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奥委会同意中国屏蔽敏感网站」

重要的文章應該要有人作典藏的動作。底下就是一篇重要的文章 🙂 全文轉錄,以示敬意。

国际奥委会同意中国屏蔽敏感网站
2008年 7月 30日 星期三 18:31 BJT

路透北京7月30日电(记者Nick Mulvenney)—国际奥委会新闻委员会主席高斯帕(Kevan Gosper)周三表示,国际奥委会已与中方达成协议,允许中国在北京奥运会期间禁止媒体访问一些敏感网站。

高斯帕此前曾多次表示,奥运会期间,2.15万名注册媒体工作人员将不会遇到网络访问限制。

“我曾经多次表示过,国际媒体在奥运会期间可以享受网络访问自由,不应该受到审查,我也认为应该如此,”这位澳大利亚人说。

“但是遗憾的是,北京奥组委宣布将在奥运会期间进行网络访问限制。我理解对于中国来说,一些与奥运无关的敏感内容仍需要屏蔽,但我也认为北京奥组委和国际奥委会应该向国际媒体传达明确的信息,尽早说明这种限制对网络访问的影响”。

“我也明白国际奥委会的一些官员和中国进行过协商,确保被屏蔽的敏感网站与奥运无关”。

目前在奥运主新闻中心工作的国际媒体记者无法登陆一些敏感网站。(完)

翻译:余乐 发稿:胡昱

「我能讓學生得到什麼?」

一位高中歷史老師單兆榮在人本札記上寫的文章:〈哪一本該聽誰的?教科書與歷史詮釋權的解放〉,出自《為什麼我們反對一綱一本?「逃避自由」不能「減輕負擔」!「言論多元」強於「開明獨裁」!》

改革制度一直是我們面對問題最直接的思考,就像清末面對西潮一般,船堅砲利的君主專制不足以應對,就改成虛君立憲政體,結果連民主共和都出現了,人們還是不瞭解民主為何物?於是中國人不適合民主的論調讓民初數度出現帝制復活。

類似的論調如今在二十一世紀重現,一綱多本在執行上出現了偏差,於是下一個簡單結論:國情不同的我們,不適合一綱多本,因為那是外國土壤下開的花。

建構式數學就是最好的例子,少數老師因為誤解而執行過當,學習面積時,剪五個方格已經達到練習目的,卻要求學生剪五百個方塊,家長當然痛惜孩子為了作業弄到半夜的辛苦,於是建構式數學成了學生數學程度低落的禍首,其實建構式的精神,是重解題的過程,而不是得出結果。老師應常自問:我能讓學生得到什麼?

改人心比改制度花時間

關心教育是每個人的責任,決策的確可以付諸公共辯論,坐下來對話,瞭解彼此堅持的部分是否有協調的可能?但不能靠投票。投票或問卷只能統計出「數量」,不能呈現「質量」。改人心,比改制度更花時間,我們需要仔細思量與琢磨的時間,方能稱為百年大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