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具啊,工具

跟資料視覺化軟體 Gephi 奮鬥了一個上午,在 Youtube 的影片上獲得了快速的進展:學會了用 filter 把所呈現的網絡節點套用不同的演算法來過濾與「降維」— 降低可見點數比例。雖然軟體中關於套用 Modularity Class 統計資料的「上色」介面不見了(感謝 @ooof,剛剛解決了!),但是大體上來說,對於怎麼開始修理資料有了一個起頭。

我於是更瞭解了面對資料的「實驗」過程諸階段:規劃與取得原始資料的某一個切片,沿著某個向度擴張延伸。過濾與降維,透過統計工具找出趨勢,把確認的結果加上顏色標記,以便讓人腦的視覺辨識功能能夠更快速地掌握。

回家聽「文史宅」黃 fifi 在講木柵與文山地區下崙、溝仔口等地歷史故事時,忍不住把 Open Street Map 開放街圖打開來審視,看是否可以開啟一個歷史圖層來註記這些地名的故事;但是迄今還沒有找到較好的解決方法。相較於前面的 Gephi 經驗,就更覺得沒有趁手的工具來突破學習瓶頸,或者學習曲線的停滯階段,真的是很痛苦的感受啊。

更深一層的檢討:今日所謂的 MOOCs「磨課師」、或者翻轉教室,要是沒有跟學習者鬼打牆的學習曲線、或者「鬼打牆」的痛苦,扣連在一起,就只能夠取得一種「自我實現的預言」般的心理投射結果,而不是真實的學習結果。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