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頭皮在 CC Salon:外好汝甘知 [updated]

Music Commons今天在首爾街頭的 CC Salon ,跟著 CC Taiwan 的 T.R. Chuang,開放地理實驗室的同事 Disorder、Andrea 一同參加了 Creative Commons Kroea 的活動:音樂 Commons(Music Commons)。活動中邀請朱約信(豬頭皮)跟韓國的音樂工作者就 Creative Commons 「創用 CC」的理念與實踐跨國對話。很熱鬧的 pub,雖然大家沒有辦法直接透過語言溝通,但是音樂的確是共通的語言啊 🙂 透過很棒的音樂,大家一同交換了熱情與…啤酒!而且我還「回憶」起〈外好汝甘知〉!這首當年的 hit!

[Updated] 〈外好汝甘知〉歌詞如下:

外好汝甘知
作詞:阿城 作曲:伍佰/China Blue

B1 咱若是心頭結歸裘 著來飲酒濕一咧濕一咧 外好汝甘知(好啦)
A1 有人飲酒假紳士 有人飲酒脫霓舞
有人飲酒愛唱歌 我若飲酒話著一大攤 有人飲酒面絿絿 有人飲酒撚嘴鬚
有人喝酒撚鬍鬚 有人飲酒搥心肝 我若飲酒尚愛招酒伴(哈麥)
A2 人生親像一盤棋 成功失敗思雙枝(甘拜 殺鹿 氣予死 乾杯)
A3 出入江湖講身不由己 風度永遠愛保持
不過請永遠不要忘了風度 酒量若有尚得意 但是酒品統要緊
若欲臭彈歕雞規 請汝趕緊趁酒醉
飲落去 飲落去 毋倘漏氣 醉落去 醉落去 逐家歡喜
B2 咱若是心情咧憂愁 著來飲予馬西馬西 毋通胡白想(好咧)
不要想太多 來來來 我的朋友好兄弟(尤伊 油伊 游揖)
燒酒著給飲落去 毋倘飼金魚(好啦 好啦)
請逐家燒酒繼續斟(縮咧)
給伊斟予伊〔表面張力〕外好汝甘知(嗦淚 縮淚)
B3 哈麥咱若是心頭結歸裘 著來飲酒濕一咧濕一咧 外好汝甘知(知啦)
A4 彼落阿土阿草仔出世作酒蟲 無代無誌嘛會找孔縫
無事幹也會找花樣 阿仁阿義仔干哪一杯落腹 紅關公著走出來弄
杯底毋倘飼蟾蜍 杯底毋倘種蕃薯
杯底毋倘飼紅蟳 杯底毋倘娶細姨
A5 人講酒醉嘛心頭定 毋倘藉口欲賈人車拼
飲酒尚驚敖牽拖 暈暈相掙講毋知疼
人生永遠是向前行 飲啦 飲啦 免著驚
面子暫時免論輸贏 剖復交陪朋友成(哈麥)
A6 講著飲酒 我攏無步 講著食燻 我火著著
講著檳榔 我著吐血 講著賭筊 我著會氣
若閣欲臭彈歕雞規 請汝趕緊趁酒醉
飲落去 飲落去 毋倘漏氣 醉落去 醉落去 逐家歡喜

B4 咱若是心頭結歸裘 著來飲酒濕一咧濕一咧 外好汝甘知(知啦)
我咧外爽汝甘知(知啦)我咧外贊汝甘知(知啦)
我咧外好汝甘知(搭搭答搭瘩)

另有中文翻譯僅供參考。

如果心裡不舒服 就要拿杯子來澆愁 那是非常美好的事
有人喝酒假正經 有人喝酒大跳脫奶舞
有人喝酒愛唱歌 我若喝酒就酒話連篇 有人喝酒臉都縐成一個叉燒包
有人喝酒呼天嗆地 我若喝酒最愛呼朋引伴
人生就像在下棋 成功失敗捏不準
聽說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有酒量的話當然最得意 但是酒品最要緊
吹牛不用繳稅金 但請趁酒醉時才可免除刑責
喝吧 喝吧 不要漏氣 醉吧 醉吧 大家高興
若是心情憂愁 就來給它喝個暈頭轉腦
來吧 我的朋友好兄弟
喝吧 要用台灣式的乾杯 不可留底
請大家酒繼續倒
給它倒到剛剛好有阿港伯的表面張力 真是美好的事情啊
我們若是心情不好 就來小酌兩杯 保證忘憂 多好的一件事阿
張三李四一出世就愛喝酒
王五趙六酒量沒有通過國家檢驗局 只求一杯 臉就跟劉備一樣
杯底不得殘留異物 統統一口喝光
杯底不得留下半滴酒 行徑要守規矩
酒醉的時候 神智還是要清楚 借酒裝瘋人人看不起
喝酒就喝酒 不要五四三 喝得頭昏 打架都不會痛 真好
人生永遠都要像林強說的向前走 喝吧 喝吧 甚麼都不怕
面子暫時放一旁 坦承相對變成好朋友
說到喝酒 我都不嚼的 說到抽煙 我馬上點火
吃檳榔 不要忘了吐檳榔汁 賭博的話 一定要去
想要吹牛 請快趁酒醉的時候
喝吧 喝吧 不可丟臉 醉吧 醉吧 歡喜就好
你們若是有人心裡頭憂愁的 到我這裡來 我將賜給你永生的活水
喝我的水將永遠不渴 信我的人 將得到永恆的生命

另外《Net and Books 網路與書》整理一篇由民生報記者徐開塵所進行的訪談:「無非是抱著一個夢──伍佰、豬頭皮、林暐哲談「第二勢力」(一)(二),討論台客的現象與力量。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考。

vox 實驗與 extreme blogging 的改進建議

延續最近開始在 vox 上面的實驗(ilyax),我覺得有幾點是其他的 blog 書寫軟體(例如 gugod 的 bifty),目前還有很大空間可以追趕與超越的。

一個是媒體的管理。如果所有的使用者都遵循著:網路上有的我就不需要自己存放,希望可以就地引述原本的內容、減輕自己網站的「媒體重量」(media weight)這樣的想法,那麼一種「媒體快照」(media snapshot),或者詳細地說,包含著簡要的「摘錄格式」與基本的後設資料(metadata)就是很迫切需要的解決方案。flickr 網站對於 exif 資料的詳盡收錄,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但是對於其他資料,例如各種不同格式的錄影、錄音檔案,甚麼是最基本的後設資料呢?也許目前尚無定論。但是如果往這個方向走,應該會讓書寫者有更便捷的方式,為網際網路的內容增添豐富性。原本的 blog 只能夠接受無格式書寫(free writing)的型態,也被許多長輩們譏笑部落格的缺乏內容;未來朝向結構化的書寫,有系統地銜接傳統書寫領域的知識結構,應該可以解決上述問題。

另外一個是媒體的呈現。要呈現一個聲音檔,iTunes 找到 UCTV 的影像(或者是一開始播放 Podcasting 就可以自行提供)顯示在小螢幕當中。一個書寫軟體該如何讓書寫者呈現不同型態的媒體?這個問題也緊緊地與媒體管理的問題扣連在一起。有沒有可能自動抓取前三頁的 powerpoint 投影片?動態影像類似 Youtube.com 與 google video 的解決方案,聲音檔與 flash 動畫檔案該如何被「嵌入」到新書寫環境的整體呈現中?

第三個是外掛外部資訊來源的問題。就像以前 zonbleosxchat 介紹過Books.app(一套在 Mac OS X 系統上的個人書籍管理應用程式)有掛入查詢「中華民國圖書書目資訊網」尋找中文圖書資訊的模組。如今新版本的 Books.app 好像就無法正常使用。Vox 只能輸入在 Amazon.com 裡面的資訊,甚至連 Amazon.jp 都不行。有系統地解決這些問題,對於平的要死的世界來說,似乎是一個很重要的課題。

實驗繼續。但是也遵循著 June 的建議,就是平衡 blogger 與現實世界的距離:寫一篇 blog、作一件事情。

我的個人媒體空間

最近有朋友問我,好像我的 blog 一瞬間變多了起來。其實是試驗階段告一段落,有些改變趁機也開始付諸實踐。就像孩子大了房屋重新隔間裝潢一樣,重新思考資訊生活所需要的各種空間。原本的系統太久沒有更新了,已經接到好幾次資訊安全的建議要升級,接下來就是砍掉重練啦。

上面架構的 ilyagram.org,這個是長年的首頁。我會持續把它當作中文寫作的場所,比較長篇的論述、書寫、經驗交流,資訊分享,應該都會放在這家老店。

ilyax 最近讓我享受到寫作的愉悅:因為 wyciwyg 的緣故,以及它的 media-rich environment。所以我會把一些新奇的實驗放在 ilyax 上。

PoeticBorg 是我的英文網誌:因為我會有機會跟高中的年輕朋友交流,我想要鼓勵他們養成英文日記的習慣(不管你寫的多爛),所以我會儘量每天都鼓勵自己,在自己的英文網誌裡寫下心得與心情。

還有我的 wiki 網站。我不僅有 kwiki(這個部份是公開的),也有 mediawiki 的 wiki (這個部份即將公開)網站。這些 wiki 網站都是過去的筆記痕跡,現在會重新整理變成一份可以幫助大家的筆記本。

歡迎舊雨新知多多指教 😛

樂生 726 的 Portnoy 紀實

閱讀 Portnoy〈726紀實〉

讀到互相蒐證這一段,實在覺得再熟悉也不過了。只是以往是拿著 DV,現在則是大家都有各式各樣的數位相機了。

後來就沒有再見到發言人了,聽說被警方釘上了,所以幾位帶頭說話的人都先離開了。警方派出很多蒐證人員持DV不斷拍攝,我們也反拍回去,事實上,這真是場媒體戰,主流電子媒體派出的機器反而顯得勢弱了,人手一台的DV,DC,照相手機讓現場到處是你拍我我拍你。…

在後面讀到了 Portnoy 的觀點,很感謝:

『…最後,大家一起大聲地向國民黨部喊了口號:「反對強制拆遷!樂生全區保留!…」就準備散去。不過我擔心地上的垃圾煙蒂會被有心媒體拿來做文章,於是趕緊跟幾個人一起把垃圾煙蒂清一清。一位警員看我們在清垃圾,過來拍了我的肩膀說:「辛苦你們了!」我也回說「你們也辛苦了。」他說:「我們沒辦法,我們是要賺錢啊,你們不一樣,你們是作義務的!」

我聽了很辛酸,我很想回他:「你們領的是人民的錢,要保護我們,不是政客!」但是我沒有,因為體制不改,這只是空談,我無法說服一個警察起來革命,也無法要他抗命、放棄工作、不管家計…在政客之前,人民只是一沱屎,警察又何嘗不是被當作奴隸使喚?

我跟Torrent打了招呼,就走了。我從頭到尾沒有跟樂生聯盟的成員打照面,我對他們的行為有很高的敬意,但是也認為操作手法上不夠細緻,沒有完整規劃。樂生的朋友們走到隔壁又隔壁的大樓下廣場坐著,沒有離開的打算,我想他們應該還有下一步。』

加油。

昂貴、艱辛與無聊:小心數位資料落差

Expensive, Difficult and Boring
Lukhnos 的文章〈公共衛生、演講技巧、資料的共享〉記載了 Hans Rosling 教授在加州 Monterey TED 的演講:令人驚嘆。超越 keynote、powerpoint 與高橋流,像是世界杯現場球評講解、或者如 b6s 所說的,氣象主播,讓你了解全球貧富差距的關係。

演講中有一段描述他所成立的組織 Gapminder,關於未來公共統計資訊傳播方式的願景。取代目前公共資料、統計資訊讓人看不見意義的現況:公共資料要付出昂貴代價、使用過程非常艱辛、產生的結果相當無聊。

這段很精彩的演說段子如下:

…We find that students get very excited when they can use this, and even more policy makers and coporate sectors would like to see how the world is changing. Now why doesn’t this take place? Why are we not using the data we have? We have data in United Nation, in the national statistic agencies, and universities and other non-government organizations.

因為資料被掩藏在資料庫裡頭;社會大眾在這邊、網際網路在這邊…但我們仍然無法有效地運用資料。所有我們認為記載這個世界變遷的資訊,裡面沒有公共資助的統計資料。… 但是它們是從底層的資料庫中獲得養份的;然而人們卻為此標上昂貴的價碼(阻礙流通)、鎖上愚蠢的帳號密碼、列出無聊的統計數據。這樣是行不通的。Because the data is hidden down in the databases, and the public is there, and the Internet is there, but we are still not using data effectively. All the information we thought changing in the world does not include publicly funded statistics, that’s somewhere pages like this. But they take some nourishment down from the databases…. But people put prices on them, stupid passwords, and boring statistics. And this won’t work.

So what is needed? We have the databases, it’s not the new database you need. We have wonderful design tools and more and more added up here. So we started the non-profit venture, which we called “linking data to design". We called it “Gapminder.org" from London underground, “would you mind the gap?" so we thought gapminder is appropriate. We start the right software which is to link the data like this, and it wasn’t that difficult. It took some person/years and we’d produced animations, you can take the dataset and put it there. We are liberating UN data, some few UN organization, some countries accepted that the database can go out on the road, but what we really need is of course the search function. The search function where we can copy the data, up to searchable format, and get it out in the world.

And what do we hear when we go around. I’ve done anthropology on the main statistic units, everyone said it’s impossible. This can’t be done. Our information is so peculiar in details so that cannot be search as others can be search. We cannot give the data, free to the students, free to the entreprenures of the world.

But this is what we would like to see, isn’t it? The publicly funded databases is down here, and we would like flowers to grow up on the net, and one of the crucial point is to make them searchable, and then people can use the different design tools that animated there.

根據資料,Hans Rosling(個人網頁)是公共衛生專家、同時是瑞典世界知名的 Karolinska Institute 中心主任,以及 Gapminder 活化全球資料的非營利組織創辦人。

經由戲劇化與球賽主播般的緊湊演出,Hans Rosling 踢爆了一些關於「開發中」世界的迷思。(With the drama and urgency of a sportscaster, he debunks a few myths about the “developing" world. (Recorded February, 2006 in Monterey, CA.))

速寫集錦

最近生活宛如內爆的星雲,有太多想法來不及撰寫,只得在重力吞噬一切記憶之前,先行書寫隻字片語存目 🙂

  • 不懂不懂聽不懂講座
  • 返回花蓮參加當年碩士的共同指導教授余德慧先生的退休講座。人氣鼎盛、如達達般狗吠歡樂、眾人以聽不懂作為認同暗號與印記的交集。如「畫」的場景宛如 CSI 有一集的多觀點敘事手法。「其實並沒有那麼難懂,」有人說。「我已經超越了!」眾人歡笑。

  • 參與式行動研究的信念觀與在地實踐
  • 水鳥君一同報名參加國科會 2006 人文地理卓越營,明大地理系 Helga Leitner 跟 Eric Shapperd 兩堂課 Contesting Neoliberalism 與 PAR,與國內的地理環境資源學者間的對話實在很精彩、並且回味無窮。會後與 L 餐敘,聽到「PR(參與研究)可以,會勸阻學生 A(參與式行動研究)」 的時候不禁暗自冒冷汗。

  • 踢頭人與《蟲師》
  • 在踢頭人出版社獲得引介,得窺《蟲師》動畫影片。一集一集往下走,從蟲與東方的異世界、到彷彿哲學論文般地談論黑暗,接著看到了聲音的故事。實在很讚。

  • 尋昆德拉不遇
  • 所尋找的,不過是批判喬治歐威爾與《1984》的米蘭昆德拉。但是遍尋不著,開始懷疑是否那是自己的幻覺?

  • 新工具新想像
  • 最近幾周來與 Drupal 相處,有一些心得與疑惑,一直沒有機會整理出來。是否缺乏模組認證機制?是否後台模組的功能分類與介面定義/設計不夠清楚,無法更準確地讓使用者盡情發揮其戰鬥力?

  • 結構愛地理
  • 不是老鼠愛大米,而是結構愛地理。本週五要跟 Dongpo 討論地理資訊的資料、協定、軟體與服務。(亂講話俱樂部歡迎報名旁聽)如何結構地擁抱地理資訊?跟 Evirt 討論後,與 Lukhnos 討論開展地理資訊輸入法的可能性與具體構想。

  • 新書到手
  • Alexandor Galloway 的 Protocol 與 Gaming 兩書到手。乍看之下,Protocol 似乎很酷其實還好;Gaming 頗為札實、蠻務實地討論著遊戲的實踐。另外還有一本談數位電影的…

  • 恐懼之邦數來寶
  • 點名整理華文關於《恐懼之邦》的書評,英文的書評與最新的荒謬消息。

    族繁不及輩載,看官敬請期待。

    PChome 事件感想,與「Web2.0 將終結你的隱私嗎?」

    最近讀 Fred 的 PChome 反垃圾行銷信件運動系列文章(最近一篇是〈公關危機的處理時機:回應tenz兄〉),實在覺得這是一個影響深遠的問題。Richy 有作圖表描述所有人總共付出多少代價(不過我覺得標題實在有夠像是公益廣告的,哈),Fred 很克制地用文明與文雅的方式在測試 PChome 部門危機處理的能力,在在都是很有深度與想法、精彩至極的網路文化論述。(有學者想要在課堂上整理與介紹這些攸關每個人資訊生活的切身問題與運動者的對話與思考嗎?)前陣子我在跟 b1s、p6g 討論典藏的一些公共資料庫的公共資料開放與意識形態問題時,也多少碰到該用激烈、還是緩慢卻深刻的方式來進行批判。我覺得我個人從 Fred、tenz 與各個網友對話的過程中有所撞擊與刺激,並且對於未來要推動相關議題時的作法有獲得啟發。

    Will Harris 六月三日在 bit-tech.net 的專欄中,發表一篇很有意思的文章,我剛好覺得跟 PChome 同時推出 Portal 2.0 系列行銷活動與遭受反垃圾行銷信抵制有雙重的關聯。「Web2.0 將終結你的隱私嗎?」(Why Web 2.0 will end your privacy.)(我從 MichaelZimmer.org 讀到的,Thanks Michael!) Will Harris 丟出了一些問題,例如:為甚麼 MySpace.com 跟 Digg.com 吸到了那麼多的資金到位?答案是:資料。所有的互動、朋友資料。簡單地說,Will 認為現在 google 跟 yahoo 的賽跑,google 要用機器來搞定一切,yahoo! 則想透過人們所鍵入的資訊來捕捉住一切。所有人根據自己的競賽主軸,砸大錢來喚起創新,而這些創新將我們的更多社會資訊捲入其中。

    等到 Web 2.0 的泡沫破掉的時候,創新的引擎吹響熄燈號,最後只剩下行銷的機器不斷地挖掘所有人們資料與資訊的礦山、生產關於利潤無盡的慾望與各種奇妙衍生商品(這不是 Will Harris 說的)。

    (有興趣翻譯的朋友可以來譯寫一下 :D)

    後記:有另外一篇討論 2.0 與隱私的文章,請看:Why…. Will It Really?

    [Updated] 信 FON 得 Social:基地台作為一種言論自由

    參加一場由智邦FON.com 舉辦、自由軟體鑄造場協辦的 FON Party。本來主辦單位議程有邀請喬敬、Schee 跟我要給個短短的 talk,現在時間已經接近八點四十,不太知道今天的節目會如何結束:P 我準備的投影片(粗糙版)放在這裡

    簡單的想法:Martin Varsavsky 把「架設基地台、發射信號,跟人分享」當作是一種言論自由。這件事情很單純,就是「說話」。表達自己。跟人分享。這種精神,就像 blog 部落格一樣。你相信 FON,開始加入 FON 網絡,你就會得到 Social。聽起來蠻像是一種信仰。蠻有趣的。FON 把這個世界上的人們區分成 Bill、Linus 跟 Alien,我則想到這個世界上其他那些沒有把無線網路當作信仰的無線網路運動推動者,他們該算作是那種人呢?

    Lerdah 有問一個問題:如果 FON 支持自由軟體的話,自己家中既有的硬體,能否下載 FON 軟體來變成 FON 網路的一員?這個問題我也很想問。蠻有趣的 party,大家一起動動腦筋吧。

    後記:
    1. 後來大家開始要講講話了,我聽到(那個要結婚的)Schee 說,「現在沒有人在說 social software 了」,實在感到很慌張。就跟隔壁的 tenz 討論一下,擔心沒有 social software 以後我要靠甚麼吃飯。真令人擔心。

    1.5 結果我的 PB 等太久沒電了:~~~ 所以後面的投影片沒有講完。我其實最想說的就是杜斯妥也夫斯基那張投影片:"We have all the answers," Dostoevsky said. “it is the questions we do now know." (「我們有滿手的答案,」杜先生這麼說。「只是沒有人知道問題是什麼。」)套用杜先生這句話,答案就是現在滿坑滿谷的社會軟體(List of Social Software)、社會網路服務 SNS(All Things Web 2.0 – “THE LIST"),問題是我們自己的 mobile-social 生活。

    2. 喬敬FON Party Taipei)給了很讚的 talk(也許稍晚會他會放上網路?)在最後結論時,我想到他所期待的(Chiao Wishes…)FON content server,也許可以變成 semantic router 實驗….這件事情想到就蠻令人興奮的。(糟糕了,我變成了信眾了嗎?)

    3. b6s 馬上就想到了安全性相關的問題:FON and its security issueJune 在跟我討論的時候,我們也談到這會是關鍵的加值應用。

    4. Tenz 的 blog Wifi 2.0: FON.tw 始動!上面有 Tenz 對 FON.tw 後續可能影響的看法,與精美照片 😀 對了,Yam!樂多智邦也是合辦單位。

    5. Martin Varsavsky 的 My First Day in Taiwan

    6. CharlesC 捕捉了一個關鍵的概念:User Generated Infrastructure,以及提到 Wikipedia 中的 FON 條目。針對 whiteg 現場提到的法律爭議,Del.icio.us 的 fon 標籤底下有大家陸續加上的資料,可以提供參考。

    跑步(軟體:空間、體驗與社會)

    如果說地點軟體(例如 Platial.comFrappr.comCommunityWalkWayFaring等)是要陳述地點的故事,那麼跑步軟體(BiM,Bones in Motion 動動骨頭)則是要完整、充分地傳達跑步的空間經驗、身體經驗與社會經驗。Business 2.0 作了一個 location based service 「在址定位服務」的專題:Location-based services: Here you are,介紹了 BiM。

    我們的《國土資訊系統通訊》第 55 期〈「無所不在」的資訊服務:LBS定位服務簡介〉也有介紹(雖然只有一句話):

    …Bones In Motion公司所推出的個人健美無線監控服務在此類脫穎而出,該服務能以手機當作健康記錄器,無線監測自己運動慢跑的時間、距離、速度、空間範圍和消耗的卡路里,以達到健美瘦身目標。…

    顯然這套系統不只是健美服務而已。就像這個專題的副標題所說的:你的所在位置,將會決定那些資訊、在任何時間點當中,與你最有關係。

    我覺得對於未來最棒的想法是,你不需要再自己輸入這些各式各樣的參數,艱辛地在資訊空間中移動,辛苦取得電話簿、餐廳名稱、與別人的評價、以及一大堆的垃圾資訊。你自己的空間與社會移動,將主動吸引乾淨、準確而單純的相關資訊,幫助我們輕鬆完成所想要達成的任務。「坡度太陡了,建議您下次挑選較為平緩的路徑」;「您的排汗量已經超過平衡,建議您在下個百合花盛開的路口準備步伐慢下來,欣賞一下台灣野百合,並且喝個水喲!」

    於是我們終將從跑步軟體的軟體面向,走向真正的跑步體驗。跑步穿過地理空間,有路線、有起點、有終點,有風景。空間跑步,就是在這個各個向度空間中快速移動的經驗之總和:這一次的起點是從那裡開始?延著那裡,經過河流、街道或森林,到達那裡結束。體驗跑步,就是以跑步者的身體經驗為核心的所有資訊:測量相關數據、結合坡度、空氣品質、視覺愉悅程度、聆聽音樂型態等等。社會跑步,則是將一個私人的身體練習,變成一種社會人際網絡互動的主題:將個人的資訊資料放置在網路上,讓你的好友、親戚、家人、社群能夠一同貢獻與分享內容,共同比較與運用。Bones in Motion 動動骨頭的關鍵概念:「完整呈現你的運動體驗故事」,聽起來像是將空間軌跡、個人體驗與社會互動搭成一種三位一體的神奇故事。

    想要用社會軟體與 2.0 來說故事的人們,也許你們該參考(BiM 的展示影片)看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