、數據、訊息堅持到連書都自己出版的大師,在 wikipedia 上面有一則專門文章詳細介紹。他最近的一本新書,《美麗的證據》(Beautiful Evidence),其中的範例章節 PowerPoint Does Rocket Science 探討微軟的 PowerPoint 這套軟體以及不好的工程師表達習慣,如何讓性命攸關的太空梭零件重要資訊被埋藏在層層疊疊的官僚系統底下、不見天日。每次我想到要說故事給別人聽的時候,我就會想起這個特異功能的「堅持」老先生。

火箭漏油過多,衛星斷腕停損

去年六月十五日我貼了一篇「綁著漏油的火箭向上衝的衛星」,既是期許也是擔心那美好的未來。昨天晚上明基集團董事長李焜耀召開記者會,宣佈停止繼續投資德國手機子公司的重大決定,等於替這段情投意合、台灣的重大國際合併案升空的經歷畫上句點。記者會中宣佈明基已向當地法院聲請「無力清償保護」(insolvency protection),但仍宣稱去年所簽訂的 Benq-Simens 合約仍然有效,將繼續營運 Benq-Simens 這個品牌。根據 Taiwan CNet 記者曠文溱〈不玩了 明基退出德國手機子公司經營〉報導,繼停止投資德國手機子公司之後,目前也正在評估巴西手機子公司是否要同樣處理。

中時記者吳筱雯、謝宛蓉、蕭美惠於〈明基求生斷尾西門子〉提到:

明基表示,去年十月一日與西門子簽訂的合約依舊生效,明基仍可繼續使用BenQ-Siemens品牌,且亞洲地區的研發及生產製造將維持正常營運,手機年產能二千萬至三千萬支,目前手機總部暫訂回亞洲,全球手機行銷業務將調整步伐後,持續營運。…

這條新聞也成為德國各大新聞網站的頭條新聞,西門子發言人向德國網路報(Netzeitung)說,對明基聲請無力清償保護的決定「表示遺憾」。

德國執政的左派社民黨勞工政策發言人溫特(Rainer Wend)說,明基不能就這樣撒手不管。他強調,無力清償並不代表生產線必須完全關閉,希望明基盡力讓「手機生產還有未來」。

另外,由於明基是英飛凌電信晶片部門的大客戶,該公司發言人表示,他們原本預估這個虧損的部門可在明年四到六月這一季恢復損益兩平,如今已難達成目標。週四盤中,英飛凌跌幅明顯超越大盤,下挫三.六%,成為法蘭克福DAX指數跌幅最深的成份股。

同樣是 Taiwan CNet 的報導

「…明基是在去年10月宣佈與德國手機廠商西門子正式合併。西門子提供二億五千萬歐元等值現金及服務的「嫁妝」嫁進了明基,而明基不花一毛錢就把西門子娶進門。

不過果然是不要錢的最貴。根據明基先前提供的資料,西門子手機部門在過去三季本業虧損267.3億元,已超過明基資本額262億元。換言之「BenQ-Siemens」品牌已經燒掉明基一個資本額。這也讓明基董事長李焜耀上個月的法說會上,決定把「BenQ-Siemens」品牌的製造部門獨立出來的策略。

還沒等到合併一週年,明基已經決定出脫德國手機子公司的業務。明基財務長游克用說明原因,表示虧損的幅度遠超過成本降低的幅度。…」

蘋果日報〈子公司前途 交給德國法院〉討論「無力償還」的意義。

工商時報記者張瀞文、吳筱雯的〈五項疑點 明基實問虛答〉指出了五個非常關鍵、但是明基高層沒有在這個記者會中解釋清楚的問題:

首先,去年明基購併西門子手機部門當時合約是怎麼簽訂的?明基在合併西門子手機部門不到一年的時間,現在片面宣佈「不玩了」,會不會有「違約」的問題?
第二、明基表示,德國子公司讓德國政府接管之後,將也可以跟明基一樣採用「BenQ Siemens」對外銷售手機,這樣未來明基的「BenQSiemens」手機與這一家已經遭到德國政府接管的「BenQ Siemens」,到底在市場上將如何區隔(離婚的兩造)?
第三、當初明基購併西門子時,西門子同意將付給明基二.五億歐元的現金及服務,現在明基停止對德國子公司的投資,那先前這一筆二.五億歐元的帳,明基與西門子之間要怎麼計算呢?
第四、明基停止對於德國子公司的投資後,同時將德國子公司交給慕尼黑當地政府管理,這樣的情況下,明基還可以持續使用西門子位於全球的手機通路銷售手機嗎?
第五、明基對於西門子手機部門資產認定的歧見無法解決,先前已申請法院仲裁的資產重估,未來如何發展?

針對後續的問題,中央社有報導德國方面工會的反應:〈明基放棄德國手機廠 工會指西門子有道義責任〉〈歐洲工會強悍 如何善了待考驗〉,以及對品牌形象的衝擊〈專家指明基退出德國衝擊品牌形象〉

中時記者林上乍的新聞分析〈品牌路不好走 李焜耀跌一跤〉的結語我很認同。

作為一位專業經理人,李焜耀明快的決策風格,讓他過去一年完成了西門子、「友達廣輝」、「明基光碟機部門出售建興電子」三件合併案,為了解決西門子手機部門虧損,李焜耀也準備關閉台灣桃園廠。

在台灣不斷倡導「品牌台灣」的今天,明基現階段的挫敗,是一件令人惋惜的事,包括業界與學界,都對李焜耀走的品牌之路高度關切,也寄予厚望。併購西門子的決策顯然失敗,但並不代表品牌之路失敗。從宏碁品牌發展二十五年,其間三度起伏,最近才有機會挑戰戴爾與惠普,或許大家也可以從長遠角度,給予明基與李焜耀更多的時間與支持。

除了從品牌長遠發展與台灣走向世界的角度來看這則重大新聞之外,不知道還能否發展出其他(社會、勞方等)的觀點?

「演唱會」閱讀筆記,書中迷霧躊躇

我所敬佩的 Snowred.tw 雪紅紅長輩撰寫了 web2.0演唱會live 系列筆記,遂讓我有機會快轉演唱會實況,並且摘錄下幾句有興趣的段落。例如在(二)flickr 的創辦人 Stewart Butterfield 說:

使用者是內容創造者嗎?但,創造內容不是使用者的目標。他們拍照,放上網路,是為了和其他人建立關係,和親友分享,具有慷慨的文化意涵,讓他人接受他的觀點。

flickr和WEB2.0其他平台,也是EMPOWERMENT(!)的工具,都協助人們互動。但閱聽人大部分不在乎什麼科技;那一點都不重要。…

我本月作為 flickr 的單月頻寬使用量大戶(95+%!),用了這麼久,還是對他們頗為滿意,真是佩服。並且也不得不認同並且稱讚一下他們的說法:上傳照片本來就不是我的目的本身,而是分享。有更多好玩的玩具讓我分享的更有創意、更歡樂,才是真正體貼的服務設計。照片絕對不是目的!

關於教育,我記得八月時好像有在 Time 雜誌上讀到報導的文章,說現在美國的家教服務如今是印度人的生意:「家庭作業委外辦理」(Outsourcing Your Homework)。老師這種產業(尤其是特別的老師)會在美國面臨巨大的變遷了嗎?Maybe…不過介紹的是 TutorVista 這家公司(世界級的家教水準呦!呵呵)。我喜歡(四) HeyMath 創辦人 Harsh Rajan 的這句話:

銀行金融業的曲線(分享為X軸,價值為Y軸),與教育的曲線,是相反的。教育產業分享越多,價值越多。這與網路web2.0相同。很多小孩不愛數學。不過,重要的是老師,有興趣或沒興趣,很大程度是因為老師,因為學習的經驗取決於老師。我們能用這種情況創立個商業模型。如何能讓老師在更大範圍彼此交流,求得好的教學方式?我們要想個方式。如何能讓新任的教師真正有信心與經驗?本來要很多時間,但網路能讓學習取現更加平緩,縮短辛苦的時間。如何能讓退休教師能繼續有所貢獻?這也是個問題。

另外,RichyLi 在〈我看Web 2.0 Conference,的演說簡報技巧比較〉所發現的(那廝卡?)講台隱形線與投影片奴說法頗為有趣。

也有其它的朋友去參加了這場研討會,K.C. Lai 帶回來幾本現場購得的「專書」《WEB 2.0 創新應用案例集 — 科技化服務新趨勢 —》、《技術觀測創新應用案例集(一)科技化服務新趨勢》《未來商店:科技化服務新趨勢》、《WEB 2.0:網路上有錢,創意在裡面》慷慨借閱。除了最末一本之外,其餘三本內容頗為接近並且有部份重複。我不太了解這幾本書本身如何彼此做出區隔?

在內頁的呈現上,每個網站/服務用一頁的表格來分析,除螢幕快照與分類資訊外,簡單兩欄的「應用說明」與「IDEAS FIND」,倘若要以最多每欄 250 個字來解釋清楚一個創新網路/科技服務的內容,我想就撰述/裁切本身就已是困難度頗高的挑戰了。我所論述的重點,將先針對這些書的案例整理部份;下次再討論各自的大塊論述;倘若把《未來商店》或者是《WEB 2.0》兩本論述較為完整、接近書的作品,當作是這一系列資訊的完整版本來討論的話,作為一個「趨勢專書」,到底與 Yellow Book 電話簿應該要有甚麼樣的差別?讀者到底需要甚麼樣的指引,才能夠對 web 2.0 與科技化服務有所掌握?

我覺得首先應該要有嚴謹的分類。列舉式的資訊對於個別來自不同行業、帶著不同期待的讀者來說,溝通的成本太過高昂。購買這本書的艱辛工作者、疲憊經理人需要快速地辨識自己的戰場座落在第幾頁,典範案例厲害在那裡,能夠迅速掌握的黑話在那裡;這樣方能有助於回去之後跟老闆報告,有利於爭取更多的時間、空間、預算、人力的資源。清楚的分類有助於平行比較接近的案例,加深站在巨人肩膀上的我們掌握核心知識的能力。我沒有看到這幾本書在案例整理上,對於分類有比較深入的著墨。

第二,我覺得該區分資訊的整理以及有實際使用觀察的案例。例如 LibraryThing 國內有很多部落客已經在使用,我就沒有看到在撰寫 LibraryThing 的作者談到中文使用的問題。對於亞洲、或者中文環境的使用者的不便經驗,顯然是你要有切身體驗才有辦法處理。撰述的團隊有可能所有的網站都沒有體驗的經驗,所以他們才都用比較遠距的方式來描述這些案例的「成功」。或者,這帶出了另外一個問題,到底這兩者之間有沒有差別?倘若無法作到深入專業的報導評論,這裡的分析恐怕也難脫船過水無痕的命運。

我認為一個好的分析報導應該本身就是一套思考方式與操作模式的具體呈現:讀者不僅僅看到結果,也能夠藉由參考文章觀點自己推演出相關知識。願意認真地關切讀者的使用經驗,這應該也是所謂的使用者導向的意涵吧!

望著這四本書,想著對於這些新興術語周圍的迷霧、與整個團隊穿越它的龐大溝通成本,我不禁躊躇了起來。

全民冷淡,各自表述的 Web 2.0

週五跟同事討論 Web 2.0 的議題,在技術團隊對於新科技的立場與態度上,有一個非常有趣的發現。我們的技術團隊,對於例如 Web 2.0 這類新詞彙,保持著保留的立場:他們認為這些技術早就已經存在了,新的詞彙沒有辦法說清楚到底包含了甚麼樣的技術,而只是籠統模糊的陳述。然而高層還是要把 Web 2.0 當成一個必須要執行的工作與既定方向時,最後解決的方法就是「一個 Web 2.0,各自表述」。他們認為,只要成功的網站都被歸類在 Web 2.0 的系列,所以關鍵僅僅是在:「如何實做一個成功的網站」。於是他們試圖自己動手掌握可能成功的技術,例如 video blog,並且告訴他們的使用者:這就是 Web 2.0。

某種程度來說,這樣的態度非常實用主義(pragmaticism)取向。有奶的便是娘、不論黑貓白貓,會抓老鼠的貓就是好貓;這樣的心理並非沒有基礎。我的同事非常清楚老闆所要的是甚麼、會使用他們所提供的技術的群眾/使用者/客戶是甚麼樣的人;這些人不了解 Web 2.0,遠遠超過我的同事。事實上,誰真的了解 Web 2.0 啊。

我想到另外一個跟中國有關的譬喻,就是「中國這麼大」意識形態造句法;我根本不太需要考慮國際標準的問題,因為「中國….這麼大」,只需要作內需的幾百分之幾,就可以養活一整個工廠了。以我們的例子來說,只需要照顧好我們的內部需求,就可以讓老闆們上上下下都感到滿意了。無論是否有「真的」Web 2.0 存在,那一點都不重要。

我覺得這個是團隊在這個大環境下,存活的策略與方式的問題。這裡沒有對與錯,只有不同的位置、資源配置與思考重點。

如果這裡有任何問題的話,那麼問題應該出在整個系統的掌握:從整體的計畫目標來說,我們該怎麼看待新技術的意義?如何將整體政策方向,漣漪一般擴散傳達到系統的遠端,而不扭曲失真?該剩下甚麼訊息?這個提問是下行列車,由上而下的溝通;上行的問題是如何由下而上、將個別子系統的生存策略,整合進整體的方向?整個系統如何可以算作成功?個別子系統的生存策略如何協調進整體,化危機於轉機,增加而非內耗整體系統的競爭力?

我自己的角色,在計畫內負責跟國際接軌。對於國際間所關切的 Web 2.0 議題,我了解怎麼樣的切入角度,例如從大量資料、視覺化、使用者生產社會性資料、分享與合作架構等,是能夠讓同樣關心這個問題的大多數國際 web designer、programmer、project lead 等人們產生共鳴,發揮最大的效益。與所有關心的人共享一套精簡、清晰的術語、詞彙,以及相同的定義與操作方式,這是我覺得最重要的原則。

從在地的團隊看來,這些標準與語言過於籠統而失去精準。如果要重新贏回信心,顯然得要有一套說法與介紹 Web 2.0 的方式,認真地作教育訓練,才能夠在我們自己的土地上做出自己的範例。Mr. 6 在〈公益慈善 2.0 與外銷狂想〉中這樣說到:

Web 2.0在台灣,就像是一隻外來的野獸,和大環境格格不入,目前對Web 2.0興趣者只能遠遠欣賞著國外的案例,只能討論它的意義,只能讀書學習,不容易像美國、大陸那樣真正百花齊放,人人去動手做、去賺錢、去嘗試、去享受。比較之下,Web 2.0是「全民冷淡」,公益慈善則已成「全民運動」,假如公益慈善真的是台灣這個地方最可以接受且最有力量的活動,或許它也可以是Web 2.0的一個著力點,進一步者也可以是網站外銷的新希望。

我很驚訝在 Mr. 6 處看到「全民冷淡」這樣的評語,不過實在是切中我心。我現在在作的也許未必能夠扳回甚麼,但是可以貢獻的,是從自己動手作的例子上來…多創造一些可能。

Qon 無線網路地圖搜尋服務

因為數位典藏技術分項邀請,Qon 無線網路搜尋引擎寬廣科技週三早上來所裡演講。他們的首先產品是 WiNoc 有線/無線網路營運管理中心;用這套軟體作為後端、加上與 URMap 友邁公司合作,所架設的前端 Qon 提供無線網路熱點與 free node 的地圖搜尋服務。之前就彷彿有看過外星人的 logo 圖樣,實際上來說單一功能還蠻實用的(倘若其他的 URMap 應用網站還沒有作的太成功的話)。

介紹完之後,我才知道這個線上服務後面的公司,只有三個人。我建議了他們,如果能夠把 template 與 group 功能加進去,讓使用者可以分組整理節點資訊、能夠用 permanent address 的分享整理後的結果。並且如果按照社會軟體的特性,讓熱心協助維護地圖的志工有 RSS 之類的更多工具可以運用,嵌入到他們自己的工作流程中、順利流暢地創造內容;那麼這個無線網路地圖搜尋服務,就可以跟社群有更密切的結合。也許一開始會需要耗費資源來建制這些額外的功能,但是一旦完成之後,應該可以帶來維護成本的大規模降低。對於資源如此緊迫的公司來說,開源節流都必須計算的更為謹慎;所以上述的建議未必對他們來說是個好的想法,還需要面對現實的檢驗。

自由軟體工具也是一個在跟他們討論時,有意思的主題。我想如果我想要陳述自由軟體很優的論點的話,也許需要好好整理「鄰近性」(neighborhood)這個概念,來說明自由軟體與社群之間的動態發展關係。鄰里關係不只是由使用者需求、軟體模組、實作經驗所構成,甚至還包含更大範圍的媒體與社會所共同決定。在這當中去作比較與論述才真的有意義。

對岸看中研院:兩岸三院交流昨日與今日

王旭东先生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网络信息频道」的「IT瞭望」專欄〈两岸三院信息化运作模式的基本特征〉中,寫到 2004 年來台北參加第二屆兩岸三院交流會議的心得成果。其中特別是針對人文歷史與 GIS 系統結合的成果,引起了作者的關注。在文章末尾,作者這樣對中研院的成果作了評論:

通过对“中国大陆与台湾历史地理资讯系统”研究计划略作剖析所获得的初步认知,可以尝试归纳海峡彼岸的“中央研究院”信息化运作模式的基本特征:一是自然科学、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等在统一科研管理体制内交汇交融、相辅相成,构成信息化运作的核心对象或内容。二是在统一管理前提下,所需的组织资源(人力/技术资源)、经费资源(资金)和信息资源(自然科学/人文社会科学)实现调配统筹,构成信息化运作的基本条件。三是计算机学科与其他学科互补互促,只要是研发跨学科应用系统,相关学科的专家便会担任课题组首席执行人,顶级计算机专家甘为辅助,即使统领“中央研究院”全院信息化事业的计算中心主任也不例外,如此构成了信息化运作的必要条件。四是以研发推动应用,以应用完善建设,作为信息化运作主体的“中央研究院”计算中心本身就是实力很强的研究型单位,其主任、系统工程师、高效能计算组成员不仅经常以计算机专家身份参加国际计算机界学术会议、开展国际合作,还完成多项计算机技术研发和大型信息化应用项目。此外,每一个可以推向社会的信息化计划,基本做到既含有对科学研究的推动,又含有周密可行的市场拓展。

「每一個可以推向社會的資訊化計畫,基本做到既含有對科學研究的推動,又含有周密可行的市場拓展。」這真的是很好的 vision,也是對中研院成果的推崇。今年九月初舉辦的「兩岸三院資訊技術交流與數位資源共享研討會」在青島舉行,這一些各自的感觸與想法,經過兩年後,有最新的版本與計畫發展嘛?我很好奇這個部份。

會議報告歷屆會議資訊也整理在研討會的網站上。

PNC2006 太平洋鄰里協會年會:出國報告

底下是我這次參與 PNC 2006 太平洋鄰里協會年會的出國報告。倉促寫就,希望能夠拋磚引玉,從跟更多人分享中獲得收穫,敬請指教。

PNC 的空間譬喻與想像

根據 PNC 網站(http://pnclink.org)的資訊,「太平洋鄰里協會」(Pacific Neighborhood Consortium,以下簡稱PNC)乃是源起於太平洋周邊國家公立大學校長聯合會、以及在聯合會的構想下所產生的太平洋鄰近國家協助計畫。協會由已故前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田長霖校長,以及該校哈迪克教授(Professor Curtis Hardyck)所共同發起,並正式命名之。其宗旨為推廣網際網路、透過先進的網路技術,促進太平洋沿岸地區國家資訊的交換及流通,使太平洋沿岸地區的各國成為生活密切相關的近鄰,將太平洋沿岸地區轉變為太平洋週邊的鄰里區域。

這樣的空間概念與想像非常有意思。發起這個組織的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本身所在的位置位於美國北加州舊金山灣區(San Francisco Bay Area);而數個鄰近的衛星城市都分佈在舊金山灣周圍,共同形成一個包含都市、城鎮、機場、州郡等人口約八百萬人的大都會。這些衛星都市包括 San Jose、San Francisco、Oakland 等都是大型的都市中心,有著文化、金融等不同的發展特色,彼此之間透過公路、鐵路與通勤電車相互緊密連結。目前舊金山灣區(舊金山、奧克蘭加上聖荷西)是美國第五大的大都會地區。

繼續閱讀

vox 實驗與 extreme blogging 的改進建議

延續最近開始在 vox 上面的實驗(ilyax),我覺得有幾點是其他的 blog 書寫軟體(例如 gugod 的 bifty),目前還有很大空間可以追趕與超越的。

一個是媒體的管理。如果所有的使用者都遵循著:網路上有的我就不需要自己存放,希望可以就地引述原本的內容、減輕自己網站的「媒體重量」(media weight)這樣的想法,那麼一種「媒體快照」(media snapshot),或者詳細地說,包含著簡要的「摘錄格式」與基本的後設資料(metadata)就是很迫切需要的解決方案。flickr 網站對於 exif 資料的詳盡收錄,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但是對於其他資料,例如各種不同格式的錄影、錄音檔案,甚麼是最基本的後設資料呢?也許目前尚無定論。但是如果往這個方向走,應該會讓書寫者有更便捷的方式,為網際網路的內容增添豐富性。原本的 blog 只能夠接受無格式書寫(free writing)的型態,也被許多長輩們譏笑部落格的缺乏內容;未來朝向結構化的書寫,有系統地銜接傳統書寫領域的知識結構,應該可以解決上述問題。

另外一個是媒體的呈現。要呈現一個聲音檔,iTunes 找到 UCTV 的影像(或者是一開始播放 Podcasting 就可以自行提供)顯示在小螢幕當中。一個書寫軟體該如何讓書寫者呈現不同型態的媒體?這個問題也緊緊地與媒體管理的問題扣連在一起。有沒有可能自動抓取前三頁的 powerpoint 投影片?動態影像類似 Youtube.com 與 google video 的解決方案,聲音檔與 flash 動畫檔案該如何被「嵌入」到新書寫環境的整體呈現中?

第三個是外掛外部資訊來源的問題。就像以前 zonbleosxchat 介紹過Books.app(一套在 Mac OS X 系統上的個人書籍管理應用程式)有掛入查詢「中華民國圖書書目資訊網」尋找中文圖書資訊的模組。如今新版本的 Books.app 好像就無法正常使用。Vox 只能輸入在 Amazon.com 裡面的資訊,甚至連 Amazon.jp 都不行。有系統地解決這些問題,對於平的要死的世界來說,似乎是一個很重要的課題。

實驗繼續。但是也遵循著 June 的建議,就是平衡 blogger 與現實世界的距離:寫一篇 blog、作一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