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夢境裡自我療癒

這是第一次很清楚地在夢境裡外(還沒有醒過來)就試圖在回答夢境的意義。

在夢境中,我在與學長爭辯。這個爭辯以未出現的政委,代表某個未被明說的事物。而我已經經歷了一大堆前置事件(在另外一段夢境,時間上在這之前),知道眼前在類似紫藤廬(但又不是)的茶空間中,所進行的 retreat meeting 所在「處理議題」的本質在哪裡。

學長被很多記者 / 觀眾圍繞,當我試著要跟他面質(confront,沒有情緒)這場活動的本質時,他被我拖延離開的時間,而我坐在這個飲茶空間的地板上。我知道學長對我所明瞭的事物沒有想法,而且掙扎想要離開這個窘境。

我在夢境外圍所清楚意識到的,是這位學長所代表的是我自己加諸於身上的(所有)外部權威。我一直想要跟他們 debate 辯論,但是卻又知道他們全無興趣,也不了解我所體會到的龐大(內在)世界。

他們所擁有的雙重態度:既對我有一定程度的興趣 / 關係,但是卻又對我所關注知識的毫無興趣 / 忽略,是我一直很痛苦的部分。就像「貓被咬掉了舌頭」一樣,我一直掙扎於怎麼讓這樣的外部權威,他們的力量凌駕於我之上,宰制決定什麼(樣的研究題目 / 主題 / 方向)是好的、什麼是沒有意義的。

我在夢境外圍想到的是,我要找到一個能夠接納這些雙重認同衝突的「導師」(mentor),才能再次走回心理領域(或學術)。這些是「想到」。另外一個當下「知道的」是因為太極拳的能量流動方式:要鬆,才能動:身體的知識讓這個心理的問題解套。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