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

除了非常疲憊之外,旅行實在是一個享受意外的美好境遇。

意外的事情,就像在 Air China 中國國航被空姐小姑娘給碰翻了番茄汁,然後小姑娘更 kiang 的開始處理災難:(1) 幫我把桌板給合起來,所有的液體開始往下傾瀉,通通灑在大衣上。小姑娘看起來頗鎮定地說,(2) 那請我先站起來,(3) 往後面洗手間移動去清洗,然後為了餐車拉開,(4) 請我先站在比較瘦的乘客座椅間,要把餐車先移開災難現場。實在是太 kiang 了:這四個決定當下每一個都是錯的。我做到 (2) 就已經受不了,另外資深空姐出現(三個空少空姐驚呆了,一起在幫忙把大衣初步處理),請我往人少處的頭等艙洗手間移動… 

意外的地點,跟著老黃與與會的外國講者一起走到雜貨超市逛,結果竟然發現這超市就是所謂傳說中的「天貓超市」(驚)。然後還真的有我想要買的雙層玻璃水杯!頗意外也很高興,然後老盧幫忙下,重新用了 wechat / wepay 付錢,還從「好久不見」的銀行帳戶裡「儲值」,瞬間頗為感動!就像當年在 twiiter 上面發布訊息然後就可以把錢打給推友一樣,「我的一小步,人類的一大步」。

意外地穿越,在過海關時,走意外的通道瞬間比所有飛機乘客還要順利地高速穿越邊界。以往一直都是在過邊界時,自己感覺委屈地被分類與被決定路徑;而且所有的邊界都是一種權力的展現,審視個體歷史要求按捺指紋之類。但是這次卻在協助帶隊的狀態下,反而體驗到邊界處的微小自由感受。

意外的親切默契。就像 Fredd 說的,好像認識 Dyne 他們幾位好久好久一樣。無論是黃老爺帶頭走在直接穿越車道、直衝國內計程車等候區時,從背影看到的我團組合,我跟 Fredd 竟然同時想到《中產階級拘謹的魅力》(The Discreet Charm of Bourgeoisie)然後他拍了我想像中的視角!LaFond 則聽我說到那種「氣球上兩點,狀態不變但是氣球充氣的相對距離擴張感受」,到餐廳現場對中國人們互動情境的體會。我描述了我感受中,西方人、中國人與台灣人各自想要透過講話,想要達成的事兒:西方人想要協商、而且民主也是透過這種協調出來的世界運行規則;台灣人想要藉著講話來探索相對關係,排除焦慮;而中國人則想要藉著講話來做事,伸展自我。這些細緻的對話與分享,在這批國際好朋友的相處上,就像是當年 Culturemondo 的大團隊一樣,帶來很有意思的默契感受。

這些意外都相當地美妙。在已知的個人層次台灣困境上,過勞工作與無法喘息,竟然在這個遠方疲憊的時刻,有著細微的、整個人小小地鬆開來的感覺。

其實很多時候,既定視角的人們很難想像我所體會的宇宙是什麼樣子。而我也得要面對與決定, what will we gonna do about it?就像以前年少時刻的分手、離開組織,進入另外的情境,今日在這個點其實更加地讓人體會到這些細緻內裡的為小情緒波動。

這真是神奇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