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敗自己的戰鬥方式

在看日劇《下町火箭》時,一直有一個困惑,就是一群人一起歡呼的畫面。以一種比好萊塢電影還要更極端的方式,電視上的表演幾乎把群眾所夢想的場景情境用「放大機」的方式播映出來。似乎戲劇就應該是一種跟觀眾對話的方式:然而群眾想要這樣的激勵場景時,能夠從他們手中把緊握的奶瓶搶走嗎?選擇敘事方式的我自己,不也是群眾的一部份?

這樣的困惑在《王牌大律師》裡面獲得了清晰與響亮的回應。從一開始到最終,這齣日劇就是透過主角亦正亦邪的各種表演,在把期待這種結局的觀眾,投射在晨間劇美女助理律師身上,並當作頭號對手來攻擊。這樣的作法一直到第一季的 SP 特別版,即便到一個完美的故事結尾(學校中的霸凌),仍然被徹底的打擊。

我覺得那是一種非常挑釁的、非常以攻代守的策略設定。打擊的對象是所有觀眾,所有日本人的文化邏輯。要探討深度的文化議題,但是卻用幾乎是逆轉 180 度的方式來講故事,然後用非常漫畫般的方式來呈現。更為激烈、戲劇性,但是更為能夠爭取到觀眾用心思考的那短暫幾秒鐘。

實在是很高明的戰法啊。希望我從這當中獲得一些啟發…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