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hup 神話的盡頭

今天,天氣變了。

有人(Om Malik)說,這是 Web 2.0 天真無知時代的結束(“Web 2.0: End of Innocence");有人(David Galbraith)說是 Web 2.0 已死(“The Day Web 2.0 Dies")。

這個今天是指 2007 年 4 月 5 日。Google 推出了讓「連原始人都覺得使用起來很簡單的」MyMaps 地圖服務(“Map Making So Easy, Even Caveman Could Do It")。Mashable.com 的一則重要新聞:“Google Launches MyMaps – Platial Gets Screwed"。文章的最後一段這樣寫著:

But in another sense, it’s a shame that Google would launch such a product: startups like Platial and Frappr, not to mention thousands of smaller sites, have built businesses around social maps (provided by Google Maps, Yahoo Maps or both). By providing its own service, Google has instantly killed off at least a few hundred of those mashed-up tools.

相信大多數讀到的人瞬間都有同樣的感受。在列舉了那些受傷慘重的新創公司之後,“Google MyMaps Smashes Mash-ups"冷靜地說:

Google’s announcement shows that social mapping and geo-tagging are now a big enough opportunity for the company to take seriously. It also points to a larger trend – location-based services and how they are increasingly becoming part of information aggregation and sorting technologies.

Google, like its peers, is realizing that in the future when digital content explodes exponentially, context will become more important. Especially, when it comes to local search. MyMaps are a quick way to provide some context. It will only be a matter of time before these Google-hosted map mash-ups start showing up next to local search results.

對於真正有想法要認真實做的人們來說,可能必須要仔細思考一下與這些巨型公司、或者任何張開雙手歡迎你的人們之間的關係了。這裡總是存在著真實的、沒有想像空間的交換關係。無論你技術多麼創新、介面多麼跟隨流行、想法多麼先進。

而我,是在找跟 Web 2.0 有關的笑話時,讀到 “Web 2.0’s Cruel Machiavellian Joke" 才開始思考天氣變了。黑色笑話,總是會真實發生的。

火箭漏油過多,衛星斷腕停損

去年六月十五日我貼了一篇「綁著漏油的火箭向上衝的衛星」,既是期許也是擔心那美好的未來。昨天晚上明基集團董事長李焜耀召開記者會,宣佈停止繼續投資德國手機子公司的重大決定,等於替這段情投意合、台灣的重大國際合併案升空的經歷畫上句點。記者會中宣佈明基已向當地法院聲請「無力清償保護」(insolvency protection),但仍宣稱去年所簽訂的 Benq-Simens 合約仍然有效,將繼續營運 Benq-Simens 這個品牌。根據 Taiwan CNet 記者曠文溱〈不玩了 明基退出德國手機子公司經營〉報導,繼停止投資德國手機子公司之後,目前也正在評估巴西手機子公司是否要同樣處理。

中時記者吳筱雯、謝宛蓉、蕭美惠於〈明基求生斷尾西門子〉提到:

明基表示,去年十月一日與西門子簽訂的合約依舊生效,明基仍可繼續使用BenQ-Siemens品牌,且亞洲地區的研發及生產製造將維持正常營運,手機年產能二千萬至三千萬支,目前手機總部暫訂回亞洲,全球手機行銷業務將調整步伐後,持續營運。…

這條新聞也成為德國各大新聞網站的頭條新聞,西門子發言人向德國網路報(Netzeitung)說,對明基聲請無力清償保護的決定「表示遺憾」。

德國執政的左派社民黨勞工政策發言人溫特(Rainer Wend)說,明基不能就這樣撒手不管。他強調,無力清償並不代表生產線必須完全關閉,希望明基盡力讓「手機生產還有未來」。

另外,由於明基是英飛凌電信晶片部門的大客戶,該公司發言人表示,他們原本預估這個虧損的部門可在明年四到六月這一季恢復損益兩平,如今已難達成目標。週四盤中,英飛凌跌幅明顯超越大盤,下挫三.六%,成為法蘭克福DAX指數跌幅最深的成份股。

同樣是 Taiwan CNet 的報導

「…明基是在去年10月宣佈與德國手機廠商西門子正式合併。西門子提供二億五千萬歐元等值現金及服務的「嫁妝」嫁進了明基,而明基不花一毛錢就把西門子娶進門。

不過果然是不要錢的最貴。根據明基先前提供的資料,西門子手機部門在過去三季本業虧損267.3億元,已超過明基資本額262億元。換言之「BenQ-Siemens」品牌已經燒掉明基一個資本額。這也讓明基董事長李焜耀上個月的法說會上,決定把「BenQ-Siemens」品牌的製造部門獨立出來的策略。

還沒等到合併一週年,明基已經決定出脫德國手機子公司的業務。明基財務長游克用說明原因,表示虧損的幅度遠超過成本降低的幅度。…」

蘋果日報〈子公司前途 交給德國法院〉討論「無力償還」的意義。

工商時報記者張瀞文、吳筱雯的〈五項疑點 明基實問虛答〉指出了五個非常關鍵、但是明基高層沒有在這個記者會中解釋清楚的問題:

首先,去年明基購併西門子手機部門當時合約是怎麼簽訂的?明基在合併西門子手機部門不到一年的時間,現在片面宣佈「不玩了」,會不會有「違約」的問題?
第二、明基表示,德國子公司讓德國政府接管之後,將也可以跟明基一樣採用「BenQ Siemens」對外銷售手機,這樣未來明基的「BenQSiemens」手機與這一家已經遭到德國政府接管的「BenQ Siemens」,到底在市場上將如何區隔(離婚的兩造)?
第三、當初明基購併西門子時,西門子同意將付給明基二.五億歐元的現金及服務,現在明基停止對德國子公司的投資,那先前這一筆二.五億歐元的帳,明基與西門子之間要怎麼計算呢?
第四、明基停止對於德國子公司的投資後,同時將德國子公司交給慕尼黑當地政府管理,這樣的情況下,明基還可以持續使用西門子位於全球的手機通路銷售手機嗎?
第五、明基對於西門子手機部門資產認定的歧見無法解決,先前已申請法院仲裁的資產重估,未來如何發展?

針對後續的問題,中央社有報導德國方面工會的反應:〈明基放棄德國手機廠 工會指西門子有道義責任〉〈歐洲工會強悍 如何善了待考驗〉,以及對品牌形象的衝擊〈專家指明基退出德國衝擊品牌形象〉

中時記者林上乍的新聞分析〈品牌路不好走 李焜耀跌一跤〉的結語我很認同。

作為一位專業經理人,李焜耀明快的決策風格,讓他過去一年完成了西門子、「友達廣輝」、「明基光碟機部門出售建興電子」三件合併案,為了解決西門子手機部門虧損,李焜耀也準備關閉台灣桃園廠。

在台灣不斷倡導「品牌台灣」的今天,明基現階段的挫敗,是一件令人惋惜的事,包括業界與學界,都對李焜耀走的品牌之路高度關切,也寄予厚望。併購西門子的決策顯然失敗,但並不代表品牌之路失敗。從宏碁品牌發展二十五年,其間三度起伏,最近才有機會挑戰戴爾與惠普,或許大家也可以從長遠角度,給予明基與李焜耀更多的時間與支持。

除了從品牌長遠發展與台灣走向世界的角度來看這則重大新聞之外,不知道還能否發展出其他(社會、勞方等)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