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與死的同質對稱

早上參加 cywu 老師的追思會,整天都在頗為混沌的狀態下,一直到晚上離開了淑麗與 Fuller 作品 no sleep 的會場,突然變得是最為清明的時刻。吳老師照片動人的笑容與神采,一點都沒有已經不在的感覺;而夜晚睡眠計畫,唐鳳念 Moz 語音庫時,安靜的在她的作品間穿梭的淑麗,卻兩者一樣的雄辯能言,滔滔不絕。

吳老師的課跟其他的老師的課不同之處在於,他太熟悉那些在手邊撥弄的玻璃珠,毫無罣礙地將其兜成一個晶瑩剔透、眨眼閃芒的戲局。上著課就是在參加這個戲局,你總得說點什麼,賭點什麼。就像「師爺」坐在「黃老爺」的鴻門宴上,就得搭腔插葷打科一番。

我的不睡覺唸書計畫,挑選的是《寂靜的力量》,一個美國人類學者進入墨西哥巫師的世界。這是一種再生產與力量傳承的故事。好看到掉渣,但是聽起來又如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