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視距離

回顧必須要有回過身的距離,才有辦法反向地掉頭他顧。

長久以來一直沒有機會轉過身來。總是太早與太急燥地扭腰伸出手來,想要讓其他的人們可以抓攫住些什麼;能夠呈現的也大多是這掙扎中間的摩擦痕跡,連知識都談不上…頂多是個姿勢罷了。戴著厚重的眼鏡,連手腳彼此交纏、密不可分的肉搏距離還未離開,更別提眼睛獲得喘息,靜置焦點於無聲的可視距離之外。

所有的舞動、伸展都只為了拉開那可視的距離。一但尋覓得著,一切的混亂與凋零都有了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