烹調黑天鵝:(一些)命題的整理

底下整理《黑天鵝效應》第 12-14 章的一些命題。

第12章〈知識政體,一個夢想〉,討論知識的盲性(blindness):

即使歷史是由某個「世界方程式」所產生的非隨機數列,只要這個方程式的逆向工程非人類能力所及,就應該被視為隨機,並且不該用定態混沌(deterministic chaos)這個名詞。…

雖然在理論上隨機性是個內在性質,但在實務上,隨機性是個不完全資訊(incomplete information),也就是我在第一章中所稱的不透明性(opacity)。

隨機性就是「未知識」(unknowledge)。

第13章〈如果你不能預測,該怎麼辦?〉:

讀者讀到吾人普遍無法預見未來時,可能會感到不安,並擔心該怎麼辦。但如果你擺脫了充分可預測性的想法之後,你就有許多事可做,當然,要時時留意其極限。知道你不能預測,不表示你不能從不可預測性得到好處。

重點:要準備好!…

盡量擴大你周遭的不經意事物。

這些建議(區別正面意外跟負面意外、避開明確而狹隘、抓住任何機會、小心政府的明確計畫、別浪費時間跟預測者對抗)都有一個共同點:不對稱性。把你自己放置在有利結果遠大於不利結果的處境。…

…為了做決策,你必須把焦點放在結果上(你可以知道者),而非放在機率上(你無法知道者),這個想法,就是不確定性的中心觀念。…根據這個概念建立決策的最高原理,你所要做的事情就是減輕結果所帶來的傷害。

學術界正漸漸失去拘束知識的權力和能力,以及更多脫離框架的知識將以維基風格(Wiki style)產生出來。

第14章〈從平庸世界到極端世界,再回來〉裡面從談論「馬太效應」(The Matthew Effect)開始:

「凡有的,還要加給他,叫他有餘;凡沒有的,連他所有的,也要奪去。」(馬太福音第25章第29節,英皇欽定本 King James Version)

加上了變遷與網路中新加入者效應之後,就可以看到「動態的馬太效應」如何創造出集中性(流行熱門的 head 頭部)與長尾(long tail)的同時存在,帶來極端世界的公平。

一本書一句話

望著書背與書標,覺得有那麼多推薦人彷彿想要說些什麼…。

《黑天鵝效應》Nassim Nicholas Taleb 一位交易員與數學教授著。人沒有死一半的,所以沒有能夠同時在平庸世界與極端世界妥協兼容的演算法則;知道自己無法預測不是件壞事,因為,你自己就是黑天鵝事件。《微國家:獨立建國的簡易操作手冊》,一本異質地包含著原作者狂想派對的資料遺跡與台灣出版社(行人!)真誠補遺的混合著作;原作很像一個實用的 why not? 行動手冊,讓人如實地從基層認識起一個國家的組成,與現實官僚系統的(不)反應邏輯。《經濟殺手的告白》,國中/高中的世界史應該要從這本書教起,這樣學生們就會快樂的每天看國際新聞,分析背後的邪惡陰謀。這樣也不會有人「我的志願」會寫,我將來要當總統:你要被暗殺,還是欠下巨債與黑幫(美國)掛勾,過著快樂的生活?《經濟殺手的告白2:美利堅帝國陰謀》,暢銷書之後的系列影集,但是感覺焦距沒有調對,只有看到一點點的魔鬼/細節。彷彿經濟殺手(Economic Hit Man, EHM)就是所有一切國際動盪陰謀的背後被遺忘的中介變項;但是只看到 John Perkins 先生到處演講簽名,然後神祕人士出來交換名片,握手說:「幹的好!」然後影集就結束了。巴西的魯拉(Lula, de Silva)總統也是集團的一部分、他們的一員嗎?達爾富爾衝突War in Dalfur)背後的豺狼(jackal)在那裡?為什麼會有亞洲金融風暴?台灣為什麼當時沒有被席捲?台灣的長期能源政策被誰掌握?後面是否有貝泰 Bechtel 等國際開發集團的蹤跡?導演,焦距調近一點!

針對後面兩本 John Perkins 寫的暢銷著作,我不由得感受到布希家族令人從心底散發出來的恐怖。這些 EHM 的確締造了傲人的經濟奇蹟,不曉得他們自己創造出來了多少 GDP?第三世界國家於是深深地陷落在美國(帝國)的網絡中。然而,這樣的故事與場景該怎麼解決呢?「讓你們的年輕人作不一樣的夢吧,」印第安原住民的長老這麼說。

所以,我們就來作不一樣的夢吧。不是盲目的經濟成長、不是踩在別人頭頂的權力遊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