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物件的流通想像

台北市市立圖書館的視聽欣賞、電影放映節目竟然是「下妻物語」跟另外一部忘記名字(但是我還蠻想看)的電影。真是太神奇了。這是否意味著在過去幾十年間,全台灣都已經大學社團化了?(我們以前必須要聚在一起才有好電影看、好電影討論)同時可能也發生的是,討論虛擬線上化了,有深度的溝通應該更不容易達成。我們十多年前,可以一起就想些電影的事情去做,但是現在這樣的可能性變少了。即便是可以,同樣的東西的內容也已經不同了,彷彿小說與電影的貶值一樣。

這是否是保護政策所帶來的後果呢?最近台灣由府院到媒體與民間如此瘋狂地擁抱陸客來台,一個如此毫不起眼、沒有特色的機場批判竟然也引起了軒然大波,瓦釜雷鳴。是否也是這種語言障壁降低流通性之後,造成區域內的物件貶值的長期結果呢?

Flow Is The Model

Stowe Boyd said in “Web 2.0 Is Over: Time For Flow":

I don’t think the web-as-platform is the right metaphor for what’s coming. I personally believe we are moving away from the web-as-a-bazillion-web-pages to a flow model: there the web becomes a conduit for traffic flowing through social networks. That’s what I believe is happening with the take-off of Twitter, t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