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夏天的暑假作業

拓梓從全國產業總工會網站上找到貼出了嘉隆女工抗爭歷史紀錄:《朱教授老闆的暑假作業》,一下子把我拉回大學的記憶裡頭。那年夏天,台大電影社舉辦學苑影展,就是邀請作者來台大放這部當時獲得中時晚報電影獎非商業類首獎的作品。

時光飛逝,中時晚報已經不復存在,這部片當中的經典片段 — 女工跟朱教授老闆相擁而泣,同時在下一個場景,老闆在保全跟警察掩護下,偷偷地從側門溜走 — 也深刻地啟蒙了我:阿階跟李孟澤透過紀錄片影像保存了對於朱教授老闆、教授老闆與工人們,他們各自角色中的想像與感受。當時我所不曉得的是:後來台灣工廠遷移到大陸已經變成一種常態與趨勢;這些資方老闆沒有解決的問題,創造台灣的問題,接下來就是把這些剝削與對待帶往中國大陸。

台灣/1992年/117分鐘/紀錄片

  台灣的經濟奇蹟是由許多勞工朋友打拼出來的,但是這群默默付出的基層工作者,卻不見得都受到應有的待遇。一九九二年六月,板橋嘉隆成衣廠為了移資印尼,在工會成立的同時,宣佈關廠。130餘名員工,頓時失去十幾年來付盡出青春的工作。老闆朱英龍身為台灣大學教授,卻不肯按照勞基法的標準,給予資遣費,員工四處投訴,資方卻置之不理。忍無可忍的女工,決定上街頭討回公道。

  抗爭之前,從無經驗的女工們必須先接受一連串的組織訓練,例如觀看其他工會抗爭的錄影帶、練唱勞工歌曲、進行信任遊戲,將自救會的共識凝聚起來,而嘉隆女工的組訓特別針對女性特質設計較為柔性的抗爭方式。女工在抗爭過程中明顯的自我成長,自己主持各種場子、自己製作文宣海報。甚至搭火車到基隆去支援友會基隆客運工會的遊行抗議活動。

  整部影片代表勞工人權的縮影,跳脫一般社運紀錄片的泛政治窠臼,焦點清楚冷靜地捕捉到事件現場,帶給觀眾震撼與反省。

  本片的兩位作者,將30多天的抗爭過程拍攝成70多支帶子,更在長達8400分鐘的帶子裡,剪出117分鐘的完成帶,可說是台灣本土抗爭紀錄片中最完整的一支,由於作者的深入參與、用心紀錄,而在1992年中時晚報電影獎非商業映演類取得首獎,同時也獲得台灣人權協會人權報導獎。

五位萊爾富工讀生的故事

跟著博洲的介紹,我拜訪了「青年勞動九五聯盟」的網頁,讀了在後龍鄉間的勞資邂逅 ─ 記五位萊爾富工讀生的爭取權益行動,這篇很精彩的報導。文中一個他們的願望倏地讓我眼睛一亮:提供「給青少年的批判社會短期課程」。有沒有可能協助他們來作這樣的事情呢?我問我自己。

…回想到阿岑那一剎那好像「犯錯了」的表情,我知道他不是真心的,只是無言罷了,我想起從在「學權會」以來就有的夢想:能有哪一天,在全國的各個縣市、鄉鎮,都有種「給青少年的批判社會短期課程」,裡面有教「如何與老闆談判」、「團結爭取權益、影響政策的方法」、「怎麼改革學校教育」、「身為學生或勞工的基本權利」…,在家庭、學校、媒體之外,重新告訴他們:「學習爭取自己的權益,一點錯都沒有。」,然後有哪一天,這些課程的講師,就讓有行動經驗的青少年來擔任。像威傑在幾位工讀生面前一樣,自信地說:「面對老闆,第一次總會緊張,大不了照稿唸,以後就不會怕了。」

常常隨耳可以聽到,對「這種活動」,某種語帶質疑的提醒:「別只懂得享受權利,也要學習義務」。一回在某個場合,九五聯盟提出了要到高中職去宣講「打工族不可侵犯的十個權利」,也遇到了這樣的回應,擔心「現在的年輕人工作只知道權利,而不盡義務」。在場的全國教師會祕書長劉欽旭老師,幫我們回得很妙:「學生真的很混的話,等到被開除了幾次,不就自然會學到『義務』了嗎?這不用我們擔心吧。」,嗯,在這個資本主義社會下,不就是這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