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花開後百花殺」

「……待到秋來九月八,我花開後百花殺。
沖天香陣透長安,滿城盡帶黃金甲。」

混合了花香與殺戮,這則詩的寓言 / 寓言的詩,一如其他則流傳的對岸農民運動領導寓言,作為一種連動的政治譬喻,一一連鎖地指涉著許多對象物及其相對的情境與脈絡。

農民被視為一種相對不存在的範疇,是否跟大量移民 / 難民的移轉,用「榮民」來清洗農民,土地改革置換地主有關?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