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奥委会同意中国屏蔽敏感网站」

重要的文章應該要有人作典藏的動作。底下就是一篇重要的文章 🙂 全文轉錄,以示敬意。

国际奥委会同意中国屏蔽敏感网站
2008年 7月 30日 星期三 18:31 BJT

路透北京7月30日电(记者Nick Mulvenney)—国际奥委会新闻委员会主席高斯帕(Kevan Gosper)周三表示,国际奥委会已与中方达成协议,允许中国在北京奥运会期间禁止媒体访问一些敏感网站。

高斯帕此前曾多次表示,奥运会期间,2.15万名注册媒体工作人员将不会遇到网络访问限制。

“我曾经多次表示过,国际媒体在奥运会期间可以享受网络访问自由,不应该受到审查,我也认为应该如此,”这位澳大利亚人说。

“但是遗憾的是,北京奥组委宣布将在奥运会期间进行网络访问限制。我理解对于中国来说,一些与奥运无关的敏感内容仍需要屏蔽,但我也认为北京奥组委和国际奥委会应该向国际媒体传达明确的信息,尽早说明这种限制对网络访问的影响”。

“我也明白国际奥委会的一些官员和中国进行过协商,确保被屏蔽的敏感网站与奥运无关”。

目前在奥运主新闻中心工作的国际媒体记者无法登陆一些敏感网站。(完)

翻译:余乐 发稿:胡昱

「捍衛危險想法」

哈佛大學心理系教授 Steven Pinker 曾經寫過一篇文章,討論我們應該捍衛「危險想法」(dangerous ideas)。這篇文章引起了無數的討論,讓很多人引述並且特別轉述,引起了很大的迴響。何謂「危險想法」?

By “dangerous ideas" I don’t have in mind harmful technologies, like those behind weapons of mass destruction, or evil ideologies, like those of racist, fascist or other fanatical cults. I have in mind statements of fact or policy that are defended with evidence and argument by serious scientists and thinkers but which are felt to challenge the collective decency of an age.
我所謂的「危險想法」,並不是指會造成傷害的科技,例如大量毀滅性武器;或者邪惡意識形態,例如種族主義、法西斯主義或其他的狂熱教派。我想到的是事實或政策的陳述,有嚴肅的科學家透過證據與論證支持,但是感覺上挑戰了我們這個時代的集體的行為準則。

第一個在腦海中跳出來的想法,是「根本就沒有氣候變遷,只是環保分子捏造證據」的(那本著名的小說),洪蘭女士翻譯的《恐懼之邦》State of Fear)。這本寫的很好的小說,但是卻是對科學的一種濫用,獲得了很大的迴響、成為暢銷書。相較於此,美國布希政府當年的偉大政績,除了「智慧設計」(intelligent design)之外,另外就是「二氧化碳就是生命」行動:“The called it pollution, we call it life."(Thanks Shashwati for her 2006 May post :P)我曾經寫過我自己對這個議題的初步感想

我覺得前者是 1/2 的「危險想法」,態度是正確的、但是並不是正確的行動,沒有獲得一群嚴肅科學家認真的檢證與支持;後者是糟糕的「公關行動」(PR campaign),曝露出背後帶著利益考量的人如何想順勢獲利。

作業要求我們要寫下我們自己的危險想法。我想到的一個例子,是「我們目前教育體制與系統在對學生的養成貢獻上非常少;以類似監獄的形式,主要是把學生關在教室裡,阻止他們接觸社會,讓他們學會管教與治理。」其實要想出危險想法還不太容易呢;因為這些想法必須要是嚴肅的科學問題,並且還要跟我們目前的道德相撞擊,連鎖的反應會影響到很多人;反而去批評壓制危險想法的權力當局,彷彿是一件比較容易的事情。我也很好奇出題目的 Erik 跟大家會想出什麼樣的危險想法。

(舉例來說,Tsungyi 的 Dangerous Idea「單腳拉屎」想法在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