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災難:法蘭西實驗室的 SARS 反省讀書心得

讀到 MEB 閱讀高志文先生《恐慌:在政治瘟疫蔓延時》的心得〈SARS,政治人物的透視鏡〉,在此可以記下這種「在慌亂時刻,理性思維所能夠作的反省、再反省的可能」。

…在人民恐慌的時候,會做出種種非理性的判斷,並且不顧一切的追求安全。以台灣當時對強制隔離政策的支持來講,台灣總共有可疑病例600多人,平均一名病例我們要隔離227人,而以鐵腕著稱而且疫情慘重的新加坡,每一名病例也不過隔離35人。香港每一名病例隔離不到一人。我們花了十億,隔離十五萬人,到最後只篩檢出20人左右的案例。平均一人花掉五千萬元,這是極為誇張的恐慌效應。這不只是過猶不及,這是「太過」的策略。

由這個時間表更可以看出來,一旦恐慌被激起了,政府會被迫做出越來越多荒腔走板的政策。拿口罩的例子來講好了,儘管WHO完全不鼓勵戴口罩,但是在強大的壓力下,最後台灣只有陳總統與少數中央首長堅持不戴口罩到最後。甚至有許多媒體與立委誇張的「懇請總統戴口罩」。

這樣譴責台北市政府帶動恐懼,並不是事後之明。因為同時間疫情慘重的加拿大,多倫多市長跟加拿大內閣,都紛紛出外活動,更呼籲人民要正常生活。香港也發起消費運動,希望在SARS流行的時候不會影響到經濟太多。而陳總統也在恐慌中呼籲人民正常生活,台北市團隊可能是全世界唯一將自己國家當成黑死病蔓延的地方,停止各種戶外活動,呼籲大家不要來台北市。

在全台灣充滿危機的情況下,我們可以看到不同政治人物的心態表露無遺。

生與死的資訊

基本上沒有一種資訊是給死者看的資訊。大部分的資訊都是給生者看的資訊;然而,生者是誰,決定了資訊是什麼、對誰有什麼樣的幫助。

在中國開放讓媒體採訪的同時,資訊的控制政策也仍然在進行中。一切混合在一起時,很難區分誰說的就一定是什麼,只有透過有經驗的人才有辦法區辨。曾經待過地震或者 SARS 災區、有反思過當時媒體亂象的媒體工作者,就能夠判斷什麼樣的資訊是對災民有所幫助;在亂時知道民眾如何取得資訊的人,才知道該怎麼送達需要的資訊給已經浸泡在災難中無助而憤怒的當事人。

這次台灣出發的搜救隊成員,有懂得資訊的人嗎?

我們都在一次又一次的災難中成長,只是付出的代價太過於艱辛了。

底下是親人在災區的人們的聲音:巴蜀之音轉貼的〈中共在发政治国难财,“愤情”在擦共产党的鞋〉。感謝 S 轉貼資訊,也歡迎各位不吝批評討論指教。

李虹在接受采访时希望记者多报道灾民的消息,他说,现在绝大部分灾民根本没有得到任何帮助,报纸上渲染出动了5万解放军,他看到网友一片赞叹。他说,你知道五万是个什么概念?死了一万多了,他们连收尸都不够人手。他说这些解放军集体行动可以,真要去翻楼房救人,他们根本不知道如何下手。让他气愤地是,他姑妈的女儿死去的那个学校,全校只有两个孩子活下来了,可是新闻就反复报道救出这两个孩子的镜头,中央电视台为了拍摄救出孩子的一刹那,甚至还让救援人员把刚刚拖出来的孩子停留一会,等他们拍摄,无耻到这个份上,他都没有力气气愤了。对于那些活活埋在同一所学校下面的三百个孩子,他们一笔带过。李虹说,缺德的中国新闻,他们不怕鬼魂找他们算账?

大家紛紛加入「維基戰場」(Battleground Wikipedia)

Techcrunch 先生寫了一篇「維基戰場」(Battleground Wikipedia),現在大家紛紛捲起袖子、加入了維基戰場。Theage.com.au 寫了一篇報導(Microsoft ‘tried to doctor Wikipedia’ 〈微軟試圖要「教訓」維基百科〉)「忠實」地反映了這個多方混戰的情勢:

Microsoft has landed in the Wikipedia doghouse today after it offered to pay an Australian blogger to change technical articles on the community-produced web encyclopedia site.

吉米金寶老大當然說,不、不、不囉。

While Wikipedia is known as the encyclopedia that anyone can tweak, founder Jimmy Wales and his cadre of volunteer editors, writers and moderators have blocked public relations firms, campaign workers and anyone else perceived as having a conflict of interest from posting fluff or slanting entries.

So paying for Wikipedia copy is considered a definite no-no.(想死啊?)
“We were very disappointed to hear that Microsoft was taking that approach," Wales said.

更有趣的是,微軟竟然說某篇文章是 IBM 的人寫的?哇哈哈哈哈。哇哈哈。微軟的人說的話實在不是太能夠拯救這種 PR 災難。老實說,當這篇文章最後提到 Rick 自己的說法時,我還真的蠻可以認同 Rick 的想法的。

我前幾篇文章沒有說到,從我後來重新把網路上的 Rick 跟當時中研院上課的 Rick 接起來開始,我知道的他一直在網路上掛著「僱用我吧!」這樣的大型看版,尋找雇主。他一直在用自己的專業能力,努力的要找工作支持自己的生活。所以當他說:

沒有人 pay 我,我為甚麼要去改 wiki 的條目?

我完全可以體會他一致的立場與表達。如果別人(英文維基人)不能夠體會他的工作原則,而認為「每個人都應該無償、自由地在維基百科上表達意見」,那麼我覺得…這樣的網路多元民主,好像有點集體暴力的感覺。

2006 年在新加坡碰到 Andrew Lih 與 Isaac Mao,我們談論到 wikipedia 終究將與真實世界的身份相逢。當我們談論到一篇文章與相關討論的專業性時,我們無法純粹引用網路世界當中的 credit,忽略真實世界的身份、專業與歷史。不僅僅 wiki 世界當中是如此,blog 與其他的社會網路服務也是如此。該怎麼相逢,應該是我們得要認真思考的問題。

感謝 b6s 分享 link 資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