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是痛苦,越想要好好逃避

我們沒有那麼多現實產業,卻有那麼多逃避現實產業。因為現實都被前面的「前輩」「前人」「典範」控制住了,後面只剩下逃避現實產業可以選擇。

高堡奇人(The Man In High Castle)Awake (2012)Counterpart (2018) 還有 StarTrek Discovery 這些都是平行世界的劇本。他們要不然是劇情內容背離跟所有人所熟知的現實,要不然則是有兩套一模一樣的設定,但是所有人必須要處理完全不同的平行宇宙裡各自發生的故事。

另外一種切割則是繼承社會觀點的二元對立世界,例如正義與邪惡、正常人與複製人(銀翼殺手、銀翼殺手 2049); Alter Carbon (2018) 把分裂世界區分成永生的雲端與沒有副本的地面。WestWorld 西方極樂園喚醒了人工智慧機器人的存在意識,離開鍍金的牢籠如「出埃及記」一般地穿過「福特一線天」,走進機器人的烏托邦之中。

結果對這些敘事越是體會深刻,越是身陷這樣的二元對立泥沼之中。西方故事花了很長的時間走出自己的形貌,越是頂端的傑作,越是架構在多重的指涉與互相參照援引而來。我們的故事很難邁開大步,也是因為我們無依無靠,漂流與流浪的「無處為家」尷尬處境。

韓國故事裡面把現實的醜陋也吞沒進去,轉化成為動人心弦的揭露黑暗、尋求正義的故事。但是現實的醜陋又哪能窮盡?尋常生活點滴的家庭化。日本的勵志故事精緻無比,不再粗糙華麗光滑又雄渾氣派,卻沒有死亡與離開這種「告別文體」來得細緻動人。

我們要怎麼講自己家族的故事呢?尷尬的動亂中,從中國來到海上一隅的這裏。山比故鄉高,水比故鄉深?陌生的土地怎麼落腳?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