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場梗與變魔術

歐巴馬應景文:這是歐巴馬就任前最後一次在 change.gov 所作的公開演說,「我們的民主傳統」(Our Democracy Tradition)

聽完之後我覺得有兩點最吸引我。第一,他開始講故事的時候的「起手式」(例如媽媽講故事給孩子聽的時候,都會說 long long time ago…)。他回到兩百二十年前的華盛頓就職的那一天。

The first Inauguration took place 220 years ago. Our nation’s capital had yet to be built, so President George Washington took the oath of office in New York City. It was a spring day, just over a decade after the birth of our nation, as Washington assumed the new office that he would do so much to shape, and swore an oath to the Constitution that guides us to this very day.

然而,我們怎麼能夠講到民主與華盛頓而絲毫不提 Jo Stewart 著名討論民主的暢銷書《美國(書):民主不彰的公民導覽手冊》America(The Book):A Citizen’s Guide to Democracy Inaction 呢?它的序言也是以「華盛頓親自為本書寫序」當做一個重要「賣/笑點」。

When America (The Book) first approached me about penning the foreword to their tome, I was surprised. Firstly the foreword is not my bailiwick, but rather the Declaration. Forgive my conceit, but if one is looking to introduce a grand composition with a pithy and clear pronouncement, my declaratives are second to none. “Life, Liberty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 Google it if ye doubt the claim! Also of some concern, I have been dead for….oh lord, has it really been 178 years? My goodness, time certainly flies when you are no longer consigned to your earthly vessel.

這兩位先生都想要回到華盛頓,開始他們的故事旅程。

開始說故事是一個神奇的時刻,因為在這個迷人的時刻,故事中一個偉大的冒險就開始了。另外一個例子是 dennischan 2006 年所發表的、令人回顧再三的文章〈相聲的終結〉,裡面重述表演工作坊相聲經典大戲《那一夜,誰來說相聲?》開場的場景分析:華都西餐廳請來相聲大師王地寶、舜天嘯講相聲,但是這兩位大師「失蹤了」。藉著這個失蹤,舞台上的演員與現場的觀眾一同經歷了笑不出來、歷史的幽魂等等充滿創傷經歷的回溯與創作誕生的源頭。誠如前一陣子 @aboutfish 關魚兄與 @686 兄在 twitter 上提到,dennischan 的分析仍然讓人低迴不已:

…從整體戲劇結構上而言,「那一夜」以相聲大師的缺席暗示傳統文化的失落,其後幾夜,大師仍然缺席,只有徒弟上場代打,不得不承認傳承之困難;而「千禧夜」則藉由舞台上全知第三人的介入隱喻歷史赤裸的權力鬥爭,這樣的改變雖然驗證了表坊創作的努力,但內容才是最重要最基本的──很少有觀眾會去在意相聲大師到底出不出場,也很少有觀眾會去質疑貝勒爺為何跑來鬧場;只有當李國修與李立群結結巴巴地演出舜天嘯與王地寶,而且愈演愈好時,我們才會注意到原來新一代的相聲大師已經在場上了…

好的開場梗雖然未必會帶來好的故事與結局(金融海嘯退場、失業問題解決),但是卻絕對是成就一篇重要的創作(演說或者作品)的一個關鍵元素。

第二個我覺得我很喜歡這個演講的點,是他要跟大家搏感情的部份。他要告訴你,「因為前面的故事(傳統)」,所以接下來這幾天的美國總統就職典禮,不會只是一場就職典禮而已。一個就職典禮、不會只是一場就職典禮而已。真厲害,像是歐巴馬牌變魔術一樣。

套句羅蘭巴特的話來說,這就是現代神話(modern mythology)啊。

他要當全民的總統,藉由 45 種語言對全世界放送,他要做全世界的美國總統。這些細節台灣的媒體應該都已經講很多了,關於那一火車「平凡的美國人」、關於多少人在華盛頓零下的街頭等著注視他「登基」….等等。

….That is why the events of the next several days are not simply about the inauguration of an American President – they will be a celebration of the American people. We will carry the voices of ordinary Americans to Washington. We will invite people across the country to work on behalf of a common purpose through a national day of service on Monday. And we will have the most open and accessible Inauguration in history – for those who travel to the capital, and for those who choose one of the many ways to participate in the Inauguration from their own communities and their own homes.

鄭龜的文章已經從對以色列傾斜的角度、對這個(還有幾十分鐘就要)新上任的美國總統,投下不信任的一票了。台灣年輕熱情的部落客理解歐巴馬的意義然後自己開討論會/讀書會默默地在練功。在高鐵的車上,我看到有人讀著「商周」當中「xx 大師」大前研一的文章,標題寫著「讓自己對於世界大事有觀點」

你對於歐巴馬隨著國內電視頻道與 CNN 商業合作、傾銷全美國觀點的「全世界都在看」就職典禮,有什麼觀點呢?

“Campaign 2.0- The Impact of the Internet in US Presidential Politics"

下週一有一場演講:Michael R. Nelson 博士,美國喬治城大學訪問教授,新任總統歐巴馬的競選團隊科技顧問之一(他也被 11 月的歐巴馬 CTO 人選媒體點名),將於中午 12 點 30 分開始在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 R302 會議室舉行專題演說:「選戰 2.0:網際網路對美國總統大選政治的影響」(Campaign 2.0- The Impact of the Internet in US Presidential Politics)。我很喜歡主辦單位所撰寫的引言:

2008年全球盛事 – 美國總統大選 – 雖已落幕,這場創造了許多第一的選舉活動,如競選經費第一、得票數第一、美國史上第一位非裔總統等,在運用網路媒體方面,也創造了第一。美國華盛頓皮尤研究中心曾經作過民調,24% 的美國人選擇網路作為獲取總統選舉訊息的主要管道,該比例是 2000 年大選的 3 倍,以及 2004 年大選的 2 倍!包括 YouTube、Myspace、Facebook 等新興網路服務也成為美國人觀看、討論競選訊息的重要管道。網際網路在歐巴馬贏得美國總統大選的過程中,扮演了何種角色?對美國政治圈的影響又為何?

各位可以閱讀作者指定的一篇文章,麻省理工學院雜誌 Technology Review(工研院中文翻譯版)的一篇文章:「歐巴馬怎麼辦到的?」How Obama Really Did It?)來體驗一下網際網路對於歐巴馬贏得大選的重要意義。我就相當認同文章中引述 Lawrence Lessig 教授的說法:

「那時大家的設備沒那麼好….現在,對於這種技術,全世界終於趕上來了。」

趕上來了,故事才剛開始呢 🙂 歡迎各位一起來現場聆聽科技的政治衝擊!

Confronting Mr. Big 「說大人,則藐之」

We learned this sentence in the New Year’s Eve of 2009. Prof. Shieh teaches book review in our PhD students seminar. In the last day of 2008, he mentioned one important saying of 孟子 (Mencius):

“When confronting Mr. Big, you should look down upon him/her, never take the authority & power as it is." 「孟子曰:說大人,則藐之,勿視其巍巍然。」

The “confronting", some translate into “lobbying", some others translate that into “mentioning" and else “negotiating". I think confronting is better than mentioning, then negotiating, and then lobbying. The best literal meaning of 「說」 is mentioning, because it suppress the general context of saying something. But my favorite explanation would be “confronting", which emphasizing the intentional action toward the object, which later shows up in the stage of the Chinese cultural context: Mr. Big.

We have numerous, uncountable, infinite Mr. Bigs in our common Chinese / Taiwanese culture. For the hierarchical, universal socio-political-somatical-symbolic order system, the “I" is situated in the middle of infinite circles around him. The world/universe is unfolded followed various social distance / collective social-psychological topology. So everyone above you, is your Mr. Big (sorry, not like Sex and The City :P) Everyone need to learn how to deal with Mr. Big.

So Mencius had proposed a very good attitude and behavioral guideline: 「說大人,則藐之」 . When you confront any one of your Mr. Bigs, you should always not take it as it is. If you need to look up to see him, then all you need is to look down upon him and start your ordinary work. Criticize him and penetrating the beautiful outlook and decoration, to find the real inner essence you would like to deal with.

When I watch the video interview of our President of Taiwan, the Republic of China, I thought about Prof. Shieh’s teaching immediately. If you want to see the real value of any Mr. Big, you must practice it very often. At the moment of morality reincarnation, the political re-mobilization of Taiwanese society, we need to re-interpret it in our own language and own thoughts. Then to discover the real us and the real him/her, before you want to initiate any action.

Share that with all my friends and readers of ilyagram.org.

(I am now practicing Isaac’s principle to extend the balance of freedom of speech and political resistance sustainability. Ha :P)

[過期舊文] 是現實,還是想像?暴民變成一種概念工具

台大教授石之瑜教授在《大眾時代》寫了一篇文章:〈即使台大教授也並非不能變成暴民〉

這個標題有點困難,因為它傳遞著兩個三個否定的概念:「不能」變成暴民、「並非不能」變成暴民,「即使」台大教授…。如果抵銷後兩者的話,就是在說:「即使」台大教授也(可以)「是」暴民。但是因為加了更前面的連接詞「即使」,所以這個標題想要傳達的意思是(我的個人詮釋):

「那些人真的是暴民。台大教授別以為他們就不是那些人、不是暴民;其實那些台大教授也是暴民。」

石教授在此展現了一個論述的推論邏輯,試圖論述「控訴警察與國民黨…」的廣場學生;同時,他也稱呼他們為「台大教授與學生」。雖然現場的確不是只有台大教授與學生,而以往的大部分學運台大學生參與的比例也頗高,所以我個人認為可以「暫時」接受這樣的說法。

這些參加活動後控訴警察與國民黨的台大教授與學生,他們自況不是暴民,所以不應該有警察在場推打他們的這種邏輯,與台灣整體政治文化慣用的邏輯一模一樣,那就是,只考慮到自己的委屈,不考慮別人的困境。其結果,當然是人人委屈,就連大國遣來的使者,一到台灣,各個都會遭遇某種委屈而掉眼淚。簡言之,他們傳承了長期以來殖民地人民自我中心的情感傾向,在認知上不能移到自己的位置以外體會人我關係,可見,知識無法解放人格,反而會成為人格的俘虜,成為表達委屈的理論工具。

我不太知道廣場上學生的三點訴求,分別是要求政府對過當執行的警察暴力作道歉、對造成的社會動盪負政治責任,以及修改集會遊行法,是否意含著「台大教授與學生不是暴民」這樣的說法;而且,就字面上來理解,目前我們無法推導出這樣的意涵。我們在這裡陷入了一個困境。但是這顯然是石教授的立論基礎、重要的批判根基:但是要怎麼樣知道,這些廣場上的「台大教授與學生」,是否認為自己不是暴民?

最簡單解決困境的方式,就是去廣場上問他們。不然也可以去 wiki(taipak2008.pbwiki.com)上面留話問問題。或者透過寫文章的方式,向廣場的教授學生公開地提問,「你們是否認為自己不是暴民?」也可以是一種公開對話的方式。

我並不了解這個對話是否有在其他地方進行,但是就石教授的論述,我們看不到這個對話的過程,而石教授已經認定了廣場的「台大教授與學生」認為自己不是暴民。在這點上,我就已經跟石教授所標示的「台大教授與學生」分道揚鑣了。之後石教授的推論,就是:因為他們認為自己不是暴民,所以對於自己受到暴民的對待時,感到「受委屈」(進而流眼淚)。這種淚水當中的委屈,就是「台灣整體政治文化的慣用邏輯」。

「台大教授與學生」因此不能夠理解「他人的委屈與困境」,例如上國敕使也有他的委屈與困境,因此把人家圍困數個小時,把自己的悲情強加在人家身上。這件事情就被石之瑜教授當作是心理學式批判的例證:「殖民地人民自我中心的情感傾向…」「認知上無法移動到自身以外…」。最終,原先設定的「台大教授與學生」這個稱名,最後發揮了重要的意義:「可見,知識無法解放人格,反而會成為人格的俘虜,成為表達委屈的理論工具。」教授與學生穿上了「台大的制服」,走進囚禁的殖民地、自我中心、悲情的小小人格中,被人格俘虜,終於離開了知識的象牙塔、成為了一個情感心理攻擊的工具。

這個段落石教授論述所推演的轉折,實在相當的精彩。殖民地與台大最終彼此叩連,展現了一幅委屈流淚的悲情面貌。後段的「殖民地人民…」等的論述,讓我想到某幾位教授對國片《海角七號》的評論(當然也遭受到巨大的批判)。石教授導了一齣殖民地人民扭曲心理的悲情劇,然而問題是,那到底是誰的面貌呢?那些一開始就認為自己與暴民沒有差別的學生們,你是否強迫地拒絕聆聽他們的聲音、幫他們套上台大的制服,硬生生地為他們戴上了一個醜化過的暴民面具?

這些參加活動的台大師生於是理直氣壯:為什麼擋我?而那些他們不認識,沒看到,但與他們參加同樣活動的暴民,也是理直氣壯,為什麼擋我?他們不認識,沒看到,也不承認身邊的暴民,因為在群體之中,他們不但不會彼此區辨,反而還會感到親切。故抗議中的台大師生雖不是暴民,但從人格需要與政治立場上講,他們與暴民之間的距離還不到 50 步,這個心理距離也與暴民藏身在他們之間的肉體距離無異。

這樣的論述,既打擊了所樹立的稻草人、也打擊了那些跟你一模一樣的台灣社會公民,也就是你所真正否定的暴民。

無論如何,在強大的悲情驅使下,為了學運而學運的小潮流已經形成,以兩岸和解對台獨造成窒息效果推測,這個小潮流已經有了茁壯的政治溫床。尤其是在一個沒有人敢用正面語言討論中國的政治文化中,兩岸和解成了學運最好的催化劑,而馬政府註定手足無措,儘管這些台大學生將來必然也會搭乘直航班機赴大陸。

這齣殖民地心理劇的確有導演想要傳達的訊息,只是這些訊息並沒有辦法從前面的戲劇邏輯中緩緩導出,而是一次迅速地在結論段落中傾巢而出。是否悲情的殖民地扭曲心理就必然會造成「為了學運而學運」、「兩岸和解潮流下窒息台獨的最終反撲」、「沒有一個人敢用正面語言討論中國的政治文化」?要求警察嚴正執法、戴著「鐵與血形象」的馬政府,變成了面對可愛學生卻「註定手足無措的馬政府」,這也是殖民地心理扭曲的副產品嗎?最終精明地以經濟利益考量的學生形象:「未來必然搭乘直航班機赴大陸的這些台大學生」,就是作者心中對話的對象。

如果石教授真的這麼想跟廣場的學生與教授對話,那麼為什麼不直接去跟他們「面對面」,以一種公民對公民的方式來去承認他們的聲音呢?如果石教授這麼在意暴民的問題,那麼為什麼不直接花時間了解那些被稱為「暴民」者的政治羅邏輯?還是,石教授最想做的事情,就是運用「台大教授學生」與暴民,當做一種概念工具,導這麼一齣行動劇?這些劇情與想像,就像那些既暴力又…的媒體一樣,是現實,還是你的想像?

感謝 Obama(雖然晚了很多天)

“…And to all those watching tonight from beyond our shores, from parliaments and palaces, to those who are huddled around radios in the forgotten corners of the world, our stories are singular, but our destiny is shared, and a new dawn of American leadership is at hand."

雖然 BBC 訪問全世界,沒有問到台灣的民眾如何看待歐巴馬的勝利,但是我想自己說一些、一點點的我的感想。每次當我聽到他的聲音、他的話語(我們上週四還在上「科學」的 public rhetoric),我都覺得充滿振奮與感動。我想感謝 Obama,因為他雖然是在選美國的選戰,但是他的精神鼓勵到的是美國各族裔、世界上各個角落的人們(我只記得 BBC 記者訪問埃及的人權運動者…)。

當然美國不是沒有問題的、民主黨不是沒有問題的,民主政治系統不是沒有問題的。我姊姊提了一個很實際的問題:有沒有可能美國人選出的只不過是一個很會說話、很會演講的政客而已?Obama 真的有那麼大的差別嗎?我跟她說我的想法:我覺得「魔鬼就在細節裡」。問題的重點不是「很會說話」是一種表面工夫,相對的應該要「老實不會說話,誠懇做事」。這些都是公關形象。但是問題的重點在於他所說的是「什麼話」,他怎麼說,他在什麼脈絡下對誰說、讓人們感受到的是什麼樣的真誠。

我自己沒有很多時間看這次美國總統大選的辯論、新聞,一個很深刻的印象是來自 Jon Stewart 的訪問:在一個亦虛亦實的 Comedy Central 喜劇星球的政治脫口秀節目現場連線,一個總統候選人該如何拿捏分寸?如何亦莊亦諧?我在這個很難把持的情境中,我在檢視的是 Obama 整個人如何回應這個情境。我有興趣的是這「整個人」。因為同樣的理由,我喜愛 Tina Fey 遠勝於賣刀具的 McCain 跟培琳本尊。

這只有描述我自己思考喜愛歐巴馬的「方法」與直覺。缺乏任何有意思的細節。我的朋友 Erik Ringmar 的部落格告訴我很多很棒的細節:關於黑人民權運動、以及關於 Obama 跟狄倫 Dylon 的關係(〈終於有個狄倫粉絲進入白宮了〉)。舉例來說,歐巴馬的勝利演講wikipedia 維基百科條目華盛頓郵報全文)。

“It’s been a long time coming, but tonight, because of what we did on this date in this election at this defining moment, change has come to America."

因為受到狄倫影響的黑人歌手 Sam Cooke 1964 年的單曲 A Change Is Gonna Come 就是在闡述黑人民權運動的多年艱辛漫長旅程之後,「改變終將來臨」。

“Change Is Gonna Come" is a 1964 single by R&B singer-songwriter Sam Cooke, written and first recorded in 1963 and released under the RCA Victor label shortly after his death in late 1964. Though only a modest hit for Cooke in comparison with his previous singles, the song came to exemplify the sixties Civil Rights Movement. The song has gained in popularity and critical acclaim in the decades since its release.

的確,連狄倫都支持他。(時代雜誌的專訪

“But we’ve got this guy out there now who is redefining the nature of politics from the ground up…Barack Obama.

“He’s redefining what a politician is, so we’ll have to see how things play out. Am I hopeful? Yes, I’m hopeful that things might change. Some things are going to have to."

He added: “You should always take the best from the past, leave the worst back there and go forward into the future."

感謝 Obama,雖然晚了很多天。我開始寫這篇文章是在 10 多天前,當中國官方特使來到台灣,但是卻造成了台灣更大的撕裂、對立的時候。我放下了正在寫的這篇文章,急著寫下許多等待見證的時刻與訊息。今天我回到了 Obama 的勝利演說,裡面有兩段特別讓我動容:歐巴馬對異議者、與共和黨的態度。

There will be setbacks and false starts. There are many who won’t agree with every decision or policy I make as president. And we know the government can’t solve every problem. But I will always be honest with you about the challenges we face. I will listen to you, especially when we disagree.

「但是我將會就我們所面對的挑戰、永遠對你們誠實。我將會聆聽你們,尤其是在我們意見不一致的時候。」(But I will always be honest with you about the challenges we face. I will listen to you, especially when we disagree. )

…Let’s remember that it was a man from this state who first carried the banner of the Republican Party to the White House, a party founded on the values of self-reliance and individual liberty and national unity. Those are values that we all share. And while the Democratic Party has won a great victory tonight, we do so with a measure of humility and determination to heal the divides that have held back our progress.

他從心底稱讚共和黨的創黨歷史、價值與精神!隔了這麼多天,我看到這段的時候還是忍不住跟底下的芝加哥民眾一起為他的話語感動。我只記得才幾天前,我印象中的檢察官發言人發表陳述認為,「起訴前朝的官員是很正常的事情」,因為他們曾經擁有資源、而且他們現在不當權了,現實上才有可能把他們違法犯紀的事情揪出來審判。為什麼歐巴馬沒有去作這樣的事情?在一個勝利的時刻,沒有去公開追獵他認為錯誤與惡劣的前朝「惡行」?

因為他要作全民的總統。因為他把民眾的聲音,跟非法犯行區分開來。

And to those Americans whose support I have yet to earn, I may not have won your vote tonight, but I hear your voices. I need your help. And I will be your president, too.

這件事情本來就不容易啊。

感謝 Obama,讓我知道真的有一種這樣的聲音、即便所有人都可能說這是虛偽的、做作的、欺騙選票的、假惺惺的修辭上的政治偽裝與塗裝,能夠如此清越如斯,迴盪著過去的前人足跡、指向一個一起奮鬥的未來。

[Updated] [中時] 馬:護陳維安 執法不要過當

引述自: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81104/4/18t7a.html

更新日期:"2008/11/04 04:34″ 江慧真、曾薏蘋、顏瓊玉/台北報導

國旗換人拿▲民進黨3日晚間6時33分在中山南路與林森南路間的濟南路段展開3天靜坐守夜活動,支持的民眾罕見地拿著國旗,強調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陳麒全攝)

因應海協會長陳雲林訪台,府院高層啟動全天候因應機制。據悉,馬英九總統昨早進府主持輿情會報,中午府院黨五人小組便當會議,下午再召開國安會議,各維安系統隨時回報零星衝突。對於整天抗議不斷,馬總統裁示,陳雲林人身安全維護重要,但不要執法過當,執法單位要拿捏平衡。

大陸海協會長陳雲林來台,傳圓山飯店因此撤掉國旗。行政院發言人史亞平三日轉述府院黨輿情會議,表示馬英九總統特別指示,不只是圓山,在陳雲林來台的所有場合,若原布置有國旗就不可以因此更動,也就是不應撤掉。

府院高層 全天候因應情勢

史亞平也澄清圓山飯店撤國旗一事,指經交通部向圓山飯店查證,結果是二○○五年民進黨政府有規定,圓山飯店須於每年十月七日至廿八日止,在公共場所與道路兩旁擺設國旗。因此,圓山飯店按規定在期限過後撤掉國旗,並非因陳雲林來訪。

府方人士表示,政府從未要求飯店收起國旗,反而連絡原本就有掛國旗的晶華飯店,原來怎麼擺設就怎麼擺設,不要刻意改變,就是怕引起誤會跟解讀。

據指出,昨天一大早七點半,馬英九親自召集劉揆等人主持輿情會議,到了下午兩點半,馬英九又召開例行的國安會議。馬英九、蘇起、劉兆玄分別針對「兩岸關係」、「國際情勢」議題,展開兩階段式會報;蘇起先針對陳雲林來台進行國安分析報告,並確立江陳二次會談達成目標,會議共進行長達兩個半小時後,五點才進入國際情勢的研析。

社會瀰漫質疑聲浪 要檢討

據悉,府會院三巨頭咸認為,陳雲林來台,固然要啟動最高維安機制,一切以「客人安全」為最高指導原則,不過由於擴大警戒的軍警調查系統過於龐大,社會開始瀰漫質疑聲浪,隨著「警察、刺馬、禁止國旗、抗爭衝突」的新聞影像播放,甚至引爆「警察破門衝入飯店」,恐導致負面效果,應隨時檢討第一線的維安執行情形。

府方人士也說,馬英九之前就講過,若陳雲林人身安全出問題,就不配做一個政府,這樣的談話,對執法人員當然會有壓力存在,但不能為此就無所不用其極,執法過程仍要注意。

Ilya 評論:真是難為了馬政府了。後面被中國政府頂著陳雲林來台,中國方面覺得馬英九不見大格局,只隨著綠營起舞,關心小事情;台灣方面民間社會(記協、國會監督聯盟等)與支持台灣主體性的群眾、政黨、全部串連起來抗議,就是鎖定關鍵「小事情」來看馬政府的表現是否「符合他自己在競選時期的承諾」。結果是作法兩線全部潰敗,執法過當(警察國家)、民眾爆炸、藏人示威、法輪功抗議。

我完全不知道這篇文章該怎麼結尾。因為我在所有混亂中找不到一個優秀的、反諷的、愉快的結論說法,驚訝地說:啊,他們竟然也知道「社會瀰漫質疑聲浪」啊。我以為他們都不會看 twitter、不會用 Google Search 陳雲林、不會上 funP 看網頁。也許,這週真的是「中國文化週」。

「我可以從我家看到俄羅斯!」

http://widgets.nbc.com/o/4727a250e66f9723/48fddef8ca03415a/48cd0cf97d529c95/252bd4cb/-cpid/56ef15bd8d34b26b/logoLink/http%3a%2f%2fwww.nbc.com%3fvty+%602+fromWidget_Video/clipID/656281/siteDomain/nbc/graboffUrl/http%3a%2f%2fvideo.nbcuni.com%2fwidgetxml%2fsingleClip1%2fnbcshare.png/siteShow/nbc.com/moreLikeLink/http%3a%2f%2fwww.nbc.com%2fSaturday_Night_Live%2fvideo%2fclips%2fpalin-hillary-open%2f656281%2f/textFieldColor/FFFFFF/videoPlayerSkin/http%3a%2f%2fvideo.nbcuni.com%2fwidgetxml%2fsingleClip1%2fskin14.swf/showID/61/omniture/NBC%2cprod/bgndUrl/http%3a%2f%2fvideo.nbcuni.com%2fwidgetxml%2fsingleClip1%2fbg.swf/configID/1105/configxmlPath/http%3a%2f%2fvideo.nbcuni.com%2fwidgetxml%2fsingleClip1%2fsingleclip_omniConfig.xml/wName/NBC+Video/video_title/Saturday+Night+Live+-+Palin+%2f+Hillary+Open/video_imgurl/http%253A%252F%252Fvideo%252Enbc%252Ecom%252Fplayer%252Fmezzanine%252Fimage%252Ephp%253Fw%253D350%2526h%253D196%2526path%253Dnbc2%252F5f58cfc6032c04210186bd87371513ed%255Fmezzn%252Ejpg%2526hash%253D6260da8bea101631e30ba79b828b37e9/video_url/http%3a%2f%2fwww.nbc.com%2fSaturday_Night_Live%2fvideo%2fclips%2fpalin-hillary-open%2f656281%2f/video_description/Gov.+Palin+and+Senator+Clinton+address+the+nation?storeInPid=true

這一整段真是太經典了。誠如某人說,

it was easily the best 5 minutes of the last 2 ugly campaign weeks.

選戰醜陋不醜陋,作為沒有讀太多美國新聞的台灣人,我是不知道啦;但是「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莎拉培琳的「偉大」也不是單一一個影片片段能夠創造出來。CNN 新聞報導介紹 Tina Fey,莎拉培琳的模仿秀「分身」,主播說他從來沒有看過模仿秀的演員竟然一個字都不改,完全引用本尊的發言內容

《週六夜現場!》的電視台 NBC 分享出「本尊現身電視台」的片段。中間還加了一段動作明星(?)不爽節目的橋段。流暢的演出、連續看下來真是很舒服。

http://widgets.nbc.com/o/4727a250e66f9723/48fda996bca775e9/48fad4df8c916858/c0447650/-cpid/77b07d8a79371c67/logoLink/http%3a%2f%2fwww.nbc.com%3fvty+%602+fromWidget_Video/clipID/773761/siteDomain/nbc/graboffUrl/http%3a%2f%2fvideo.nbcuni.com%2fwidgetxml%2fsingleClip1%2fnbcshare.png/siteShow/nbc.com/moreLikeLink/http%3a%2f%2fwww.nbc.com%2fSaturday_Night_Live%2fvideo%2fclips%2fgov-palin-cold-open%2f773761%2f/textFieldColor/FFFFFF/videoPlayerSkin/http%3a%2f%2fvideo.nbcuni.com%2fwidgetxml%2fsingleClip1%2fskin14.swf/showID/61/omniture/NBC%2cprod/bgndUrl/http%3a%2f%2fvideo.nbcuni.com%2fwidgetxml%2fsingleClip1%2fbg.swf/configID/1105/configxmlPath/http%3a%2f%2fvideo.nbcuni.com%2fwidgetxml%2fsingleClip1%2fsingleclip_omniConfig.xml/wName/NBC+Video/video_title/Saturday+Night+Live+-+Gov.+Palin+Cold+Open/video_imgurl/http%253A%252F%252Fvideo%252Enbc%252Ecom%252Fplayer%252Fmezzanine%252Fimage%252Ephp%253Fw%253D350%2526h%253D196%2526path%253Dnbc2%252F13ab7851032c042100aad234a97f9c17%255Fmezzn%252Ejpg%2526hash%253Dd8fcf13643beb32197fedcd819a4bc46/video_url/http%3a%2f%2fwww.nbc.com%2fSaturday_Night_Live%2fvideo%2fclips%2fgov-palin-cold-open%2f773761%2f/video_description/Gov.+Palin+pays+a+visit+to+the+show?storeInPid=true

一如往常,這種政治嘲諷表演真實混搭的偉大時刻,一定都有 wikipedia 的默默守候與詳細解說。在 Steven Colbert 最近都沒有被邀請去白宮表演的時刻,Tina Fey 所演出的這段〈莎拉培琳州長與希拉蕊柯林頓參議員的非政黨演說〉一定會是史上最有趣的政治諷刺模仿搞笑劇碼之一!(跟 Steven Colbert 一樣,她也評論了民意調查)

對了,Latimes 報導,竟然莎拉培琳在飯店住宿時用的化名,就是模仿她的演員名字 Tina Fey!

我所期待的大選觀察

有部落格之後的選舉,世界變得更不一樣了。看戲的越來越精,筆記本裡還會記各自特別注意的細節,然後交流分享增加自己的見識視野;似乎選舉也變成是一種可以期待的故事。

我想公佈自己作為一個走向青壯(中)年的讀者,想要看到的總統大選觀察;如果大家有幸碰到這樣的部落格與論述,可以貼在回應的地方交流交流。沒有看倒也可以把這當作「個人版本的政治參與期許」:咱們有空就問問這樣的主題、寫寫這樣的故事,讓政治參與也變成是一種可以欣賞的生活方式。

我想要看到什麼樣的總統大選觀察呢?第一有趣與優先,是在地的聲音(local voices)。各種在地到不行的聲音,例如 peopo 只讓大家講 30 秒,那麼其他的話、其他的想法心情怎麼辦呢?那就靠部落客們來代為訪問轉述啦。在屏東山上的朋友,深坑的、馬祖的、身心障礙朋友、性別運動者、沒有辦法投票的、沒有權利投票的,等等等等。搞不好在地的聲音真的很大很大,值得我們來搞一個 localvoicesonline.org 呢。(笑)

第二有趣跟優先的是,特別的觀點。有朋友從中國大陸想要作台灣的大選觀察,一方面這樣的觀點可能很多,搞不好有數億人都覺得「台灣沒有民主」之類的,這樣的在地角度就有點平庸,沒有太特別的優勢(如果是桂林、蘭州或者烏魯木齊可能就比較有趣)。如果這樣的朋友想要說,「嘿,我想從某個特別的角度,例如從台灣與大陸的差異這點來觀察」,那我就會覺得,蠻有趣的。台灣這麼近距離地與總統大選密不可分,當然就更需要嚴格地來檢視觀點是否特別啦。例如,有人從馬謝網站的觀察來討論,那就很有意思;如果有人從發言人、地理行程、媒體報導比較、乃至於社會運動反應與人權論述與回應的檢證等等,我覺得這些觀點都特別與有趣的一塌糊塗。如果有人在哪裡瞧見了這樣的報導,就值得大家一起去瞧瞧並且給予作者熱情的掌聲鼓勵。

第三點我很期待的,是著眼在未來政治的大選觀察與討論。大家都知道第三社會黨這次立委選舉不會有太多選票,但是他們認清了這一點,跨出了第一步。有沒有人知道他們,願意分享對他們的近距離觀察呢?甚至他們如何看待總統大選呢?他們如何看待公投問題呢?年輕有理想的政治新血輪,在總統大選中擔任什麼樣的、小螺絲釘的角色?他們如何思考、如何定位自己?如何看待台灣的未來?這些這麼令人想要瞭解的故事,該不會我們只能夠在日本政治、日劇與日本漫畫當中,才有辦法欣賞得到吧?上一次我記得我有這種感覺,就是前首相小泉所派出的刺客,呼應著《聖堂教父》中淺見千秋出來選市議員的感覺。雖然後來這些新秀也未必沒有其他的問題,但是這樣的故事,還是很令人期待發生在自己的周圍啊。

第四點我所期待著的是,網路的名嘴。政論節目的名嘴,其實要在網路上紅很簡單。因為他們本來就是名人,所以被更多的人拜訪傳閱轉寄,一點都不稀奇。但是網路媒介是一種很有趣的媒介:調性冷,生命週期短,累積檔案典藏尷尬又不討好(因為講過的蠢話統統都會保留下來)。言多必失,一旦說過展現偏頗觀點、投機性格、短視無深度視野的話語,也很容易被知道自己的缺點。聰明的電視名人當紅炸子雞,寫部落格之後,應該都會覺得對這種新媒介既尷尬又焦慮吧。我期待看到網路中出現言之有理、論證清晰觀點有力又勇於面對挑戰的「冒險家」。

最後而且一定是最稀少的,就是思想家跟我們分享政治視野。十多年前我還記得讀康德與傅柯答「何謂啟蒙?」的感動。「啟蒙是人之超脫於他自己招致的未成年狀態。….」(康德)「我們必須把自己當成在歷史上受到啟蒙一定程度限定的生命來分析。」(傅柯)如果說以前人他們透過期刊雜誌來跟世界對話、跟社會對話,那麼現在的深刻思想家們,網路部落格就是你們的戰場。你的深邃、前瞻只要能夠站在此處,就有辦法感動讀者、感動老人與年輕人、男人與女人。

總統大選是一時的,政治的態度與視野是一輩子的。眼前我們也許會沮喪、痛苦、棄權、含淚投票、歡喜期待,但是政治的識見卻是無時無刻不跟隨著你,在任何一刻都都是由你的思想決定未來。這是我期待的大選觀察,也期許自己寫出在地的、特別的、著眼在未來的草根政治論述。

讀吳叡人〈台灣非是台灣人的台灣不可〉初感

姚人多教授的《台灣社會發展史:戰後政治經濟》第三週閱讀材料,其中一篇是吳叡人先生的〈台灣非是台灣人的台灣不可 ~ 反殖民鬥爭與台灣人民族國家的論述 1919-1931〉。讀完之後有很多的感觸,忍不住馬上地寫下來跟自己、朋友對話。

這篇收錄於《民族主義與兩岸關係》(新自然主義出版,台灣研究基金會叢書二之六,林佳龍、鄭永年主編,頁43-110)的文章,是要解決一個問題:從什麼時候開始、在什麼樣的歷史脈絡中,有著何種後續激盪的演變,出現了一種獨特的、新的台灣民族主義。這樣的台灣民族主義,可以用一句反覆出現在不同時期台灣舞台上的人物們論述中的話語、來作為再貼切也不過的註腳與母題:「台灣非是台灣人的台灣不可」。這句話在幾十年的歷史激盪下,由日本明治大學任教的國際法學者泉哲,為《台灣青年》創刊號所寫的祝賀論文〈告台灣島民〉中,表達了他所秉持的殖民地本位理念:「需自覺到台灣不是總督府的台灣。而是台灣島民的台灣」(泉哲 1920:7);接著這句話,出現在蔡培火〈我島與我等〉文章中,被轉化為更簡短有力的「台灣非是台灣人的台灣不可」(台灣總督府警務局 昭和14年:5)。在七十多年後,這句話出現在司馬遼太郎訪問李登輝的著名文章中,被再次地(有著些微變調地)複誦出來。「台灣必須是台灣人的,這是基本的觀念。」(李登輝 1995:473)。

三個粗暴地歷史橫切點不足以呈現這個政治上的,台灣民族主義地原貌與來龍去脈。如果粗糙地依照歷史社會學方法中的路徑依賴(path dependence)尋找偶發性的事件源頭,根據吳叡人的論文,甲午戰爭的清帝國以地求和、割讓台灣「解『京師根本之危迫』(轉引自吳秀政 1992)是關鍵交會時刻(critical juncture)中的一個初始偶發事件(contingent event):讓台灣以成立台灣民主國(Republic of Formosa)的方式,開始一條與中國民族主義平行進行、長達數百年,獨特而特殊的對抗日本帝國主義的台灣民族主義的道路。

民族主義的路是實踐的過程所開拓出來的,而不是理論與先驗的自然結晶。在日本統治前、統治時期之間的武裝反抗、對抗、妥協、集會結社、串聯、國際努力,或許以失敗而告一段落,但是確呼應著世界各地殖民地與解殖民的普遍浪潮,從日本後藤新平與六三法台灣特殊性、台灣總督府專制政治統治到原敬「漸進的內地延長主義」同化政策,台灣政治菁英走出一條自己的國際道路;而台灣舞台上的這些政治人物,或以列寧主義式的左派立場、或以右派孫中山折衷列寧主義式「民族國際」(Nations International)路線,運用語言實踐(linguistic practice)將「台灣人」或「台灣民族」界定為列寧所謂的「被壓迫民族」,放入殖民地解放運動的範疇框架下,理解自身作為弱小民族的國際處境。相較於片段地理解台灣議會請願運動等其他當時政治事件、或者史明《台灣人四百年史》中以階級觀點論斷楊肇嘉等人與請願運動,吳叡人先生的論文讓我看到了這段日治時期前後,在打壓與抵抗中成型的台灣民族主義雛形,以及左右路線鬥爭後、被日本帝國鎮壓抹滅之暫時從舞台上下場休息,讓位給「文化民族主義」繼續演出。

論文中對於幾份資料的呈現,不禁讓我讚歎:無論是〈台灣總督府警察沿革志〉對蔡培火派的分析、蔣渭水台灣文化協會成立大會演說稿與「治警事件」法庭公審中他的答辯稿、以及若林正丈對於台灣議會請願運動的評論等,都讓我看到精采的論述、深思熟慮的論點策略、國際的視野與未來的願景。透過吳叡人的詮釋,既看到這些歷史人物在歷史文獻中的神采,也看穿了所對抗的帝國本身的變動與未來面貌。例如日本在同化路線確立後,透過切割地方納入日本行政系統的方式(是否可以因此追訴戶政系統的相對改變?),試圖要說服台灣人認同日本民族,宛如琉球與北海道被整編統一一般;但是被審判的諸位,直指民族絕非形成國家的必要條件,除了美國、瑞士之外,連當時與現在的日本自己都不是一個民族一個國家。單一民族國家的威權語彙與權力實踐,對峙著生活世界的多元多樣。我想到著名的佛教公案: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民族國家的想像,有從上而下的威權宰制恫嚇,也有由下而上的對抗反抗。古今中外,越南國民黨、台灣民眾黨、新芬黨,處處可見走自己的路的樣貌與(從後面他人所瞥見的)背影(變形)模樣。這兩種(還是更多種?)想像有何不同?正是因為「本來無一物」,才激起這許多變身、編織幻覺終踏入實踐領域,而又被暴力打斷、中止的想像嗎?我想起葉慈的 Cathleen Ní Houlihan

「你看見一個老婦人走下小徑嗎?」
「沒有,」小弟答道:「但我看見一個少女,她走著皇后的步伐。」

Kathleen Ni Houlihan is generally portrayed as an old woman without a home. Frequently it is hinted that this is because she has been dispossessed of her home which comprised a farmhouse and “four green fields" (symbolising the four provinces of Ireland). In W.B. Yeats’ Cathleen Ní Houlihan (1902), she arrives at an Irish family’s home as they are making preparations for the marriage of their oldest son. In Yeats’ play, Kathleen Ni Houlihan tells the family her sad tale, interspersed with songs about famous Irish heroes that had given their life for her. She ultimately lures the young groom away to join in the failed Irish Rebellion of 1798 against the British during the French Revolutionary Wars. After the groom makes his decision and leaves, one character notes that the old woman has become a beautiful young woman with the walk of a queen. (wikipedia: Kathleen Ni Houlihan

綠黨的路,你的路:破週報綠黨市議員參選人專訪

破週報〈真綠愛台灣─專訪台北市綠黨候選人〉這篇文章頗令人深思。一方面透過綠黨參選市議員者的眼睛,跨過市政爭議、看見了淹沒在代理人代言人嚴選好人好市議員訊息當中,很少看到的市政問題與立場差異的表達;另外一方面,破週報記者也對吸收新選民期待的綠黨,有所檢視與一點點剛萌芽的批判報導。

多年前有機會參與綠黨活動迄今,我始終還是無法判斷,有著共同理念的社會運動夥伴、走向政黨運作投入選戰,是否仍是一條在台灣不通的路?當年眼紋那一役距離很近,像眼紋如此認真,以拜票的精神如果走入市議會,對綠黨與對政治是否會帶來不同的結果?我不曉得。只是當年學生時期有機會可以參與努力過,讓我不想投票給不願意努力說服選民,他們的一致立場(如果有的話)、思維邏輯與判斷標準的民意代表。我希望能夠有深入批判能力的媒體報導,不僅僅呈現給讀者看這些有潛力、值得考慮的綠黨候選人(或者其他的獨立候選人),也藉由媒體自身的批判分析能力,指出可行的方向與重要的影響。我同時期待(有誠意、有潛力的)候選人與(有視野、批判言之有物指出未來方向的)媒體。

在兩黨代議根本無法信任的年代,也是環境破壞的年代,民進黨根本不是一個環保政黨,2000年轉而支持核四,而高成炎等人創的綠黨成立至今十年尚未擁有任何行政或立法權,綠黨秘書長溫炳原說:「全世界綠黨有七個綠色思想原則,但是每個國家的綠黨發展很不一樣,我們不是草根組織,是想像如何把綠色思想變成生活,而我們遇上的挑戰是選民思想沒辦法一次反轉,以前是選擇關鍵政策,但反省過程又覺得比政策更重要的是政治。」

早期綠黨屬反對運動一環,亦與本土運動緊密結合施力於反核四與反七輕,作為一個政黨又像個社運團體,溫炳原說:「即使沒有選民,將綠色思想成為政治生活的一部分仍值得去做,我們黨員只有90 多人,在我接秘書長之前甚至只有30人,而且沒有黨證。」

在英國有所謂的紅綠政治,就是社會主義、工運政黨與環保政黨結合,但此種連結聲音在台灣依然稀薄,他說:「社會運動應該要有新的另類發展想像,像天下雜誌前環保記者邱花妹與工運者邱毓彬,他們有試著作策略,勞工、同志環保活動很難,但有沒有另類發展的可能性,所以我們綠黨也出彩虹連線。」雖然,綠黨推出三個候選人,但仍就在戰略上作整合,整體環境想像並不完備,或許我們從參選人摸出環境想像,但張聿文搞社區建設,卻鮮少具公社性質的民眾參與,潘翰聲離開金融業,沒繼續搞綠色投資,張宏林談太多價值與教育問題,而荒野保護協會仍缺乏組織群眾的號召力。

如果後面有同樣長的篇幅,分析這些破週報的評語何以得出,並且解說其重要性與對社會的影響,那該有多好。因為這些分析與認真思考政治的努力,不僅僅是呈現出綠黨的市議員參選人繼續努力前行的一條路,也是你我這類社會小螺絲釘,將我們對社會的思辨與想像付諸實踐時,站出來用理念說服、用行動影響你我周圍的人時,我們得匍匐前進的一條漫漫長路。

有認真的夥伴同行,漫漫長路才不孤單。 🙂

延伸閱讀:hemidemi 討論:好莫名其妙的網路綠黨風?

附帶心得:
1. 從 1996年到民國 95 年,大家還是得在網路上自己胼手胝足找政治商品的政見。真慘。
2. 當年要是有 hemidemi 就好了。
3. 這麼優秀的討論與反省,乾脆成立綠黨網路支黨部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