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化的殺戮

Daniel Suarez 在 Daemon 《網路殺神》中,描述一種新的行刑方式,由每個成員貢獻一部份的資源,從元件開始分散地共同組裝一隻殺人武器,然後交由經過篩選過的「戰士」執行最後一個扣下板機的動作。最後這隻塑膠列印槍就在高熱下溶解掉,無影無蹤。

這次周子瑜的 Youtube 道歉影片讓我重新思考這種「數位化的分散式殺人技術」:有沒有可能除了把殺人的過程逐一動作拆解、「內插法」處理之外,還有一種「外推法」的演繹方式?就是透過固定的熱門公眾聚集站點,釋出可供組合的元件,來讓已知的使用者,透過可預測的行為,自發性的接力完成。

這是一種黑天鵝,但是不是真的黑天鵝,而是一種透過數位元件組合出來的黑天鵝。真的黑天鵝獨一無二,新的組裝黑天鵝也是獨特,但卻大量出現:因為數位化。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