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貼

底下的都是各種拼貼。

最近因為某種機緣(容後再稟),我被迫要重新思考什麼是 blog / 部落格,我跟部落格之間的關係。我認為應該要發展出某種抽象的概念層次、直接與寫作相關連,否則混同所有的部落格書寫、僅僅依照主題做出區分,恐怕難逃沒有辦法產生區辨力量的命運。

讀到瑞紅姐 <a href="Xletter 寫的〈豈止風流一角頭?〉,我第一個想到的竟然是想跟正要去度蜜月的 pc 說,你看,倘若你們把一些重要的字早點翻譯推廣,現在大家表達這些情感回憶的時候就有好的表達工具了。(這算不算是職業病啊?)

阿公沒讀多少書,識字而已,但卻憑義氣膽識,一度儼然成為海口四方一霸,到處為人排解田界糾紛。鄉民大小爭吵,只要請「青山公」出面說句公道話,雙方就都服氣。多年前,有一次我奉阿嬤之命到鄰村「茄投」去辦事,那裡有位阿婆一聽我是青山公的孫女,就說:「妳阿公當年真會替人調解代誌『喊水會堅凍』!彼時陣,別人播田(插秧)是一邊擔四簍(秧苗)、雙邊八簍,伊一個人就可以擔一邊八簍,雙邊正好十六簍啦!——但是妳阿公實在是查某一牛車(女朋友一大堆),舞嘎嘛是有夠吃力(搞得雞飛狗跳)!」

閱讀的同時也讓我察覺我自己的閱讀習慣,如何在閱讀不同資訊時發展出差異的速度感與細節程度。你可以想像所有的文章,都加上了 Google Map 那樣的放大縮小尺度的調整功能嗎?例如閱讀鐵志的〈【散文】知識迷宮〉,我如果這時候想要閱讀知識迷宮的細節時,我能否放大哥大的那棟大樓看見細節?(例如,其他的哥大前輩在網路上的討論與心情)

昨天晚上讀了水鳥君〈美國共和黨的科學戰爭〉,遂觀賞了由 UCTV 播映、UCSD 科學史教授 Naomi Oreskes(她有論述氣候變遷的文章:BEYOND THE IVORY TOWER: The Scientific Consensus on Climate Change,值得一讀)所主持的訪談節目,訪問 Kerim 曾經提到的《共和黨的科學戰爭》(Republican War On Science)的作者 Christ Mooney。很棒的訪問,很精彩。最後結束時 Mooney 說出他的信念,於我心有慼慼焉:

We just need to not distort the information, in order to justify something we already want to do in the first place. So let’s just get the information right.

相對於閱讀的同時,電視上正在反覆重複地播映台灣第一女婿連續劇。我在想,有的時候當我開車,那種找不到節目聽的感覺真的很痛苦。有了 iPod、vblog、Podcasting 改變了我很大一部份的人生。我們搜尋了 Google Video 跟 YouTube.com,不僅找到了押井守的《御先祖樣萬萬歲》、好看的世足廣告,還找到了多年前大江健三郎的柏克萊演講、Al Gore 上 TheDailyShow 跟《南方四賤客》、超級盃中場的 Lost 檔案廣告 MTV。網際網路對我的意義就是在於:我再也不用擔心沒有東西可以閱讀、可以看了。台灣的知識分子、文化工作者,你們在那裡?你們可否也創造很棒的內容,來讓我們自己閱讀、觀看與聆聽,收錄在 iPod 裡面?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在網路上找到馮建三老師批評媒體、介紹古巴,看到陳光興談論亞洲、畢恆達介紹性別與空間?我看 UCTV,讀 Mooney 批評共和黨,那台大、中研院到底在那裡?

最後,討厭的 Lost 真好看。第二季已經全部播映完畢了。

拼貼結束。

巴西 iSummit ’06 現場報導(莊庭瑞)

中研院資訊所的莊庭瑞教授,也是「創用 CC」計畫主持人,與 Jedi 和周文茵小姐一同參加今年在巴西舉辦的 iCommons Summit,簡稱 iSummit(i 高峰會?)。週三下午我去聽了莊回國後的心得分享。他的報導已經放在「創用 CC」計畫網站上。

「…Boyle 呼籲眾人需有策略性的思考,不要自限於枝節上的作為。 Toomey 指出,對音樂創作人而言,授權條款的選擇只是整體創作環境的一部份。 Elkin-Koren 批評創用 CC 授權條款,只是次佳的選擇,而改革現行的著作權體制才是要務。她並認為創用 CC 授權條款的廣為使用,有可能進一步強化了「創作為商品」的思維,薄弱了創作的溝通與分享本意。她並批評目前的創用 CC 授權條款,有些並彼此不相容。 Wilbanks 說明科學界資料分享的傳統與實務,以及目前 Science Commons 的一些工作。此場座談人的意見似可歸納為:創用 CC 授權條款為法律面的工具,但它不是解決所有問題的處方;各領域各有其考量與需求,眾人需多聆聽,以貼近實務並尋求解決。」

在莊演講的時候,我記了一些 note 也貼出來跟大家 cc 一下:

  • 去年參加波士頓 iSummit ’05,約 80 人/團體參加。今年(議程)約 200 人左右。
  • 巴西 FGV 法學院教授 CTS 中心主任 Ronaldo Lemos 主持開幕。Lessig 演講,微軟 office add-in,巴西國營新聞社 Agência Brasil – Radiobrás 採用 CC Attribute 2.5 版本。iCommons Board 主席 Joi Ito 致詞,文化部長 Gilberto Gil 演講稿:「 Take a look at the cover of my album “Parabolicamará”…」(與爭議)。法律政策事務(西班牙、荷蘭)法律可執行性受到確認。台灣南非日本波蘭義大利國家報告。
  • James Boyle 環保運動者切入智財權體制改革,杜克大學法學院教授。Jenny Tommey Future of Music Coalition 執行長,Simple Machines 獨立音樂。Niva Elkin-Koren 對 cc 有批評,John Wilbanks SC 執行長。
  • Niva Elkin-Koren 批評不應該強化創作為商品的思維,彼此不相容,反而 segment 創作者,弱化溝通分享本意。
  • Revver 將短片數位檔案最後附加一段程式碼,即時托播廣告。廣告收益一比例分配給創作者、散佈者、以及 Revver 公司。創作者可以選擇托播廣告的類型,並且強調數據透明化,不一定控制散佈。
  • dotsub 顯然勢將重點放在線上影音工作上。
  • FreeBeer。ICommons 董事會成員與會者以後討論。討論激烈。創用cc 世界廣為採用、跨界活動由 iCommons 統籌,成員名單。
  • 核心思維、重點方向?廣義自由文化運動,還是推廣 cc?贊助者很多。是組織(宗旨?理念?)還是運動(代表性)。Lessig 認為這個「運動」需要一些時間成長,再來討論「組織」與代表性的問題。它認為世界各地與自由文化相關的計畫,都可以是 iCommons 的節點,目前 Heather Ford 也強調培育節點的角色。
  • 眾人授權(open umm)OA 柏林與布達佩斯宣言WIPO 廣播條約(全世界不能夠賣可以錄影的數位電視,機器會禁止你錄)。
  • Second Life 指出參與度 1% 是正常狀態。SL 的使用度超過 30%。Jedi 說,這是 SL 的情境問題。
  • OpenDemocracy CTO 與 Jedi 有討論。介紹翻譯系統。
  • 聽起來就是一場很酷的巨型 party 啊,呵呵呵。我喜歡這張 flickr 的照片

    速寫集錦

    最近生活宛如內爆的星雲,有太多想法來不及撰寫,只得在重力吞噬一切記憶之前,先行書寫隻字片語存目 🙂

  • 不懂不懂聽不懂講座
  • 返回花蓮參加當年碩士的共同指導教授余德慧先生的退休講座。人氣鼎盛、如達達般狗吠歡樂、眾人以聽不懂作為認同暗號與印記的交集。如「畫」的場景宛如 CSI 有一集的多觀點敘事手法。「其實並沒有那麼難懂,」有人說。「我已經超越了!」眾人歡笑。

  • 參與式行動研究的信念觀與在地實踐
  • 水鳥君一同報名參加國科會 2006 人文地理卓越營,明大地理系 Helga Leitner 跟 Eric Shapperd 兩堂課 Contesting Neoliberalism 與 PAR,與國內的地理環境資源學者間的對話實在很精彩、並且回味無窮。會後與 L 餐敘,聽到「PR(參與研究)可以,會勸阻學生 A(參與式行動研究)」 的時候不禁暗自冒冷汗。

  • 踢頭人與《蟲師》
  • 在踢頭人出版社獲得引介,得窺《蟲師》動畫影片。一集一集往下走,從蟲與東方的異世界、到彷彿哲學論文般地談論黑暗,接著看到了聲音的故事。實在很讚。

  • 尋昆德拉不遇
  • 所尋找的,不過是批判喬治歐威爾與《1984》的米蘭昆德拉。但是遍尋不著,開始懷疑是否那是自己的幻覺?

  • 新工具新想像
  • 最近幾周來與 Drupal 相處,有一些心得與疑惑,一直沒有機會整理出來。是否缺乏模組認證機制?是否後台模組的功能分類與介面定義/設計不夠清楚,無法更準確地讓使用者盡情發揮其戰鬥力?

  • 結構愛地理
  • 不是老鼠愛大米,而是結構愛地理。本週五要跟 Dongpo 討論地理資訊的資料、協定、軟體與服務。(亂講話俱樂部歡迎報名旁聽)如何結構地擁抱地理資訊?跟 Evirt 討論後,與 Lukhnos 討論開展地理資訊輸入法的可能性與具體構想。

  • 新書到手
  • Alexandor Galloway 的 Protocol 與 Gaming 兩書到手。乍看之下,Protocol 似乎很酷其實還好;Gaming 頗為札實、蠻務實地討論著遊戲的實踐。另外還有一本談數位電影的…

  • 恐懼之邦數來寶
  • 點名整理華文關於《恐懼之邦》的書評,英文的書評與最新的荒謬消息。

    族繁不及輩載,看官敬請期待。

    種籽半日遊,時事新聞討論,關於自律的思考

    六月初週末的出遊,終於有機會片段地記錄下來。伴隨著一些對新聞媒體「自律」的思考…

    半日的種籽學習

    一兩個月前的週末,有機會跟在司法界服務的 H 夫婦和其他朋友一起走訪 R 所擔任老師的種籽學苑,全名是「台北縣烏來鄉信賢種籽親子實驗國民小學」。那種愉快的經驗一直到現在,我還不太知道要怎麼在這裡表達。我不想用淺薄的觀察與貧乏的影像語言來表達美好的整體感受(這也許是懶惰的同義托詞),但是在山中走走看看、想像那不同於自己的成長經驗實在有趣。R 說,種籽學苑是不分年級的(「依能力混齡編組」);班級導師是由學生自己選的(大家就機哩括拉地問一堆問題:讓小朋友自己選啊?給他們多少時間選?這樣老師會不會很尷尬?),還有學生法庭(「自主與民主機制」,有圖有真相:種籽學苑法庭告訴狀)。這是很有趣的經驗:當我們在談論小學教育,談論校園民主,談論上課、學習、民主,每個字與詞我們都很熟悉,但是這些字與詞背後的操作突然陌生了起來。我們必須討論每個字與詞的操作上的意義,才有辦法了解與準備開始溝通。

    中午在學校旁邊用餐的時候,還碰到學校的創辦人李雅卿女士,跟她的先生文山社大的主任唐光華先生。很久之前在紫籐廬藝立協聚會時曾經碰巧遇過,而最近也因為跟苦勞網孫窮理一同參與文山社大的討論,而有機會進一步多認識了唐先生一些;這次在 R 的導引介紹下,遂對這個學校的理念與實際運作、與社區的關係有了較為具體一些的掌握。

    時事新聞的討論

    用餐時我們大夥也詢問了 H 關於前一陣子 2260 趙建銘先生的相關新聞他們的個人看法。由於趙跟我們在台大是同屆,有些感慨其實我相信很多人都也有這種觀感:趙已經是萬中選一、雀屏中選的天之驕子了,何必還要不知節制地如此貪婪呢?(我蠻高興在新聞熱度已經過去之後,才把這些感想寫出來)但是從 H 處我們才了解到,趙與搞軌案的新聞中有非常多的新聞報導,都是捏造不實的新聞。或許望文生義,或許捕風捉影,重要的是這些新聞報導出來過程荒謬、內容不實卻並不更正。這件事情令人毛骨悚然。記者宣稱是「讀者想要看」「知的權利」的無冕王權柄被無限上綱,「製造」新聞過程完全理直氣壯,事後沒有任何機制來將所有不實報導更正、沒有任何人因為這些瑕疵產品負責。

    事件過了之後,誰還會在意趙建銘的筆記型電腦是否是安裝指紋密碼鎖?蘇院長的隨扈是否態度無禮?檢察官是否洩漏辦案進度?趙建銘是否對於妻子順利生產消息「面無表情」?台灣政府是否「行政院為防止洩密、爆料,所屬公務員均不能上網」?我平常很少看新聞,所以無法再舉出更多千奇百怪的例子了。這個時候我就會乖乖去閱讀批踢踢實業坊的 mediachaos 版。乖乖地當個鄉民,至少在罵記者的時候偶爾還有機會讀到反省觀眾的文章與評論。

    自律機制與技術的思考

    然後是昨天突然知道,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即將舉辦「電視新聞自律座談會」。這幾個字所連結到的議題,歷史悠久;所牽扯到的組織、機構與角度之多元與數量之龐大。而讓我唯一膽敢思考的議題是,「電視新聞自律」其背後的「技術-結構議題」(technic-structual issues)。

    這裡所謂的技術-結構議題,就是在反觀自身,看我們擁有甚麼樣的自律神經,如何地在運作。運作應該包括兩個部份:第一部份是基礎的背景資訊,例如現存的遊戲規則如何訂定,允許誰在什麼脈絡、甚麼時段,可以製作播映新聞(甚麼時候不行);電視新聞如何播映、如何被閱聽眾觀看;被什麼樣的一般或特殊讀者,在什麼樣的情境下,如何地被比較(評論與批評)並作出何種陳述。

    第二部份應該深入「自律」行為的核心:現有的電視新聞與媒體批判,包括那些類型?而被主管機關所認定的「自律機制」,接納那些類型,排除那些類型?這套既有的系統篩選掉那些資訊、放大了另外那些資訊?

    技術部份還有一些可以連結的可能。我覺得最重要的就是必須要從流動逝去的電視影像中,建構集體的記憶。目前數位典藏已經有「影像分鏡自動偵測並縮影與集影」(video shot detection 、shot briefing and grouping)等技術的研發。這些新聞如果能夠以影音典藏(video archive)的方式,提供大眾註記與討論、以及新聞當事人做出澄清,應該能夠不再遺忘一切,至少能夠讓一些新聞製造過程中的生產問題浮上檯面。搭配對「自律」機制的反省,這樣就可以比較讓新聞生產到消費當中的過程有開放、透明的機會…

    PChome 事件感想,與「Web2.0 將終結你的隱私嗎?」

    最近讀 Fred 的 PChome 反垃圾行銷信件運動系列文章(最近一篇是〈公關危機的處理時機:回應tenz兄〉),實在覺得這是一個影響深遠的問題。Richy 有作圖表描述所有人總共付出多少代價(不過我覺得標題實在有夠像是公益廣告的,哈),Fred 很克制地用文明與文雅的方式在測試 PChome 部門危機處理的能力,在在都是很有深度與想法、精彩至極的網路文化論述。(有學者想要在課堂上整理與介紹這些攸關每個人資訊生活的切身問題與運動者的對話與思考嗎?)前陣子我在跟 b1s、p6g 討論典藏的一些公共資料庫的公共資料開放與意識形態問題時,也多少碰到該用激烈、還是緩慢卻深刻的方式來進行批判。我覺得我個人從 Fred、tenz 與各個網友對話的過程中有所撞擊與刺激,並且對於未來要推動相關議題時的作法有獲得啟發。

    Will Harris 六月三日在 bit-tech.net 的專欄中,發表一篇很有意思的文章,我剛好覺得跟 PChome 同時推出 Portal 2.0 系列行銷活動與遭受反垃圾行銷信抵制有雙重的關聯。「Web2.0 將終結你的隱私嗎?」(Why Web 2.0 will end your privacy.)(我從 MichaelZimmer.org 讀到的,Thanks Michael!) Will Harris 丟出了一些問題,例如:為甚麼 MySpace.com 跟 Digg.com 吸到了那麼多的資金到位?答案是:資料。所有的互動、朋友資料。簡單地說,Will 認為現在 google 跟 yahoo 的賽跑,google 要用機器來搞定一切,yahoo! 則想透過人們所鍵入的資訊來捕捉住一切。所有人根據自己的競賽主軸,砸大錢來喚起創新,而這些創新將我們的更多社會資訊捲入其中。

    等到 Web 2.0 的泡沫破掉的時候,創新的引擎吹響熄燈號,最後只剩下行銷的機器不斷地挖掘所有人們資料與資訊的礦山、生產關於利潤無盡的慾望與各種奇妙衍生商品(這不是 Will Harris 說的)。

    (有興趣翻譯的朋友可以來譯寫一下 :D)

    後記:有另外一篇討論 2.0 與隱私的文章,請看:Why…. Will It Really?

    BBS, The Nostalgic Introduction (prelude)

    Kerim at Keywords had asked me a lot of serious, not easy to answered questions. These questions are like “any library bibliography online service provide BibTex format for Chinese books" and others. Usaually, I start to smile bitterly and start to busily look for answers. Just like my other cool friends (they are asking questions about digital archives, cough…), those questions are serious and also interesting for folk people(鄉民) like me to play with. The process to answer those questions are difference creative challenges for me. I try to deliver “sweet" answer instead of “sorry, we Taiwanese people don’t care about interoperability issue". So his (and other interesting friends’) questions, and my folk problem-solving practices, make it cool.

    Another question he thrown out one month ago when he mentioned about his students in east coast Taiwan is about BBS. “Why are these students crazy about such an expired technology?" he tried to climb out of tons of question marks weaved by dark theme screen, workstation towered, silly ASCII semi-animation BBS dungeon. I must admit he is absolutely right. BBS is old, ancient religious relics. It marked the era of UNIX, embodied the whole in similar form, little dark black community gazing at the same imaginary interface. Everybody (if there are really “bodies") tied to a central limited server, and meet one another in listing with descriptions of “ugly dragon" sort of label in mind. That’s our BBS.

    But neither Kerim nor I could imagine the BBS technology today. Just like IRC is living well, BBS survive the WWW attack and gain more power, energy and features in the era of Web 2.0. It became the modern shrine of coolness, smart slangs emerge just as volcano explode (under the sea of web development) that no one knows but BBS users. Users, yes, I did say the word, average 20 thousands of people online today, in the same dungeon.(請參考維基百科批踢踢條目的說明) Connecting all college students of Taiwan, and their own connected culture. They are borged, and when your are giggling reading the “Hate" board(恨版 | 黑特版) entries and people’s moderation comments (推 | 噓), you are borged too.

    It is Dragon Boat Festival today. While commenting 2260, our international figure of Taiwanese first family, is becoming the Taiwanese national movement, maybe we will start to get close to understand such a collective, powerless / powerful phenomena of 2006 Taiwan. BBS strikes back, mourning our lost in a poetic, nostogic way.

    Wiki、社會軟體與知識管理

    投影片中政治資訊透過地理向度分享今天早上去研考會演講,講題是「wiki,社會性網路軟體與知識管理」(pdf 檔案格式,1.5MB)。阿鈍先生在創意編組規劃研考會的專題演講,先前已經邀請了華文部落格大賞格主銘傳大學公共事務管理系陳朝建助理教授(因故演講延期)與崔媽媽基金會黃小黛執行主任秘書,以及台灣經濟研究院國際事務處劉玉皙研究員,分別介紹「運用部落格參與公共事務」、「blog與公共參與——新工具與新想像」等方向的議題。我因為先前幾位講者已經很務實與深入地介紹了部落格的各個面向,遂在與規劃者阿鈍先生討論中,認領了 wiki 的介紹、延伸綜論社會性網路軟體(social software,也可譯為社會性軟體、社會軟體)與知識管理對話的方向。

    台灣對 wiki 的好奇與探索,從 google trends 的紀錄看來大約是從 2004年第三季開始。國內對 wiki 的介紹性資訊有不少(中興大學資訊科學系朱延平教授介紹檔案Mark Wu宜蘭縣教育研習中心課程等的介紹),應該可以解答一般朋友對於 wiki 的困惑;但是沒有找到所想要強調的方向,所以我還是努力地準備了自己的版本。

    這個演講主題,跟準備的過程一樣相當具有挑戰性。我覺得 wiki 在台灣還沒有經過充分的討論,還不像 blog 一樣紅遍街頭巷尾;所以我希望接著前面講者關於部落格與新媒體工具的討論,先簡介 wiki,然後擴大視野,思索社會軟體(包含 wiki 與 blog 在內的重要概念)的類型與定義。最後討論由社會軟體所具體展現的參與式知識管理及其資訊分享的應用。但是什麼是深入的討論檢視 wiki?社會軟體能否讓人們切身感受其重要性?聽眾們能夠分享我對於這種另類的知識管理的觀點嗎?我不知道。我所閱讀的參考資料(CiteULike.org/user/ilya 中的 wiki 分類)中,由 Gabriela Avram 博士所撰寫的「知識管理與社會軟體的十字路口」(At the Crossroads of Knowledge Management and Social Software)提供了我很多很棒、很深刻的啟發。我將這些社會軟體與知識管理相結合的體會,重新思考之後,整理在投影片上。在撰寫這些投影片時,我希望我能夠替與會的聽眾「說出」參與社會軟體(不只是 blog 或 wiki…)於其中的意義。我也參考了 Jimmy 關於 Wikipedia 的投影片以便把 Wikipediai 的故事講解的更為順暢。

    在一個小時的演講中,總共 46 張投影片,我只來得及講完 29 張(這樣好像有點遜喲)。我用 Platial.com 分享地理資訊與地點情報的介紹影片作結尾(可惜簡報室機器上的 Firefox 沒有安裝 flash 播放軟體)。問題與討論時,與會聽眾也很熱烈地提出問題。研考會的與會朋友們問到 wikipedia 如何做到品質控管?是否有人研究過這個問題?(簡要地說,我舉了 Nature 比較大英百科全書與 wikipedia 的例子)授權問題如何解決?阿鈍詢問 Jimmy Wales 來訪的心得,與中研院機構是否有採用 blog 與 wiki?(這時候就讓我們想起遠在日本的 Jerry 與愛擲骰子的呂學一教授了)。研考會宋餘俠主任秘書在結束後很親切地告訴我 dodgeball.com 躲避球接球與閃球的譬喻。

    我對於研考會從自身的同仁開始,關心 blog 與 wiki 等新概念架構與技術運用在研考與例行業務上,我覺得蠻驚訝與佩服。這些摸索是一個開始,並且會內的同事也藉由舉辦演講活動的過程,啟動了最困難的「改變」的過程。研考會可能是第一個舉辦 wiki 演講的政府機關,而如何在相關業務與溝通事務上將社會軟體的優點長處發揮出來,我很期待能夠聽到阿鈍思考與重新整理出發的故事….

    [Updated] J 認為,我們應該要有一個圖表來說明為甚麼要分享。

    「開放給全球使用的世界數位圖書館」

    5/23(週二) 2:10pm 在中研院物理所一樓演講廳所舉辦的的通俗演講系列,由物理所所長吳茂昆院士主持,波士頓 Simons College 圖書館與資訊科學所 Prof. Ching-Chih Chen 陳劉欽智教授 主講:Using Web as a Platform in Developing Seamlessly Integrated World Digital Library for Global Use: The Case of Global Memory Net。摘要如下:

    With the exciting convergence of content, technology, and global collaboration in this digital era, there are unprecedented potentials as well as challenges for developing digital libraries of all kinds. This talk will discuss how a world digital library and gateway, Global Memory Net (supported by the 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s International Digital Library Program) has managed to use the Web as a platform to develop its application using the in-house developed i-M-C-S system (Integrated Multimedia Content Retrieval System) to integrate seamlessly all types of multimedia resources. In describing the potentials of this digital age, the speaker will elaborate on the concept of a global digital library which she advocated as early as in 1993, and will address the multiple challenges of such a world digital library, such as retrieval, multi-format and multi-type contents development, multilingual, service provision and not publishing, etc… Although the current focus of Global Memory Net is culture, history and heritage, but its system is subject insensitive, and can be used instantly to develop applications in any other fields. Collaboration with subject specialists is one the keys to the success of such type of development.

    Ching-Chih Chen 教授也有在 MCN 2005 第二天的議程中主持討論,議程名稱為 Content-Based and Object-Specific Image Retrieval Techniques for Museum Images,與會她的合作夥伴包括 James Z. Wang, Penn State University 與 Jian-bo Shi,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議程的介紹如下(可惜沒有投影片與視訊紀錄)。

    “This panel will specifically present two cutting-edge image retrieval techniques – content-based image retrieval (CBIR) and object-specific image retrieval techniques developed by two computer science experts. However, before discussing the specific application of these techniques to the Global Memory Net, a gateway to global culture and heritage with mostly museum artifacts, a quick introduction of the latest integrated development of the GMNet will be presented. Although the core image collection of GMNet is the First Emperor of China’s terracotta warriors and horses, other collections include Florence artifacts, Sanxingdui Museum with artifacts dating back to 4800 years ago, Library of Congress Asian Division’s unique Naxi manuscript collection and ancient Chinese and Japanese maps, over 2300 world digital collections, Osijek Museum of Croatia, and many others. Some of the work presented is the result of a joint NSF/International Digital Library Project in image management. Global Memory Net is also supported by an NSF/IDLP grant."

    [更新] 「數位鹿場 1704」與「坎那沙塔奇抗爭史」(上)

    在西元1704年2月29日破曉前,大約三百名法國與原住民聯盟的軍隊發動奇襲,攻擊美國今日麻塞諸塞州鹿場、也是波肯塔克家園(Pocumtuck homeland)的英國聚落。歷史上稱之為(印地安人對白人的)「鹿場大屠殺」(你也可以參考對美國西部拓荒時期原住民與白人戰爭中所謂的大屠殺的詳細解釋)。為了讓紀念這個影響歷史的重大事件,避免後代子孫遺忘過去,於1870年成立了波肯塔克山谷紀念協會(Pocumtuck Valley Memorial Association)這個組織與博物館。2003年,協會與博物館共同推出了網站:鹿場夜襲事件:1704年的許多故事(Raid on Deerfield: The Many Stories of 1704)。這個網站獲得了龐大驚人的迴響與許多獎項

    美國聯邦政府博物館、圖書館與文獻檔案館機構(IMLS)以學習機會計畫 Learning Opportunities Grants(現在補助計畫名稱改為美國博物館計畫 Museums for America補助了鹿場博物館在「兒童發現中心」(Children Discovery Center)製作互動式親子與教學課程,並在2004年對外開放。補助的目標是「啟發年輕人探索過去、訓練批判的思考能力。該中心也將針對參觀者豐富地展示歷史事件,連結到日常生活中,並啟發人們對歷史的熱愛與終身學習的興趣」。IMLS 也邀請鹿場博物館計畫專案經理 Lynne Spichiger 參加 Web Wise 2005 研討會,並在會中演講

    長期合作報導 IMLS年度成果展研討會Web Wise 的網路知名刊物FirstMonday,在 Web Wise 2005 的專題中刊登了「數位鹿場 1704:認識法國與原住民戰爭的一種新觀點」(Digital Deerfield 1704:A New Perspective on the French and Indian Wars),詳盡地介紹了這個計畫製作過程始末。

    2003年2月,在鹿場夜襲事件的三百週年,波肯塔克山谷紀念協會與紀念堂博物館(Memorial Hall Museum)發表了一個網站,鹿場夜襲事件:1704年的許多故事(Raid on Deerfield: The Many Stories of 1704),紀念與從現今五個文化族群:Wobanakiak (Abenaki)Wendat(Huron)Kanienkehaka(Mohawk)三族原住民、英國與法國,不同的角度重新詮釋當年鹿場夜襲事件。這個網站將許多網頁元素包括歷史場景、這些民族的生活故事、文物與歷史文獻檔案、互動地圖、聲音與歌曲、論文、繪畫與插畫,以及互動式的時間軸大事紀整合起來,提供一個視野讓人們看見全球政治宗教衝突、家庭故事與戰爭英雄史詩的世界。許多教師們發現了這個網站裡面的豐富內容、特殊功能,以及教材區所提供的豐富教學資源,可以帶回自己的課堂上跟學生分享。

    正如作者 Lynne Spichiger 所言,它既探索了土地所有權的矛盾意義、呈現著不同的價值、同時也是一個殖民主義的個案研究。這個網站是一個早期美國歷史多元文化的一瞥;這些內容原本根植在歷史上的文化與宗教衝突、貿易與親屬關係連結、個人與家族榮譽以及種族滅絕與擴張。既複雜,但是卻能讓我們接近那多元、不是單一的真實。

    而鹿場博物館製作這個網站計畫,設定了很重要的下列目標:

    1. 從五個族群的角度,呈現鹿場事件:這個網站沒有單一的事實與真相。我們鼓勵觀眾一起探索許多各式各樣的真相(various “truths")並且自己決定他們想要如何思考這個事件、是什麼導致了這場戰爭、以及影響了什麼結果。

    2. 將許多內容結合在一起,透過針對美國歷史上戲劇性的一個事件、在繪畫中詳細描述細節、展現視野寬廣且相互競逐的不同觀點,呈現在歷史場景中。

    (這些內容包括總共超過 20 個歷史場景、23 個不同民族生活的故事、165份傳記、超過130件分別來自於 PVMA 以及30個以上美國、加拿大、法國、英國與義大利等國研究機構的文物與歷史文件;15份互動地圖;超過400個名詞定義;超過200份書目與網站引述資料;聲音與歌曲;超過12篇以上的論述文章;超過100幅的插畫與原作,以及一份120年鹿場歷史的互動式的時間軸大事紀。)

    3. 建立一個對爭議性題目呈現衝突觀點的模型,讓任何有興趣的組織都能夠加以運用

    4. 藉由鼓勵學生親身體驗不同文化角度的觀點、認識問題的複雜性,協助教育工作者駕馭衝突的力量(harness the power of conflict)。

    5. 創造一個合作與共同努力過程,鼓勵分散的社群與不同的文化族群能夠一起合作

    一位紐約 Marlboro 中學社會科學的老師 Chris Sturm,根據這個網站製作了教案,並且將豐富的內容擺到美國與歐洲、原住民互動的歷史當中。學生被分成三群,跟隨英國、法國或原住民的各自觀點,深入了解事件的來龍去脈,最後在課堂上以座談的方式、各自代表不同的文化族群進行討論。依照他們副校長的說法:

    「學生在這段期間中熱烈參與,與同學之間討論,並且深入探索網站的內容。這些繪畫很精彩地抓住了學生們的注意力。從這當中的學習成果將會協助觸發他們的終身學習興趣,並且養成運用科技來作研究以及批判思考的能力。」

    我在 4/28 週五早上花蓮的台灣原住民數位典藏與網路百科研習營的講課中,介紹了這個計畫和與會的學員分享(整個演講的投影片共 15.65MB,可以由此下載)。我問的問題是:我們為什麼要作數位典藏?為了要讓後代子孫能夠不遺忘過去,能夠持續為了探索真相而努力,今日的我們運用科技來將歷史加以保存。數位鹿場計畫就是一個很動人的例子。更重要的是,這樣的保存只是對過去探索的開始,不是結束;在設想觀眾、讀者、學生會怎麼樣探索的過程中,我們自己也更加知道我們自己是誰。從哪裡來,要去哪裡。

    晚上到東華大學民族藝術研究所參加台加紐原住民影片巡迴展,很湊巧地看了由號稱是加拿大最有名的原住民女性製片、紀錄片導演Alanis Obomsawin所執導的「坎那沙塔奇抗爭史」(Kanehsatake: 270 Years of Resistance)。在兩個小時的故事中,大家很專注地看著加拿大魁北克省奧卡市所發生的「私人高爾夫球場 vs. 原住民保留地」的土地戰爭。主持人(原藝所的同學)穿著迷彩服、戴著可以遮住臉孔的領巾,評論人紀駿傑教授遂說到:根據這部影片,Zapatista 之前就已經有原住民抗爭採取這樣的裝扮了。

    「1990年,在加拿大東部蒙特婁附近,位於原住民保留區的坎那沙塔奇與奧卡,發生了土地上的爭執,當地的摩和克族人,決定挺身爭取自己的權力,沒想到竟引發成為原住民與白人政府居民之間的征戰。這個長達數月的抗爭引起了國際的注目,不但提高加拿大全國原住民對自己權力的意識,也顯現了白人與原住民在各方面的不同觀點。抗爭過程極為激烈,加拿大政府甚至派出部隊駐守,因而引起國際人權組織的注意。本片也道出北美原住民過去數百年與歐洲白人的一段辛酸歷史。」

    摩和克族,也就是 Mohawk(其中一種名稱的解釋是,歐洲人恐懼地稱之為「吃人族」;他們自稱是 Kanienkeh 或 Kanienkehaka,「燧石民族」)。奧卡,是跨越加拿大與美國境內魁北克、Ontario與紐約三地其中之一的族群聚落。這場抗爭的資料你也可以在維基百科上找到:奧卡危機(Oka Crisis)。電影中寫到他們這是兩百七十年來的抗爭。我就在想:這不就是跟數位鹿場的三百年歷史同一個時期的故事嗎?也許我們盡情穿梭在「數位鹿場」所重建的歷史氛圍中,或者看 Michael Mann 導演、丹尼爾戴路易斯主演的「大地英豪」(The Last of the Mohicans (1992 film))而感動,但是卻不知道從1826年小說出版甚至更早之前,Mohawk / Kanienkehaka 故事詮釋競逐早就已經不斷在進行。

    300年後的人們重新製作多媒體網站詮釋鹿場事件;但對於奧卡的原住民來說,他們還被迫停留在資源爭奪,這齣永恆不變的戲劇中擔綱演出,無法脫身。

    (待續…)

    “Ambition is the last refuge of the failure."

    精彩的「CSI 犯罪現場」(Crime Scene Investigation)。處女懷孕、實際上是宗教現場、代理孕母的謀殺案,中間穿插著昆蟲學家對決的故事。第六季新節目感覺起來放了更多的個人細節(personal details);宗教遮掩了忽略真實的人的冷酷,科學事實中間還能夠讓讀者感受到某些堅持的價值與信念。只差了一點點,但是卻更散發出微妙的張力。

    這句話是王爾德(Oscar Wilde)說的:「野心,是失敗最後的庇護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