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一直讓我有說不清楚的感覺

最近在撰寫數位文化的白皮書。撰寫的過程當然非常具有挑戰,一個又一個思想上的關卡、實踐上的疏漏,都讓寫作的過程豐富而充實。但是整體來說,我有一種「一直很難把話講完整、講清楚」的感覺。

這種感覺本來就很容易被歸類為「每個人都有的感受」,或者是「屬於作者自己要克服的那種恐懼」。這其實是一種對於「錯誤警報」(false alarm)的戒慎恐懼:有沒有可能這些感覺,根本平凡與平常到不行,闡述它只是自己在試圖洩壓與轉移話題而已。

但是顯然不是。這些訊號的強度與頻率,早就已經超過那設定為「一般」的閾限值了。我稱之為「數位文化的薛丁格貓困境」。

在你試圖要闡述數位文化的過程,數位文化早就已經一溜煙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你所描述的只是羅蘭巴特針對攝影這個機械複製時代的「新藝術」所說的「此曾在」:那種被你掌握捕捉到的數位文化,其實已經不再它原先的位置了。你只能捕捉到它的「速度」,你的測量同時已經把它擠跑了,擠開了位置。

再者是想要但卻無法窮盡的感受。這些文化的項目,隨著我自己過去 15 年的青春歲月,落在記憶的不同角落。我沒有辦法以一次的方式,把他們整齊地倒出來,攤開鋪在辦公室裡合併的長桌上。它就是一點一點地在某個轉角,你撞上它的時刻倏地跳出來。「這裡還有一個想法!」每次我就是得乖乖再拿出電腦,打開 nvALT,乖乖地記下來。

其他的人都順利地抓到了數位文化的貓了嗎?我心中這樣好奇地想著。也許,其他人的數位文化,是乖順的狗狗吧。我們家的貓,的確很難預測它們的行蹤呢。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