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中國》version 0.3 版之後的寫作計畫

今天寫完了古老師課的第三版小論文:原本題目是〈微博中的網路監控:中國文化產業中的市場與社會〉。現在改成〈微博中國:公共性經營與治理的數位文化產業〉。題目的變動第一個原因是要讓「數位文化」凸顯出來;第二個理由,我不想把監控單獨來談,而是把監控視為是科技形式的一種「衍生功能」(derivative);而核心的運作乃是「(偽)公共性的經營與治理」的一套文化產業實踐。

在文中我試圖導入批判「市場化」(Marketization)與「自律市場」(Self-regulating market)概念的波蘭尼(Karl Polanyi),想要借助他的理論框架,來閱讀中國的微博文化現象。我認為微博現象就是第三波市場化、將知識轉變成「虛構商品」一個重要的階段/步驟。在市場化的過程中,保守力量的反撲/反運動以中國的言論自由箝制的力量來做為展現;而兩股力量的相遇與融合,則帶來了人們社會存有之的知識被商品化,徹底的肢解的過程。

英國前政治學者、紀錄片導演 Adam Curtis 在他的新片 All Watched Over by the Machines of Loving Grace(2011)當中,批判了貫穿新自由主義經濟思想、矽谷網路電腦浪潮與嬉皮生態社區背後所共享的「自律網路」(self-regulating networks)的概念(我自己就深深著迷於其中很多年)。我試圖從波蘭尼銜接 Adam Curtis 的「視頻批判」(video critics),來反省「數位公共領域的本質」:架構在複製之上的科技溝通形式,與其衍生物。雖然我們可以懷舊地回到哈伯瑪斯的理想溝通情境,試圖用科技物來偽裝成熟稔的「團結意象」(solidarity),模擬傳統權力的對峙與詰抗;但是這終就是一種一廂情願的想像。我們對眼前的科技本質邏輯視而不見,宛如總是用後照鏡(McLuhan、Derrida)在凝視過去。

比較不同的網路技術溝通形式所創造出來的虛擬公共性的差異,會是第一步。了解這些差異的溝通形式所呈現出來的「公共性」經營與治理是怎麼可能;其中鑲嵌著排除與含括(exclusive and inclusive)的「能力」,也就是監控,而這才是黑暗與光明合奏的本質。我原本以為監控與微博的內容共舞,直接在論述層現身;因而想要直接談監控,事實上是困難而且會誤導。所有的系統都在監控,監控是本質,是技術形式的「衍生物」,而非被呈現的內容。所以監控一如資訊軟體的演算法一樣,是捕捉不到固定面貌、而隨時都在與時俱進、千變萬化的。

Scott Lash 與 John Urry 的論述中指明了文化產業的核心功能是智慧財產權的交換功能,呈現為版權的複製的權力之讓渡與排除,我想要同樣地回到「複製」這的核心現象,來重新檢視數位公共領域的面貌。Lawrence Lessig 的《自由文化》(Free Culture)也同樣地在「複製」之上建構網路世界的法律思想與架構。目前為止我沒有看到有人從複製的角度來談「公共領域」的。舉例來說,咖啡廳當中的對話,經過一段距離之外就不會被聽見了。所謂的公共領域,其實是被真實世界的實體限制所「包裹」起來的一種特定「體驗」。傳統的政治與公民社會架構在這種體驗基礎上,產生英雄豪傑、驚心動魄的歷史事件、熱情澎湃的集體與個人記憶。但是一旦這種體驗被徹底顛覆,公共領域會變形成什麼樣子?這是我想要探索的。

[Updated] [中時] 馬:護陳維安 執法不要過當

引述自: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81104/4/18t7a.html

更新日期:"2008/11/04 04:34″ 江慧真、曾薏蘋、顏瓊玉/台北報導

國旗換人拿▲民進黨3日晚間6時33分在中山南路與林森南路間的濟南路段展開3天靜坐守夜活動,支持的民眾罕見地拿著國旗,強調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陳麒全攝)

因應海協會長陳雲林訪台,府院高層啟動全天候因應機制。據悉,馬英九總統昨早進府主持輿情會報,中午府院黨五人小組便當會議,下午再召開國安會議,各維安系統隨時回報零星衝突。對於整天抗議不斷,馬總統裁示,陳雲林人身安全維護重要,但不要執法過當,執法單位要拿捏平衡。

大陸海協會長陳雲林來台,傳圓山飯店因此撤掉國旗。行政院發言人史亞平三日轉述府院黨輿情會議,表示馬英九總統特別指示,不只是圓山,在陳雲林來台的所有場合,若原布置有國旗就不可以因此更動,也就是不應撤掉。

府院高層 全天候因應情勢

史亞平也澄清圓山飯店撤國旗一事,指經交通部向圓山飯店查證,結果是二○○五年民進黨政府有規定,圓山飯店須於每年十月七日至廿八日止,在公共場所與道路兩旁擺設國旗。因此,圓山飯店按規定在期限過後撤掉國旗,並非因陳雲林來訪。

府方人士表示,政府從未要求飯店收起國旗,反而連絡原本就有掛國旗的晶華飯店,原來怎麼擺設就怎麼擺設,不要刻意改變,就是怕引起誤會跟解讀。

據指出,昨天一大早七點半,馬英九親自召集劉揆等人主持輿情會議,到了下午兩點半,馬英九又召開例行的國安會議。馬英九、蘇起、劉兆玄分別針對「兩岸關係」、「國際情勢」議題,展開兩階段式會報;蘇起先針對陳雲林來台進行國安分析報告,並確立江陳二次會談達成目標,會議共進行長達兩個半小時後,五點才進入國際情勢的研析。

社會瀰漫質疑聲浪 要檢討

據悉,府會院三巨頭咸認為,陳雲林來台,固然要啟動最高維安機制,一切以「客人安全」為最高指導原則,不過由於擴大警戒的軍警調查系統過於龐大,社會開始瀰漫質疑聲浪,隨著「警察、刺馬、禁止國旗、抗爭衝突」的新聞影像播放,甚至引爆「警察破門衝入飯店」,恐導致負面效果,應隨時檢討第一線的維安執行情形。

府方人士也說,馬英九之前就講過,若陳雲林人身安全出問題,就不配做一個政府,這樣的談話,對執法人員當然會有壓力存在,但不能為此就無所不用其極,執法過程仍要注意。

Ilya 評論:真是難為了馬政府了。後面被中國政府頂著陳雲林來台,中國方面覺得馬英九不見大格局,只隨著綠營起舞,關心小事情;台灣方面民間社會(記協、國會監督聯盟等)與支持台灣主體性的群眾、政黨、全部串連起來抗議,就是鎖定關鍵「小事情」來看馬政府的表現是否「符合他自己在競選時期的承諾」。結果是作法兩線全部潰敗,執法過當(警察國家)、民眾爆炸、藏人示威、法輪功抗議。

我完全不知道這篇文章該怎麼結尾。因為我在所有混亂中找不到一個優秀的、反諷的、愉快的結論說法,驚訝地說:啊,他們竟然也知道「社會瀰漫質疑聲浪」啊。我以為他們都不會看 twitter、不會用 Google Search 陳雲林、不會上 funP 看網頁。也許,這週真的是「中國文化週」。

發聲練習

感謝 mountain,我總是驚艷於余世存先生的作品。在牛博網閱讀他的近作〈奥运开幕,怀念郭飞雄先生 〉,忍不住拾起筆來,記下這種跨越時間與空間、對郭的目光與注視。

…如果不是政府“开恩”,把他再次收押,并判刑,把他牢牢地绑架到民主化进程中的献祭牺牲队列;我想象不出郭飞雄还会做些什么,又会有什么反响。在中国社会的新型生态里,郭飞雄不仅注定边缘,而且注定是要下场的人物。他如果还有机会上街打酱油,有机会去汶川灾区作秀,去瓮安县城做俯卧撑,大概会淹没在群众、志愿者、新新人类的汪洋大海里。他会被默杀的。他的追随者们或者分化,或者老去,他将四顾苍凉,一无凭借。

我曾经命名当代中国为次法西斯社会。最初我一度以为“次者”,次要也,跟法西斯政治社会的经典形态相比,次法西斯社会要钝缓得多、隐晦得多;很快我修正了自己的研究,次者,后者居上者也,跟一世而亡的法西斯政治相比,次法西斯社会的赖活时间要长得多。在次法西斯社会里,阶层、圈子、地域、种族各怀心事,他们被专制的绳索或松或紧、此时彼时地牵住,他们没有统一的自由诉求。他们是被国王绑架的斯德哥尔摩受害者,他们仇恨又依恋上这个王国了。显然,民族主义的自由主义也好,也是中国特色的自由主义之一种,它们走到了尽头。路标已经转向,自由主义精英如果不作壁上观者,大概最现实的角色不过是二丑吧。而这些二丑精英实在深具庸众理性,在理性化的庸众或庸众式的理性没有演进成文明理性或现代公民之前,郭飞雄那样的离经叛道者注定不为这个社会所接受。而我们这些庸众的这个现实,正是黑格尔意义上的合理现实。

在郭飛雄的一路旅程追憶當中,余世存的回想溢出了中國的時空,來到了 Mel Gibson 梅爾吉勃遜自導自演的《英雄本色》(英文片名:Brave Heart,中譯《勇敢的心》)。我想到片中 Mel 這樣注視著他的蘇格蘭人民,述說著用血汗換取著一個字的故事:

“In the Year of our Lord 1314, patriots of Scotland – starving and outnumbered – charged the fields of Bannockburn. They fought like warrior poets; they fought like Scotsmen, and won their freedom."

這個字,余世存沒有辦法用中文念出來。因為邏輯太過困難,而這個挑戰對閱讀者來說,時間來得太早、無法以尚未浮現的意義與脈絡被述說。

我无能用中文说出那个字,在这里,那个字的人性思想和宇宙逻辑仍属于英语、法语等大陆中国之外的世界。在华莱士的故事几百年后,英国才有了决定意义上的大革命。据说,在那次光荣革命中,流血无可避免,当国王的头被砍下来时,围观的观众听到了一声抑郁的悲叹。这种叹息大概也跟华莱士死后的场景相似。没有喜的内心也没有悲,使我们从无明中现身、凝固并永恒。

今天,郭飞雄先生还在狱中,北京的盛大仪式就要开始。我想起了看热闹的观众,一个伤心的女人,战友,背叛了的精英贵族,还有国王。还有那个字,“freedom!”

這篇文字不就是一個以懷念為名的,在盛大的巨型 party 的喧嘩聲中,練習發出那個字詞艱難聲音的一個語言復健練習嘛?(余世存的名字,不也是一個在殘餘的世間存活下來的總稱麼)也許網際網路的時代會讓那一天提早來臨,也或許終將改變知識分子的命運。在那之前,我們必需要更了解這個世界、一如理解 Blue Screen 閃耀的奧運、理解〈腳印〉與 Leni Riefenstahl、理解達爾富爾、理解南奧塞梯,一如理解我們自己的喑唖失聲與沉默。

「国际奥委会同意中国屏蔽敏感网站」

重要的文章應該要有人作典藏的動作。底下就是一篇重要的文章 🙂 全文轉錄,以示敬意。

国际奥委会同意中国屏蔽敏感网站
2008年 7月 30日 星期三 18:31 BJT

路透北京7月30日电(记者Nick Mulvenney)—国际奥委会新闻委员会主席高斯帕(Kevan Gosper)周三表示,国际奥委会已与中方达成协议,允许中国在北京奥运会期间禁止媒体访问一些敏感网站。

高斯帕此前曾多次表示,奥运会期间,2.15万名注册媒体工作人员将不会遇到网络访问限制。

“我曾经多次表示过,国际媒体在奥运会期间可以享受网络访问自由,不应该受到审查,我也认为应该如此,”这位澳大利亚人说。

“但是遗憾的是,北京奥组委宣布将在奥运会期间进行网络访问限制。我理解对于中国来说,一些与奥运无关的敏感内容仍需要屏蔽,但我也认为北京奥组委和国际奥委会应该向国际媒体传达明确的信息,尽早说明这种限制对网络访问的影响”。

“我也明白国际奥委会的一些官员和中国进行过协商,确保被屏蔽的敏感网站与奥运无关”。

目前在奥运主新闻中心工作的国际媒体记者无法登陆一些敏感网站。(完)

翻译:余乐 发稿:胡昱

字詞的意義

如果我覺得我沒有講話大聲,但是你覺得我講話大聲,該怎麼辦?如果我覺得你已經很自由了,但是你覺得這根本不叫做自由,這又該怎麼辦?字詞的意義有時候不只是字詞的意義,還是生產這些字詞的認知過程的巨大差異。威權與民主的差異,剝奪自由選擇的權利與尊重自由選擇權利的差異。

遠東經濟評論(Far Eastern Economic Review)2008 年 7、8 月號的專欄:〈恐懼之城:西藏報導〉(A City in Fear ~Dispatches from Tibet) 西藏重新開放以來第一個被允許進入西藏的外國記者 Kathleen McLaughlin 的文章這樣寫著:

「…我們跟中國官員的討論,主要是有關於字詞的意義、認知、以及西方媒體。他們相信,西方記者無法瞭解中國人對西藏的觀感,而我們這群人來到西藏,心中已經有先入為主的成見,而且沒辦法報導真相(又是真相議題!)。他們對於字彚的微小差異非常敏感。雖然他沒有明說,我相信其中一位官員一直都在讀我們發表的這些日記,因為他告訴我:「我們說情況已經穩定了;然而妳說局面還是很緊張。」

我試圖解釋,對每一個從拉薩以外的地方來的人,看到大部份街角都站有武警,而軍隊巡邏城市,確實指出局面還是很緊張的。我也在我的報導中特別表明,居民們說生活終於恢復正常,或者正在回復穩定。但我無法忽略的是,整個城都漫延著的緊張氣氛。

五六個外國記者(包括我們,也許是三個小團體)已經獲得允許,可以獨立地回到西藏工作。我們試圖向官員們說明,最佳消除錯誤訊息的方法,就是讓更多記者親眼看到這裏的情形。絕大多數的外國記者都是客觀的,我們說,但將西藏封閉起來,意謂著這裏有什麼不想讓外界知道的事情。我不敢說我們的東道主同意我們的看法。西藏現在技術上已經對外國記者開放,明證就是我們現在人就在這裏。但我不期待他們會發給許多外國記者許可證,至少一直到奧運結束為止,屆時也許中國政府可以稍稍放鬆對形象的控制。」

偶然停留在一五一十部落

偶然經過一五一十部落,本來要在一篇政治文留言的,後來想想算了。倒是看到闾丘露薇的〈台湾见闻(五)因为一条小巷爱上台北〉,摘下來以為紀念。

…和一个来自北京的朋友争论,他很看不上台北,觉得这末多年,这个城市依然没有宽阔的街道,没有太多高楼大厦,没有发展。但是我和另外一个和我一样,出生在上海的朋友却觉得,一个城市,不是以高楼的多少,道路的宽度来衡量的,一个城市是否适宜居住,是以人们在城市里面行走的舒适度,在城市里面生活的方便度来计算的,而这一点,走过如此多的亚洲城市,台北让人体会到,怎样才是有质量的生活。

作者(闾丘露薇)所拍的忠孝東路的門牌,倒是讓我想起昨天晚上在忠孝敦化附近巷子裡,跟「林蜀道」(Frog in a Well)與 Kerim(Savage Minds)暢聊日、韓、台灣亞洲文化趣事的感覺。政治文讀再多、寫再多,真正體會到一個都市與國家的文化處又有多少?

「陸客」現象底下…

七月四日是美國國慶,好友的生日,也是「陸客來台」的象徵啟動日子。政府官員、所有的媒體、許多立委、政論節目從之前到當天早已喧擾地討論辯論,甚至還有荒腔走板的縣市長跟中央嗆聲,一定要在當天搶頭香往對岸搭乘「首發團」出航。鑼鼓聲漫天作響,噴水車洗機歡迎,攤販小商店股民檳榔西施與其他所有無關的人們,一起在電視機前面沉浸在這奇特的時刻(不沉浸也不行,因為所有的台灣電視台都在報導)。

在這當中,當然有很多奇特的、醜陋的、感人的、作噁的現象可以被評論與檢視。例如,當台灣縣市長在廈門台灣經濟罪犯的酒店當中獲當地政府邀宴時,到底該作什麼反應?可能沒有什麼反應,吃飯就是了嘛。為了拓展經濟,大家什麼都可以不用在意。

但是我很好奇的是,在這些「陸客」現象底下,到底有沒有任何專業的聲音發聲呢?

舉例來說,所謂的「陸客」來台會帶動台灣經濟,是什麼樣的帶動法?對於台灣服務業體質的改善有所助益呢,還是會摧毀台灣不夠國際化、已經脆弱的服務經濟?各國的觀光政策如何針對中國消費者而有所規劃與作為呢?台灣優質而可以長久經營的文化內涵,究竟該如何與大量迅速興起的經濟體相遇?會往台灣移動的這些第一時間出現的「陸客」,是在中國屬於什麼樣的階層?是算頂級顧客群,還是省級的精英客群?他們為什麼會想要來台灣?是來探訪「內地」,還是比較「兩岸隔絕」的實驗結果?來了台灣(不能稱作訪台,要稱作訪華)以後,他們還想再去哪裡?

有很多問題都是屬於觀光方面的專業提問。剛剛一邊提問題,一邊就在想:糟糕了,我的問法真的很「公共電視」耶;似乎已經可以預見很冷清地、不被重視、一定沒有人要理我。但是這就是我想要知道的事情,怎麼辦?我們的政府、立委、媒體、政論節目有回答這些問題嘛?政府不說,立委批判、媒體採訪表面現象、政論節目設定目標指責特定對象,所以好像還要我們公民社會的小老百姓們自己去找答案。

所以是否有可能請教觀光與社會專業的學者,對於上面的問題有沒有答案?

對於國內的影響與衝擊來說,今天閱讀原住民族電視台的新聞報導:「改良歌舞迎陸客 學者:太可怕了!」讓我覺得好像唯一聽到細微的、專業的聲音:是否處理「陸客來台」的觀光策略,竟然大開倒車,回到 50 年代的部落獵奇、以表演為主塑造出來的觀光想像?

期待兩岸觀光紅紅火火,台下舞者所代表的原住民文化衣服雖然也是紅紅火火但哪一族已經無法分辨,轎子上的採線團團長帶著夏威夷花環,頓時也成風光的頭目,雖然這是觀光遊樂區的,表演節目,不過在採線團與台灣原住民文化觀光的接觸過程中.讓原住民學者非常擔心。

隨著採線團在台灣各景點,進行考察,類似的情形也發生在原鄉部落,原住民歌舞的呈現新舞碼的表演,台灣雖具有多元文化族群但歌舞呈現上卻同質性太高。

兩岸開放觀光交流,一等就將近10年光陰各家旅行業者搶食陸客觀光潮的大餅時,資深旅遊業者也對於現階段原鄉的觀光趨於片面的歌舞不贊同,未來的走向應該朝部落深度旅遊才有意義。

50年代台灣知名的原住民景點烏來、日月潭、阿里山、花蓮,其中不乏歌舞展演場,造成的文化偏差影響深遠,如今迎接陸客的同時,拼經濟拼觀光,是否仍需重回50年代的部落觀光形式再次讓部落與文化面臨考驗。
2008-06-25 原視新聞網

是否後面決定的政治經濟關係,其實是由與文化無關、與社會、勞工、政治都無關的觀光商人,在主導這一切的政策走向,乃至於決定飛機要落腳在哪個縣市的機場?一個牽動到政府規範、服務業規劃、休閒文化、原住民族群文化政治、地方資源、人力資源佈局、並且影響台灣(現在要叫中華民國)社會觀瞻的重大政策,最後是政府全面退讓,徹底解除限制、服膺市場機制,來讓全體人民為這糟糕的政策安排來付出代價,默默地留下眼淚來買單。

台灣的專業人士,你們在那裡?如果媒體沒有報導你們的看法,你們就沒有看法了嗎?

沒有死一個人

連續兩天看到這樣的故事,終於都是因為笑而淚光閃動,不是因為哭而淚水盈眶。

昨天晚上在讀《唐山警世錄》(全)(各位一定找得到的 :P),讀到那一個人都沒有死的青龍縣,唐山大地震前三天做出決定要讓 47 萬縣民睡在街頭、孕婦與老弱除外。竟然 1996 年縣委書記還被聯合國特別頒贈獎章。

今天讀到 Isaac 貼的、李承鵬所寫的希望小學的故事〈北川邓家“刘汉小学”无一死亡奇迹背后的真相〉,又是另外一個沒有死一個人的故事。

我很喜歡作者拍的這些小孩子的笑容,還有他們的課表。「茄子」的那一聲表情,彷彿在漫長的鬱悶與壓力中,讓人看到了一絲絲陽光。

抗震救灾–民间团体震灾行动特刊(20080517)

底下轉貼「NGO 5.12 民間救援行動」的〈民間團體震災行動特刊〉,未來將持續協助發佈相關訊息。如果有任何的回饋資訊請逕寄:dizhen@1kg.org

抗震救灾-民间组织救灾特刊5月17日

本期包括:

l 前线情况

l 目前民间组织可用的救灾物流点

l 后方情况

l 志愿者需求

l NGO风向标

前线情况

l 已经过了最宝贵的72小时。除了专业搜救队还在进行搜救之外,NGO目前参与的部分主要集中在满足灾区的物资供应上。NGO接受和分配善款物资的透明度,将极大影响后续的工作。建议各NGO及时发布自己经手的财物的动态,便于公众监督。

l 公信力是NGO生存的基础。本特刊将从即日起收集各组织的物资收发信息,便于公众监督和追踪。

l 经过前几天的努力,前线的各民间组织已经建立了一些比较固定的救助点,希望后方的物资能够优先满足这几个救助点的需求。具体的救助点有向峨乡,北川保护区,彭州白水河等。因为道路等原因,救助点信息不断在变动,关于已有救助点的信息可询杨帆13408679453或15982062779 肖青

l 棉被、帐篷、照明用品(电筒等)、收音机(含电池)、妇女卫生用品、衣服等是目前前线需求比较大的。目前还不会有多余浪费的问题。药品是需求比较急的。四川省政府发布了抗震救灾急需的药械目录。详见后附件

l 梁漱溟乡村建设中心为三队,其中一支进入汶川,一支在三个重灾乡之一的都江堰向峨乡建立救助中心,主要发放药品和食物。与此同时,在彭州升平建立了村民安抚和心理支持站

l 都江堰向峨乡救助中心和升平村民安抚站目前急需水,搭建帐篷的遮蔽物品(如彩条布),药品。
该救助中心欢迎社会各界支持,联系电话:
向峨乡救助中心电话:13466352387 白亚丽1 ,3810947086 马伏鹰
升平镇村民安抚和汶川救人 13521775502 吕程平
北京总部:01052755047,01082509106,秦岭(北京梁漱溟乡村建设中心)
传真 01052755047,ratling110@163.com
成都联系人:15982062779 肖青

l 杨铭(WWF) 张逸君(CI-山水)罗宾(贵州志愿者) 等运送物资到北川保护区,彭州白水河等几个救助点。详细情况见后附件。

l 乐施会关注灾区卫生及防疫工作,重点关注灾区妇女及儿童群体。将加强采购及发送 口罩 小伤口处理药品 常见肠道传染病药物 卫生巾,乐施会亦支持当地团体制作卫生防疫单张,分发予灾民,加强大众防疫意识,避免疫症爆发。

l 绵竹市汉旺镇缺乏消毒药、消洗灵、口罩、创可贴、抗生素、肠胃药,饮用水和食品等。联系人:成都市蜀汉路东方电器大院内,由志愿者集中送往灾区。信息来源:天府早报

l 17日20:05 贵州吉源车队志愿者从银厂沟景点夹缝岩搜救出八名幸存者,信息来源:贵州志愿者:刘勇

l 泸州山地救援队:在棉竹医疗点没有发现大批伤员,医疗队长临时决定继续深入灾区,今晚预计银华扎营 信息来源:肖兵

l 根据前方志愿者消息:目前在一线很多尸体已经腐烂发臭,整个村镇都是死人的味道,很多没承受能力的志愿者到了马上就被送回,希望大家考虑清楚在决定是否在来,不然过来就是添乱和浪费人力资源

l 目前成都无专业技能的普通志愿者很难有服务可能,现在很多外地志愿者在露天或帐篷里住。红十字和团委的标志,每天发放,晚上上缴。外地的志愿者不可盲目

目前民间组织可用的救灾物流点

l 都江堰向峨乡救助中心

l 详情见http://www.ngocn.org/bbs/viewthread.php?tid=9785&extra=page%3D1

l 多背一公斤提供的信息:北京临时仓库地点:四季青桥东北角中联汽车交易市场    线路为:1、均瑶专线(由成都市招商局负责分配物资) 航空 2、绿色通道(四川省卫生厅授权) 航空(不定期) 3、专业车队 每日发车联系电话:妞子:13810066781 暖暖:13810064871

l 北京,四川省政府驻京办,四川大厦那里24小时接受物资。 物办公点:在阜成门外大街1号四川大厦东门底楼设立救灾捐赠点。可直达成都。联系电话:68364718  17点后在21楼,24小时值班电话!

l 吉祥航空联系CFCSR-闫智勇(QQ:514922821) 手机 13366606787 邮箱yzy0201@sina.com

l 瑞星包机每天两架次飞赴四川 捐赠热线010-82678866-201

l http://www.rising.com.cn/2008/helpme/index.shtml

后方情况

l 光华慈善基金会在京召开“NGO如何参与到灾难救助 ”的讨论会,富平,乐施会等组织讨论认为:通过这次救灾行动,NGO可以学习有效的合作,逐渐建立一些成熟的程序。针对建立从前方到后方的沟通机制的建立,建议前后方沟通信息基于统一的情况下实现信息的分享协调,建议信息整合到一份公告或者通讯,使用统一的表单进行数据管理。

l 讨论认为以下的一些管理对救灾工作非常重要,包括:物资调配管理,财务透明管理,灾难评估管理,援助计划管理,志愿者管理,以及当地协调中心及志愿者的培训,和相关的资料;

l 乐施会和富平,光华慈善基金等希望有NGO或志愿者来进行防疫宣传材料的收集和编写。

l 救助儿童会中国项目现紧急招募若干英语口译志愿者,工作地点为四川省,为期一至两周。有意参与此工作的志愿者请尽快将个人简历及联系方式发送至:volunteer@savethechildren.org.cn。

l 震旦纪公益信息中心将建立网站,对物资配发进行追踪,发布NGO运送物资的信息,供公众监督追踪

志愿者情况

l 请志愿者关注成都电台信息http://www.cdbs.com.cn/,注意工作前辩明信息真伪

l 梁漱溟乡建中心志愿者需求:http://www.ngocn.org/bbs/viewthread.php?tid=9804&extra=page%3D2

l 心理支援论坛版区已经建立,欢迎愿意提供相应志愿服务的专业人士使用这个工作平台。 http://www.aibaiglbt.org/bbs/forumdisplay.php?fid=158

NGO风向标

l 民间救灾活动开始受到一些公众和媒体的质询,要求了解财物的接收和配送的详情,要求提高民间组织工作的透明度。

l 如何将自己的工作规划和灾后重建协调起来,每个组织能够服务什么,需要各组织从现在开始考虑起来。灾后援助和重建的规划是专业要求极高的工作,许多组织希望能够有机会和专业人员沟通和交流这方面的经验。

附一:四川省政府发布了抗震救灾急需的药械目录。

  药品:破伤风人免疫球蛋白针、盐酸曲马多注射液(2ML)、阿米卡星洗剂(50ML:125MG)、2%碘酊 500ML、6%羟乙基淀粉130/0.4氯化钠注射液500ML、聚维酮碘溶液、青霉素、头孢胶囊、头孢唑林、丁胺卡那霉素、环丙沙星、头孢呋辛;

  消毒品:84消毒液、灭菌泡腾片、漂白粉、优氯净、敌敌畏、喷雾器;

  器械及设备:心电多功能监护仪、床旁X光机、X光片、氧化瓶加氧气表、石膏、绷带、呼吸机、一次性喉镜、骨科夹板上下肢、纱布、股骨髓内钉、胫骨髓内钉、骨盆重建钢板、螺钉、干骨后端支持钢板、干骨后端锁定钢板、普通4孔、6 孔、8孔、12孔接骨板、外固定支架、伤口敷料、气垫床、负压吸收伤口敷料、心电监护仪、牵引弓、牵引架;

  物资:病床、床垫、被套、棉絮、枕心、推床、轮椅。

如果企业和个人愿意献爱心,请拨打捐赠电话028-86139526联系。

附二,四川民间救助服务中心物资需求及跟进情况汇总(截止5月17日20:00)

1、提出者:杨铭(WWF)
需求物资情况:3顶班用帐篷
用途:北川辖区保护局需求
需求地点:北川下面的保护区
处理方式:联系根与芽,获得10顶2人帐篷,信息转给杨铭去联系

时间:2008-5-16
进展:已完成

2 提出者:张逸君(CI-山水)
需求物资情况:面2吨、油半吨、棉被500床、药物(腹泻、消毒)1万元
用途:500人灾民3天应急
需求地点:彭州白水河
处理方式:已与根与芽联系,由他们协助提供,17日下午提货。
时间:2008-5-16
进展:已完成

3 提出者:罗宾(贵州志愿者)
需求物资情况:干净床单,被套,衣服、个人洗漱用品等
用途:医院收治的伤员需要
需求地点:成都市三医院
处理方式:联系田犎,获得其朋友收集的一批捐赠衣物
时间:2008-5-16
进展:已完成

4 提出者:肖青(小母牛)
需求物资情况:彩条布2000米
用途:搭建帐篷,设立救助点需要
需求地点:都江堰上峨乡
处理方式:小母牛先紧急购买,资金谁来支付暂时未定
时间:2008-5-17
进展:灾区还有其它一些物资需求,等待前线志愿者反馈后处理

5 提出者:陈灿(WWF)
需求物资情况:衣物100套,药品(消炎、感冒、腹泻、消毒、云南白药等),棉被100床
用途:保护区及周边社区需求
需求地点:青川
处理方式:衣物和药品WWF最后解决,100床棉被由贵州的志愿者提供
时间:2008-5-17
进展:18日早提取物资,运往灾区

6 提出者:孙吉(成都志愿者)
需求物资情况:口罩(1万个)
用途:灾民卫生防疫用
需求地点:都江堰林校及妇幼保健站两处救助站
处理方式:与尹春涛对接,由北京NGO联系捐赠
时间:2008-5-17
进展:物资已敲定,18日及19日分批运到,与王鹏联系,进行中,还需确认运输
根据前线反馈的情况,目前比较紧张的物资大致有:帐篷、棉被、衣物、口罩、药品、妇女卫生用品等。

附:四川救灾联合办公室物资配送流程

救助中心救助服务范围:

  • 提供物资供需、库存、运输工具的信息汇总合成:
  • 服务中心是一个信息交换的平台,我们将收集和汇总前方物资需求和后方可供给的物资供应者的信息,协助双方进行对点联络,希望物资的提供者能第一时间了解一线的需求,并组织供应。

  • 提供运输工具的信息,以及仓储信息,一线志愿者必须提供清晰的道路 交通情况以及运输渠道。我们没有办法办理相关通行证。
  • 物品特别是医药以及食品对仓储的要求很高,我们建议最好将货物直接运输到一线,这样可以避免囤积;如果是外地转运来的物资,我们可以提供一些仓储的信息;如果是本地物资,我们建议暂时存放在出厂地,再进行分批运输。
  • 为志愿者尤其是市内的志愿者服务提供技术支持和管理
  • 目前在四川参与救灾工作的机构有很多,也有更多外地的志愿者以及NGO想参与实地救灾工作,我们将及时汇总这些信息,及时把他们的活动状况和计划在网络上公布,其他机构可以根据他们的信息和需求有选择的参与,避免盲目性。

    因为各灾区状况的不同,和灾害相关的道路信息、救灾政策、志愿者政策等等随时都在发生变化,我们将尽量及时发布这些信息以方便大家的工作。

    如果您在救灾一线有物资需求,其服务流程:

    救灾一线有物资需求服务流程

    如果您有物资可以提供流程:

    有物资可以提供流程

    补发:16日的四川救灾联合办公室物资信息汇总

    5月16日,地震第四天。
    早上9点左右,来自贵阳咳速停等车队、贵阳红十字会、广东狮子会的伙伴们驱车前往北川运送物资。来自云南发展培训学院的邢陌和一名志愿者则赶赴什邡运送物资。办公室电话不断,各地捐献物资的电话也此起彼伏,不断地有物资进到我们的物资中转站。
    随着时间的推移,前线的情况也在逐渐地发生着变化,一线的救援逐步地往灾后重建转移。成都本地的河流研究会也和世界自然基金会、CI、香港社区伙伴、四川曙光社区发展服务中心、省社科院的郭虹老师等等也积极地行动起来,整个NGO界形成了信息互通、资源共享的救灾联动。设立在根与芽成都办公室的联合办公室可以为在彭州建立的安置点的NGO伙伴提供所需物资,以报救灾物资可以通过这条快速通道将物资尽量地发配到灾民手中。
    办公室现在正在积极思考灾后重建的规划,因此物资也将有会有一些调整。

    今日物品收发情况如下:
    接受: 成都芳草地小区 水(1件)、编织带、棉被
    屠欣 编织袋(40个)
    贵阳帕拉丁等车 医药绷带(大号7卷,小号30卷)、手术手套(400双)、一次性针管(500支)、医用口罩(150个)、跌打损伤药(100盒)、搜救绳索(30米10条、5米8条、10米20条、5 米12条)、防护眼镜(12支)、安全帽(10个)、手套(60双)、蔬菜(941斤)、衣服(20箱)、洗液(7箱)、药品(5箱)、卫生巾(12 箱)、水(2件)、水壶(4个)、鞋(10双)、安全帽(10个)、球衣(14套)、医用消毒酒精(1箱)、手套(4对)、口罩(54个)
    市民 方便面(2箱) 水(4箱)
    金佰利公司 卫生纸(210箱)

    运送: 帐篷(30顶)、大米(137袋)到什邡捐赠物资捐赠中心
    药品()、大米(12袋)到北川
    电筒(2个)、方便面(12箱)、水(40箱)、消毒液(2组)、大米(7袋)、手套(1组)、口罩(20个)、卫生巾(2箱)、蒲公英药剂(1箱)、衣服(6箱)到都江堰向峨
    塑料彩条布(5箱)、卫生纸(2箱)到都江堰向峨

    生與死的資訊

    基本上沒有一種資訊是給死者看的資訊。大部分的資訊都是給生者看的資訊;然而,生者是誰,決定了資訊是什麼、對誰有什麼樣的幫助。

    在中國開放讓媒體採訪的同時,資訊的控制政策也仍然在進行中。一切混合在一起時,很難區分誰說的就一定是什麼,只有透過有經驗的人才有辦法區辨。曾經待過地震或者 SARS 災區、有反思過當時媒體亂象的媒體工作者,就能夠判斷什麼樣的資訊是對災民有所幫助;在亂時知道民眾如何取得資訊的人,才知道該怎麼送達需要的資訊給已經浸泡在災難中無助而憤怒的當事人。

    這次台灣出發的搜救隊成員,有懂得資訊的人嗎?

    我們都在一次又一次的災難中成長,只是付出的代價太過於艱辛了。

    底下是親人在災區的人們的聲音:巴蜀之音轉貼的〈中共在发政治国难财,“愤情”在擦共产党的鞋〉。感謝 S 轉貼資訊,也歡迎各位不吝批評討論指教。

    李虹在接受采访时希望记者多报道灾民的消息,他说,现在绝大部分灾民根本没有得到任何帮助,报纸上渲染出动了5万解放军,他看到网友一片赞叹。他说,你知道五万是个什么概念?死了一万多了,他们连收尸都不够人手。他说这些解放军集体行动可以,真要去翻楼房救人,他们根本不知道如何下手。让他气愤地是,他姑妈的女儿死去的那个学校,全校只有两个孩子活下来了,可是新闻就反复报道救出这两个孩子的镜头,中央电视台为了拍摄救出孩子的一刹那,甚至还让救援人员把刚刚拖出来的孩子停留一会,等他们拍摄,无耻到这个份上,他都没有力气气愤了。对于那些活活埋在同一所学校下面的三百个孩子,他们一笔带过。李虹说,缺德的中国新闻,他们不怕鬼魂找他们算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