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w Is The Model

Stowe Boyd said in “Web 2.0 Is Over: Time For Flow":

I don’t think the web-as-platform is the right metaphor for what’s coming. I personally believe we are moving away from the web-as-a-bazillion-web-pages to a flow model: there the web becomes a conduit for traffic flowing through social networks. That’s what I believe is happening with the take-off of Twitter, too.

當 email 對話變成地圖

the rhythms of salience
MIT 媒體實驗室社會媒體研究群(Sociable Media Group)教授 Judith Donath 在她的文章:《重要性的節奏:一個對話的地圖》(The Rhythms of Salience: A Conversation Map)當中,介紹了一張圖:2 個作者、邀請 6 個研究者、在 22 天中交換了 30 封 email 的對話訊息,以 Photoshop 徒手繪製而成,名稱就叫做「重要性的節奏」(The Rhythms of Salience)。

The Rhythm of Salience was commissioned by Janet Abrams and Peter Hall, as part of their book project Else/where Mapping (Abrams and Hall 2006). They invited six researchers to participate in online conversations with them on the topic of networks and mapping and then to visualize the resulting archive. The email conversation took place among the eight participants over a period of 22 days, during which a total of 30 messages were exchanged. The Rhythm of Salience is my depiction of this discussion.

我是路過 O’Reilly 的雷達時,讀到一篇 Wikipedia and Genomics Visualization: Separated At Birth?,介紹 Fernanda Bertini Viegas 這位 Judith Donath 的學生在作的有趣計畫:wikipedia.org 的版本控制資訊的視覺化。上次在新加坡與 Isaac 談的正是這個 wikipedia.org 的關鍵頁面。不過從 diff 的骨幹、視覺化的加持,距離真正能夠對一般人說故事,還有很漫長的一段路要走啊。

每次只要聽到 visualization 的新聞,我現在都會想到 Edward Tufte,這個對資訊、數據、訊息堅持到連書都自己出版的大師,在 wikipedia 上面有一則專門文章詳細介紹。他最近的一本新書,《美麗的證據》(Beautiful Evidence),其中的範例章節 PowerPoint Does Rocket Science 探討微軟的 PowerPoint 這套軟體以及不好的工程師表達習慣,如何讓性命攸關的太空梭零件重要資訊被埋藏在層層疊疊的官僚系統底下、不見天日。每次我想到要說故事給別人聽的時候,我就會想起這個特異功能的「堅持」老先生。

「演唱會」閱讀筆記,書中迷霧躊躇

我所敬佩的 Snowred.tw 雪紅紅長輩撰寫了 web2.0演唱會live 系列筆記,遂讓我有機會快轉演唱會實況,並且摘錄下幾句有興趣的段落。例如在(二)flickr 的創辦人 Stewart Butterfield 說:

使用者是內容創造者嗎?但,創造內容不是使用者的目標。他們拍照,放上網路,是為了和其他人建立關係,和親友分享,具有慷慨的文化意涵,讓他人接受他的觀點。

flickr和WEB2.0其他平台,也是EMPOWERMENT(!)的工具,都協助人們互動。但閱聽人大部分不在乎什麼科技;那一點都不重要。…

我本月作為 flickr 的單月頻寬使用量大戶(95+%!),用了這麼久,還是對他們頗為滿意,真是佩服。並且也不得不認同並且稱讚一下他們的說法:上傳照片本來就不是我的目的本身,而是分享。有更多好玩的玩具讓我分享的更有創意、更歡樂,才是真正體貼的服務設計。照片絕對不是目的!

關於教育,我記得八月時好像有在 Time 雜誌上讀到報導的文章,說現在美國的家教服務如今是印度人的生意:「家庭作業委外辦理」(Outsourcing Your Homework)。老師這種產業(尤其是特別的老師)會在美國面臨巨大的變遷了嗎?Maybe…不過介紹的是 TutorVista 這家公司(世界級的家教水準呦!呵呵)。我喜歡(四) HeyMath 創辦人 Harsh Rajan 的這句話:

銀行金融業的曲線(分享為X軸,價值為Y軸),與教育的曲線,是相反的。教育產業分享越多,價值越多。這與網路web2.0相同。很多小孩不愛數學。不過,重要的是老師,有興趣或沒興趣,很大程度是因為老師,因為學習的經驗取決於老師。我們能用這種情況創立個商業模型。如何能讓老師在更大範圍彼此交流,求得好的教學方式?我們要想個方式。如何能讓新任的教師真正有信心與經驗?本來要很多時間,但網路能讓學習取現更加平緩,縮短辛苦的時間。如何能讓退休教師能繼續有所貢獻?這也是個問題。

另外,RichyLi 在〈我看Web 2.0 Conference,的演說簡報技巧比較〉所發現的(那廝卡?)講台隱形線與投影片奴說法頗為有趣。

也有其它的朋友去參加了這場研討會,K.C. Lai 帶回來幾本現場購得的「專書」《WEB 2.0 創新應用案例集 — 科技化服務新趨勢 —》、《技術觀測創新應用案例集(一)科技化服務新趨勢》《未來商店:科技化服務新趨勢》、《WEB 2.0:網路上有錢,創意在裡面》慷慨借閱。除了最末一本之外,其餘三本內容頗為接近並且有部份重複。我不太了解這幾本書本身如何彼此做出區隔?

在內頁的呈現上,每個網站/服務用一頁的表格來分析,除螢幕快照與分類資訊外,簡單兩欄的「應用說明」與「IDEAS FIND」,倘若要以最多每欄 250 個字來解釋清楚一個創新網路/科技服務的內容,我想就撰述/裁切本身就已是困難度頗高的挑戰了。我所論述的重點,將先針對這些書的案例整理部份;下次再討論各自的大塊論述;倘若把《未來商店》或者是《WEB 2.0》兩本論述較為完整、接近書的作品,當作是這一系列資訊的完整版本來討論的話,作為一個「趨勢專書」,到底與 Yellow Book 電話簿應該要有甚麼樣的差別?讀者到底需要甚麼樣的指引,才能夠對 web 2.0 與科技化服務有所掌握?

我覺得首先應該要有嚴謹的分類。列舉式的資訊對於個別來自不同行業、帶著不同期待的讀者來說,溝通的成本太過高昂。購買這本書的艱辛工作者、疲憊經理人需要快速地辨識自己的戰場座落在第幾頁,典範案例厲害在那裡,能夠迅速掌握的黑話在那裡;這樣方能有助於回去之後跟老闆報告,有利於爭取更多的時間、空間、預算、人力的資源。清楚的分類有助於平行比較接近的案例,加深站在巨人肩膀上的我們掌握核心知識的能力。我沒有看到這幾本書在案例整理上,對於分類有比較深入的著墨。

第二,我覺得該區分資訊的整理以及有實際使用觀察的案例。例如 LibraryThing 國內有很多部落客已經在使用,我就沒有看到在撰寫 LibraryThing 的作者談到中文使用的問題。對於亞洲、或者中文環境的使用者的不便經驗,顯然是你要有切身體驗才有辦法處理。撰述的團隊有可能所有的網站都沒有體驗的經驗,所以他們才都用比較遠距的方式來描述這些案例的「成功」。或者,這帶出了另外一個問題,到底這兩者之間有沒有差別?倘若無法作到深入專業的報導評論,這裡的分析恐怕也難脫船過水無痕的命運。

我認為一個好的分析報導應該本身就是一套思考方式與操作模式的具體呈現:讀者不僅僅看到結果,也能夠藉由參考文章觀點自己推演出相關知識。願意認真地關切讀者的使用經驗,這應該也是所謂的使用者導向的意涵吧!

望著這四本書,想著對於這些新興術語周圍的迷霧、與整個團隊穿越它的龐大溝通成本,我不禁躊躇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