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重奏》的再思考

公共電視有購買日劇《四重奏》的版權 — 那是我去年超級熱愛的一齣獻給「魯蛇」的日劇。跟《日薪嬌妻》(逃避)有所不同的是,這齣戲劇對觀眾說,「雖然你是一個三流的人,但是你還是可以擁有理想的」。這種溫暖令人動容。

今天看到香港的《評台》有一篇日劇《四重奏》的影評〈四重奏——堅執夢醒〉,有意思地用很冷靜且專業的角度來評論這齣過於「曲高和寡」的電視連續劇。裡面是這樣寫的:

….大家都說《四重奏》的編劇強勁、「超班」,且讓我們首先衡量一下坂元裕二施展的數道板斧。敘事策略上,那是 situation-based 無差,即首先設定了一個處境(四角關係加上「追尋夢想 vs. 現實限制」),在固定場景(輕井澤別府別墅和四重奏表演的餐廳),連結角色和行動,組成一個 C-S-A 結構(C:角色;S:處境;A:行動)。這是編劇常用的中道手法,不落向角色主導或行動主導兩邊。尤其適合拍電視劇,方便不斷向前生產新的角色(S to C),向後生產行動(S to A),推動劇情發展。場景固定了,也方便拍攝,限制成本。

老實說,讀完這些文字,我不禁在想,這是在批評,還是在捧劇作家?(笑)

就一個觀眾所能夠理解的後台調度安排來說,能夠將這些情事「寧靜地」安置在適切的脈絡上,已經是一種厲害的功力了。當作者可以找到許多其他的範例來說明坂元裕二「沒有新意」時,我反而覺得一種清新的微風在那些過於緊緻合身的韓劇、或者是正經八百的日本「正劇」之外在拂面而來。

電視劇到底是什麼?有什麼吸引人的要素讓人願意「追劇」,堅持到最後?無論是中國宮廷劇、台灣的鄉土劇、日韓的種種類型、主題與角色的持續嚐試,都在對人們的品味試圖要測試與掌握。也許真的並沒有一種去脈絡的「優秀」可以窮盡地定義每一種戲劇所創造出來的關係。而其中努力演出的這些角色們,各自在自己的「型」與「技」中竭盡所能的突破,是這些努力令人感動。

還有導演與劇本層次的努力,也讓說故事這件事情變得令人感動。讓我想到 Get Out 《逃出絕命鎮》的導演 Jordan Peele 的努力。也許我們未來有機會可以看到自己生命裡面的荒謬,有機會可以衝上甲板、重見天日。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