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滾與體制

昨天 D 來到我們的計畫交流意見。結束之後一起在下著雨的階梯上抽了一管煙,聊了一些想法。不知道為什麼,我想起多年前 D 打工(?)的唱片行外的台灣啤酒跟 Velvet Underground。

我們有時候會因為並不瞭解過去歷史跟現在情境的相同與差異,因而不斷地重複製造不同錯誤的過程。只是因為這些錯誤有不一樣的因子捲入,所以偶然地會帶出不同程度的影響與結果,讓錯誤的生產者誤以為是另外的故事,甚至是貌似成功的典範(尤其是還在進行中尚未蓋棺定論的事件)。

搖滾樂與體制到底有什麼關聯呢?開車在黑暗濕冷、濃濃雨絲的路上,我在想著這個問題。如果沒有重新審視什麼是反叛,那麼我們就無法辨識我們自己現在所作所為了吧,一個聲音這樣響著。但是所作所為其實也不太需要被辨識啊。它只是靜靜地存在就好了,也沒有什麼不可以呢。「愛情靈藥」的歌詞這樣地在汽車音響嘶吼著。

傳播與溝通的初衷

TM 來計畫作客。我們難得從不同的角度,有人從地理資訊、有人從 2.0 計畫的角度,來聆聽他多年的心得。想到幾點:

首先是 Twitter 作為一種媒體(twittermedia!),帶來的是從私領域即時通訊,朝向/轉向公共領域即時訊息的解放。June 說這像是 IRC 一樣,我也覺得如此。像是 web 介面,更不侷限在一個虛擬地點的 IRC。也許就像 isaac 所說的 instant information,Twitter 應該會促成溝通方式的演化吧(我很難想像在打 wii 的時候,畫面上出現 msn 的訊息;但是卻可以想像 twitter 的訊息在上面出現)。

(如果說 web 2.0 已經這麼普遍而隨手可得,為什麼沒有針對快速溝通資訊彙整的一套思考與設計架構?對於數位的文化工作者來說,什麼是有生產力、多語跨區域地理政治背景資訊下、對話互動的資訊環境?對於數位的教育系統而言,環境、文化與資訊的銜結,如何展現在學校孩童的日常活動中?)

再來我覺得從使用者端觀點,看待問題的方式與從生產者端是相當不同的。即便是大家同樣在談 GIS,可是彼此談的是傳統的「地理資訊系統」、還是 geo-information 地理資訊的系統,這可能就有天壤之別了。以生產者的思考邏輯主導,會影響作業程序、生產方式,可能導致的是沒有生產力的系統,沒有使用者的應用程式,優點是效率與清晰;以使用者的思考邏輯主導,缺點是跨領域整合、不易達成,優點則是將帶來使用者端的創新。社會性媒體(social media)所帶來的使用者革新,讓使用者越來越頭好壯壯,賦予使用者更多更強大的能力;這件事情對於所有的生產者來說,要融入這種創新,都是一個要付出相當慘痛學習成本的代價。

我在 twitter 上面寫下,「(TM 說)台灣沒有(資訊社會的)中樞神經系統。」另外一個台灣沒有的是,歷史感。TM 展示的幾本古老雜誌(Radio times 創立於 79 年前、Time Out 約四十年前、List 忘記了)中還夾著 1998 媒體年鑑。我遂想到,誰要來作台灣的數位文化年鑑,提醒自己 Internet 已經 20 多年歷史了,台灣的自由軟體已經經營多少年了,然後我們,現在在作些甚麼?

倘若我不是在思考 10 年後自己人在那裡,擔任甚麼樣的職位擁有甚麼樣的權力,而是在思考 10 年後,我們如何地從現在到十年後,將所關心的問題,一點一點地累積在這塊土地上。我覺得那,寫下這段句子的我,與閱讀這段文字的你,都值得記住這些數位片段的這個當下…

國土資訊系統的標準

12 月初中研院資訊所舉辦了一個「開放式地理資訊系統暨網路地理資訊系統應用研討會」。其中第一場專題演講《國土資訊系統標準制度之現況與展望》,是由成大測量系洪榮宏教授發表。我記了一些筆記:

國土資訊系統的目的:結合全國具有空間分佈特性的資料,以分工合作方式達到資料共享與多目標應用之整合性分散式地理資訊系統。建置時,區分成 9 大資料庫分組,包括綜合作業分組,網路規劃分組,標準制度分組,省市區域性推動委員會…等分組。當初設計為邏輯性概念的資料庫。軟硬體環境有革命性的變化,面對國際地理資訊系統標準的推動,需要有一番新的思維。

組織架構:行政院經建會國土資訊系統推動小組,國土資訊系統推動工作會議。分散的應用、資料與服務。SDI(Spatial Data Infrastructure),只要一連上就可以連上所有的資料、應用軟體與服務。

地理資訊應用環境變化劇烈,商業軟體各具特色、不同格式、地理資訊應用統大量增加、網際網路應用逐漸普及、必須思考更為直接的流通與整合應用機制。兩個關鍵詞:interoperability(Mapinfo、Intergraph、ESRI、autodesk)、web service standard。

流通基本背景,訂定各領域資料標準、以開放式架構流通資料,構成國土資訊系統之資料標準架構(framework)。發展以服務為基礎之環境。配合制定相關之規章措施。資料需求者只需具有 GML-Aware Software,解讀依據資料標準提供資料。流通就變得可能。

標準制定:國際標準組織編號 211 的技術委員會(ISO/TC211)之 ISO19100系列標準,及 OGC(Open Geospatial Consortium)之系列標準提供技術(描述、流通)之規定。藉由引入相關國際標準知架構,規劃設計符合我國需求之資料標準架構,並可與國際之發展接鬼。優勢為可以直接支援標準的軟體環境中運作,並不受限於商業軟體之格式。

但是心中還是有疑問揮之不去:就一個最底層的國家級地理資訊系統,我不太了解他們如何推廣跟其他的計畫溝通?如何讓其他的大中小型計畫,hook up 掛上 SDI(Spatial Data Infrastructure)的架構?標準的推出其實需要標準的使用者回饋貢獻意見,他們是否有碰過這樣的問題(應該蠻多人問的吧)?如何透過不同層次的討論、公告、修正、確定,讓標準文件變成大家可以參考實作的重要依據?文件的成熟度,彼此之間的規範效力如果可以標示清楚,對於外界的人能夠一目了然,很迅速地可以把自己醫院、自己的調查資料與地理面向作整合,這樣這些資訊就會發揮彼此相銜接的效果。

不過想想,我的疑問跟國土可是一點關係都沒有啊。純粹只是公車路線規劃、誰可以輕鬆地如何上車下車,經過了一些節點就能順利到達目標,幸運的話還可以碰到意想不到的老朋友這類的瑣碎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