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黑客松的參與觀察

前一陣子 Fastcompany 刊出一篇文章,說黑客松未必有助創新。這是一個蠻有趣的講法。誰說黑客松就一定代表著創新了?馬拉松是一種創新嗎?恐怕很多人都會搔搔頭,不太知道該怎麼理解後面的這個句子。

黑客松是 hacking 黑客實踐加上 marathon 馬拉松拼湊而成的新字。透過一種不間斷的持續實踐,企圖要將某種技藝激發到某種臨界狀態。把黑客實踐與馬拉松混合在一起,其意義是:從馬拉松這種幾十公里為目標的個人跑步挑戰,轉換到透過集體參與的協同合作,創造「有技巧的突破」以及與之相符的心智狀態。馬拉松對身體的意義,在於創造出一種「牆」,一種極限的能量障壁;在面對障壁時我們一次又一次的「撞牆」,激發自己由內部(而非由外部)發明出一套超越眼前阻礙的視野、策略與實踐。

今年12月26-27日,我在杭州中國美院與黃孫權教授共同策畫了一場「文藝黑客松」。針對文化與藝術領域,我們拋出的議題是:黑客松(hackathon)這個新穎的協同合作形式,該如何在中國杭州「落地」?因此我們便設定了這是一場為即將到來的浪潮與運動暖身的「落地松」(Loadingthon):主題是「新作一個杭州人」。在內容上,黃孫權教授為此做了很精彩的引言;我的焦點則關注在網絡社會協同文化形式上 — 如何以類似維基百科「模板」(template)的方式,替一種尋找新型態的蘊生力量,創造出適切的(勾引)形式。

落地-紮根,當關注一棵松樹的根系發展,體會到如何深深地札入土壤中時,我們認為需要載入(loading)的是一組新的文化預設。這些預設被年輕的心靈吸收,不會是以書本-知識,演講-教誨的方式達成;反而可能得反過來,在現實的撞擊中、苦惱裡由他們主動去尋求協助、探詢解答、擁抱錯誤。我們選擇了以遊戲化形式(gamification)所形構的黑客松組隊規則,要求藝術家與程序員(programmer)互相爭取合作可能;在他們試圖溝通的過程中,這些挑戰以資源不足的「牆」的面貌,深深地落在他們 30 多個小時的努力中。

活動中除了主辦單位外,有導師、講師以及參與學員的種種角色。學員在拋出初始異想天開的創意想法時,就有各種聆聽者會出現在身旁,給予他們各種建議。每個建議都是對等的嗎?都是對的嗎?每個建議都要聽嗎?會不會把自己搞得更亂?在溝通當中有著各種岔路,等待著把學員帶向天堂,或者摔下另外一個幾個小時的深淵(再慢慢爬上來)。

一如這個時代對大數據的盲目擁抱,時代氛圍鼓勵著人們遺忘意義,只重視效益。對於黑客松活動的老鳥來說,兜出一個看起來美味的資訊創新方案,絕對不是難題。過於自明的科技意義如何跟網絡社會相逢、撞擊?怎麼樣的設計才能夠讓他們撞上看不見的牆?而對於另外一種策展視野的藝術學院老鳥來說,說出一個厲害的故事也是輕而易舉。怎麼讓他們各自打破自己世界中限制住他們創造力量的框框?

這種突破出現在好幾個地方。千里而來、給學員們接下來關於物聯網世界預告的李仁貴老師說,這是第一次他參加學生報告,看到成果報告的學生講到一半摔東西奪門而出。對我來說,這就是我所期待的「牆」的現身:這場戰鬥,要為所有參賽者準備的就是這種東西 — 衝撞的力量!你無法直接招喚他們,而這只有在最強悍、最頑固的參與者撞擊下,才會現身。

另外一個突破的例子,是一個從頭開始就被盡艱辛的團隊。沒有資源要怎麼辦?這是現實的問題。一個人的藝術家,與七八個人合體的團隊相比,要怎麼走下去?程序員沒有電腦,該怎麼辦?在碰到這些情形時,我覺得只有瘋子才會覺得,這是被眾神詛咒的幸福吧。一路走到最後,這些孩子是否能夠體會,這種困境裡面有多少助力在其中,幫助他們走到最後呢?無論他們是否能夠體會,我自己覺得充滿收穫與 blessings。

一場黑客松只是一個虛構的「實境秀」(reality show)。倘若沒有冰與火、意志與現實、理性與情感、冰冷專業與創意流動,只不過會誕生灰燼般溫馴的面具,覆蓋在已經不再點燃大家熱情的學習應酬之上。而這次的參與觀察,帶給我的是一個思想與實踐上的重要突破… 我們落地紮了精彩的根,開始伸展出去探索著現實的種種可能。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